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8小學生遭師強暴 官媒封殺 家長上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6月15日訊】編者按:中國大陸甘肅省隴西小學今天傳出有8名小學生遭班主任強暴,受害家長上書說,地方政府官員試圖掩蓋事件,不讓媒體報導。全文如下:

尊敬的全國人大、婦聯,各新聞媒體:

我們是甘肅省隴西縣8名受害小學生的家長,我們懷著無比沉痛的心情向全社會及有良知的人控訴我們心中的悲憤。我們的8名小學生(女生)年齡最大的只有13歲,最小的才剛剛9歲。在班主任老師任職兩年內,先後以各種理由將8名小學女生喚至辦公室進行強姦。此事發生後,隴西縣相關部門不採取積極有效措施處理此事,而是想方設法掩蓋,阻止媒體採訪。在相關部門的運作下,前去採訪的媒體無一發稿,甘肅媒體全部「失聲」。為此,我們感到十分痛心,衷心希望全國人大、婦聯及有良知的媒體能夠關注此事,不要讓此事定格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給受害者一個安慰,讓犯罪者得到嚴懲!

事情的經過這樣的:

5月14日,隴西縣碧岩鎮某小學教師劉軍紅因猥褻、強姦該班9名女學生,被家長發現並報案。5月16日,劉軍紅被該校停職。5月17日,劉軍紅被縣公安局拘留。同時,當日該校將兩名學生:一個(9歲、四年級)、另一個(13歲、四年級)帶到縣公安局做傷情鑑定,縣公安局又委派專人將兩名學生帶到縣醫院婦產科進行檢查。此日,縣公安局又通知另外6名學生家長帶孩子到縣醫院做檢查,檢查結果未向家長公示。由此揭開了隴西縣某小學班主任劉軍紅一人強姦8名小學生的黑幕。
  
家長控訴
  
家長A(受害女學生爺爺,父母均在外打工):「5月15日,侄媳來找我,說她的女兒(11歲,五年級)中午放學回來說,她不想在這個學校上學了,要求家長給她轉學。後在家長多次逼問下,孩子才哭著對母親說「她被班主任老師劉軍紅多次叫到辦公室,以檢查作業、背詞語為名,脫了褲子,強行發生關係,前後已有一年半時間。」
  
家長B(受害女學生母親):前段時間,孩子回來一直說肚子痛、兩腿疼,當時也沒往心上去,以為孩子在學校玩耍累的。5月17日,縣公安局打電話通知讓她去縣醫院,去了才知道孩子出了這事(指被強姦一事)。後來,問孩子,孩子說「劉軍紅老師把她褲子脫了,發生了那個」。
  
家長C(受害女學生爺爺):孩子發生這事,我們家長一直不知道。後來才是鄰居找我,說孩子被學校老師欺負了。我當時感覺天都塌了。等孩子放學回家一問,才知確有其事。後來我找到學校校長,要求學校給家長一個答覆。後來學區校長來了,問「你看怎麼解決此事?事情沒商量好之前,不要對任何人亂講。」
  
家長D(受害女學生姨媽):受害者是我妹妹的女兒,因妹妹外出打工,孩子從7歲就一直在我家生活、上學。從去年以來,孩子一直喊著肚子疼,腿痛。我們也沒有在意。後來發現孩子飯量小多了,精神恍惚,老時發呆,就問孩子「是不是想媽媽了」,孩子說「沒有」。後來,在多次逼問下,孩子說了詳情:從三年級上學期開始,劉軍紅老師就以作業沒做好、背詞語等名義,把她叫到辦公室,關了門,拉了窗簾,強行脫了褲子,欺負了她。前後共有幾次。
  
家長E(受害女學生母親):大約5月中旬左右,孩子回來說肚子痛、腿疼,以為飲食上出了問題,我就帶孩子到私人診所簡單看了一下,並取了些藥。後來,孩子回來哭著說不想去上學了,要求轉學。再她的追問下,她才說老師把她欺負了(指發生關係)。
……   
受害女學生淚述
  
時間:6月12日
  
女學生A(9歲,四年級):從四年級上學期開始,劉軍紅老師將她以改錯題為名叫到其辦公室,拉上窗簾,關上門,脫了褲子,發生了那個。這樣的事一共有三次。後來,感覺肚子痛、腿疼,下身痛了好長時間,到現在還在吃藥。
  
女學生B(13歲,四年級):我們班上共有4名女生,都讓老師欺負了。我是從三年級上學期開始,老師以改題為由叫到辦公室,拉上窗簾,關上門,老師脫了我的褲子,強行幹了那個。前後發生了三次。
  
女學生E(11歲,五年級):我是老師以作業沒做好為名,叫到辦公室,關了門,拉上窗簾,幹了那個。總共只有一次。
  
女學生D(11歲,五年級):劉軍紅老師是從四年級帶上我們班的。五年級上學期開始,他把我叫到辦公室,前後發生過五、六次。截止現在,肚子還在痛,下身也疼。
  
女學生E(11歲,五年級):從四年級開始,每一次考試結束,劉軍紅老師不發試卷,通知讓學生們一個一個去領。去一個女學生,老師把門關上,窗簾拉上,脫了褲子,幹那個。後來形成習慣了,女同學們都知道,每到考試結束,老師就要干那個了。女同學都私下說「這次該誰去了,下次輪到那位去了,基本形成了一個輪換制度。」我被老師欺負了多少次,自己都記不清了。(另外幾位學生供述與以上基本一致)   
……   
冷淡的態度
  
此事發生後,小學校長只去過一受害學生家一次,別的受害者家沒有去過。
  
5月下旬,碧岩鎮學區校長李錄林,晚上11點打電話給一受害者的爺爺,讓他到門外的馬路上,稱有話要說。同來的還有一位縣國土資源局的王副局長。李問「這事怎麼解決?」同來的王副局長說「好好商量,不要把事弄大子,把劉軍紅老師判個三年五年的,有什麼意思?」
  
後在受害女學生爺爺的強硬堅持下,李、王二人駕車離去。
  
截止6月8日,此事已發生近一月時間,隴西縣教育局沒有一個領導或工作人員上門慰問受害者及其家屬,也無人說明此事的詳盡過程和處理情況。也沒有對受害學生進行心理疏導,有些學生身心受到了嚴重摧殘,性格變得孤癖,呆痴。
  
據瞭解,此事發生後,隴西縣相關部門「極為重視」,想盡一切辦法封鎖消息,阻止媒體採訪。有兩家媒體的記者去小學採訪,被學校老師強行推出了大門。
  
孩子的未來
  
劉軍紅老師從調到該小學任教,也就兩年時間。也就是說,從他踏進這所學校開始,就已經把魔爪伸向上了天真的孩子。他任教了兩年,學生就遭受了兩年的凌辱。截止劉軍紅被抓,受害的女娃娃仍然沒有走出這個陰影,受傷害的這幾個娃娃,一提此事,哭聲一片。有時,喊她們幾遍,都心不在言。最明顯的一個變化時,娃娃們的學習成績直線下降。其中有一位曾是全學區英語比賽第三名,現在到降到班上的中間了。幾位家長反映,孩子飯量下降,體質下降,學習下降,最主要的是孩子對學習產生了厭倦,對老師有了不信任感,心裡落差很大。孩子至今沒有走出這個陰影?
  
家長擔心
  
自5月17日家長報案,警察給受害學生做身體檢查時詢問過一些情況後,公安、檢察機關一直沒有人到受害者家裡調查過。也沒有當地教育局的領導上門慰問或核實過此事。通過後來的學區校長深夜帶人找部分家長商談,讓把此事酌情處理,大事化小的情況看,家長們最為擔心的是,如果沒有媒體介入,極有可能此事會被相關部門冷處理,犯罪嫌疑人得不到法律的嚴懲,受害的學生得不到心理疏導,孩子們將長期生活在陰霾之中,影響她們的一生。
  
因此,我們家長強烈呼籲社會各界能夠關注此事,嚴懲犯罪分子,淨化教育環境,關心少年兒童健康,特別農村留手兒童的身心健康,給孩子們一個美好未來!
  
八名受害女學生家長(聯繫電話:14793730910)

2012年6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