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強:「約架」盛行源於小人得勢佞言當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1日訊】盛夏的北京,這個黏糊糊的中午,忽然傳來微博紅人吳法天(實名吳丹紅)與四川電視台一女記者「約架」朝陽公園,並鬧出老大動靜的事兒。視頻和照片上的吳很是狼狽,頗有陷入民眾汪洋大海的態勢。且不管其是自我倒地打滾,還是果然被眾人推搡所致,這幅敗象,無論如何都令教師的形象蒙羞,亦難以達到或苦肉計或掉包計的效果。若注意其前後的兩個壯漢保鏢,你會覺得,這場「約架」或許很不簡單。

此前,吳法天也曾有過與網友「約架」的經歷。作為以法律為飯碗、張口閉口以法律為什麼什麼的大學副教授,與網友動輒「約架」,不管如何搪塞、如何解釋、如何標榜自己是被打方、受害方,都是說不過去的。你既然多次赴約,或主動「約架」,只能說明你主觀上就是想用拳腳來攻擊敵方、來暴力對方。

一直以來,吳法天個人都是以為一切組織、地方政府無條件、無緣由地辯解、辯護為圭臬的——若某個地方組織事後被證明是貪腐的、錯誤的,其依舊掰赤來掰赤去地辯解,比如對重慶的所謂唱紅打黑。

此次吳之「約架」,事情的發端起自吳的微薄——「請方舟子科普或闢謠」:「鉬、銅項目不會污染環境,鉬、銅都是人類或植物體內必須的元素,鉬銅多金屬資源深加工綜合利用項目」,「採用國際上最先進的冶煉技術和裝備,循環回用處理後將實現零排放,產生出的固體廢物全部外售綜合利用,不會對環境產生影響」

——看過這一段,你就會明白並理解,作為四川籍的女記者,為何會如此激動、如此血性了、如此準備八卦掌吳法天了。而你由此也就能明白,為何近乎百分之百的圍觀者,對於拳腳一個所謂的「文弱書生」為何如此熱衷、如此拍手稱快了!

至今為止,四川什邡的事情已然被證明地方當局多處失當失分,這已是不爭的事實。是否失職瀆職以及是否官商勾結、貪腐腐敗,有待進一步水落石出。有一點可以肯定,上級有關方面正在逐步地、有節奏地糾正地方政府的錯誤,包括濫用警力激起民憤以及冥頑不化地與民為敵等等,什邡主要領導的調整,就是個明顯的信號。

當此之際,作為負責任、有擔當的社會公眾人物,理應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明辨是非,不諉過,不卸責,充分理解安撫民眾,防止事態進一步擴大,維護社會穩定。

但是,我們看到的是,作為一向標榜站在政府部門立場上發言的吳法天,卻恰恰走向了文明理性、依法辦事的反面,恰恰是在為上上下下的所有政府部門添亂幫倒忙!其試圖並可能把民眾的憤怒之火引向北京、點燃北京的不當,至少有三。

其一,故意挑起事端,火上澆油,唯恐天下不亂。什邡的事情,從上到下都還沒有最終的定論。毫無疑問,上級有關部門不管是以何種方式處理問題,都是本著平息事態、平息人們的憤怒為原則的。吳這個時候跳出來,公然挑戰公眾的承受底線,置盲目發展GDP造成環境污染的普遍現實於不顧,為什邡政府已正式叫停、宣佈死亡的鉬銅項目招魂。不客氣地說,吳的做法,就是打著為政府分憂的名義,反社會反民眾,以博取個人名分,博取眼球,其結果,就是搆陷相關部門,陷相關部門於不義。說其為臥底可能冤枉了他,可他做的,百分之百是臥底要做和想做的事情!

其二,自己與民眾為敵,進而挑起民眾與政府部門、組織為敵。與民眾為敵,不顧常識,不顧道義,不顧良知,不顧臉面,是以吳為代表的幾個所謂「名流」和一兩張小報成名的法寶。政府部門、組織尚沒有警覺這些人的危險之處在於:其成功地要挾了政府部門與組織,使民眾認為其就是政府部門的化身。其一再以行為藝術、以出格的、喪失人類行為準則底線的言行,造成了民眾與政府部門、組織的分裂,激起民憤,造成民亂。四川什邡的民眾與政府部門對立了,吳可能覺得還不夠,他還想在北京看到這樣的效果。

其三,打著法制的名義「約架」,公然踐踏、扭曲法制精神。吳一而再、再而三地與網友「約架」,不管其是否動手,是否以倒地失敗的一方自居,其「約架」本身、赴約本身,實際上已經與法制精神謬之千里,已經是在實踐暴力精神。

中國當下之所以混亂至此、無序至此、火藥桶至此,一個重要原因在於:是非顛倒、黑白顛倒以及法制不彰、打著法制名義的語言軟暴力、彈壓硬暴力盛行;小人得勢、佞言當道以及踐踏民意等等。若中國還有恢復正常社會、承認民眾是社會的主人而非社會的敵人的共識與努力,首當從驅除、清理上述毒素始。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