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進斌:如果中國人能選擇投胎轉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6日訊】前外交部長唐家璇近日在回答國際宗教組的質問時說:「如果中國共產黨不偉大光榮正確,那為什麼十四億生命願意投胎到中國來?」

按以信仰無神論著稱、堅信唯物主義的中國共產黨人來說,身為這個黨高級統治者唐大人說出這句話,其動機本身就令人生疑,你既然信奉無神論,又何來西方宗教投胎一說?相信人間存在投胎一說,那你豈不是口是心非?說出這句話,要麼你是信仰意志不堅定者,要麼就是不太合格的共產黨員,真正的共產黨人從來就不信什麼人死後投胎轉世一說。以唐大人的以前身份地位,蓋棺定論至少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這樣的評價的,但你說出這句話,至少也讓人懷疑「馬克思主義者」是否名符其實。總之,看了你這樣說,作為共產黨人一分子的我,至少懷疑你別有用心,抑或醉翁之意不在酒、此地無銀三百兩。

轉世是佛教、道教、印度教、錫克教、耆那教、一些非洲宗教以及很多不同的宗教和哲學的主要信條。轉世指一個有意識之生物體死亡後,其意識、性格特點或靈魂在另一個肉體裡重生。大部分的現代非一神教信徒也相信轉世說。這種信仰早於原始文化中出現。一些學者認為,這種信仰源於三個普遍的信念:一是人類是有靈魂的,而靈魂與呼吸之間有一種不明確的關係,可與肉體分離。在睡眠時,分離是短暫的;在死亡後,靈魂則與肉體永遠分開。二是動植物也有靈魂,而且強大地影響人類的力量與情緒(即泛靈論)。三是靈魂可從一個有機體轉移到另一個有機體上。

在很多印度教(尚存的最古老宗教)學院中,仍有人擁護這個信念。圖騰信仰亦包含靈魂在人類肉體間轉移的暗示。印度教、佛教人死去以後,「識」會離開人體,經過一些過程以後進入另一個剛剛出生的新生命體內,該新生命體可以是人類,也可以是動物、鬼、神。在佛教的一些轉世修行者中,轉世者被認為可以獲得前世的記憶。

以我的經歷和有限的歷史文化知識,我自己雖然不相信投胎轉世說,但由於我從小在鄉間的耳聞目睹祖輩傳留的風俗習慣,至少在時下的農村,還能不時聽到不少同胞相信人死後是能投胎轉世的,雖然我們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從來也不相信、不提倡這種信仰。我認為,在時下中國特色社會面臨著世風日下,道德觀念、風尚墮落、淪喪,人心不古,潛規則無孔不入,人們普遍信奉有錢能使鬼推磨,社會風氣整體潰敗的環境中,有這樣的信奉已是難能可貴,至少同胞們為了前世積德行善,來世投胎不在做祖輩處於社會最底層,任人宰割的農民,還相信轉世一說,這對社會流行的坑瞞拐騙、有奶就是娘、急功近利、肆意報復及種種惡性循環心態的抵制、遏制,也是對這個社會傳統作人處事良知最後一道底線的堅守,否則,同胞們在衣食住行方面互相摻假造假、互相投毒藥害豈不更氾濫成災?

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目前城鎮化水平已大有提高,查閱相關資料數據,中國農業就業人口已降至50%,農業人口約為7億4千萬。此值盛世時期,這個群體生存狀況如何,據查閱相關資料和數據,大約還有三分之一處於貧困溫飽狀態,三分之一處於年年復年年為填飽肚皮奔波勞碌掙扎於候鳥狀態,三分之一的老弱病殘處於死生有命無可奈何狀態。溫家寶同志近期出席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大會高級別圓桌會上的發言中也承認:中國還有1億多人處於貧困線以下。我相信,數千年來一直呈現延續著輪迴「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的絕大多數同胞,如果目前由聯合國權威機構進行一項嚴謹細密調查問卷統計分析的話,如果讓他們選擇來生「投胎轉世」目的地,他們鑑於這個國家有著悠久光榮的「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來打地洞」優良傳統歷史,又耳聞目睹在特色盛世時代,他們根本進入不到盛行拼爹、拼爺爺的圈子,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出局,始終擺脫不了被當作陪襯、犧牲品的命運結局,會義無反顧地選擇那些被共產黨人始終喋喋不休地聲討防範的「敵對勢力」的國家,這是毋庸置疑。當然,唐大人這類權貴,他們也會義無反顧地祖祖輩子輩選擇投胎轉世原封不動。因為他們知道,只有選擇這個「五不搞」特色的國度,他們才能盡情享受壓榨饕餮弱勢群體血汗,祖輩享不盡的光宗耀祖、榮華富貴,燈紅酒綠、醉生夢死的快樂,這是不以無神論組織意志為轉移的。

蘇共老大哥赫魯曉夫生前曾有「人民就是一堆肉」之說,他的缽弟毛澤東終生信奉無法無天,與人鬥、窩裡鬥其樂無窮的哲學,億萬草民在他眼裡基本是上行尸走肉,他多次在自我陶醉的「六億神州盡舜堯」時代想要拿出四五億行尸走肉打核大戰的設想,紅司令朱德的孫子也放言要有拿出「西安以東的人民和美國打一場核戰爭」的狂言。人民,在這些權貴眼中,始終是他們祖輩打天下座天下瓜分權力座次的一群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奴隸。

如果上帝真的讓在這塊以專制獨裁統治超強著稱的黑色土地上,已經飽受摧殘而且苦海無邊的中國黃褐色同胞投胎轉世靈驗,我相信,絕大多數人會選擇自此世代西方明路。當然特色國自有鮮明的特色,皇城根、紫禁城、中南海是最不願選擇西方明路穩定的群體,不知唐大人敢不敢調查試驗、實踐一下?但殘酷無情的現實是,多少生命在三十多年裡,他們在中國投胎轉世長到三四個月、五六個月、七八個月時,就被特色中國有組織、有計劃、有手段,更有強制執行的措施計劃死亡了他們原本願意投胎轉世到中國的生命。我承認,如果從這個血淋淋的歷史和現實看,唐大人的「十四億生命願意投胎到中國來?」一說也確是無可辯駁的事實,不知唐大人信否?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