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影新勢力 三代影人對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8日訊】(中央社記者徐卉台北8日電)台北電影節「三十而立」論壇,今天最後一場邀請導演侯孝賢鈕承澤、林書宇對話,談論台灣新電影與新勢力,3人透過電影展現台灣影人的世代交替及緊密關係。

30年前台灣新電影發展初期,導演分為在國內傳統產業從業的人員(例如侯孝賢);和海外留學歸國的電影人,包括楊德昌等人。

侯孝賢表示,海外歸國的楊德昌,由自由的視角來看當時尚未解嚴的台灣社會,衝撞體制的思維為台灣影壇帶來相當大的衝擊。

侯孝賢笑說,當年自己的作品部部賣座,但楊德昌為「風櫃來的人」剪接的版本,只上映幾天就下片;他還曾拿錢投資楊德昌導演的「青梅竹馬」,但4天就匆匆下檔。

直到解嚴後,侯孝賢以二二八為題材拍攝的「悲情城市」才又獲得高賣座,但侯導也認為這就是新電影的休止,因為解嚴後沒有禁忌可以挑戰了。

曾參與「小畢的故事」、「風櫃來的人」演出的鈕承澤,從演員跨足導演;他表示,第1次以導演身分和侯孝賢對話,非常緊張,因為台灣新電影對他來說就是自己的青春歲月。

鈕承澤笑說,他把侯孝賢當父親,受到非常大的影響,甚至改變了他的生命,還對侯導喊話「謝謝你給我的愛,我也很愛你。」

另外,1976年出生的台灣電影後起新秀林書宇,國小就隨家人到美國定居;他談起自己與電影的淵源表示,第一部看的電影是在社區活動中心「冬冬的假期」,他感受到一種不同於自己成長背景、卻能夠感同身受的鄉愁,不由得想念起台灣;所以拍攝「九降風」時,他堅持要以家鄉新竹為背景。

林書宇說,在「冬冬的假期」之後,他又看了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就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拍出這樣的電影;而「風櫃來的人」結束的手法,更讓他深受震撼,深深影響「九降風」的拍攝方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