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傳周永康格殺令講話 矛頭直指胡溫習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6月8日訊】(新唐人記者王海天報導)自王、薄事件爆發以來,周永康勾結薄熙來密謀政變的黑幕一直是各方關注的焦點之一。6月7日,民運人士劉剛在網絡發文爆料,稱周永康在王立軍事件爆發前曾有一個關於維穩的秘密《講話》,該講話事實上就是周薄發動政變的綱要和動員令。只是由於王立軍意外逃亡美國領事館,洩漏了周、薄政變計劃的內容,才使得這個即將實施的計劃胎死腹中。

據劉剛在“中國茉莉花行動部落”的爆料稱,近日著名工運領袖李旺陽的“被自殺”;在網上針對胡錦濤、溫家寶和令計劃之間的種種離間和謠言;令計劃的兒子被車震死亡等時下大事件,其幕後的黑手都是政法委書記周永康

李旺陽系“被自殺”

劉剛爆料說,周永康在《講話》中宣稱:“國內比較活躍的敵對分子有兩百來人,我們對他們的舉動瞭若指掌,逃亡海外的有五十多人,我們對他們與國內的聯繫情況,對他們在國內的親屬也瞭若指掌。”一旦有必要,“我們同這些人將進入戰爭狀態,我們會予以果斷,全面,徹底的打擊。”周甚至毫不掩飾的聲稱,要在非常時期動用非常手段,粉碎內部和外部的敵人,無論是對付叛徒還是滲透到敵人內部去進行打擊。

6月6日,在六四23周年紀念期間,大陸突然曝出曾在1989年民運中擔任過湖南邵陽工自聯主席的李旺陽在邵陽大祥區醫院離奇上吊自殺的消息。此事迅速引起全世界輿論的高度關注,各界人士對李旺陽“自殺動機”、自殺現場以及警方搶奪屍體等方面對李旺陽“自殺”之說提出強烈質疑。

據劉剛爆料說,李旺陽在2012年6月4日接受了香港傳媒的採訪後,立即成為周永康的頭號眼中釘,也成為湖南當地公安貫徹周永康格殺令的頭號活靶子。以李旺陽被迫害失明失聰的殘酷經歷,以及李旺陽坐牢21年不屈服的鐵骨,將成為遠比陳光誠影響更大、更難對付的人物。正是這個原因,才有了李旺陽在醫院裏的“上吊自殺”。劉剛說,周永康的死黨們在絞殺李旺陽之後,還不忘留下證據去向周永康邀功請賞。據他分析,周永康企圖以李旺陽的慘死來警告那些不識時務者:誰繼續與政法委作對,這就是下場!

用“車震死”抹黑令計劃

近日,有海外中文網站發表了“令計劃與周永康因令子3P車震亡而結盟”的爆炸性消息,稱令計劃為謀奪“儲位”和周永康、薄熙來結盟云云。在受到各方質疑以後,相關網站隨後又更改了說辭。

據中央社6月5日對此質疑說:令公子有沒有車震很好查,只要警方出面說明即可。但“3.18”傳聞扯上周永康、薄熙來和令計劃所謂“三角政治同盟”,既違反常理也不符中共黨內政治運作。爆料者必須拿出證據。

劉剛爆料說,作為血債派當朝大佬的周永康,真正不能放心的對手並不是手無寸鐵的民主人士,而是那些在黨內大權在握而又不肯背負血債的高層。周永康在秘密《講話》中表示:“党的各級幹部可以在任何方面犯錯誤,決不允許在這個問題上動搖出錯,六四是個教訓,凡是對動亂分子姑息放縱同情的幹部,不論地位多高,功勞多大,都要下臺,都要受黨紀處置。”此話矛頭可謂直指胡溫習令等人。

劉剛指出,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才有了抹黑令計劃、離間胡令關係的謠言出臺。

周永康向胡錦濤和溫家寶宣戰

劉剛還透露,周永康在《講話》中還殺氣騰騰指令各地公安司法部門對那些所謂的不識時務者,“要利用所有的政治經濟法律和其他手段讓這些人徹底死心,要通過各種方式讓他們明白與政府作對是沒有出路的,在這個社會你將寸步難行。”

周永康還宣稱:“我們對他們的舉動瞭若指掌”,“其中一些人在海外的起居行蹤也在我們的掌控之中”。這句話被劉剛解讀為,這不僅僅是在警告海內外的異議分子,更是在警告那些不願與周永康、薄熙來合作的中共頭面人物,在威脅胡錦濤、溫家寶,包括習近平。這些話的言外之意不過是在對胡錦濤、溫家寶說:“你們的一舉一動也在我們的掌握之中!你們的把柄小辮子都在我們的手中!你們子女在海外的起居行蹤也在我們的掌控之中!你們的警衛秘書都是我們的人!”。

血債派死黨末日瘋狂?

耐人尋味的是,6月7日,萬維網刊發消息指,今年2月,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的相繼爆發引起中共高層各派系間的激烈內鬥。兩會結束後,專責溫家寶警衛工作的中央警衛局副局長李潤田突然被免職。有消息稱,李潤田由於與薄熙來、周永康早有私通,曾向周薄二人傳遞過大量有關中共高層及胡、溫的內幕消息,令胡、溫極為震怒,遂遭到嚴厲查處。

劉剛在文章中表示,儘管周永康和薄熙來的政變計劃敗露了,薄已被雙規,周可能也被削權,但他們的死黨是無法在一年內全部被清算被控制的。這些人一旦感到末日將至,都會在近期內爆發末日的瘋狂。

他分析說,周永康控制了幾百萬警察和武警,這些人目前基本上還是聽從周永康的調遣,會繼續執行周永康指定的維穩戰略。在屠殺人民和鎮壓異議人士方面,這些帶槍的警察、武警不過就是殺人不眨眼的機器。

劉剛最後呼籲:對周永康及其死黨的末日瘋狂,我們必須全民共討之,全民共株之,否則,你就可能是下一個李旺陽,被絞殺在自己的臥房;我就可能是下一個錢雲會,被碾死在自己的村莊;他就可能是下一個王炳章、彭明、、高智晟,被綁架被失蹤被滅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