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爆鎮坪縣長組織打“賣國賊”橫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日訊】(新唐人記者張旖旎綜合報導)6月2日,陝西鎮坪縣馮建梅懷孕七月被強迫引產。事件被曝光後引發各界強烈譴責。近日有微博爆料,因馮建梅家人接受了德國媒體採訪,陝西安康市鎮坪縣長組織大批村民向馮建梅家人打出“痛打賣國賊 逐出曾家鎮”的橫幅。隨後馮建梅的丈夫鄧吉元被毆打並被迫躲藏。大陸評論家李承鵬在其博文《逃亡的父親》中記錄了鄧吉元冒險出逃至北京與律師會面討說法的經過,並痛批計生委為殺人贏利工具。

首次出逃未成 二次歷險進京討說法

鄧吉元為討說法,上週試圖赴北京跟記者和律師見面,但是沒有能夠成功。據鄧吉元的姐姐鄧紀彩描述,超過100人和十多輛車截住他,一個男子踢他的肚子。

隨後鄧吉元失踪,在家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冒險出逃至北京。

大陸評論家李承鵬在博文中寫道:“這個過程驚心動魄……。可一切不過因為他和妻子想要一個孩子。……他的妻子在兒童節前一天被抓進醫院,他的孩子在兒童節第二天被引產下來,他在父親節那天發現被鎮上騙了,而紀念愛國者屈原的端午節剛過,他逃亡在賣國的路上。”

李承鵬記述了鄧吉元歷經三天三夜,僅穿一雙拖鞋跑到北京堅持討個說法的過程。

“鄧吉元告訴我,他原本沒想到逃跑,想跑也跑不了,縣上派出十幾個人每分鐘都對他盯梢,上廁所也不放過。……路過縣里步行街口時,他忽然跳下車飛快跑過橋,那女幹部的摩托車進不了步行街,這才甩掉了她。他飛快地跑到山上躲了起來。這座山,他們全家都躲過,妻子躲過,妻子肚子裡七個半月大的孩子也躲過。”

“他躲到晚上九點,直到又飢又渴才悄悄溜到山下一個朋友家。朋友告訴他,現在全縣城都在搜查他,所有通往外面的路口都設有崗哨。可是他還是想逃出去,找北京的律師。凌晨兩點,朋友幫他包了一輛車送他上路……他一路在車裡俯低身子,離崗哨遠遠的就提前下車,繞道大山和河床。那天雨很大,他臨時出逃只穿了一雙拖鞋,天黑路滑,深一腳淺一腳走了十多公里。估計繞過了崗哨,他才小心地下山,一路包車開到湖北十堰。為了避免暴露行踪,他從逃亡之時就關掉了手機拔出了手機卡,按照計劃,他用別人的身份證買了一張火車票,怕有人認出來,他一路摀住自己的下巴……等到了北京站手都酸了。他也不敢馬上出站,在站台遛達了一個多小時,確定沒有熟面孔,才溜出來用公用電話給張凱律師打了​​電話。”

“他住在律師家,聽到動靜就覺得是縣上派人來了。前天他給妻子打了電話報了平安,而縣上帶話給他,說只要回去,一切都好說……他卻要堅持打官司。可是這條路仍然漫長,他母親身患癌症,一急之下,已從早期惡化成中期,而律師最擔心的是北京司法局施加壓力。”

微博爆鎮坪縣長為“賣國賊”橫幅組織者

馮建梅懷孕七月遭強迫引產之後,其家人曾接受外國媒體的採訪。 6月24日,曾家鎮上一些居民,在當地政府的授意下,打出一條橫幅。網上照片顯示紅色的標語:“痛打賣國賊驅出曾家鎮”。

新浪微博用戶“評論楊濤”在博文中透露,是鎮坪縣長吳平組織村民在鄧家門口打出“痛打賣國賊”的標語。吳平還派人在網上攻擊鄧家人。

李承鵬則寫道:“鄧吉元一直不明白自己怎麼就賣國了。我想告訴他,這里之所以有那麼多賣國賊,並不因為你真賣了國,而是他們需要你賣國,只有你賣國,他們所做的一切才顯得正確。他想了想,就告訴我,鎮上的人之所以打出“痛打賣國賊,驅出曾家鎮”的標語,是因為當地移動公司那個叫甘子寶(音)的經理在策劃,想激他出來。我問為什麼一個移動公司經理會參與到計生。他說,當初正是這個經理幫計生辦查了通話記錄,才從親戚床下找到他的妻子,拖到醫院進行了引產……聽到這個尚需對質的故事,不要說他們聯合執法變成了聯合違法,其實群策群力和圍追堵截符合我國基層幹部的一貫路線,為把一個人確定成壞人,稅務局是和公安局聯合辦公的,精神病院是和信訪辦合二為一的,婦聯是和掃黃打非辦雌雄同體。”

李承鵬批計生委為殺人盈利工具

最後,李承鵬在博客中寫道:計劃生育是計劃經濟最不光彩的一筆,這個計劃經濟國家計劃油價、計劃糧食、計劃思想,連生育也計劃了多年,並成功超越中石油、鐵道部成為贏利工具,看,計生委剛剛超標收費2.07億……就是把控制人口變成殺人贏利。可官員們從不計劃自己的性慾,卻要計劃人民的生育,就是:一個被殺了孩子的中國父親在山路狂奔,一群外國人他爸正把孩子送到名校學習……這畫面實在說不過去。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