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鬧市突發地陷 寶馬車墜坑1亡3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7日訊】(新唐人記者劉璇綜合報導)7月5日凌​​晨,湖南省長沙市湘江大道保利國際廣場門前路面突然塌陷,坑口面積約30平方米,當時從此路經過的一台寶馬轎車被吞,目前已知有1人死亡3人受傷。不過,檢測方負責人稱:塌陷與隧道施工無關。

5日凌晨,長沙市湘江中路南湖路口“保利國際廣場”附近路段突然塌陷。巨大的塌陷坑深不見底,坑口面積有30平方米左右,瞬間就將從此經過的一輛寶馬及車上人員吞沒。事故造成1人死亡,3人受傷。

目前,傷者正在醫院接受治療,傷情穩定。

據現場目擊者介紹。“太可怕了!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洞,寶馬車就這樣掉進去了!這裡可是長沙湘江風光帶。事故車上有3男​​1女。坑深約6米,在塌陷坑西側,是目前正處於較高水位的湘江河道。現場附近,還有正在施工的大型地下市政工程。

不過,南湖路隧道第三方監測機構負責人黃仁東5日出面稱,“塌陷跟隧道施工沒有任何關係”。

據悉,這並不是長沙今年第一次出現地陷,5月15日下午,長沙市芙蓉區五一大道上也曾突然出現一個大坑。

路面塌陷頻發 今年地陷多

近年,全國各地道路塌陷事故頻發。好好的路面為啥突然塌陷?

專家介紹,“地陷”按形成的類型分成自然塌陷和人為塌陷兩大類,前者是地表岩、土體受地下岩溶發育的影響向下陷落而成;後者是由於地下水超採、不合理開礦及工程建設等人為作用導致的。專家指出,近幾年,人為因素日趨凸顯。

5月10日上午,廣西柳州市柳南區帽合村上木照屯發生岩溶地面塌陷災害。受災面積約100畝,多棟房屋倒塌,1700多人疏散及時未造成傷亡。

6月1日晚,南寧市西鄉塘區多地發生地陷。當晚7時許,壇洛二中校門口右側出現約1.5米深、直徑2.5米的陷坑,石埠-壇洛縣級公路上出現約50平方米的塌陷坑,附近500米範圍內的馬重、馬六、蘭楊、二甲四個自然村出現若干塌陷。晚上10時50分許,馬重村的1棟二層房屋發生塌陷,一頭耕牛陷入坑內。

7日晚9時40分左右,壇洛村又出現兩個塌陷坑。 8日上午8時30分,壇洛二中附近蕉林再次發現陷坑。

6月7日凌晨約4時,廣西桂林市區地處上海路與輔星路交會處的輔星路南端,發生一起道路塌陷事故,一輛哈飛小車陷入其中,司機受傷。路面塌陷處呈酒缸型大洞,洞內長約4米,寬2.5米、深2米左右,洞內面積約20平方米。據介紹,這是一起地質災害,由於長期下雨,路表下面已被滲透到地下的水流掏空。

6月11日,重慶歌樂山凌雲水庫上游出現大面積地陷。地陷形成大坑呈漏斗狀,長約20米,寬約10米,呈漏斗狀,深不見底。當時重慶頻繁降雨。村民反映,歌樂山上出現地陷情況陸陸續續,已有近2年。

7月3日中午,一輛重型貨車行駛到安徽黃山市中心城區北海大道時,突然側翻,司機下車發現是道路“塌陷”。當時,司機從駕駛位滾到副駕駛座,車後輪陷在坑里,無法動彈。市政工作人員初步懷疑該重型貨車過重導致路面塌陷。

責任無人認領

路面突然塌陷難免造成一定損傷,誰又該為這種事故負責呢?記者調查發現,不幸被路面“吞噬”的人們幾乎都遭遇了投訴無門的無奈經歷。

今年5月24日,福州上渡路人行道,19歲的福州女孩小張突然腳下一空,伴隨著一陣“嘩啦”聲響過後,小張再次睜開眼,自己已掉在一個黑乎乎的坑里。兩個路人過來,將小張救回地面,小張這才明白路面塌陷了。

事後,受傷的小張想為自己討個說法,但她不知道找誰,來現場查看的部門很多,但沒有一方表示承擔責任。到場的多方人員證實,涉及的當事方包括自來水公司、市政道路管理所、市政排水所、電力部門、數家通信公司等,最後這個問題就變成一個扯皮的問題了。

地下開採頻繁

據武漢城市規劃設計院提供的資料,在城市地下空間開發方面起步較早的上海,已開發地下空間面積約4,000萬平方米,形成超過10座以上大小不等的「地下城」。在北京,每年計劃增加約300萬平方米地下空間,到2020年,將建成9,000萬平方米的地下空間,人均5平方米。在長沙,還計劃在城市西部一個水面數萬平方米的湖泊下,建設水下商場等設施。

數據顯示,中國自1995年至2008年的十多年間,建有軌道交通的城市從2個增加到10個,運營里程達到835.5公里。目前,又有22個城市獲準建設地鐵工程,總投資達8,000多億元。

專家指出,依照人類目前的技術,所有的地下工程,不對地面和周邊產生任何影響是不可能的。

據測算,全國煤礦累計採空塌陷面積當時已超過7,000平方公里,在重點煤礦,平均採空塌陷面積約佔礦區含煤面積的1/10。其中,煤炭產量佔全國1/4左右的山西省,煤炭採空區面積達2萬多平方公里,約佔全省總面積1/7。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