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耿松:中國的「上訪GDP」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5日訊】GDP是英文Gross Domestic Product的縮寫,中文譯成「國內生產總值」,它是指在一定時期內(一個季度或一年),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中所生產出的全部最終產品和勞務的價值,常被公認為衡量國家經濟狀況的最佳指標。GDP本來是個經濟學概念,但在中國卻變成了一個政治概念: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和官員整天都在為GDP忙乎,所以一些老百姓以其諧音諷刺性地將它叫做「雞的屁」。

GDP是中國官員向上爬的敲門磚,還是罪惡的淵藪:為了GDP,他們瘋狂掠奪農民的土地,強遷城鎮居民的房子;為了GDP,他們破壞地理環境,掏空國家資源;為了GDP,他們奴顏婢膝,出賣國家利益;為了GDP,他們弄虛作假,官出數位,數位出官。總之,為了GDP,他們什麼壞事都會做。

但是,GDP畢竟是個經濟學概念,它是老百姓創造的社會財富。所以,中國的GDP,雖然是官員的「政績」,但功勞是老百姓的。筆者前幾天接待一個浙江安吉縣的訪民,發現她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光向中央有關部門寄信就為國家貢獻了1200多元GDP!這位訪民叫夏樹理,2006年4月因舉報縣「經濟開發區」開發商強拆她弟弟的房子和挖她家的祖墳,與弟弟、弟媳一起被縣政府和開商搆陷入獄。她弟媳是個研究生,弟媳的導師是省政協委員,他把這個冤案捅到了當時的省政法委書記夏寶龍那裡,湖州市中級法院才宣判夏樹理姐弟三人無罪。2007年6月夏樹理出獄後,就開控告製造冤獄的安吉縣領導和開發商,但一直沒有結果。那天她到我家來時,我發現她的一個信封裡裝的都是掛號信收據,就叫她拿出來給我看看。我一看,見有特快專遞的收據有29張,普通掛號信的收據有68張。我說:「哇,你有這麼多掛號信收據!」她笑笑說,這只是一小部分,家裡還有一紙箱這樣的收據。我看了看這97張(包括清單)掛號收據上所記載的日期,發現最早的是去年7月18日,最遲的是今年6月3日。也就是說,在不到一年的時間時,夏樹理和她丈夫李興華向國家信訪局、中央紀委、全國人大等國家機關和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周永康等中共巨頭至少寄出了97封信。我給她算了一下郵費:特快專遞每封22元,29封共638元;普通掛號有8.2元的,有8.4元的,有11.2元的,平均算9元一封,要612元,加起來共1250元。

我接待過數十位訪民,每位訪民都有一大包複印材料,這些材料都是寄給省、市和中央各級黨委、政府、人大、政協、紀委、政法委及公檢法司等國家機關的。在這些訪民中。夏樹理的訪齡算是比較短的,她才上訪才七八年,而大部訪民有10年以上訪齡,如天臺的徐江姣有17年訪齡,紹興的丁銀娟有16年訪齡,而安吉的沈志華則有20年訪齡。我曾聽徐江姣說過,她的掛號信收據有一大包,被天臺縣信訪局的人搶去弄丟了。如果按夏樹理一年97封計算,徐江姣應該有1649封掛號信寄給中央了。按每封10元計算,她付出的郵費有16490元了。據統計,全國常年上訪的訪民約有50多萬人,如果都像夏樹理那樣,僅郵費一項,國家每年可在這些訪民那裡獲取6.25億GDP。我想,國家為什麼不給訪民解決問題呢?讓訪民創造GDP大概是原因之一。這是一種中國特有的「上訪經濟學」,執政者實在太有才了!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