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思:體制內政改呼聲大 新太子黨撐胡溫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1日訊】今年2 月8 日《炎黃春秋》在北京召開春節聯誼會,中共體制內的不少民主派人士參加。社長杜導正致辭。背景是習仲勳生前給《炎黃春秋》的題辭。

十年前曾預言中國將在二○一一年底崩潰的美國學者章家敦,不久前再次斷言中共的崩潰就在今年。當初認為這位華裔學者是危言聳聽的人,現在不得不佩服他預言的準確性。

去冬以來,中國輿論朝野和左中右各派都開始大談中國的危機和變局,認為今年中共將召開十八大,潛伏多年的權力鬥爭可能一觸即發,二○一二年將成為中共危機四伏的關口,中國已走到不得不變,不變就動亂的十字路口,危言聳聽甚至比十年前的章家敦更甚。

民間怨聲載道只待有人登高一呼

目前的中國是否進入了又一個四人幫倒臺前的中國,或六四發生前的中國?山雨欲來風滿樓。中國向何處去?

四月五日中共民主派的言論重地《炎黃春秋》召開了一場有關薄熙來事件和中國政治體制改革途徑的座談會,不止一位講者認為中國已在大變的前夕,人心思變,現今的「維穩」局面已維持不下去了。他們認為民間應該與總理溫家寶改革的呼籲互動。

北京大學教授錢理群說,現在的形勢有點像文革後期,幾乎所有人都認為不能這樣繼續下去,需要變了。他說,民間思想十分活躍,大家都在議論國事,全民關心政治,全面議論政治,這是很長時間都沒有出現的事。

《炎黃春秋》執行主編徐慶全說, 現在,所有的人都希望變。不管是被稱之為「左」還是被稱之為右的人,也不管廟堂之高還是江湖之遠,從「左」右到上下都有相同的呼聲。

社長杜導正說,當前,國內各種矛盾比較複雜,又發生了震驚全國的重慶事件。在這個大環境下,首都政治思想界很活躍,各種形式的座談會都在強調政改緊迫性的問題。

陸德說不改革勢將爆發革命

副社長楊繼繩也認為中國現在處於大變革前夕,民間怨聲載道,只待有人登高一呼。他說,今天和一九六六年相比,執政黨各級領導人的腐敗程度嚴重得多,特權也嚴重得多。權錢交易、權權交易、權色交易散發的臭氣,彌漫污染著整個社會,老百姓已經忍無可忍了。楊繼繩還說:「毛澤東逝世三十六年了,可能這兩句話(「打到走資本主義當權派」和「資產階級就在黨內」)今天還有號召力。如果有人登高一呼,回應的人一定不會少。」

曾擔任中共中宣部長二十二年的中共元老陸定一的兒子,APEC亞洲院士陸德說,中國經濟轉型喊了二十年轉不過來,當前的問題越積越多越嚴重,不勵志改革特別是政治體制的改革,中國可能會面臨一場革命。

對於中國向何處去,《炎黃春秋》民主派自然主張中國推行憲政民主改革,實現民主化。
楊繼繩指出,現在有多種思潮都想影響政治改革的方向。能夠影響政治改革的主要是三種:一是回到上世紀五十年代(即劉少奇的新民主主義,其子劉源現在大力推銷),二是維持現狀,即維持「中國模式」;三是搞憲政民主。他說,現在社會矛盾這麼尖銳,維持現狀恐怕是不行了。現在只剩下另外兩種力量在博弈,回到上世紀五十年代不可能解決中國的問題。中國的出路還是憲政民主。

徐慶全認為,在改革的路徑上各派存在著很大的差異,但現在中共高層中間也有呼籲政改的訴求。他說:溫總理的幾次講話,呼籲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給他的感覺是一種來自「廟堂之高」的呼籲;而在「江湖之遠」的民間,這種呼聲則更加強烈。

李銳將向中央提五點政改建議

已高齡九十六歲的前中組部副部長李銳在會上說,他將向中央上書,提出他的五點改革建議:完善選舉制度,黨代表由黨員直選,各級黨委和中共中央委員、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差額選舉產生;實行黨政分開;中央到地方黨組織,必須在憲法和法律許可規定的範圍內活動,各級黨委不得幹預司法,廢止各級黨組織的政法委;黨員有權公開批評黨的領導人和黨的政策;黨領導人離職後停止特殊待遇,廢止領導幹部在黨、政、人大、政協四大機構輪流互相轉任,已經離職的領導人不得幹預現任領導人的工作,不應當享受原來生活、保安等方面的特殊待遇。

《炎黃春秋》這個圈子的人呼籲政治改革已多年,不足為奇,但現在中共體制內對此很少發言者也開始公開要求政改。例如中國主流經濟學家張維迎五月十二日在上海高校主辦的「名家講堂」演講時也罕有地高聲疾呼中國改革已到十字路口,非政革不可。他說無論從中國內部的挑戰,還是人類進步本身,政治體制改革已不可能再拖下去。這也算是另一種來自中共廟堂要求政改的呼聲。

不少分析家指出,中國目前面臨大變局的原因,不但是人心思變,也與經濟發展已到瓶頸有關,最近各項經濟數字呈現下滑趨勢。

經濟發展二○一七年可能崩潰

在《炎黃春秋》的座談會上,陸德即指中國經濟的高速增長已經到頂,他預計如此下去到二○一七年中國經濟就會崩潰,中國將出現動亂。他說,「據我的研究預測,我國到二○一七年,經濟發展會遇到一個大的坎,或者大的衝擊,有三條主要經濟曲線將發生拐點,一條我們二○一七年人口紅利趨於零(人口紅利指的是年輕人的勞動力增長,比不過老年人的增加速度);第二條曲線,如果我們在「十二五」規劃內不能實現工資的倍增計畫,貧富差距基尼係數將要逼近零點六,零點六這條線在經濟學上稱「動亂線」;第三條曲線,二○一七年附近我們的投資拉動轉換效率將低於百分之六十,投資這匹馬也不行了。所以留給我們改革的時間和空間已經不多了。所以我們現在不能單純搞經濟體制的改革,近二十年了,越來越推不動,我們應該馬上解決政治體制改革滯後的問題,這是當前的主要矛盾。」

溫家寶決定大力為經濟輸血

甚至中共喉舌《人民日報》也報導說,中國經濟前景不妙,有可能出現危機。該報海外版五月二十二日引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資訊部副部長徐洪才教授說,「拉動中國經濟三駕馬車──出口、投資、消費全都出現危機。」徐洪才稱,歐洲因歐債危機外需求不足,中國出口明顯萎縮。同時因工資上漲,人民幣升值,進口原料上漲,亦削減了中國出口產品的競爭力。投資方面,對經濟拉動作用也明顯減弱,前幾年四萬億元投資已結束,房地產有關的投資也在萎縮。而消費方面則因股市、房市下跌,民眾財富效應減弱,消費意願也因此而萎縮。西方媒體,如《華爾街日報》和英國《金融時報》近期也提出這樣的問題,中國的經濟

景氣「派對」是否已經結束。

中國沒有經濟增長就沒有穩定,共產黨政權經受不起一次經濟蕭條。大陸網上披露,現在各地政府都為維穩傷透腦筋, 維穩的費用支出越來越大,在敏感日子,如人代會黨代會前後、國家大節日前後、清明前後、六四前後、地方政府的領導天天擔驚受怕,怕民眾上訪民眾聚會。

溫家寶總理近日在湖北召開六省「防經濟下滑」緊急會議上的講話強調,把經濟增長放在更加重要位置。中共已決定採用一切可能手段為經濟輸血,再加大國家投資,放鬆對樓市的限購、限貸政策。因此一至四月份,中國新增項目增長八千多個,僅四月發改委批准項目就多達三百二十八個,近乎去年同期的兩倍。鐵道部宣佈已獲兩萬億的銀行授信。有分析家指出,在投資方面,上次投入的四萬億已用完,現在要拉動經濟沒有四十萬億將毫無反應。而且政府大印鈔票,可以肯定將會進一步推高已引發民怨的通貨膨脹,擴大貧富差距,中外學者對中共輸血政策的效果均不表示樂觀。

太子党活躍,支持胡溫倒薄

但《人民日報》這篇警告中國經濟發生危機的講話,國內官方媒體並未轉載,可能是因為不符官媒報喜不報憂的調子。

中國在大變革前夕,中共太子党近來相當活躍,但並非鐵板一塊,派系和政治傾向分歧很大。與《炎黃春秋》往來密切、主張中國走「憲政民主」道路的有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葉劍英子女葉向真、葉選甯、陸定一之子陸德、陶鑄女兒陶斯亮、馬文瑞女兒馬曉力等,習近平的姐姐習橋橋有時也會前往赴會。今年《炎黃春秋》新書團拜,特地將中共儲君習近平父親習仲勳生前為《炎黃春秋》的題字「炎黃春秋辦得不錯」印成大字作為會場佈景,拉習家大旗作虎皮。在中共這次權力鬥爭中,他們均表態支持胡溫習中央。據說葉選寧還是最早出來要求中央處理薄熙來,免除薄熙來職務的太子党人物。這一派太子党的領軍人物是胡德平,他們還主張平反六四。

另一位太子党,鄧小平時代八大元老之一彭真的兒子傅洋在這次中共權力鬥爭中,也為強烈反薄熙來的人物。遭薄熙來迫害的律師李莊即是傅洋的北京康達律師行的重量級刑辯律師。李莊在北京被重慶來人抓走後,傅洋曾親到重慶交涉,還接受記者訪問,說反對刑訊逼供。有朋友認為他對強硬的薄熙來姿態太低,他解釋說:要讓他充分暴露。

據北京消息人士說,在薄熙來垮臺後,這一派太子党在中共黨內的影響大增,將成為決定中國未來政局走向的其中一股重要力量。至於對中國民主化有多大推動力,則要拭目以待。

文章來源:《開放》雜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