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檔案】上海紅色女間諜-趙幼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日訊】上海「解放」60周年之際(2009年),記者探訪到紅色情報員趙幼芷,她曾潛伏國民黨上海淞滬警備區司令部2年,直到「解放」前夜。

中國共產黨的情報工作在「解放」戰爭中達到高峰期,無數來自國軍的絕密情報,對最後的決勝非常重要。

照片上的女子燙著長發,穿碎花旗袍和開司米外套,容貌秀氣,神情淡定。86歲的離休幹部趙幼芷指著相片,告訴記者:「這是到淞滬警備司令部第二天拍的,我24歲。」

「四千金」潛入國民黨心臟

淞滬警備區司令部位於北四川路,高牆內外戒備森嚴。1947年,稽查處打字員董小姐去福州路「四如春」吃點心時,看似偶然地結識了中西藥房打字員周明小姐。周稱自己跟老闆關係不好想跳槽,董小姐抱怨在特務機關名聲不好,結果是兩人互換工作。隨後,稽查處另三名打字員也先後跳出了特務機關,和周明一樣,頂替換崗的傅亞娟、趙幼芷和柳茂才4位打字小姐都由共產黨派出。

當時趙幼芷已有3年情報工作經驗了。弟弟14歲參加新四軍,同學朋友中也有進步人士,「我看了《大眾哲學》和塔斯社的時代日報,很嚮往公平的社會,想做一個有用的人。」趙幼芷加入了陳來生的情報系統。這是上海地下黨情報系統中的重要一支。1931年起,多達1.5萬件共16箱,自中共成立以來的全部文件「中央文庫」,秘密存放在上海。陳來生保管的8年中歷盡艱辛,輾轉了3處,當1949年10月,他把這16箱「一號機密」完好無損地交回給組織時,毛澤東親筆修改中央文件,對有功人員進行了嘉獎。

趙幼芷接受指示,收譯新華社電文,學習盯梢,「我去淮海路上環球中心學打字時,還不曉得要派啥用場呢。我的公開身份是小學教員,不參加進步的群眾運動,倒去參加了國民黨三青團,同事們稱我為『三小姐』……」

走進警備司令部,趙幼芷便以時髦小姐的作風現身:愛看電影,講究服飾,容易接近,有點愛管閑事好打聽。但她打字速度快,差錯少,不久便取得了信任。

築單線通道傳送情報

淞滬警備司令部稽查處,實際上是軍統保密局直接指揮的情報機構。打字員是個不起眼的職務,最高軍銜只是中尉。但上呈保密局、下發各部門及送發警察局的公文,不少都經過她們的手。趙幼芷說:「拿到要打的文件,我們總是先設法抄寫後送出去再打字。有時借打錯為由,把打完的文件扔進紙簍。有些重要文件被監視著打字,就強記默寫。我們常常主動請戰,為好邀功的部門主任抄寫急件,得到了不少原先不經我們手的文件。」

《淞滬警備地區工事構築要圖》、黨政軍警特聯席會議記錄、上海「解放」前夕國軍潛伏人員情況、保密局派員的疏散名單、稽查處官佐偽造的身份證化名冊、逮捕破獲的共產黨人名單,還有內部掌握的共產黨在滬活動情況,監視秘密活動地點分配表以及一些中共頭目活動情況的重大專案情報等……數百份文件源源不斷地送出,國軍的計劃屢屢落空。

其中「共匪大華公司專案」的絕密文件,是新四軍設在上海負責供給的貿易機構,因「蘇區地委書記」被捕「叛變」而泄漏,而「叛徒」還想潛回「蘇區」……情報送出后,大大的幫助了新四軍。

1949年春天,國軍與攻城的共軍展開生死決戰,上海的夜空時時響起密集的槍炮聲。淞滬警備司令部里開始焚燒檔案,趙幼芷和柳茂才以多掙幾個「袁大頭」為借口,留在稽查處。稽查處主任秘書找她倆談話,動員說:「跟我們一起去台灣吧」,姑娘們搖頭:父母不捨得。

脫下旗袍穿上了軍裝

1949年5月24日,共軍湧進上海。趙幼芷和柳茂才一直堅持到淞滬警備區司令部內人去樓空,24日下午,市內電車陸續停駛,柳茂才乘上了最後一輛電車。趙幼芷捧著她喜愛的安琪兒石膏像和一隻電熨斗,走出司令部,在橫浜橋郵局邊上見到了陳來生。他們來到溧陽路上的蘭心裏1號,與多位地下黨一起迎接「解放」,並站在太陽下拍攝了集體照。

集體照中有後來與趙幼芷結為夫妻的陳關通,他自1939年就參加了共產黨組織的運動,並加入了陳來生情報系統。1949年10月,他們報名參軍,入編第三野戰軍9兵團政治部,一心想去「解放」台灣,還學了閩南話。後來朝鮮戰爭爆發,他們先在濟南集訓,然後一路北上,到了「抗美援朝」的前線。趙幼芷拍了張軍裝照,背面寫上「給愛人同志」。之後,在冰天雪地的異國,又拍下了兩人青年時代唯一的合影。1952年,趙幼芷和陳關通結為終身伴侶。

「含冤時從不怨天尤人」?

1949年後,周明去了昆明,傅亞娟在無錫,柳茂才在南京,趙幼芷從部隊轉業后在上海公安部門工作。「文革」中,陳關通、趙幼芷雙雙受審。外調人員查閱檔案時發現寫有「趙幼芷、柳茂才送出情報」的卷宗,趙幼芷的「罪名」得以洗清。

陳關通曾進過日本人和國民黨的監獄,於是對他的審查曠日持久,其中6年與家人毫無聯繫,後來趙幼芷帶著3個兒女到白茅嶺監獄農場與他團聚,發現他一隻耳朵已失去聽覺。上世紀80年代,全家才重返上海。

多年中共地下黨養成了習慣,夫婦倆從不輕易講述經歷,兒女都不知父親在關押期間的遭遇。2002年,陳關通因病辭世。

新民晚報2009年採訪趙幼芷時,她與當警察的兒子一起,住在宜川新村一套公房裡。出生入死的經歷沒有給她帶來顯赫的聲名與富貴,但「豐富多彩的人生令她無怨無悔」。10年前,有黨史研究人員還把她請到警備司令部原址,請她介紹當年情景,想把「四千金」的故事拍成電影。

情報系統的「老戰友」前些年聚過一次,如今有幾個人已過世。趙幼芷說,能在家看看電視安享晚年就不錯了。提起近期火爆的電視連續劇《潛伏》,她笑道:「余則成的故事很生動,不過派翠萍這個大字不識的人來找麻煩,離殘酷的現實差距太大,就理解成拍戲搞笑吧。」

原標題:趙幼芷:潛伏在國民黨總部內的紅色「摩登小姐」

文章來源:摘編自《新民晚報》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