【文學欣賞】唐朝詩人李白及其詩歌欣賞(8)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3月31日訊】(接前文《唐朝詩人李白及其詩歌欣賞(7)》)

將進酒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復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鬥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李白詠酒的詩篇極能表現他的個性,這類詩屬於長安放還以後所作,思想內容更為深沉,藝術表現更為成熟,《將進酒》即其代表作。這首詩大約作於752年(天寶十一年),李白51歲的時候,距他被唐玄宗「賜金放還」已達八年之久。當時,他跟岑勛曾多次應邀到嵩山(在今河南登封市境內)元丹丘家裏做客。


《將進酒》屬古漢樂府的曲調,題目意譯即「勸酒歌」,故古詞有「將進酒,乘大白」雲。李白當時與友人岑勛在嵩山另一好友元丹丘的穎陽山居為客,三人嘗登高飲宴(《酬岑勛見尋就元丹丘對酒相待以詩見招》:「不以千里遙,命駕來相招。中逢元丹丘,登嶺宴碧霄。對酒忽思我,長嘯臨清飆。」)。置酒會友乃人生快事,於是借酒興詩,來了一次痛快淋漓的抒發。

大意:你沒見那黃河之水從天上奔騰而來,波濤翻滾直奔東海,再也沒有回來。你沒見那年邁的父母,對著明鏡感嘆自己的白髮,年輕時候的滿頭青絲如今已是雪白一片。

人生得意之時應當縱情歡樂,莫要讓這金杯無酒空對明月。每個人只要生下來就必有用處,黃金千兩一揮而盡還能夠再來。我們烹羊宰牛姑且作樂,一次痛飲三百杯也不為多!

岑夫子和丹丘生啊!快喝吧!別停下杯子。我為你們高歌一曲,請你們都來傾聽:鐘鳴鼎食的豪華生活有何珍貴,只希望長駐醉鄉不再清醒。自古以來聖賢無不是寂寞的,只有那喝酒的人才能夠留傳美名。陳王曹植當年宴設樂平觀你可知道,鬥酒萬錢也豪飲賓主盡情歡樂。

主人呀,你為何說我的錢不多?快快去買酒來讓我們一起喝個夠。牽來名貴的五花馬,取出價錢昂貴的千金裘,統統用來換美酒,讓我們共同來消融這無窮無盡的萬古長愁!

賞析:《將進酒》從詩的內容看似乎寫的是及時行樂、只願長醉不願醒的情感。但深入理解李白的內心深處,就會發現李白不是真正消極頹廢。全詩氣勢豪邁,句法明快多變,充份反應了李白自由豪放的性格。

詩篇發端就是兩組排比長句,如挾天風海雨向讀者迎面撲來。「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穎陽離黃河不遠,登高縱目,故藉以起興。黃河源遠流長,落差極大,如從天而降,一瀉千里,東走大海。如此壯觀景象,絕非肉眼可以窮極,作者詩仙氣度在此可見。上句寫大河之來勢不可擋,下句寫大河之去勢不可回。一來一去,形成舒卷往復的壯闊畫卷。緊接著第二組排比長句說,「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真是感情奔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悲嘆人生短促而不直言,卻說「高堂明鏡悲白髮」,將人生由青春至衰老的全過程說成「朝」「暮」之事,把本來短暫的說得更短暫,與第一組排比長句把本來壯觀的說得更壯觀,形成長與短、來與去、宏大和微小的鮮明對比,時空感、具像感、運動感都很強烈,極富感染力。

詩歌的最後一句,「與爾同銷萬古愁」,這無窮無盡的萬古長愁指甚麼呢?只有人生終極問題,才稱得上「萬古愁」。萬古以來,人為何而生、為何存在、將往何去,對此任何哲學、理論、學說都無法真正解答,且世間的任何解答都可被人們視為虛無縹緲、一家之說,但這三大終極問題卻是每一個人都必須面對的問題。雖不能及時解答,時間卻不等人,百年轉眼即過,機緣不再。真機究竟何在?真相究竟何在?萬古都未曾解答得了,今天只能借酒消愁、及時行樂,暫時忘卻;倘若酒醉之後能「一枕夢黃粱」,醒來後也就能看明究竟、消融這萬古之愁了!

不妨說,詩人心中有、眼中有的才可能凝煉成詩,空想難以成為千古美談,只靠誇張等藝術手法又怎能從古至今一直深深地打動人心?讀李白的詩,總感到詩人在豪放的同時,在放歌豪飲、引人入醉、引人入勝的同時,有種不甘拘於人間的情懷,以及類似屈原「世人皆醉我獨醒」的感受。但李白擁有的是一種醉去方能醒、醒來方能歌的脫俗意境,不難意會;也許正因為人們只願意理解和接受字面入世的內涵,比如景致、人物、心情、政治等容易理解的敘述對像,所以李白被認為是採取了浪漫的文學表達手法。信則有,不信則權當浪漫。人天外有天,人外有仙有佛有道,當世人不願接受的時候,也只好借酒說夢說奇想了,讓大家當故事聽吧。

(待續)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