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穎:窮得只剩下生育能力的母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8日訊】據新華社7月6日報導: 7月2日,公安部統一指揮四川等14省區公安機關同步開展集中抓捕、解救行動,摧毀了兩個拐賣兒童犯罪團夥,抓獲犯罪嫌疑人802名,解救被拐賣兒童181名。販賣兒童一百餘名被公安部A級通緝令通緝的主犯邵中元落網。在四川警方的行動中,168名犯罪嫌疑人悉數落網,其中有16人曾赴外地生產販嬰

所謂生產販嬰,就是把自己生的小孩拿去賣,這讓我想起十年前親身參與報導過的一件事情:
  
2002年7月4日,山東壽光市公安局破獲一起特大的嬰兒販賣案件,11名來自四川的人販子被抓獲,他們手中的貨——11個剛出生的2—4個月的嬰兒被擋獲。由於天氣太熱,這些剛來到人世的小生命在被解救的時候有的患了皮炎,有的患了臍炎,一個個都奄奄一息。

經過搶救,嬰兒們脫離危險,壽光方面經多方努力查知這11名嬰兒主要來自四川涼山某縣並與當地聯絡,儘管當地政府和民政部門感到很為難,還是積極地想辦法將孩子接回四川。

筆者作為特派記者親眼目擊了這群嬰兒回鄉的全過程。

經過三天二夜的火車顛簸,又經過十多個小時汽車旅行,11個嬰兒被送回他們的出生地。為了方便辨認,醫護人員在他們額頭上寫著阿拉伯數字,這些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自己名字的小生命似乎很懂事,在四川48年來最高溫度的這幾天裡作難耐的長途旅行居然很少發出哭聲,或許他們已感覺到家一點點在向他們靠近。

車到了孩子們的家鄉,這個國家級貧困縣的縣城比別的地方的一個鄉大不了多少,我們原先預想的那些失去了孩子的母親們抱著失而復得的小寶寶狂哭瘋吻的鏡頭一個也沒有出現,街面上異常的平靜,這使得我和攝影記者商量好的拍攝方案全部落空。

孩子們被安排到當地烈士陵園裡的兩間空房裡,為了能拍到我們所渴望的母子團聚的鏡頭,我們埋伏在窗外,等著時間像菜青蟲那樣令人難受地爬過。

就這樣,我們等待了十幾個小時,成群的蚊蠅在我們身邊飛舞著,像是我們煩亂的心理寫照。直至第二天下午,當地民政部門貼出讓人們去收養小孩的告示,我們終於還是沒等來一位來認孩子的母親。

一位當地人告訴我們,你們這樣是等不來的,他們的媽媽不可能再要他們了,因為這是他們賣出來的貨,你看見過哪家商店賣了貨收了錢老闆還會樂意退的。

他的話讓我們很愕然。後來,經過調查我們發現,這些嬰兒的確像當地人告訴我們那樣,是當地人生來賣的,這種情況在當地很普遍,這次主要是因為數量太大而引起了外界的重視。

據當地人介紹,在當地,一個初生嬰兒的價格在1000元至2000元左右,經過長途販運到山東、福建、廣州等地,一個娃娃可以賣到8000元到10000元,這種說法得到了人販子的證實,在警方審問他們的時候他們說:這生意風險不大,如果路上孩子死了,扔出車窗就行了,賣兩個能成一個都能保證只賺不賠。

出於職業毛病,我們異常想見到並採訪到這些賣掉自己親生骨肉的母親們,經過多方努力,在當地人的大力協助之下,我們找到一位曾經有賣過小孩經歷的母親。

我們坐了4個小時的汽車,並轉乘拖拉機抖了2個小時,後又坐了近2個小時的機動三輪,我們來到離城很遠的一座寨子裡,下車時,我們感覺屁股已不是自己的了。

山寨連電都沒有通。各種石屋子犬牙交錯地咬合在一起,從內而外給人一貧如洗的感覺。山寨很靜,勞作的人們和閒坐的人們似乎都沒什麼言語,只有屋角邊自由吃食拉屎的豬和雞偶爾發出點聲音。

我們很費力地找到我們想要找的人家。還好,天可憐咱,居然很順利地找到那個女人,那女人正蹲在門口剁豬草,草汁將她的手染成了綠色。

嚮導告訴我們,這個女人二年前曾經賣過一個孩子。

我們於是開始小心翼翼地提問,深怕某一個字眼不對,引起女人的傷心或反感,那樣我們的採訪便泡湯了,這一百多里山路也就算白跑了。

女人出乎我們預料的平靜,她說:你看看,咱這個家裡,除了娃娃,還有啥子可以值1000元錢?

循著她手指的方向,我們看見黑漆漆的屋子裡只放著一張搖搖欲墜的床,火糖邊吊著一口早已燒變形的鍋,下面有幾隻口兒上生著鋸齒的碗,更深的屋角,一頭半大的豬很恐懼地在打量我們。

粗略估算一下,她的整個家業,把那間殘破不全的算在內,其價值超不過1000元。

女人搖了搖頭說:我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可以一次就掙1000元錢,那可是兩季的收成。

那孩子的生死呢?你不管嗎?

命裡注定三顆米,走遍天下不滿升,這就是命,都有命管著呢。

女人的聲音突然讓我們感覺很蒼老。她抬起頭向遠方眺望,像是對我們,又像是自語地說:興許,興許他會找到一個好人家呢。

這時,我看見她眼裡且種說不出是喜悅還是悲傷的異樣光彩。

在回來的路上,山東來的記者許先生搖頭嘆息說:他們窮得只剩下生育能力了。

我們大家都沉默了。想著地些在烈士陵園裡等著人們收養的孩子,我們甚至有了一個惡毒的想法:要是人販子沒被抓住的話,他們……他們興許真能找到一個好人家……

一晃十年就過去了,不知道那裡的情景,是否有一些好轉。但願今天媒體報導的這些販嬰案中,犯案的人們,不是出於這樣的原因?我是舉雙手贊成打擊販嬰的犯罪分子的 ,但在打擊的同時,對產生這些罪惡的貧窮土壤也一樣重視,那就更好的,這才是治本的事情。

文章來源:《天涯社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