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劍:剝開中共惡魔畫皮的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日訊】《畫皮》是清代著名文學家蒲松齡撰寫的鬼怪小說《聊齋志異》中一篇婦孺皆知,耳熟能詳的經典故事。講述的是一介書生被披著「畫皮」的女鬼所迷惑,最終連心都被掏出的故事。只可惜,如今天下芸芸眾生真正能讀懂《畫皮》背後所蘊藏無限內涵的人已經為數不多了。正如書中結尾所言:「愚哉世人!明明妖也,而以為美。迷哉愚人!明明忠也,而以為妄。然愛人之色而漁之,妻亦將食人之唾而甘之矣。天道好還,但愚而迷者不悟耳。哀哉!」

將上述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的大意是,「世人真的太愚迷了,明明是妖魔鬼怪,卻偏偏看成美女佳人。明明是善意規勸的肺腑之言,卻誤認為是別有用心的無稽之談。然而,因貪戀魔鬼外表美色而滿足自己私欲,最終就連自己的妻子也跟著受到羞辱而貽笑大方。天道講究一報還一報,造什麼業就受什麼報,只是頑固不化的人執迷不悟罷了。這是多麼悲哀的事情啊!」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王生是如何一步一步受披著畫皮的女鬼誘惑而被剖腹挖心而亡,隨後又被不計功名利祿的道士和乞丐起死回生的:

太原王生(亡身),清早出行,路見一名十六七歲的美貌女子,被其妖言所迷惑,因而動了邪念,私自將其帶回家藏在密室中,並偷偷與其交合,被女鬼附體竊取自身人體精華而不知。後來王生將此事告訴妻子陳氏(塵世),妻子勸王生打發女子走。此時被鬼迷心竅的王生,已聽不進妻子的任何規勸。

王生去集市,遇見一個道士,道士再三提醒他說:「你身上有邪氣纏繞,怎麼說沒有?」王生一再為自己辯白。道士見其實在不可理喻便說:「糊塗啊!世上竟然有死到臨頭而不醒悟的人。」這樣,王生才對那女子產生了懷疑。但轉念一想,明明是漂亮女子,怎麼可能是妖怪呢,猜忌道士很可能是想借降妖驅魔的幌子來騙取食物。

王生回到家,房門被堵,於是翻過院牆,躡手躡腳走到視窗,只見一個面目猙獰的女鬼在榻上鋪了張人皮,正手拿彩筆在人皮上繪畫;不一會兒扔下筆,舉起人皮,像抖動衣服的樣子,把人皮披到身上,於是青面獠牙的魔鬼變成了花容月貌的美女。目睹此情形,王生驚恐萬分,爬行而出,急忙去追趕道士。

在荒郊野外,王生跪在道士面前乞求他解救自己。道士拿蠅拂交給王生,令他把蠅拂掛在臥室門上。王生回去將蠅拂懸掛在門上。一更左右,便聽到門外有咬牙切齒的聲音,他叫妻子去窺看。只見到女子遠遠望見蠅拂不敢進門,很久才離去。過了一會兒又轉來,罵道:「道士嚇我,終不然,寧入口而吐之耶!」扯下拂塵,破門而入,一直爬上王生的床上,將其肚腹撕裂,掏取王生的心臟揚長而去。

王妻哭號,天亮後,叫王生弟二郎(兒郎)跑去請求道士。道士趕來後發現女鬼已變成老嫗逃到了二郎家裏。於是道士又來到二郎家。手持木劍,站在庭院中間,大聲喝道:「孽鬼!償我拂子來!」老嫗欲奪門而逃。道士追上去將老嫗擊倒,人皮嘩的一聲脫下來,變成了惡鬼。道士又用木劍砍下惡鬼的首級,鬼身頓時化作一股濃煙,在地上盤旋成為一圈。道士拿出葫蘆,拔去塞子,放在濃煙中,像吸氣一樣,瞬間濃煙就被葫蘆吸盡。道士又把人皮像卷畫軸一樣卷起來,也與葫蘆一併裝入囊中,於是請辭告別。

陳氏跪拜在大門口,哭著求問道士起死回生的辦法。道士推辭無能為力,沉思片刻後說:「我術淺,誠不能起死。我指一人,或能之。」陳氏問:「何人?」道士說:「集市上有個瘋子,常常躺臥在糞土中。你試著哀求他。如果他發狂侮辱夫人,夫人千萬不要發怒。」二郎平常也見過此人,於是告別道士,同嫂嫂一起去找瘋子。

在集市上,見到一個討飯的叫花子瘋瘋顛顛地在道上唱歌,鼻涕流有三尺長,全身骯髒得不能靠近。陳氏跪下來用膝蓋在地上行走到乞丐面前。而叫花子卻笑著說:「佳人愛我乎?」陳氏告訴來肯求他的緣故。叫花子又大笑說:「人人皆可成為你的丈夫,救他何為?」陳氏苦苦地哀求他。他竟然說:「奇怪啊!人死了求我把人救活,難道我是活閻王嗎?」怒氣衝衝地用拐杖擊打陳氏。

叫花子又咯出滿把的痰和唾沫,舉著送向陳氏口邊說:「吃了它。」陳氏脹得滿臉通紅,有為難的神色,但又想起道士的囑咐,於是勉強吃了下去。覺得那東西像團棉絮更在喉嚨中,慢慢咽到胸口部位就停住了。叫花子大笑著說:「佳人愛我啊!」於是起身,進入廟中,就不見影子了。陳氏回到家後,既傷心丈夫死得淒慘,又後悔受吃人痰唾的羞辱,呼天叫地,慟哭不已,恨不得即刻死去。

陳氏邊哭邊收拾屍首,先是把腸子放入腹中,突然覺得胸腹之間吞下去的那團東西直往外翻,一直從口裏噴射而出,還來不及側身,就已經嘔吐在王生屍身的腹腔中。陳氏吃驚地發現,竟是人心,在腹腔中還突突地跳動著,還有像霧一樣的熱氣向上冒。陳氏感到十分奇怪,急忙用兩隻手抱合腹腔,極力把兩邊擠在一起。稍微鬆開一點,便有熱氣從縫中絲絲冒出來。於是她趕緊撕開繒帛緊緊纏住丈夫的腹腔。再撫摸屍身,屍身漸漸由涼變溫。她又用被子把屍身蓋起來。半夜裏打開被子一看,鼻子裏已有呼吸了。到天亮,王生竟然活了。還開口說話:「情景恍惚,像在夢中,只覺得腹中隱隱作痛罷了。」再看那被女鬼撕破的地方,結了一個銅錢大小的痂,不久就痊癒了。

我們再來看看今天中國大陸的民眾與《畫皮》中的王生(亡身)有何異同?

近百年來,中國大陸民眾不是受中共這個外來邪靈道美麗謊言的誘惑與欺騙,以至於善惡不分,真假不辨,被其洗腦掏心後,還將中共這個貌岸然的豺狼魔鬼比作自己親爹親娘一樣來頂禮膜拜嗎?當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像塵世那位道士和乞丐一樣揭開中共這個惡魔的畫皮,奉勸人們退出中共黨團隊,救華夏兒郎於水火之中時,又有多少紅塵中的人能夠認清中共邪黨「假、惡、鬥」的罪惡本質,在正與邪,善與惡之間做出正確的選擇呢?最可怕的是那些貪圖眼前名利,執迷不悟的人,最終將會像王生(亡身)一樣,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成為天滅中共時的陪葬品。在即將到來的人類大淘汰之前,但願人世間多一些像王生的妻子陳氏和弟弟二郎一樣能夠及時明白真相,忍辱負重,捨己救人的正義之士!

自從1999年7月,中共邪黨鎮壓以「真、善、忍」宇宙真理為準則的法輪功以來,一貫聲稱把人權當作立國之本的西方政府和以言論自由自居的海外媒體,也被中共這個大淫婦的各種利益所誘惑,蒙住了雙眼。面對這場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對人權、信仰自由的迫害,不僅卻裝聾賣傻,視若罔聞,熟視無睹,噤若寒蟬,而且還把大量的資金、技術、設備投向中國大陸,助共為虐,成為中共邪黨肆意踐踏人權,迫害無辜的幫兇。長期以來,海外的一些良知泯滅的親共團體和人士,為了從中共惡魔那裏獲得一點蠅頭小利,不惜對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如不翻然醒悟,及時回頭,到頭來不僅血本無歸,還將落得個身敗名裂的可恥下場。

最近一周之內在中國大陸接連發生了兩起事件,一個是敢言的西安晚報記者石俊榮因為報導「縣委書記慰問貧困老黨員 會場出現九五至尊香煙」的真實新聞而被停職;另一個是臺灣法輪功學員鐘鼎邦因被中共國安懷疑插播法輪功真相而被綁架。僅從這兩起事件我們就可以看出,一貫靠以謊言和暴力來維持政權的中共在行將就木之前,已經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杯弓蛇影,極其害怕老百姓瞭解真相。因為一旦中共這個惡魔的畫皮被徹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旦大多數中國民眾認清被謊言掩蓋和偽裝的中共邪教本質的時候,中共邪黨就將不攻自滅,自動退出歷史的舞臺。這樣,中華民族也才會有重生的希望!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