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當劍:《東郭先生和狼》帶給胡溫的啟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9日訊】為了給黨媽媽91歲的生日和即將召開的18大獻上一份厚禮,「天下未亂蜀先亂」的巴蜀古國,在年初奉上「紅都警長王立軍男扮女裝突襲美領館」的驚險大片後,自6月29日起,又連續上演了數萬什邡民眾走向街頭,抗議政府高污染專案,並將黨媽媽的「牌坊」砸倒,以及巾幗不讓鬚眉的川妹子赤手空拳,大義凜然,展開雙臂,坦然面對全副武裝軍警的槍戰片。

剛剛從京城接受紅朝酷吏周永康「半軍事化輪訓」回來,聲稱「把維護好人民合法權益作為政法工作的根本出發點和落腳點,始終把人民群眾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始終帶著對人民群眾的深厚感情去執法……」(周永康:為十八大召開維穩是政法機關首要任務)的中共政法委,無論口號喊的多麼響亮,謊言和暴力畢竟是「狼」的本性,除了繼續用警棍、槍支、催淚瓦斯和震爆彈來「和廣大人民群眾保持密切的聯繫」外已別無他招。沒想到經歷了2008年汶川大地震嚴峻考驗的什邡,再次震動了十方,中共的暴行立即引起了社會各界的憤怒。在海內外強大的輿論壓力下,中共當局不得不於3日正式宣佈停止興建該項目,中共超過軍費的高壓維穩和暴力維穩機制也同時宣告再次流產。這也是胡錦濤長期養癰遺患,與狼共舞的必然結果。正好驗證了「天與弗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的至理名言。

這一切不禁讓人想起了小學語文課本中的《東郭先生和狼》和《農夫與蛇》兩則寓言故事。

《東郭先生和狼》取自明代馬中錫《中山狼傳》,講述的是從前有個心地過於仁慈的東郭先生。一天,他帶著一口袋書出遠門。他怕毛驢受壓,就自己背著口袋,牽著毛驢趕路。走累了就在樹下休息。這時一隻受傷的狼逃到東郭先生面前,說自己是一匹好狼,獵人要打死它,哀求東郭先生救命。東郭先生看它十分可憐,就把口袋裏的書倒出來,讓狼藏進口袋裏。獵人追來時,東郭先生推說不知,救了狼的性命。可是,這條狼一鑽出口袋就兇相畢露,它說在口袋裏悶了半天,現在肚子餓了,要把東郭先生吃了充饑。東郭先生說牠恩將仇報,要找人評理。他們先請老樹作證,老樹說不清楚。再找老牛,老牛怕管閒事。最後找到一個老農夫,老農夫聽後胸有成竹地說,他不相信有這種事,要他們把經過情形再表演一遍,然後再評判誰有理。於是,狼鑽進了口袋。老農夫立即把袋口紮緊,用鋤頭狠狠地把狼打死。

現在,「東郭先生」和「中山狼」已經成為漢語中固定詞語。「東郭先生」專指那些善惡不分,忠奸不辨,而對那些本性難改,怙惡不悛的壞人濫施仁慈的糊塗人;「中山狼」則成了忘恩負義、恩將仇報的代名詞。

《農夫與蛇》出自西方的《伊索寓言》,故事大概是這樣的:一位農夫出於憐憫之心在寒冬的戶外將一條凍僵的蛇揣進自己的懷裏取暖。溫暖使蛇甦醒過來並恢復了生機,當然也就恢復了本性,用尖利的毒牙咬了農夫一口,最終使其殞命。農夫死前哀歎:我可憐惡人,不辨善惡,結果害得自己遭到了報應。

現實版的《東郭先生和狼》與《農夫與蛇》的故事也正在我們身邊上演著。3月8日中共「兩會」期間,周永康在王立軍投奔美領館透露周永康涉嫌薄熙來謀反,建立第二權利中心的罪證後,仍力捧薄熙來,盛讚「五個重慶」,但薄熙來被免職後,周永康又頻變基調,向胡錦濤靠近,據說在政治局會上,周永康還對胡錦濤流淚檢討。鱷魚的眼淚讓胡錦濤成了東郭先生之二。

7月3日,周永康再次突然翻臉,又力捧汪洋在烏坎事件上的廣東維穩模式。諸不知,半年前周永康是如何說的:「最近的烏坎事件,有的同志以為中央出現了不同的聲音,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中央,全黨在維護黨的基本利益上是高度團結高度一致的,黨的各級幹部可以在任何方面犯錯誤,決不允許在這個問題上動搖出錯,六四是個教訓,凡是對動亂分子姑息放縱同情的幹部,不論地位多高,功勞多大,都要下臺,都要受黨紀處置。烏坎事件遠沒結束,還在發展,為首分子一定會被繩之以法,挑戰共產黨的統治地位可以逍遙法外?這個頭決不能開,誰也不敢開。」(周永康在中央政法維穩工作會議上的內部講話)

由此可見,周永康就是潛伏在胡溫習李身邊的「中山狼」與「毒蛇」。「溫水煮青蛙」的胡溫如不斬草除根,痛打落水狗,繼續姑息養奸,苟且偷安的話,極有可能水溫還未熱就反過來被死裏逃生的「狼」吃掉或被「蛇」咬死。

海外《大紀元》和《新唐人》等中文媒體的許多有識之士曾反復多次呼籲胡溫當機立斷,解散政法委,拿下周永康。並一再提醒胡溫法輪功問題才是中國問題的真正核心。法輪功問題一天不解決,中國社會就一天得不到安寧;早一天解決早一天安寧,遲一天解決遲一天安寧;「長痛不如短痛」,一旦等到社會矛盾像火山一樣總爆發,整個社會都將為之付出沉重的代價。只可惜與虎謀皮的濤哥與上述兩則寓言中的「東郭先生」和「農夫」一樣,就連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放虎歸山易,入海擒龍難這樣小學生都明白的道理都不懂。為了所謂的「穩中求進」,遲遲不敢下手,一拖再拖,非要挨到「18大」再來軟著陸,白白延誤天賜良機。不知這兩則寓言中的慘痛教訓還能不能再次讓濤哥痛下決心,釜底抽薪?

「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後治。」(明末清初歐陽直公《蜀警錄》)中國近代歷史上四川曾出現過兩次震撼人心的重大歷史事件:一次是明朝末年的張獻忠屠川;第二次是清朝末年的四川保路運動。如今掌握十幾億人生殺予奪大權的蓋世太保頭子周永康比起當年入川,致使蜀地「十不存一」、「十室九空」的殺人魔王張獻忠更可怕、更恐怖。不過,百年前的四川保路運動也導致了一個意外的收穫:武昌首義一舉成功,並催生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這次的「王薄事件」和「什邡事件」是否也會像當年的保路運動一樣,一「什」激起千層浪,催生著一個歷史新紀元的到來?我們將拭目以待!

「王薄事件」和「什邡事件」也會像當年的保路運動一樣,一「什」激起千層浪,催生著一個歷史新紀元的到來。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