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義:被工程措施治死了的黃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4日訊】十年之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黃河是一條破水管嗎?」,核心論點是,反對以工程措施為主來解決生態問題。比如說,天津沒水喝了,就搞些調水工程,把天津周邊的水都調過去緩解喝水問題。

要調水,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好不容易花了幾十年修水庫、挖引水渠,把這一套調水系統建成了,沒有料到的是由於森林植被被毀滅,大範圍生態環境急劇惡化,整個華北地區已經沒有一條長流河。河乾了,這些調水工程就全成了擺設。

當局的對策是繼續搞更大、更瘋狂的應急工程。海河水系不是沒水了嗎?從地圖上看,把老祖宗修的大運河系統加以改進,可以把黃河的水調來應急。調水線路超過了一千里,天津得到的水因為沿途滲漏蒸發等等消耗,實際上耗費了大約兩倍多的黃河水。

黃河也沒有多少水可調,還需要從位於防水閘門上游的小浪底水庫調水。小浪底放出的水,經沿途損耗,能流到天津的只有七分之一。

小浪底是個大水庫,那麼小浪底的水夠用嗎?不然,黃河也是病入膏肓,水太少,小浪底也無水可蓄。那怎麼辦?再從上游調。龍羊峽、劉家峽、萬家寨、三門峽,四大水庫竭力向小浪底放水。算下來,天津喝這一口水,需要耗費黃河幾大水庫當時的一大半存水。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以工程措施解決生態問題的縮影。這種從上游一級一級地放水,還有一個名稱,叫做「接力輸送」。多年前我就說過一句不好聽的預言,外行都看得出來這個接力輸送也不是那麼好接力的,弄不好,黃河中游甚至上游都可能斷了流。

果不其然,黃河斷流越來越厲害,中游各主要支流也開始斷流。於是一個新的片語開始頻繁出現,叫「分段小流量」。為什麼不叫「分段斷流」呢?因為主管部門用工程措施來解決這個生態問題,不讓它斷流。比如2002年黃河中游統管流量每秒不足一個立方米,對於一條大河,這實際上等於斷流了。萬家寨水庫緊急放水,這就算成功化解了危機。這種情況多次發生,每次都是應急放水,讓河道里有那麼點水在流著,這就叫「黃河水利委員會啟動應急機制,使斷流危局化險為夷」。讓我來評論,這應該叫貓蓋屎,是掩飾問題,加深危機,而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又一個新片語出現了,叫「源頭斷流」。一位專家在文章中這樣寫道:「正在大家關注黃河下游斷流越演越烈時,黃河源頭地區兩湖間出現了斷流。2003年年底鄂陵湖出水口竟出現有數據記載以來的第一次斷流。作為黃河水塔的源頭地區,以蘭州水文站多年平均徑流占黃河總水量的56%以上,黃河源頭的斷流給人又一次敲響了警鐘。黃河到底怎麼了?」

問誰呢?黃河讓你們用無數的水庫、水閘等等工程措施給治死了。你們把黃河源頭當作水塔,把黃河當作一條水管子,用開關水龍頭的辦法來解決生態災難,黃河已經死定了。現在又來打長江的主意了。黃河沒水了,長江還在流,但一系列大型水壩一攔截,長江也只有步黃河之後塵了。這個政權不把中國搞成一片荒漠,是不肯撒手的。

所有的要害問題最終歸結于產權,這個國家既不是人民的,也不可能永遠是他們的。他們早就把妻子、家小移出了這塊棄地,兜里揣了幾本外國護照,隨時準備逃。以這樣的心態活一天、算一天,誰還會操心黃河、長江的死活呢?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本文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