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會成:從十五大到十八的冤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1日訊】何清漣您好我想請您把我寫在您關於法制的書裡我是一個普通公民在和諧社會裡發生的真是故事。

我也曾經入過共青團,說起入黨入團其實就是公司領導給個範例照著抄一遍然後在編輯黨組織多麼多麼的美好也都是風馬牛不相提的故事。記得還給一本黨章在交團費。一年以後就稀里糊塗變成共產黨員,說白了在這國有特大企業了怎麼成了共產黨,共產黨是做什麼的都不知道就是為了利益。故事就從開始97年說起,在一次中海油招工我來到塘沽渤海石油工作,由於我思想比較簡單光看那些黨章不切合實際宣傳。我見當時有很多渤海石油工人去嫖娼我就給中央領導寫了一封信反映問題。我只是想把這一社會情況讓領導知道我並沒有想針對某些人,也沒有想到對我個人的後果。

反映問題是黨章和憲法賦予我們每個公民的責任然而事實卻是顛倒黑白。97年11月30日我寫一封反映不良社會問題的信,第二天日自費送北京。這封信98年2月16日下午帶著,所謂中央領導的批覆回來。來人調查時,先問和上邊領導有沒關係。當時我的上級領導周泰春對我又打又罵說出一個人來就開除我。後來我才知道說實話會影響他們當領導的政績。我說過我並不是針對某個人。再者說你們88天以後再來你們早幹嘛去了。我不能拿出錄音錄像。後來才知當時法律就是拿出錄音錄像當事人不知情時也不做證據。別說是我一個工人就是你們中央領導胡錦濤溫家寶還能咋辦。中央領導的批覆讓渤海石油領導拿著直到14年後我也沒見到一個字到底是哪位中央領導是不是直接批示開除我。第二天我被渤海石油人事科以海上工作不適應為由開除立即送出塘沽。用毛澤東的話說解決問題十月懷胎打擊報復是一朝分娩。

社會真實情況啥樣且看06年1月19日人民日報前副總編輯周瑞金先生在東方網發表兩會代表不妨儀儀地下性產業。2005年產值5000億元從業者400萬人。娼妓遍地可以說是盡人皆知我多次找過新聞縱橫焦點訪談從來就沒一個人理我。直到現在中國大江南北哪個地方找不到小姐。開除以後我書面詢問塘沽法院立案庭。回答我的事不屬於法律受理範圍特此答覆就這幾個字。

在開除不久勞動局的張振奇怕我說實話就主動上門給我安排去國外做勞務工作。張振奇是共產黨員國家幹部也是和新聞裡所說的一點不差的騙親載熟的代表。先交8200元簽三年合同,月薪120美元到19個月拿第一月工資不論任何原因回來就是違約,不但不給工錢和上交的錢還要幾萬的機票錢後來才知逼死人不償命。我在非洲遇上大陸同胞才知道當地高雄工人1500美元發大陸工人600美元到我們這120美元到36個月以後算獎金才130不算上交的8200元錢剝削到四分之三以上。以前說什麼國民黨剝削,現在共產黨尤其親戚朋友殘忍的程度及中國歷史古今之大成。真切吃人不吐骨頭。船上工作比中國監獄還慘被人打罵是隨便每天工作至少18小時以上多時40多個。幹活輪天休息論秒每個人眼睛和兔子一樣是紅的,都會站著睡覺,幹活特別危險同船王騰義鄒高峰掉入2500米水深大西洋僥倖未死。

2003年四川勞工被一次打死13人,兩個老鄉不幸遇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一個23歲張洪泉灤南縣人,一個樂亭縣樂亭鎮井孫莊姓馬。還有中卜鄉的20歲劉凱被船長用槍打折右腿40天沒人管。因為他一同去河北7個老鄉仍在美國山上兩個月。兩個月以後沒有護照從美國到廈門東山漁港偷渡回來。不但工錢一分沒有交的本錢一分不退。至今有多少人流落國外我不得而知。簽合同就等於政府做人口販子公開騙人。去法院還沒有給你制定法律勞動執法大隊根本就不立案。如果沒有認識的人這些騙人的信息死人的信息永遠不會讓外人知道。那邊死人這邊依然往外送,因為他們能賺錢。死人越多賺錢越多。死的那人加上三年工錢在縣城裡也不夠買個廁所。

為了生活我來塘沽打工。在車站碼頭地道口一米見方的黃紙廣告遍地都是。遠洋公司招碼頭裝卸工,月綜合工資2500元。這一看就是騙人的,農民兄弟見的太多了。一看這地址我又忍不住上當。天津遠洋公司政府組織機關。我按地址來塘沽醫院附近遠洋酒樓港務勞務公司4樓206室交報名費100元,起初我還是怕上當非常謹慎一個多小時來18個人。一樓公司內保告訴我這是遠洋公司辦公室政府機關單位不是介紹所。走廊裡還有醒目標著認真學習江澤民三個代表講話,這沒理由讓我不上當。我還認真的讀完內容代表先進生產力代表先進文化發展方向代表全國人民廣大基本利益。這麼多人報名我真怕搶不到這份工作。按要求人數不限只要外地人。當地人不要,有社會關係不要理由不服領導,不能吃苦耐勞。7月28日我被安排在樓下等公司來車接。下午四點多花40元找一輛天津大發拉著7個勞工兩個勞務公司領導連司機十人擠就別說了一看就知騙人的。這車把我們拉到天津港2號路煤炭公司院裡,勞務公司領導說這裡沒宿舍以後有宿舍再來上班。

這是明擺著騙人流水線。我要求退錢。告訴我三個月以後退。就是租了個大發車繞個圈又回來,那幾個人見勢不妙就不敢要錢中途就下車跑了。我又來到辦公室要求退錢劉主任告訴我你別拿我找樂公司規定三個月以後才退。我說真不給就去報案。辦公室兩男一女三個人就這句話劉主任辦公室門反鎖把我打倒在地。邊打邊說今晚想不想被人分屍,看你還敢不敢報案,還敢不敢要錢,誰看到打你了你有什麼證據說我們打你了。把我都打傻了我真不知道共產黨組織機關怎麼都是土匪。當時打得我頭昏腦脹,渾身顫抖,馬上腹瀉,在他們看守下讓我去隔壁208室廁所。這是組織機關還是黑社會。晚上才把我從遠洋酒樓大廈放出來,我也曾想過報案真要是碰上黑社會就沒命,前車之鑑我還是保命吧。本村二叔董曉林因去上學在列車到站時被人搶走250元,他去追結果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他父親懂做新大爺在電視台尋人啟事半個多月也沒見到屍體。公安不抓法院不管,人就從地球上蒸發了。去年我把這件事寫在百度吧裡,因為有損公安形象貼子一會就被刪。我在也不敢在外打工,遍地都是坑人的流水線。

前幾年就在縣城我鄰居表弟三十歲的小夥在被人綁走9天,當時出動同村幾百人尋找屍體結果被人還活著回來了。當時報案了,至今案子也沒破。這要真是天高皇帝遠的地方我不敢說這裡離長安街公安部不過250公里還是縣城裡。

還有本村熟人吳俊東在村裡小賣部買包煙被一輛大洋摩托撞折腿。本來也沒有也不至於喪命在多人不管的情況下把血流乾死在自家門口。肇事者起初也躺在地上清醒後推著撞壞的摩托還逃逸了。

09年7月15日我的外婆王桂花老人由於兒子的長期略帶去世,死因不明,馬上就火化沒有留下一點證據。大約在9月下旬我電話報警,回答我的是去找法律援助中心,打通電話給我解釋找律師。我跑到了律師事務所讓我直接去法院立案大庭,到了法院給我解釋應該公安部門管這回又讓要找公安局,轉圈的坑人線流水。至今也沒有哪個部門立案。

2007年我在河北霸州勝芳打工,11月26日晚下班出去買東西,被一輛破舊摩托車撞倒。肇事車按原路逃逸,起初那車怎麼也踩不著。我的右腿嚴重骨折我打電話110說明情況後回答我不屬於受理範圍沒人管,打122說明情況後在也沒人回答,又打120不知多長時間120來了。不幸我已昏迷,不到一公里路到鎮衛生院以是9點多了,衛生院告訴我勝芳縣醫院向我沒有家屬又是打工的沒有人管。我一陣明白一陣糊塗的拿出900元才把我拉到醫院做CT。在這個小衛生院一晚上四瓶鹽水花2000元沒有正式收據這些醫生不是救死扶傷騙些錢也是正常的,如果沒有錢就只能等死了。第二天撞我的這個人就在我對面床輸液我因傷勢過重被轉院治病。

我自報案後。11012215個小時沒有打回過一個詢問電話。這也叫和諧社會公僕形象嗎。以後我一瘸一拐來到事故組。這裡的警官更令我出乎意料大吃一驚用顛倒黑白來說恰如其分。民警張子夜對我說你騎摩托喝酒撞人了。從抽屜裡找立案,幾十個信封反覆幾遍沒找到。一會明白從另一個抽屜十幾個中找到。原來這全是假的,拿出立案事故圖。事故圖是偽造的,圖中一個騎摩托的道中央一塊大石頭,我見到後他馬上就改。別人撞我逃逸我要求查案。他說那下午過去看看,不要抱什麼希望,你把那個人找出來,他不承認你叫我怎麼辦。這時另一個值班民警說今天是正月十六。張子夜馬上會意說,今天沒有車,你是受害者像你要1000元的油錢也不合適。我說不出這辦公室用電腦就能破案,張先是一愣又說你有沒有蹲過監獄。我說沒有。沒有蹲過監獄你怎麼知道這些,車撞人是常事,沒把你撞死就不錯了。這麼多撞死的都破不了案過兩天我們和其他事過去看看,不要抱什麼希望。我說你不去我去,他說隨便你。我先來勝芳愛民衛生院查記錄,老醫生告訴我你真想查要公安局來人,你來我這沒記錄。

我又來辛章派出所告訴我有規定只有公安的有權查。我把這特殊情況向所長一說,這回連辦公事幾天都進不去。我沒有辦法來霸州市政府綜合辦公大樓投訴公安局不出警,立假案,差點致當事人喪命。我先來紀委說明情況後讓我去糾風辦,糾風辦副主任杜春明看完我的投訴信後,問我在當地有沒有社會關係。共產黨幹部處理事情之前基本上都問這些。知道沒有關係後就不立案了,因為按要求行政投訴立案後七天必須反饋,這樣他們就不能胡作非為我請求盡快查案時間越長越不好辦,他和另兩個工作人員把這些話都和公安局說了。杜對我說你去公安局,公安局裡有個政法委你去那把。我知道他在撒謊公安局裡咋會出政法委。他不立案我不能在投訴糾風辦吧。我來到公安局在一樓信訪室,一會來了3個人公安局長事故組長李建華周大隊長先還有一個管信訪的共4人。局長打著官腔對我說你的立案看錯了,不要跑到上邊發牢騷。你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我堅持說這是不可能的,這句話又讓局長原先畢露。我說去派出所查戶籍像片周大隊長告訴我,我們這沒有相片,你剛來不也沒有嗎,把你腿撞折,把你腦袋也撞壞了。就和土匪強盜一樣。

我們這是三警聯動110122不出警120出警不也是出警了嗎。該查案還得去查案這是在屋裡管信訪的打圓場說的,就是不立案。公安局長態度強硬不承認不出警也不承認立假案也不立案。我問多長時間給我破案,一個月兩個月,特殊的還要延長,他回答。我又被拉回事故組,在二樓周大隊長第二次給我製造假象。對我說我們出警有錄像為證你可以看。你那立案圖看錯了,現在給你看,這回是一張白紙。我說白紙也能算立案圖嗎周又說我們出警去現場,你去醫院,我們去醫院,你又轉院所以就是一張白紙。你們縣人大主任還是我戰友。連一張手機照的相片的沒有。

我被帶到辛章派出所事故組藉口說有事把我放那走了派出所總有藉口幾天都不讓我看相片就在下班時讓我看了3分鐘就說下班不讓看,這樣派出所讓你看還不讓你看到。反正派出所是把責任推了。市政府公安局有組織的製造假象玩忽職守。我行動不便不能讓人抬著我起訴霸州市政府吧,我多次寫信給霸州市委書記楊傑。每次都高呼楊書記萬歲萬萬歲他從來都沒理過我。那個衛生院的醫生卻全部換人,重新承包給別人證據也毀滅,你說公安局不是一個系統能把衛生局醫生全換掉嗎。我不是當地人,也不針對某個領導。

我打電話給檢察院督查瞭解情況後,讓我去立案大廳。立案大廳從來就沒有人接過電話,以後這個督查的電話在也沒有打通過。當時石家莊正在學習王英我詢問省政法委要求傳真立案,回答我,我們這沒有傳真。我說那去市政法委他說市政法委也不一定有傳真我知道這些黨的幹部都會撒謊。事情這樣拖了三年。公安局逃避責任,毀滅證據不立案不查案不結案.以後交警大隊辦公室主任謝斌在我出事的霸州辛章鄉請我吃飯喝完酒後公安局的還要幫我找小姐。(97年11月30日我因出於黨的原則向中央反映黃毒流行娼妓遍地,被打擊報復當即開除。十年後09年4月23日公安局的還主動提出幫忙找小姐,現在真是顛倒黑白了)如果公安局真查案我把肇事司機肖像都能畫出來保證能破案。公安局不但不破案而且和相關部門配合阻撓破案,我的案至今沒查。

最後謝斌李詠海以有醫院收據一般的醫藥費9000元就算是了事。在09年4月23日勝芳民權旅館查案時東北的把一個河南大個用酒瓶把腦袋打得縫七針11點報案後沒有出警等挨打的從醫院回來去公安分局找人,這回警察來查案了,旅館給打人打了招呼這人穿上衣服就走了,警察來到我這房間看了看就走了。第二天東北打人又回來非找這河南挨打的對我說今天還要狠狠的打他讓我晚上跑到外面多花了40元錢這回把河南挨打的嚇跑了。東北這人和我在一屋住了好幾天,公安分局離這不過300米河南挨打在也沒見過。至今霸州市公安局不立案不查案也不承認立假案。我實在沒有辦法才求助於媒體。

2011年12月27日我去給一個二手車在天津王連莊汽車交易市場過戶。本來在大廳裡有窗口可以直接辦理,還必須的找一個中介人代辦叫700元錢,按國家法律辦暫住證不收錢在這花150元,我去拿到窗口辦案民警伸手就扔出來了說你這是南京辦的暫住證就和那土匪一樣,當時我就解釋說已經給中介人錢了,其實就是要點錢不找人代辦一天兩天辦不下,後來我多拿30元錢才給我辦理了過戶。這個人警號4009是一個民警。還有在天津河西區驗車代辦費260,就在我前一號是大港的沒有找代辦三天這車驗不了總有毛病,沒有辦法花260元待檢下午來的從後門就進去了。根本就沒有看就檢驗合格了。

此致敬禮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