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飛駿:中國大國民為何期盼「無根之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6日訊】二十世紀衝擊全球的「紅色革命」之所以能吸引億萬民眾,並在包括中國、俄羅斯等大國在內很多國家取得決定性勝利,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紅色革命家宣傳主導的「土地革命」。

二十世紀以農業為經濟支柱的落後國家,相當於半數以上的農民缺少或沒有土地,只能靠全部或部分租種地主土地或長年為地主打工為生。每年要定期交付地租的佃農和貧僱農對土地的渴望是工業化國家的國民無法理解的。

所以「土地革命」是國家現代化越不過的坎。

「土地革命」有兩種模式:

一種模式是在「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前提下,遵守現行法律的框架,由國家出面通過經濟法律手段和分期付款的方式,從地主手中「贖買」多餘的土地,然後無償或「賤買」給土地實際耕種者和缺少土地的農民。

台灣的「土地革命」就是遵從這一模式。

因為沒有破壞「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理念和「法治」精神,政府不能為所欲為濫用權力。農民在得到土地後不用擔心強權政府「朝令夕改」,到手的土地不會被公權力強行徵用或奪走。

另一種模式就是政府越過現行法律的框架,利用平民的仇富情節和不勞而獲心理,發動無地或少地貧僱農通過血腥和暴力手段,強行奪取或強佔土地所有者的土地甚至財富。

這是典型的「紅色土地革命」模式!

因為破壞了「法治」精神,摧毀了「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人性理念,政府的權力無限擴張,能肆意侵犯私人財產和個人權力。在一個法治精神蕩然無存,法律淪為「為統治階級服務的工具」,個體農民在強權國家面前除了「無條件服從」外,根本無法用法律手段來捍衛自己通過「紅色土地革命」分到手的土地和財富。如果強權政府對農民失信朝令夕改,就很容易通過「國家」和「革命」的名義重新徵用或奪走個體農民的土地。

如果強權政府能擺脫「法治」的約束,擁有為所欲為的無限權力,就根本不可能對農民「守信」,朝令夕改誓所必然。

二十世紀幾乎所有「紅色革命」取得勝利的國家,早期都發生過「紅色土地革命」。無地或少地的農民分到了政府用血腥暴力手段從地主富人手中奪佔的土地和財富;但「翻身農民」普遍好景不長,沒幾年工夫,新分到手的土地又被政府以「國家」和「革命」的名義全部「公有化」,也就是「官有化」,全體農民的土地都轉歸各級「官僚」掌握支配。

農民在空歡喜一場之後,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原來的起點,甚至連起點都不如。「土地革命」之前多數農民還有屬於自已的小塊土地,現在則一寸土地也沒有。

強權政府既然能粗暴侵佔地主富人的土地財富,自然也會粗暴侵佔普通農民的土地。

所以對於無地或少地的農民來說,「紅色土地革命」是無根之福!

「無根之福」是災禍之源!

農民的土地「公有化」之後,因為破壞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政府瞎指揮自毀生產力,國家在「集體化」前期不可避免陷入恐怖大饑荒。毛中國在三年大饑荒時期活活餓死了三千七百多萬農民,比2200年皇權中國在和平時期餓死人的總和還要多。

農民為「紅色土地革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

雖然「無根之福」是災禍之源,但多數中華大國民不長記憶,對「無根之福」仍心嚮往之,給善於操縱民意忽悠愚弄人民的野心家政客提供可乘之機。

二十一世紀中國的多數民眾最關注的四大社會問題:教育問題、醫保問題、住房問題和社保問題。

解決這四大社會問題需要很多錢。

有兩種途徑可以酬到這筆錢。

第一種途徑是通過財政法律手段,把解決四大問題的資金列入每年的財政預算。

當今中國雖然國富民窮,財政收入佔GDP比重世界第一,可仍不能滿足各級官僚特權揮霍的胃口,哪來這筆財政開支解決四大問題?

增稅是絕對不可以的,只會增加國民的負擔和破壞企業的再生產積極性,令廣大民眾雪上加霜。

只能通過科學、廉政和法律手段,從現有的財政錢袋裡節省出這筆巨款。

中國每年「三公腐敗」超過1.9萬億,加上維穩巨額支出、瞎折騰浪費和各級官僚貪賄的巨額資產,都是能夠且應該節省出來的!

僅「三公腐敗」一項至少可節省百分之九十,用於解決教育、醫保和社保問題綽綽有餘。

這筆「巨款」是「有源之水」,只要每年能節省出來,解決四大問題的資金就會源源不斷。

…………

第二種途徑是通過向銀行「惡性借貸」,專制國家銀行國有,政府從自家開設的銀行拿錢很容易;高價炒賣國有土地;用「莫須有」罪名和「不公平法律」來剝奪有錢無權的富人財產,來為部分城市平民暫時建廉租房,提供養老保險。

這條資金鏈是「無根之水」。

向銀行借貸的錢總歸要還的,且不可能無限制續借,還款的錢連本加利都將轉駕到廣大平民頭上。

如果「有借無還」造成銀行大量「壞帳」,必然造成惡性通貨膨脹,受害的主體一樣是平民百姓。他們的購買力將大幅縮水,將以另一種方式為銀行的「壞帳」買單。

國有土地也有賣完的一天,炒賣土地必然抬高房價。地價超出一定限度,樓市限價措施將造成房地產市場崩潰。

用非法手段剝奪富人財富只能夠眼前之需,隨後的資金將難以為繼。有錢無權的富人很快會被「黑打」光的,通過此途徑酬款必有盡頭;可醫保、社保所需資金卻永無盡頭。

「法治」精神一經破壞,任何人都會淪為暴政的犧牲品。富人「打黑」打光後,廣大平民將淪為下一次「黑打」的對像,暫時受惠者將成為日後的主要受害者。

多數中華大國民沒有必要的「遠見」和「全局觀念」,只要眼前能住上廉租房,今年能加入養老保險的陣營,才不管社保基金出自何處?幾年後能否領到足額足色的養老金?

所以只要能讓我們住上廉租房,能把我們納入養老保險的領導就是「人民的好書記」!哪怕所需資金是用我們的「未來人身」做抵押的惡性借貸;或「黑打」自某個富裕親友的財富;或炒賣了我們賴以謀生的耕地?哪怕幾年後我們得從廉租房裡搬出來,領取的養老金不足當初核定的十分之一連活命都困難……這些我們都管不了,我們只管「眼前」!誰能給我們「眼前」的好處我們就熱烈擁護誰。

這就是重慶模式能夠暫時贏得多數民心;某書記迄今仍被廣大民眾「懷念」的內在玄機。

體製造就「短視」和「黑白不分」的國民,「自作自受」不可避免;這種體制該叫停了;是到了重視「說真話」的時候了!

二0一二年七月一日

文章來源:《凱迪社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