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玲:北京黨代會王玲被囚禁家中第二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日訊】——拘留所八點半放人,而我要等到次日凌晨4點出監

拆光搶淨,反應情況登記被抓。

拘留所上夜班的獄警,把到日子該釋放的人員的材料一切準備好,早上接班來的獄警,按照名單,開始放人,九點基本上就放完了。而上訪的則不行,必須由送的派出所來接方可放人,而這時,又是惡所長隋振斌施展權勢才華趁機作惡的好時機。

拘留期滿,八點半開始放人,至夜裡12點前放人也是不算違法的。而我就又得比別人在牢裡多呆上整個一個白天加一個晚上的上半夜,加上太陽派出所裡 的下半夜,不管拘留所如何的催促。連獄警都憤怒了,拿著手機來到我的監室門前——王玲,你聽著啊,我拿我自己的手機,你聽著我給太陽宮打電話啊!因為惡所 長隋振斌就在夜裡12點前一點點兒幾分鐘——差7分鐘,派人去接,然後再接到派出所以談話為名繼續關押,最後回到住處,天就快亮了。4點多了。還有的獄警 接完夜班,該睡覺時查監房,無意間忽然發現了我,奇怪的問:哎,你怎麼還在這兒啊?——我怎麼知道我還在這兒啊?

拘留了十天,住處哪裡還有吃的?可這一夜又沒睡。就這樣,賣早點的還沒出攤兒,只能餓著肚子先挨一會兒,再出去買菜,買吃的。惡所長隋振斌,會把抓人放人的時間利用的恰到好處,可以在派出所裡掌握時間,早送,或晚送一會兒,過了零點,就是算第二天的日子了,出獄那天正好就是他——惡所長隋振斌的主班,這樣他可以隨心所欲加難於人。

有良心民警說隋振斌跟陳景潤是同學,陳景潤為祖國為數學界爭光,隋振斌為土匪強盜界添彩,算計人絕著呢!在他精心設計安排下,平白無故的會給你增加巨大的困難和諸多不便、不愉快。有這樣說法的可不是一個人。有時看押我的民警在交接班時,好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一起說的,搶著說的,為的是勸我:他對我們都這樣!

我進派出所的時間不算,得從進拘留所簽收的時間算,出拘留所到派出所的這一個白天和夜裡也是不算日子的,而且這個夜裡一夜都沒能睡覺休息,必須再休息睡一天。如果拘留是7天,全算起來我實際上就要被關押10天!如果是一次兩次,也就過去了,可惡所長隋振斌每次都是這樣,則另當別論!我被「超期羈 押」了多少時日???

勞教到期,朋友和他聯繫接人,電話中他這樣回答;今天不是王玲出獄的日子,按規定明天才是呢。朋友哪裡知曉這張人皮裡面的狡詐?真相?大家白忙活了半天卻沒有接到我。10年來的6次拘留一次勞教及無數次的關押,我就是這樣過來的。如今的惡所長隋振斌因作惡有功,已陞遷到分局任職,去禍害更多的人了。

北京: 給9萬9拆遷款不簽字的強拆戶,被派出所搶光財產至今不還,監獄酷虐的修路女工, 太陽宮派出所監管對象:王玲

電話:15201472645

2012年6月30日星期六

北京市黨代會被看押囚禁的第二天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