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觀察汪洋政改言行 洞悉胡溫習李走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6月3日訊】(新唐人記者何雅婷綜合報導)中共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今年以來炮聲隆隆,在政治改革方面不斷拋出驚人之語,在中共的地方大員當中走在了輿論之先。有人因此稱汪洋是中國政改的領頭羊,評論人士認為,汪洋是中共政改棋局的一枚卒子,只要留心注意汪洋的政改言行,就能揣摩到胡溫以及習李的走向意圖。

從兩會期間汪洋發出的“要從執政的黨和政府頭上開刀”,到轟動一時的“人民的幸福不是黨賜予的”講話,以及宣佈計畫在廣東進行“幹部官員財產申報制度試點”,率先在廣東深圳推動工會直選,並宣佈今年深圳市內將有163家企業落實推動。汪洋儼然成了地方大員的政改先鋒。

作家姜維平近日發表了題為《汪洋是中國棋局的一枚棋子》的評論。文章肯定了汪洋力主政改、提出大部制改革的設想、靈活處理烏坎事件、肯定媒體罵娘、放寬社團登記和管制、重新定位“黨與群眾關係”、提出企業直選工會,等等“亮點”,同時作者認為,汪洋是代表著中共黨內改革派在發聲。

文章表示,下棋的人不是汪洋,胡錦濤才是棋局的操盤手。汪洋是一個棋子,而且是一個“漂亮的小卒”,如果他能在十八大“入常”,這顆卒子才算是“過河成為車”,才有可能“做出點大事”。

姜維平認為,胡錦濤在排除了薄熙來為先鋒的極左勢力的幹擾之後,理應以平反“六四”為突破口,開啟政改大局。但目前看來,胡溫習李都還在權衡利弊,還下不了決心。而此時觀察汪洋的言行是洞悉決策者意圖的一扇窗。

文章認為,中共體制內的官員們也非常清楚中國所有問題的癥結是缺乏制度性的監督,而自私的本性決定了他們不願意從根本上破局,讓中共和國民黨等政黨開展平等競選,他們害怕失去權力後會喪失物質利益,更害怕會受到急風暴雨式的整肅,所以,胡錦濤現在想的問題是如何把專制轉為民主,而又不引起社會動盪。

姜維平分析觀察,汪洋出身於布衣,且幼年喪父,小學就去拉車掙錢養家,瞭解民間疾苦,而且當官後比較廉潔,一心一意想做點不同凡響的大事。

文章列舉了汪洋在重慶執政時曾經發生的轟動一時的“最牛釘子戶”抗拒政府動遷事件,該事件最後以官民雙方達成協議收場,不僅讓堅定維權的楊某一度成為名人,也展示了汪洋成熟穩健的執政能力。作者認為,如果再推遲幾年,事件落到薄熙來手裏,薄只要把楊某打成黑社會老大就行了,絕不會讓楊某一舉成名。

姜維平認為,目前中共體制內外都能接受的出路,就是重新評價胡耀邦和趙紫陽,平反八九“六四”,如自上而下地進行政改。而眼下,儘快公佈薄家的貪腐內幕,揭開薄熙來的偽裝,民眾就會認同判決結果,順理成章地進入新的歷程。

著名時事評論員文昭則評價,汪洋所提出的減少政府對市場的不恰當幹預,以及讓社會組織充分自治,算是摸到了“政治體制改革”的門邊。

他說:“因為收縮政府直接幹預的範圍可能有助於削弱共產黨對社會的控制,讓社會組織自治則有助於擴大公民事實能夠行使的權利、也有助於公民意識和民主素質的培養。但要說這就算已經開啟了政治體制改革,還為時過早。”

文昭表示,憲政改革本質上是和平的、不流血的一種革命,它本質上要求將共產黨從最高權力的位置上拉下來,讓位給法律的權威。而在公義蕩然無存的當今中國,首先需要修復社會公正的最後底線——也就是獨立的司法,才能為搭建其他政治上層建築提供一個最低程度的可以接受的地基。

文昭進一步指出,中國大陸的司法獨立又有一個前提,就是必須徹底搬掉中共政法委這個絆腳石。

他說:“要恢復社會公正,首先要停止做惡、然後糾正過去的冤案。所以對於法輪功的鎮壓、和對各類維權團體的鎮壓必須立即停止,而後為法輪功和“六四”平反昭雪、法辦相關責任人。如此人心方能煥然一新,使民主變革成為一種不可逆轉的潮流。細枝末節上的小修小補無助於化解危機,一旦時機錯過,作為歷史的當事人就悔之晚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