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致廣東省委汪洋書記的公開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0日訊】您好!日前廣東向社會公開徵集今年「6•30扶貧濟困日」的主題,我看就叫「關注非珠區教師」,如何?

您沒看錯。

是的,廣東是出了名的全國第一經濟強省,「百度百科」對廣東的經濟實力有這番描述:「進出口總額年均佔全國約1/4,從1985年至2008年連 續23年居全國第一;年財政總收入佔全國約1/7;累計吸引外商投資佔全國約1/4;GDP從1989年至2011年連續23年居全國第一。2008年國 內生產總值突破35696.46億元,連續20年保持全國經濟總量第一位置,繼超過亞洲「四小龍」中的香港、新加坡後又超越台灣……」

然而同時,廣東又是出了名的經濟發展失衡省份——此之謂廣東強而不大也。大家都知道,廣東經濟可分珠三角(即粵中南:廣州、深圳、佛山、珠海、東 莞、中山、惠州、江門、肇慶等9市)與非珠三角(即粵東西北:潮州、汕頭、揭陽、汕尾、梅州、湛江、陽江、茂名、云浮、韶關、清遠、河源等12市)兩大 塊,或曰發達地區與欠發達地區。對於前者,由於其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經濟基礎、政治關懷、自然人文等因素,「1980年到1996年,珠江三角洲地區實 現國內生產總值年均遞增17.8%,不僅高於全省14.5%、全國9.7%的同期平均增長速度,而且高於亞洲「四小龍」經濟起飛階段的平均增長速度,地區 的生產總值從1980年的80億美元急升至2005年的2321.7億美元」(百度百科),其深圳、東莞、佛山、中山四市更躋身全國人均收入10強城市, 分別位列第2、4、7、8;對於後者,還是讓2010年6月2日《南方日報》上的一則專題報導——《「窮廣東」論》來說明吧:「據統計,珠三角地區生產總值、財政收入佔全省近80%,而幅員遼闊的粵東西北欠發達地區僅佔20%。50個山區縣土地面積佔了全省的66%,人口約佔41%,人均GDP比全省平均 水平低53%,比珠三角地區低80%。」

試問廣東經濟失衡之程度誰與爭鋒,江蘇?浙江?靠邊站啦。(《「窮廣東」論》:「從1997年到2007年,廣東省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與農村 居民人均純收入之比從2.47:1擴大到3.15:1。2008年,廣東城鄉居民收入差距擴大趨勢雖然得到初步遏制,但仍處於3.08:1的較高水平,明 顯高於江蘇的2.5:1和浙江的2.49:1。」)

基於這種局部強而週遭弱的畸形發展模式,廣東教師的工資待遇亦呈兩極分化:珠三角教師的月薪水平在7000元以上,而非珠區(粵東、西、北)教師 的只浮沉在2000元的水平,即是說,珠三角教師的工資是非珠區教師的3.5倍以上!三個非珠區教師的收入,還抵不上一個珠三角的!關於這點,您不妨參考我2月12日發在廣東教育論壇的調查帖《廣東教師曬工資》,網址http://bbs.gd.gov.cn/thread- 6751706-1-1.html 。巧的是,我頭天發帖,廣東省統計局第二天就公佈了《2010年建設幸福廣東綜合評價報告》,報告承認自廣東去年出台「建設幸福廣東評價指標體系」後,「在教育和文化水平指數方面,2010年粵東西北地區與珠三角地區分別為51.93和72.05,差距較大」(2012年2月14日《羊城晚報》)——同一省份、同一職業、同一工作量(非珠區的教師可沒少幹活,條件環境之差又豈是珠三角教師能想像的?)而薪酬差距如此之大,您能告訴我這是什麼道理嗎?符合和諧社會幸福廣東的主旨嗎?

還是基於這種局部強而週遭弱的畸形發展模式,廣大非珠區教師的權益被當地政府以「財政困難」為由肆意抹殺,早為家常便飯。就拿本人所處的粵東(揭陽)普寧市為例:本應發還全市教師的每年一度的年終一次性獎金,沒了;本應補還全市教師的9個月的績效工資增資部分,沒了;本應償還全市教師的9個年頭的住房公積金,沒了;本應依《教師法》為全市教師開設的定期健康檢查,從未有過;本應及時為教師套升的新職稱工資,遲遲無影…… (參見本人2月23日博文《普寧政府欠我錢》,網址http://blog.sina.com.cn/s /blog_49569b0801013wa4.html )嗚呼,連賴以生存的法定薪酬都被隨便蒸發,您說這叫什麼事?尊什麼師、重什麼教?叫廣大教師如何養家餬口?叫社會大眾如何相信教師是溫家寶總理說的「太陽下最光輝的職業」?

當然了,面對廣大教師的冤屈,非珠區政府也惺惺相惜,總表示「愛莫能助」,其繞來繞去,無非「財政困難」四字——這四字儼然成了政府部門推擋法定職責的萬能盾牌!仍以本人所處的普寧市為例:對於無依法兌現住房公積金的問題,官方答「普寧市財政局出具數據說明,2010年普寧市一般預算收入僅僅10.3億元,但財政供養約4.2萬人,單純人頭工資經費年支出9.4億元。近年來普寧市3次調高包括教師在內的所有財政統發人員工資,每次200元,僅 2011年普寧市提高公務員及教師生活津補貼增資就超過1億元,財政性增資幅度遠大於收入的增長,財政支出主要為了保證這一塊。同時政策性配套資金逐年增加,財政連年出現較大缺口」(2011年11月30日《人民日報》);對於無依法兌現年終一次性獎金的問題,官方給出的理由是「據普寧市財政局反饋,因普寧市財力問題,普寧市行政事業單位均沒實施」(2012年02月10日普寧信訪局復邱文權函)……須知教師權益是法定的、必須予以保證的,誠如國家住建部說的,「政府有兌現公積金的法定義務,『財政困難』絕不能成為政府推脫法定義務的藉口」(2011年12月7日《廣州日報》);即便你確因「財政困難」保證不了,向教師道個歉打張欠條總可以吧?!……沒有,啥都沒有。嗚呼,面對此類欠債不還高高掛起的老賴政府,擺出一副不怕開水燙的死豬相,夫復何言?!

不過話說回來,「財政困難」真的能站得住腳嗎?若「財政困難」,何以「教師公積金一拖九年記者採訪後一夜解決」(2011年12月6日《羊城晚 報》)?若「財政困難」,何以耗資億元的普寧藥品街大門樓說建就建說拆就拆(見普寧在線,網址http://bbs.pnol.net /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8873&extra=page=1&page=1 )?若「財政困難」,何以2002年躋身全國百強縣2010年躋身粵東14縣域GDP第2名2011年榮獲「廣東省人民政府加快縣域財政發展獎」?可見財政就像海綿裡的水,擠擠總有的嘛——問題是有它也不用到教育上,它寧願去公款吃喝公車私用公費旅遊或搞一些沒頭沒腦的華而不實的勞民傷財的政績工程,也不管你「教育為本」的死活,如此種種,咋看都不像無能為力,而壓根是無心解決!

毋庸諱言,政府在教育尤其是教師待遇的投入上遠不及格,日前國家財政部長謝旭人表示國家財政性教育投入佔GDP4%的目標今年能實現——對此我想說,4%本身就不高,有啥可炫耀的?況且這4%有多少能真正落實而不被各級官員截流抽水?根據中國官員的素質及相關部門的監督力度,我們有理由打個問號!

有鑑於現實如此殘酷,難免追憶往昔,舉目四望。您不妨看看薛林榮先生的《民國教育給我們的借鑑》,其曰:「1946年國民政府制定了《教育憲法》……《教育憲法》規定:『邊遠及貧瘠地區之教育文化經費,由國庫補助之。其重要之教育文化事業,得由中央辦理或補助之。』『教育、科學、文化之經費,在中央不得少於其預算總額15%,在省不得少於其預算總額25%,在市、縣不得少於其預算總額35%,其依法設置之教育文化基金及產業,應予保 障。』……1927年公佈的《大學教員資格條例》規定,大學教員的月薪,教授為600元-400元,副教授400元-260元,講師260元 -160元,助教160元-100元。教授最高月薪600元,與國民政府部長基本持平。在20世紀30年代初,大中小學教師的平均月薪分別為220元、120元、30元;而同期上丄海一般工人的月薪約為15元。20世紀40年代的《教育憲法》規定:『國家應保障教育、科學、藝術工作者之生活,並依國民經濟之進展,隨時提高其待遇。』資料顯示,當時普通警察一個月2塊銀洋,縣長一個月20塊銀洋,而國小老師一個月可以拿到40塊銀洋,民國時期小學教師的地 位和待遇要遠遠超過縣長。民國時期對教師待遇的重視和投入讓今人望塵莫及,汗顏不已。」再看看2010年2月21日鳳凰網教育頻道的一則消息:「中國的人 均公共教育支出為42美元,美國為2684美元,是中國的63.9倍。如果考慮到人口的因素,我們以人均GDP來比較,中國人均公共教育支出僅為人均 GDP收入的0.82%,美國為6.10%,是中國的7.44倍。日本為4.28%,韓國為3.01%。俄羅斯為1.87%,是中國的2.28倍,巴西為2.29%,是中國的2.79倍。所以中國不僅與發達國家有很大差距,即使在金磚四國中,中國的教育投入也排在末位。」然後想想:縱觀歷史,橫比列國,我們的教育、我們的教師,成何體統?

百年大計,教育為本;教育大計,教師為本。教師由來都是教育的主心骨,教育要崛起,主心骨必須堅挺。一個虧待教師的國家,就好比一個駝了背失了意的老人,生氣何在?重視基礎教育,改善教師待遇,刻不容緩!

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說,「我們的大原則是共同富裕」,「我們的政策是讓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以帶動和幫助落後的地區,先進地區幫助落後地區是一個義務」,那麼改革開放30年後的今天我們要問,廣東現在還沒到實現共同富裕的時候嗎?先富起來的珠三角,還不能帶動和幫助落後的非珠區嗎?進言之,在非珠區的每個地級市(如揭陽),都有著少數幾所所謂的市直學校(如揭陽一中、二中、實中、實小),其教師工資要高出多數非 市直學校的好幾千(揭陽非市直教師未達2000元;市直教師卻在5000元之上,其勢直追珠三角)——我們講究和諧,我們鼓吹幸福,但同一座城市人為地劃出市直與非市直階級,人為地製造收入懸殊,同市同工不同酬,怎麼個和諧幸福?

您2010年3月底在非珠區的河源市調研扶貧開發工作時也反覆強調:「全國最富的地方在廣東,最窮的地方也在廣東。到現在這個發展階段,最窮的地方還在廣東,這是廣東之恥,是先富地區之恥。因此,必須堅決打好縮小貧富差距這場硬仗。」(2010年6月2日《南方日報》)那麼步入新世紀10年後的今 天我們要問,「廣東之恥」、「先富地區之恥」何時得雪?「縮小貧富差距這場硬仗」何時是個頭?

就在前段時間,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作出「最低工資年均增長13%以上、職工工資年均增長15%、『十二五』期間職工工資翻番」的規劃,然而 此規劃能否跑贏CPI還未可知。因3月5日全國「兩會」的首場新聞發佈會上,國家發改委主任張平坦言去年的物價漲幅是5.4%,並為沒能實現年初確定的控制在4%左右的目標作自我檢討。在物價飛漲(房子、醫藥、煤氣、汽油、豬肉、蔬菜……)壓力山大的今天,經濟強省廣東的非珠區教師的待遇還不如廣西、四 川、貴州、陝西、甘肅等西部「落後」省份,起碼人有三四千元的工資,非珠區的卻始終掙紮在二千元的水平,且看《廣東普寧某中學高級教師2011年家庭收支情況》(網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569b0801013e60.html ),人還是高級教師呢,一年辛苦到頭總工資收入連三餐、水電、車油、茶葉、洗衣粉等家庭日用都對付不了,足足虧欠3534元,您說這過的叫啥日子?

綜上,為了對得起您去年提出的「建設幸福廣東」口號,為了廣東教育事業的蓬勃興盛,為了廣東教師待遇的均衡協調,使廣大教師都能安教樂教、甘於奉獻(而非埋怨黨政、消極應付),當務之急省委省政府亟須做好以下兩方面的工作:

1、全省教師工資由省政府統籌,一視同仁,按同一標準垂直發放(免遭各市縣黨政攔截苛扣)。

其實這事早有人提出來了:2008年以來,廣東教育論壇上《廣東各地教師工資差距甚大,建議省政府統籌統發教師工資!!!》的帖子異常火熱,至今 仍被眾網友回帖置頂,長盛不衰;2009年廣東省「兩會」,黃敏等6名省人大代表提交「由省財政統籌發放中小學教師工資」的建議,但遭到省教育廳「條件還 不具備」的答覆(2009年7月1日《南方日報》);今年的廣東政協10屆5次會議上,政協委員龔俊龍再提「將貧困地區教師的工資納入省統一管理,垂直發放」(提案第20120069號)……往事歷久彌新,未知今年會得到什麼答覆?仍舊「條件還不具備」嗎?

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2500年前的孔夫子就明白均衡和諧的道理,今人還想不通嗎?工資由省府統籌統發,可換來「無貧」、「無寡」、「無傾」之大好局面,又可避「中央請客地方出錢,地方出不來錢」之尷尬,何樂而不為?

退一步說,就算省府統籌統發「條件還不具備」,還不能一步到位,那麼先做到「市府統籌統發」,以「同市同酬」的方案來緩一緩、過渡過渡總行吧?換句話說,解決之道可分兩步走:第一步,實現各地級市內市直教師和非市直教師同等待遇;第二步,實現省內珠三角教師與非珠區教師同等待遇。(我的理想還有第 三步:實現國內各省教師同等待遇,但這顯然不屬您的管轄範圍)

公平,我們只要求起碼的公平,懂嗎?

2、建立健全監管機制,加大力度懲治各級黨政的貪腐浪費行為。

中國官員的貪腐浪費歷來受百姓咬牙切齒瞪火眼,然前「腐」後繼難以根治,許多本屬於百姓(當然包括教師)的福利都被這群蛀蟲挪走啃個稀巴爛!日前 九三學社中央向全國政協11屆5次會議提交提案《關於遏制公款吃喝的建議》,其列舉的一組數據相當驚人:目前,全國一年公款吃喝的開銷已達3000億。如此龐大的公款吃喝數額,擠佔教育、衛生、醫療、社會保障等民生支出。例如2009年,我國行政管理費用支出(包括一般公共服務、外交和公共安全三項支出) 佔財政支出的比重高達18.6%;同時,教育、科技、文體與傳媒、社保和就業、保障性住房、醫療衛生、環境保護支出等民生支出,比重不足38%。而國外行政管理費用支出佔財政支出的比重大多低於10%,如日本是2.38%、英國是4.19%、加拿大是7.1%、美國是9.9%。

嗚呼!一年3000億,叫我們在世界民族之林如何抬頭?一年3000億,若從官員嘴裡摳出用在教育、衛生、醫療、社會保障等民生項目上,我們在世界民族之林如何不能抬頭?全國政協副主席李金華也於政協分組討論時表示:「如果我們緊一緊、省一省,作風方面稍微改進一下,一年省幾千億元是不成問題 的。」——只是誰會主動地「緊一緊、省一省」,誰又願意「稍微改進一下」以利社稷蒼生?靠蛀蟲們自我覺醒嗎?醒醒吧,沒有健全監管機制這只「啄木鳥」,沒有驅邪險惡的決心毅力,一切如夢。

我不是治腐專家,無甚懲貪妙計,但我的直覺告訴我,要反腐倡廉,首先得做到透明,讓腐敗曬死在陽光底下而非深藏於暗箱之中——省委省政府當以身作則,帶領各級黨政逐月逐年主動在媒體上公開明細賬務(某年某月收入什麼多少、支出什麼多少、結餘多少),接受公眾監督,以節「三公」消費,以顯無私無畏 (而非做賊心虛)。誠然賬可作假,但我相信各級部門單位那點造假伎倆永遠都逃不過全體納稅人雪亮的眼睛。

權益,我們只想爭取應有的權益,懂嗎?

我不是人大代表,不是政協代表,更不是什麼黨代表,但請允許我這個「非代表」從數十萬非珠區教師的角度出發,向您提交這份非常規的提案。

最後,請允許我摘抄您2010年9月1日在全省教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聊表敬意:「優先發展教育,是推動廣東科學發展的根本大計。從今年起,全省各級財政都要逐年提高財政一般預算支出中教育撥款比例一個百分點,力爭到2012年達到22%以上,到2015年達到24%左右,到2020年,各級財政 教育撥款佔財政總支出25%以上……收入不公平影響人一時,教育不公平影響人一生。美國經濟學家蓋爾•約翰遜經過調查發現,中國農村地區的教育回報是,在校時間每增加一年,收入增長3.5-5.5%。對於教育改變人生這一點,相信在座的同志們都有同感,你們都是通過教育獲得了更多了的發展機會……在教育上 花再多錢都值得,對教育投入不能只算眼前賬,而是要算大賬、活賬、長遠賬……各級黨委、政府必須把推動教育事業優先發展作為重要職責,特別是黨政『一把 手』要做好教育工作的『後勤部長』,在這裡我表一個態,我和黃華華同志就是要帶頭做好廣東教育的後勤部長。」

此致

敬禮

廣東省非珠區教師

邱文權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