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自殺母失常 俞正聲辯護文革﹕毛無可厚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2日訊】(新唐人記者李元翰報導)近日,國內《快樂老人報》翻出了太子黨俞正聲去年中共建黨90週年前夕在上海交通大學給5000名黨員和積極份子上党課中提到,他的一家在文革中家破人亡,母親范瑾精神失常,被批鬥的妹妹自殺了。但俞正聲卻在党課中稱對毛澤東「非常尊敬」、毛搞文革動機「無可厚非」,批評很多人「千方百計詆毀毛」。而俞正聲之所以為毛搞文革辯護,是因為他在文革中也是紅衛兵造反派,曾與母親劃清界限﹑批鬥母親,與薄熙來在文革中批鬥父親極其相似。

《快樂老人報》7月5日刊發文章《天津首任市長女儿「文革」中自殺》,記述俞正聲的父親黃敬(原名俞啟威)在中共奪權前後的一些經歷,文章借機表彰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有對中共高層處治薄熙來案施加壓力之嫌。

文章最後提到,2011年6月20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在上海交通大學新体育館內進行的党課上回憶說:「文化大革命期間,我母親1966年被打倒,1968年蹲監獄,1975年回來,出來之后我就感覺她精神上不正常了,老有被迫害的感覺。一直到前年她去世,都拒絕做任何体檢。我的妹妹,文革開始時是一個高中生,在學校里被批斗,后來也得了精神分裂症,自殺了。我們親屬在文革中死去的,有六、七人。」

這篇文章沒有提到俞正聲在講這番話之後又說了什麼,一些海外輿論誤認為俞正聲否定文革,而事實上,就在俞正聲回憶他的家庭在文革中的遭遇之後,卻轉而為毛搞文革辯護。

《南方周末》報導,俞正聲在党課上緊接着說:「我對毛主席是非常尊敬的,雖然他犯了這么大的錯誤,正因為如此,很多人就千方百計地詆毀他。我認為他搞文化大革命,是真真切切地感覺到,我們國家不能簡單地發展生產,要防止新生資產階級的出現,他的動机是無可厚非的。」

俞正聲的父親黃敬(俞啟威)1930年代任青島地下宣傳部長,曾與江青同居,後介紹她加入中共。中共建政初期,俞啟威曾任天津市長、市委書記。美國記者沙茲伯里在《新皇朝》一書中披露,俞啟威認為江青配不上毛澤東,故意安排其妹俞珊接近毛,俞珊也是演員,在文革中慘遭剃「陰陽頭」的侮辱,悲憤而死。

香港《爭鳴》雜誌魯直人的文章指出,1958年1月「南宁會議」上,毛澤東嚴厲批評了1956年的反冒進,時任中央委員、一机部部長的黃敬遭毛痛斥。會后在飛往廣州的飛机上,黃敬突然精神失常,跪在李富春腳前叩頭說:「饒了我吧!」在廣州住院期間,黃曾跳樓跌斷了腿,同年2月10日去世,年僅46歲!所以有人說,黃敬是被毛澤東活活嚇死的。

俞正聲1952年進了專為中共高幹子女開設的紅色貴族學校——北京八一學校讀書,後進入有「紅色貴族學校」之稱的北京四中就讀,與薄熙來三兄弟、劉少奇之子劉源、林彪之子林立果等都是同學,由於高幹子弟雲集,北京四中在文革曾是北京中學紅衛兵運動的中心。

俞正聲1963年從北京四中畢業后,進入被稱作「貴族子弟學校」的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導彈工程系,與毛澤東的侄子毛遠新、林彪的女儿林曉霖、羅榮桓之子羅東進等同在一個系,在高干子女多如牛毛的哈軍工,俞正聲由於「又紅又專」大二時便成了同年級裡第一批入黨者,並擔任黨小組長。

文革開始后,毛遠新發起「哈軍工紅色造反團」,1967年造反團分裂,擁護省革委會的造反派成立「井岡山串聯會」,即「山上派」;不擁護的造反派形成「山下派」,后又演變為「捍聯總」与「炮轟派」,哈軍工紅衛兵在俞正聲所在的導彈工程系頭頭的指揮下,參加了攻打大型軍工企業哈一机的慘烈武斗,用火箭筒擊中坦克,驚動周恩來親自出面調停。



據文革研究專家宋永毅披露,俞正聲在文革期間是紅衛兵,參加過批斗校党委、黑龍江省委的造反活動。有知情者稱,俞正聲當時是「山上派」,据說還回過北京,批斗過母親范瑾。當時,任北京副市長的范瑾被打成彭真死黨和「三家村」黑線人物,在全國被公開點名批判,《哈軍工傳》記載俞正聲當時「超常鎮靜」斷然與母親划清界限。

參與批鬥母親范瑾的除了俞正聲,還有他的兄長俞強聲。《明鏡出版社》2009年出版的《俞正聲和他的家族》書中有一章節標題為「文革時俞家孩子為何要批鬥母親范瑾?」

俞正聲和薄熙來都是吃中共的狼奶長大的,在文革中的表現極為相似,「聯動」成員薄熙來批鬥並踹斷其父薄一波三根肋骨。文革結束后,中共清理處罰打砸搶份子和造反派,但卻獨獨赦免了參与打砸搶的中共權貴子弟。而沈陽軍區政委毛遠新被判刑17年,是因作為「四人幫」成員。

香港《開放》雜志執行編輯蔡詠梅曾撰文指出,文革初期中共權貴子弟成立的紅衛兵組織提出极其反動的血統論,并在全國發起一場血腥暴力的紅色恐怖。40多年過去了,許多人認為這在文革中已遭批判過的血統論應該已是歷史陳跡。殊不知,這就是今天中共權力場中的現實。「老子革命儿接班」的血統論,是文革結束后中共特意推行的組織路線,「根正苗紅」的權貴子弟終於在革命老子開道護航之下,進入中共權力核心。

保守僵化的「紅二代」俞正聲在上海交大上党課中公開反對搞多党制,還對師生們談向黨「忠誠」,他說:「共產党不是一個利益集團,党的未來取決于党本身,而不是取決于他人。我說對党的事業的忠誠,不是一句空話,体現在很多的思想里。」這不是俞正聲第一次上党課,他剛主政上海後不久,2008年就到复旦大學上過一堂主題為「堅定党的信念」的党課。



2009年1月,曾以假烈士子弟竊取中共最高權位的江澤民在上海團拜會上高調亮相,并賦詩一首:「忽忽光陰二十年,几多甘苦創新天。浦江兩岸生巨變,今日同心更向前。」

《爭鳴》雜誌魯直人的文章指出,一個80多歲了依舊不甘寂寞的政治老人,哼了一首充其量也只能算作順口溜的詩,不過是逢場作興的游戲之作而已,太有些小儿科了。誰知道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卻對此大做文章,高調解讀江的詩作是「江澤民給我們提出的要求非常重要,我們一定要認真領會,是我們戰胜困難的重要力量源泉。」並在當天上海市政府网站罕見的把江推崇為「偉人」。

文章說,如此這般的阿諛逢迎、吹捧拍馬,不僅是肉麻無聊,而是跡近無恥了。看到俞正聲那神采飛揚、頻頻舉杯的模樣,誰又能想到,此時距离他89歲的母親范瑾辭世,才不過20天時間。這邊你親媽剛死,那邊就陪着「江核心」開心樂呵,這樣的政治權術,玩得令人叫絕!

在薄熙來掀起文革式「唱紅打黑」運動後,俞正聲在上海積極響應。2008年薄率領重慶党政團到上海考察,俞正聲與薄互相吹捧重慶與上海是長江的「龍頭」。2009年7月俞正聲率上海市党政團考察重慶,他大贊並稱要借鑒薄的重慶經驗。隨後同年9月,上海市級机關系統在浦東源深体育館舉行紅歌會,俞正聲效仿薄領銜演唱紅歌。2010年上海世博會,俞正聲特意出席薄熙來重慶活動周儀式。

2011年6月11日,薄熙來率領千人「紅歌團」到北京演出,結果中南海領導人全部缺席﹐薄精心策划的「逼宮」宣告失敗,而俞正聲卻仍不識時務。三天後6月14日,上海國際會議中心舉行「百名將軍紅歌大合唱」,俞正聲出席活動並發表講話。他6月20日在上海交大上党課稱毛搞文革動機「無可厚非」後,6月30日上海各界1万3千多人在上海世博文化中心唱紅歌,俞正聲再度領銜演唱紅歌。



隨後,胡錦濤在「七一」中共建党90周年講話中,特別提到了兩個《關于党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指出應對曾經犯過的文革和左傾錯誤「牢牢記取」教訓,正式對薄熙來「唱紅打黑」定性,也給了追隨薄「唱紅」、為毛搞文革辯護的俞正聲當頭棒喝。

今年兩會前夕,170位公民聯署建言書,呼吁建立財產申報制、習近平應率先示范,痛斥中共「裸官」現象。3月3日政協開幕當天,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馬馼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談到公眾關心的「裸官」和財產申報問題。中央党校教授林喆在兩會上談到﹕媒体曝光從1995年到2005年,有118万官員配偶和子女在國外定居。

隨後,浙江副省長鄭繼偉、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湖南省委書記周強、廣東省長朱小丹等多位官員先後就「裸官」問題發聲,俞正聲3月6日說:「我的財產早就申報了,你可以去中紀委查查。」引來眾多網友們一片嘲諷聲:「史上最貪說申報,天大笑話啊!」「俞正生為釣魚執法辯護,就可以看出他是什么人!很多大貪官在出事前,大都是裝的很清廉。」

俞正聲談到的「裸官」和財產申報問題,他早在2010年兩會上就對記者談過,這是近年來兩會的熱門話題。而有報導卻解讀俞的表態對倒薄熙來起了「關鍵作用」。資深媒体人王宇心指出,對倒薄真正起關鍵作用的是逼迫薄王反目﹑導致王立軍逃亡美國領事館,這個中共史上最大的國際醜聞註定了誰保薄誰下臺,一向與薄熙來走的很近的俞正聲能求得自保平安退休就該「謝恩」了。



俞正聲一直是江澤民的重要親信,他父子倆都是江的大恩人,當年在一机部部長俞啟威的關照下,江澤民被派到蘇聯培訓,使江不僅淪為蘇聯克格勃間諜,而且成為日後飛黃騰達的轉折點。江澤民上臺後從楊尚昆、楊白冰兄弟手中奪得軍權,坐穩了大位,俞正聲作為主謀其事的關鍵人物之一,立下了很大功勞,而被載入《江澤民其人》和《真實的江澤民》史冊。

在腐敗發展到頂點的江澤民時代,以及其後保護江家幫利益的過程中,先後主政青島、建設部、湖北、上海的封疆大吏俞正聲,一直是江系腐敗網的重要代表人物。英國《金融時報》日前用整版分析了太子党如何利用政治權力瘋狂斂財瓜分中國。《爭鳴》雜誌魯直人的文章指出,俞正聲与其他那些冷酷無情、玩弄權術、聚斂財富的太子党沒有什麼兩樣。

十八大前,《財經》雜誌曝光涉及十幾名省部級高官的「公共情婦門」案,俞正聲堪稱主犯之一。京滬高鐵20億貪污案把俞正聲與江的情婦陳至立、長子江綿恒綁在一起。十七大前《財經》曝光山東魯能700億私分案,代胡錦濤阻擊太子黨曾慶紅、俞正聲等。俞正聲還牽涉鐵道部長劉志軍案、青島房地產腐敗大案、武漢城區拆遷案和東西湖區4万畝征地案、1.2萬億招沽權證案等一系列大案。此外,他還是制定強拆政策的始作俑者和長期執行者。

針對俞正聲談「裸官」和財產申報問題,網友評價道:「此人要麼不出事,要出就是大事。」這也是俞正聲竭力企圖擠入十八大常委的主因。而現年68歲的俞正聲面臨超齡,他的兄長、前國安部北美情報司司長俞強聲叛逃美國,導致中共潛伏在西方的間諜網垮掉大半,足以勾起中共高層當前對王立軍逃亡美領館﹑國安部副部長陸忠偉的下屬向美國傳遞情報遭到逮捕事件的忌諱。有消息說,胡錦濤和其他高層試圖在十八大上協謀讓他退休。

俞正聲長期追隨江鎮壓法輪功,是名符其實的「血債派」,他在2001年至07年迫害高峰期間任湖北省委書記,多次強調嚴打法輪功,加大轉化力度。湖北日報旗下《新聞前哨》雜誌報導﹐俞正聲曾親自批示抓捕法輪功學員,導致多名學員被迫害致死,他主政湖北期間被迫害致死的學員高達200多名以上,使湖北成為全國迫害最嚴重的省份之一,遭到「追查國際」發出通告追查其罪行。

王宇心警告,無視江系「血債派」俞正聲的迫害血債和保守殭化,一意孤行繼續追捧他「入常」,只會帶來更多的損失和災難,而天理民意都拒絕讓江系「血債派」繼續為禍人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