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遙遠:「真話權」比溫總理書包更可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6月1日訊】六一兒童節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看望湖南古丈縣毛坪小學留守兒童。工作人員遞上一個粉紅色書包讓溫家寶給8歲的龍英俊時,龍英俊稱「我是男生,不要這個顏色」。「哦,忘了你是個男子漢!」溫家寶趕緊讓人換了一個藍色書包。(5月31日《新京報》)

這則新聞讓人可心。溫總理此情此景,完全是一個慈祥的好爺爺。而小學生面對總理率直說真話,童言無忌,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小男子漢」實話實說,比按照老師台詞去背,可愛百倍,也可貴百倍。

人生的假話藝術,從作文開始。在新中國很長時期裡,「假大空」文風侵襲教育領地,扭曲學生作文初衷。一篇篇憑空捏造、虛飾粉飾的假大空故事,成為課堂宣讀的範文。學生作文往往不能把真實生活融入其中,筆下「好品質」並不一定從心裡流淌而出。作文雖有「立意」,但學生並沒有真正「立人」。久而久之,學生形成雙重道德標準,一套是自己信奉的道德標準,一套是課堂教學的標準答案。如此人格分裂,問題不在學生身上,而是老師們在所謂「政治正確觀念」指導下,難免會把學生引入虛偽崇高、做「兩面人」的歧途。

在去年達沃斯論壇上,北大經濟學教授張維迎語出驚人:「整個幾十年的教育是失敗的。這個失敗在於,教育在培養人時沒有注意培養人的自主創造性,沒有注意培養人的道德。」他甚至說,如果包括小學、大學全取消了,中國人的知識會大大降低,但道德水準會大大提升。「我們從小學開始,每一步走過來,都培養大家在說假話。」雖聽起來有些過激,但振聾發聵。

在中國千年封建專制社會裡,「中庸」成為最智慧的生存哲學,「說真話」只是一個人耿介的性情習慣,而不是受全社會尊崇的做人基本道德。在文革瘋狂歲月裡,「說真話」更成了一個個人間悲劇的開幕式,成了正直忠厚之士的墓誌銘。在如今充斥著謊話的社會裡, 「真話」也常常散發不了應有的道德光輝和正義力量。

民間有一句順口溜:「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國務院。國務院下文件,一層一層往下念,唸完文件進飯店,文件根本不兌現。」這是百姓痛恨、卻很難除的官場弊病。政府官員講真話,做實事,本是常識,但常識反而變成很稀缺,豈非怪事。官場「假文化」,導致並加劇了全社會道德力量的淪喪。

每個人都面臨「說真話」的考驗,這是令人憂慮的現象。一個將要或正在崛起的大國,需要一個不專制、不特權、重法治的民主政治生態,需要一個真話、真誠、真心的和諧友善社會,成為一個包容多元聲音的國家。這樣的國家,才是真正強大和自信的。

對一個人而言,「說真話」,是基本人格;對一個國家而言,捍衛公民「說真話」權利,是基本國格。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權」,實際上是捍衛公民的「真話權」,而不是「造謠權」、「歌頌權」。「說真話」,從小做起,在此意義上,小學生凸顯「真話權」,比溫總理贈送的藍色書包,更顯可貴。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