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跨海赴美救父 鍾愛堅毅尋正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2年7月17日訊】【熱點互動】(789)跨海赴美救父 鍾愛堅毅尋正義:台灣法輪功學員遭中共非法綁架,全球聲援。

主持人:觀眾朋友,關注全球熱點,與您真誠互動,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

台灣新竹科技公司經理、台灣法輪功學員鍾鼎邦回國探親,卻遭到了江西贛州國安局非法逮捕,至今已經29天了,仍舊音訊全無,鍾家人內心經歷了怎樣的煎熬。時刻憂心自己父親安危的女兒鍾愛為救父親更跨海赴美尋求幫助,她將要發出怎樣的呼籲?如何解讀中共抓捕鍾鼎邦後所羅列的種種罪行?中共抓捕台灣法輪功學員的事件又說明了什麼?女兒鍾愛又何時能再見到自己的父親?圍繞這一系列的相關話題,我們將和觀眾朋友展開討論。在節目開始之前,首先請大家觀看一個背景短片。

(短片播放開始)

父親遭到中共非法拘留第24天,剛從大學畢業的鍾愛,出現在桃園中正機場。對照機場內其他興奮準備出國的旅客,這個22歲的小女生,帶著與行李一樣沉重的心情,準備飛往美國華府。因為台灣政府對於營救行動,始終消極,這讓鍾愛決定尋求國際協助,來營救身陷中國的父親,鍾鼎邦

鍾鼎邦女兒鍾愛:「我即將前往美國華盛頓去尋求國際支援,法輪功學員在7.20前後會有大型的集會,我可能有機會上去說話,還有可能接見美國國會議員跟人權組織。」

上個月,鍾鼎邦赴大陸探望親人,準備返台時,卻被贛州國安秘密逮捕,理由是「協助調查法輪功」。

聽到不可思議的囚禁理由,兩個禮拜前,鍾愛曾和媽媽與奶奶直接進入中華民國總統府陳情,希望馬英九總統出面保障台灣公民,但十萬火急的營救請求,卻得不到總統府的積極回應。

檢視營救過程,無論是得知鍾鼎邦在贛州國安局,或者請江西律師探視,全部都是鍾家親屬的奔走努力,台灣政府僅作公文往來通知。最後,家屬希望台灣官方能派員陪同鍾家母女赴大陸探視,以保障鍾愛與鍾太太的安全,但對政府的請求,仍舊沒有結果。

陸委會副主委劉德勳:「(政府派人共同去大陸?)我想目前的重點還是,先讓家屬以及律師進行相關必要的程序。」

鍾鼎邦被拘禁的第25天。在華府法輪功反迫害集會上,多位美國參眾議員與人權領袖輪番上台大聲疾呼,制止中共13年來的滅絕性鎮壓,而22歲的鍾愛,也站上了演講台,以英語向國際社會表達急切救父的心情。

鍾鼎邦女兒鍾愛:「我叫鍾愛,我來自台灣,我來到這裡尋求您們的支援,營救我的父親鍾鼎邦,他已經在中國被囚禁三個禮拜了,我們仍沒有辦法聯絡到他。雖然我自己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我知道法輪功是一個非常好的信仰,她給人帶來了平靜和愉悅,特別是對我的家庭來說。當爸爸被抓捕後,我們家人非常擔心,來這裡尋求外界緊急救援,要求中共釋放我父親,謝謝你們,謝謝大家。」

這段發言很快地透過網路與媒體,傳回台灣。鍾愛的臉書營救活動,已經有近萬名網友加入,時刻關心事件進展。而鍾愛發起的聯名致信馬英九總統督促營救活動,也持續在不同場合獲得響應。

鍾愛,最早在立院記者會聲淚俱下,盼台灣政府救父,後來飛奔美國積極拜會,尋求國際支援,從無助哭泣,到堅強以對,外界看到了,鍾鼎邦家屬在煎熬下的勇敢與毅力。

鍾愛在臉書上,說「鍾」是「匯集」之意,爸爸希望她「匯集」很多人的愛後,再盡力付出給他人,所以幫掌上明珠取了這個名字。

現在的鍾愛,持續匯集眾人的正義關愛,堅持要把爸爸從中國救回來,也把台灣人的安全和良知,一起找回來。

(短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跨海赴美救父,鍾愛堅毅尋正義」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 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同時您也可以通過skype語音或文字與我們互動,skype的id是RDHD2008。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熱線電話400-670-1668,接通之後再撥8991160297。

新唐人電視台通過三大頻道國際頻道、中國頻道和亞太頻道通過衛星和各地的有線網絡向全世界播出,同時我們的節目可以通過網路即時收看,收看的網址是:www.ntdtv.com;中國大陸的觀眾朋友也可以通過愛博電視即時收看,而無需翻牆軟件。愛博電視的下載方式,一種是通過動態網、無界網等翻牆登錄到www.ippotv.com下載該軟件;另外一種方式您也可以通過海外的電子郵箱向 ippotv2011@gmail.com發送一封電子郵件,該郵件的標題是「1234」,您就可以收到最新版本的愛博電視軟件。同時我們的節目也可以通過撥打電話即時收聽24小時的節目,電話號碼是832-551-5015;如果您在海外有iPhone 或者是iPad,或者是Android的手機或者平板電腦的話,您可以下載iNTD來即時收看我們的節目。

今天我們在現場有三位嘉賓,一位是我們的主角,我們剛講鍾鼎邦的女兒鍾愛女士;另外我們還有兩位嘉賓,一位是民主大學的校長唐柏橋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首先一個問題,剛才我們看了一個短片,這個故事也是關於你和你父親的,那麼我們想因為父親的失蹤這件事情就是沒有理由,可以說是沒有任何跡象的一個簡單的探親失蹤,至今已是29天,快一個月了。剛才我們看到你是在美國這樣呼籲,此時此刻你是什麼樣的心情?

鍾愛:我心情就如同大家所看到的,我一開始是非常恐懼、害怕跟無助,直到現在我決定要挺身而出勇敢面對,因為我無論如何都要把我父親救出來。

主持人:父親這麼多天關在那裡你有沒有一種憂心,有什麼樣的感覺?

鍾愛:我非常非常擔心,到現在我每天晚上都會自己寫一封信給他,會跟他說話,然後我相信他會聽到。

主持人:好的,那我們知道這個事情是台灣的法輪功學員在大陸被抓捕這樣一個例子,究竟這樣的例子是不是首例,是不是一個個案,我想就這樣一個問題請教一下台灣的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的發言人,朱婉琪女士,朱律師您好。

朱婉琪: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大家好,現場嘉賓好。

主持人:您好,您請講。

朱婉琪:是這樣子,我大概把中共迫害台灣法輪功學員的原因跟做法簡要的跟大家稍微談一下。從1999年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跟海峽兩岸就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海峽對岸的台灣這一邊,數十萬的法輪功學員在99年之後在台灣也是蓬勃的發展,並且受到中華民國法律的保護;而另一邊的中國大陸是展開鋪天蓋地的違反國際人權公約和違反中國法律和憲法的一個殘酷的鎮壓。所以這個清楚的對比說明一個問題,不是法輪功不對,也不是法輪功有問題,這個對比說明了中共本身有問題和中共不好,因此中共對於台灣法輪功這邊所形成的強烈的對比是懼怕以及仇恨的。

第二個原因,中共之所以會迫害台灣的法輪功,我們也看到了因為在台灣境內,法輪功學員是非常大力度的在各個觀光景點或者我們稱之為真相點,很努力的向台灣民眾、向中國民眾來揭發中共的邪惡本質,並且幫助中國民眾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這個力度從2004年《九評共產黨》發表以來到現在為止,幾十萬的台灣法輪功學員在這個事情上面所花的反迫害的,而且幫助中國人反迫害的這個力度是很大的,當然也就是中共非常懼怕跟痛恨的。

鑒於這兩個我們剛才講的原因,我們發現中共對台灣的法輪功進行的迫害有兩種做法,第一種做法就是用金錢來收買台灣境內的人去做蒐集法輪功學員名單跟活動的事情;第二個就是到真相點和景點對台灣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毀損以及謾罵。我們現在有兩個法律的案子都是因為騷擾謾罵而控告了被告,而被告現在被台北地院的檢察署以「妨害自由」給起訴;那另外一個案件,蒐集台灣法輪功學員的名單被台北地檢署以「違反國家安全法」起訴。

另外一個方式來迫害台灣法輪功就是今天鍾鼎邦先生所面臨到的這個事情,在過去(根據)不完全統計,我們大概有17個案例,就是17個人進入中國大陸,不管你是不是高調或者你是低調的法輪功學員,包括工程師、建築師、做室內設計的台灣商人、甚至是家庭主婦,如果在中共的黑名單上面之後,我們的例子包括在江西、在上海、在河南都曾經被綁架,被國安人員帶走。

那它們擄走這些台灣的法輪功學員要幹什麼呢?照樣的要他們放棄信仰,對他們進行洗腦、要脅、逼問、24小時的訊問,而且還威脅他們說,如果將來把你們放回台灣的話,你們要蒐集全球法輪功以及台灣法輪功的活動以及名單,甚至還要台灣法輪功學員回來台灣之後,要蒐集台灣的選舉情報等等,強迫簽署悔過書,這些技倆都是從1999年一直到現在中共對於台灣法輪功學員一方面把暴力輸出到海外,二方面對於近來的台灣法輪功學員也下這樣的毒手。

那我們看到鍾鼎邦先生這個事件,它更突顯了另外一個我們以前沒有碰到過的問題,是以「危害國家安全罪」本身,從《新華社》的官媒來講的話,這是做了一個中國民眾所期待的信息自由,是信息封鎖的一個突破。

我們確實不知道鍾鼎邦先生到底有沒有參與這個事件,可是如果他真的做了,目前在廣大的不管是台灣社會也好,或是我們看到海外的華人社會也好,是一片叫好的。因此的話,這個力度也會使得中共政法委周永康指使辦案下的贛州國安局也好,甚至上達到國安部也好,對於這個案子的處理上面以及我們營救上面一個棘手的程度。

所以鍾愛這次到了美國去請求美國政府以及國際社會海外的華人一起來關注,我們身為一路在協助她營救的人權律師團來講,我們也想呼籲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典型的案子,已經讓台灣的民眾不管你煉不煉法輪功,你都看到了中共是怎麼樣對付台灣民眾的,然後赴中國大陸的人身安全的問題。第二點,更看到台灣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在中共邪惡的體制之下,這個事情是不應該被容忍的。所以我們也希望國際社會能夠給予大力的援助,幫助我們一起把鍾爸爸給找回台灣。

主持人:好的,謝謝朱婉琪律師。針對這個事件的話,儘管剛才我們的片子已經稍微有所回顧,我想還是請兩位嘉賓先回顧一下這件事情的起因,你們怎麼看待這樣一起事件?

橫河:根據我了解他是15日到江西贛州地區去探親的,18日在離開贛州機場的時候被江西的公安人員給扣起來了,當時說的是協助調查法輪功問題,這個協助調查法輪功問題是跟家屬講的,就是跟他探親的江西方面的親戚講的。兩天以後,《新華社》發了一個東西。因為他的家人其實都在台灣,台灣的親屬並沒有得到中共官方任何正式消息。《新華社》發了一個東西,這個很有意思。

第一,它重複了江西國安的話,說是要求其「配合相關案件調查工作」,它沒提法輪功,只是相關案件。然後它進行了三個指控,第一個說是他通過大陸居民蒐集若干份機密文件;第二是向大陸郵寄廣播電視插播器材,並唆使大陸居民從事破壞廣電設備的活動;第三個指控是夥同他人多次利用專業設備攻擊、干擾、轉播大陸電視節目的正常衛星信號。這三個指控是非常荒唐的,第一是一字沒有提法輪功,既然抓他是因為他修煉法輪功,但是一字沒提。

我覺得這裡頭幾個問題,一個是「蒐集若干份文件」。如果是法輪功學員的話,到目前為止,全球法輪功學員包括國内的、向海外送的,沒有一份文件內容是超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的。如果它們提出這個指控,說明一個問題,就是這13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沒有任何法律,完全是靠內部文件。因此是違法的。所以它們這個指控實際上是證明了自己是違法的。

第二個指控是「郵寄廣播電視插播器材」。廣播電視插播不需要特殊器材,DVD、VCD Player ( 光盤播唱機 ) 有管子能夠接線就可以了,這種東西,全世界的產品有一半以上是在中國大陸生產的。在中國大陸任何一個攤子上買,都比從台灣寄方便。怎麼會有人從台灣去買一個大陸生產的東西再寄回大陸去供別人用?這個荒唐指控,想想都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所以我不知道鍾鼎邦先生有沒有去插播?但從這個指控來說的話,我認為極其荒唐。「唆使他人」這個我們待會兒可以談。所謂「唆使他人」,如果他是在台灣;據我所知,他9年沒有去大陸了,也就是說9年之間,他如果在台灣跟大陸的民眾在交談的時後,談到一些問題的話,台灣人不知道大陸的法律,他沒有違反台灣的法律,大陸的公安、大陸的警察就沒有資格管他,因為他沒有違反大陸的法律。這牽涉到大陸法律的管轄權的問題。我們一會兒可以再討論。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跨海赴美救父 鍾愛堅毅尋正義」。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針對這件事情,我想請問唐柏橋先生您有什麼看法?

唐柏橋:首先,無論中共是怎麼指控的,我對鍾鼎邦先生表示敬意。因為無論它說的這三個所謂「指控」裡面,如果有任何一條他參與了,我會感到更欣慰;如果都沒有參與,他就是個普通民眾,受到了無妄之災,就是中共的迫害,就是「莫須有」的罪名。但是如果他參與了插播,或者參與了蒐集中共所謂「機密文件」,這是一個義舉,就是一個勇敢的行為。

就相對現在國內我們很多的民主鬥士、戰友,他們寫文章批評中共,揭露中共的黑暗,還有很多维權人士把對中共的抗暴事件,比如家裡的房子被拆遷等等,他們把這些信息披露到海外來以後,中共也指控他們是「洩漏國家機密」。像我們國內一些朋友給《自由亞洲電台》打電話、給《美國之音》打電話,說:「我們家周圍房子被拆了」,它可以判你10年、8年。但是如果中國人都不做這些事情的話,那中國人民現在活在什麼局面?那些人任由中共宰割。所以這些人他不是違法,他是勇士;他違了中共的法,那個法是惡法。

我認為在目前這個狀況下,我們不用繞進去,掉到中共所謂的那個說法裡面去。如果按中共的說法,艾未未還違法了呢!艾未未還逃稅漏稅1,500萬呢!但是最後結果怎麼樣?中共是自取其辱。中國的老百姓3萬多人,有些人用鈔票摺成紙飛機扔到艾未未家裡去,連名也不留,就把錢扔進去;有的人要捐500萬、1千萬,艾未未還不要!所以我就要看看中國的老百姓是怎麼看這個問題的。最後是每個人100塊、200塊的那麼捐,3萬多人捐錢,一個多禮拜就捐了將近1千萬。這種感覺是中國人所需要的一種聲音。

今天的鍾鼎邦也是一樣,如果我們大家就不迴避這個問題,就算你中共說的,就像天安門1989年砸毛澤東像的那三個人,結果中共指控他們砸了毛澤東像破壞了公物,是反革命宣傳煽動、是反革命顛覆;那我們就說他們是勇敢的行為。因為現在全世界沒有任何人認為天安門三壯士,砸毛澤東像的那三個人是違法了、破壞了公物。

那如果這樣講的話,那去年埃及人民把穆巴拉克的像拿下來;把薩達姆.侯賽因的像拿下來;把列寧的像拿下來;還有卡扎菲;還有今天的敘利亞人民拿起武器反抗,那不都是違法犯罪了嗎?還有我們1919年的五四運動「火燒趙家樓」,把一個官員的家都燒了,那不都是違法犯罪行為嗎?那你共產黨為什麼說它是偉大的一場運動呢?

就是說這是一種意見的表達,是一種政治觀點的表達。在政治觀點表達的時候,你不能用普通的法律去處理的。就像美國有很多和平抗暴的,就是那些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他們會把自己面部包起來,有時候用汽油瓶、用西紅柿跟警察對抗,但是他們被抓了以後沒有一個人會受到刑事處罰,最多就是關24小時,然後過一下堂。如果它一處罰的話,那個民意……因為他們是代表相當一大部分民意,好多演員經常也會故意抗法。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就是以坐牢為榮,就說「坐牢運動」,但是坐的牢就是美國當時的法律,就是應該坐牢的。但是這場運動就造成了美國的民權運動取得了勝利。

所以今天鍾鼎邦一樣,我們應該有更多的人向鍾鼎邦先生學習,讓中國老百姓獲得知情權。比方現在的國際黑客組織「匿名」(Anonymous),有一個「匿名」中國,現在有一個「匿名」亞洲,他們有時候攻入中共的網站寫「共匪不亡!天理不容!」,還有「共匪摧毀了五千年文化」、「共匪應該滾出歷史舞台」!這是義舉。

還有「维基解密」,我們都知道澳大利亞那個「维基解密」的創始人,他甚至於把美國政府的一些機密都拿出來了,但是全世界很多民眾還是站在他這一邊,因為他覺得我們的知情權還不夠,就在美國我們認為我們知情權還不夠,更何況在中國?!所以我們站在這個角度上講的話,鍾鼎邦是位英雄。

主持人:好的,我們接聽觀眾朋友們的電話,北京的倪先生,倪先生您好。

倪先生:你好。我上個禮拜去買菜,一下樓就發現我這樓門口,就是我們這小區的,鋪天蓋地的貼出大海報來了,彩色的海報寫著「家庭遠離邪教」。這海報都是街道它們貼的,也就是說這是政府行為。它指的邪教大家都知道是誰,也就是說在大陸對法輪功的打壓還繼續的深入進行。

我得說說,法輪功在台灣也是受到隱性歧視的。台灣存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人民愚昧,就是開放狀態下的愚昧,是徹底的愚昧。他愚昧在哪兒?他認不清共產黨!這才是台灣的最大問題。我說共產黨有8個字的評價:撒謊成性!滅絕人性!謝謝大家。

主持人:謝謝倪先生。我們再接一位新澤西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我是學法律的,那麼我聽到這三個指控呢,我覺得只能暴露這個中國大陸的恥辱,政府的恥辱,因為什麼呢?人家怎麼不帶著通訊器設備到台灣,到日本,到美國,到香港去呢?為什麼要帶到大陸去呢?如果這三個罪名全成立的話,說明這個鍾先生是民族英雄了!因為你這國家限制人家知情權,中國的憲法中35條規定,人有言論自由、表達自由、宗教自由、信仰自由,那麼你要如果是真有這些自由,人家就不用帶這通訊器材了嘛!

為什麼這麼多國家,沒有人帶通訊器材去英國、去法國、去美國、去日本、去台灣呢?那就說明你這國家,你自己剝奪老百姓的憲法的權益,你不讓老百姓知道真相,所以你才幹這種缺德事,是不是?如果台灣人民和中國大陸的海外僑民都能天天往中國帶這個器材,那中共封鎖信息就沒有了,現在害得我們大家國內的親屬都得要翻牆上網才能了解真相。

我在中國大陸念大學的時候,聽《美國之音》算是聽敵台,在宿舍裡大家把窗門都得關起來,才能聽海外的真實消息,那時候我們不知道中國發生了什麼事,當時對越自衛反擊戰(中越戰爭),我們都不知道誰打贏了,也不知道誰打誰?那時共產黨的宣傳我們大家又都不相信。

所以現在我一看到這三個指控,我就笑了,我說人家別的國家怎麼沒有這種三個指控?你怎麼中國大陸還有這種三個指控呢?這三個指控只能說明你這個政府控制大家的信息。

主持人:好的,謝謝張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紐約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這一次關於鍾鼎邦先生的事情,台灣政府不過問,這個並不稀奇,因為第一個中共的代表陳雲林訪問台灣的時候,有很多愛國的同胞就拿中華民國國旗去抗議,另外一部分的人拿著中共的五星旗去歡迎,有警察把中華民國國旗折斷,為什麼這些警察把中華民國國旗污損了以後,他居然沒有受到處分?這是一個。

還有,台灣民眾抗議中共的人權惡棍到台灣去訪問,立法院通過了,地方議會也通過了,不歡迎他們來,海基會居然繼續迎接他們來。我希望台灣同胞要醒過來了,中共操控台灣就是利用統獨,使大陸人跟台灣人對立,它就是分化你台灣的力量,所以我就希望台灣同胞大家團結起來。

主持人:好,謝謝陳先生。剛才很多觀眾朋友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其中一個問題就是談到台灣的種種情況,他們也很關心。那麼我知道在台灣的情況,這段時間一直在展開這種營救工作,妳能不能簡單介紹一下這個營救的工作,和收到的社會各界的反饋的情況?

鍾愛:在台灣的話,我做的事就是我有在facebook(臉書)上開一個活動頁,告知大家我父親的事情,請大家把這件事情傳出去,然後儘量的幫助我,這個活動頁我今天早上才確認過,參加的人數已經快要上萬人了,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

至於我們家向政府尋求的幫助,我們有遞陳情書給馬英九總統,是透過他底下的部屬,沒有見過他本人;海基會還有一些相關的部會都有跟我們保持聯繫,但是他們目前並沒有任何具體的作為。

主持人:從政府這方面就是沒有更多積極的反應,從民眾這方面所收到的反饋和這個支持的呼聲,是不是很大的?

鍾愛:是。就是我的朋友們,還有轉發訊息的朋友們都非常支持我,他們是現在每天給我最大的力量來源之一。

主持人:妳剛剛從大學畢業,那妳的同學有沒有給您各種鼓勵?他們都是怎麼樣對待這件事情和怎樣跟妳交談?

鍾愛:其實我的同學都還算是替我感到憤怒吧!因為我們大家都覺得說,一個國家的國民受到危險和危難,可是政府卻完全沒有辦法保證自己國家國民的安全,大家都覺得這是很荒唐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那這次為什麼要遠隔重洋赴美到這邊來呼籲?

鍾愛:這就是承續剛剛的話題,因為我在台灣已經找不到力量了,我曾經以為應該是最有力量的政府,因為政府是一個國家最大的,都沒有任何具體的幫忙的話,真的沒辦法,只好到國外來找更強的政府。

主持人:那麼這些天通過在美國,因為我看到妳剛才在國會山莊前的演講,是不是也見到了一些議員,在美國的這些情況怎麼樣?

鍾愛:我到美國的前兩天就有見到一些參議員和眾議員,他們大部分都是「台灣小組」(Congressional Taiwan Caucus),會關心台灣事務的國會議員,我就把我的消息跟相關資料呈報給他們,就是請他們多加關注,也連絡台灣政府,請台灣政府趕快幫助我。

主持人:好的。那麼這裡邊講到這個問題的話,涉及到這個問題的根本原因,中共為什麼要抓捕鍾鼎邦?在這個探親的過程中。我想同時也聽聽鍾愛的意見,我們再來分析一下。以妳的了解,妳父親回去究竟有沒有做什麼?據妳自己的了解,家庭的狀況,他回去以後究竟有沒有做了一些什麼事情?有沒有?

鍾愛:您說他去探親的途中嗎?

主持人:在探親的途中究竟做了什麼?中共為什麼要抓他?

鍾愛:當然沒有啊!他就是去探親。

主持人:就是沒有任何方面的這個……

鍾愛:沒有。

主持人:現在如果是通過家屬的了解,可以說在中共現在的這些個罪名可以說是一個強加的,是不是這樣一個情況?我想請問一下兩位嘉賓。

橫河:現在不能說強加不強加,因為從它公開的指控來說的話,非常明顯的,說的是他在台灣做的事情,它並沒有說這一次到大陸去做的事情,是在台灣做的事情。因此我們現在不是說鍾先生有沒有做這件事情,而是說第一,鍾先生做這些事情既沒有違反台灣法律,也沒有違反中國法律;第二個從更高一層,從國際法和從中國自己的憲法來看的話,他也沒有違法。所以這個指控是不存在的。

現在的問題就是對於台灣來說,因為剛才很多觀眾談到台灣問題的時候,我覺得這裡最關鍵的一個問題就是中國的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從來沒有在台灣實施過,因此它不能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實施的法律去指控台灣居民在台灣做的任何事情。因為這樣一來的話,半個台灣都犯罪!按照它這個標準,對不對?你顛覆什麼政權罪,或者是言論自由,你發表的大部分言論是不符合中共的管轄標準的。那麼你在台灣發表這些言論,是不是就違反了?

所以對於台灣政府來說,這個事情如果不發生的話,實際上已經牽涉到與中共簽定的一系列協定的問題,因為現在正在簽定一個協定就是「兩岸投資保障協議」。如果說一個台灣居民在台灣做的任何事情,都要到中國大陸去可能為他在台灣做的事情負責的話,那麼這個「兩岸投資保障協議」不能保護任何人,也不能保護任何投資。這是一個最嚴重的問題。

如果說政府不能在這件事情上非常明確表態的話,那麼就是說政府不一定能夠把他救出來,就美國政府也不能把人救出來,這個是掉到中共的手裡頭去,它無賴,你也沒辦法。但是如果你不表態的話,那麼牽涉到的就是台灣人民的信任問題,台灣人民馬上就會覺得所有的協議都不能保護他們,這對於台灣政府、台灣人民來說都是一個考驗。

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跨海赴美救父,鍾愛堅毅尋正義」,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我們先接聽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紀嵐主播好,橫河主播好,唐柏橋博士好,還有鍾愛小姐你好。今天鍾愛小姐在此,在電視錄影中我們已經看到,鍾小姐在發表演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她希望中共最終能釋放她的父親鍾鼎邦先生。今天為了營救鍾小姐的父親,千萬別再謾罵對方罵得太火,否則激怒了它們,不但救不出鍾鼎邦先生,反而會加速並提高鍾先生面前的危險。現在救鍾鼎邦先生的運動已經由網路擴散至全球,所以營救的希望是很大很濃的,為了鐘鼎邦先生的人身安全,觀眾打call-in時也千萬別故意去激怒對方。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我們再接一位紐約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你們大家好。我現在要告訴鍾小姐一個很重要的事情,你去找這個找那個,沒有什麼太大用處,有用的辦法就是號召十幾萬人到台北凱達格蘭大道去遊行,去向馬英九政府施壓。馬英九最怕遊行,你在總統府門口坐上三天三夜,要影響全世界的電視,影響香港的電視,香港的人也會起來。你上街才有用,一上街,幾萬人上街,你就是強調我們台灣人的民權,人身保護。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們再接一位洛杉磯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我對鍾先生的遭遇非常同情,剛才講遊行的方式我覺得是非常好,我本來也是要建議這樣的方式,因為唯有這樣的方式才能夠在馬英九政府這邊施壓。你現在在美國國會已經講過這個事情了,這些國會議員已經知道了,如果說過了2、3個禮拜還沒有動作,你就真的要考慮要去做這個遊行的事情。那美國政府會不會幫你做?那就很難講了。在美國你可能還有一條路,其實你有facebook,你可以去找到三大電視網,如果這些三大電視網願意幫你播的話,其實也更好。

因為你在國會講的這個事情,我發現今天三大電視網並沒有播出來,所以代表這個事情對他們來看也不是很重要。可是如果你能夠找到這三大電視網,你剛好在紐約,你可以去找到CBS、NBC這些人,把你這個故事提出來,而且要提出得比較有震撼性的話,我相信他們會願意播出來的,因為他們現在正在大選嘛。

主持人:好,謝謝彭先生,我們感謝您的建議。我們再接一位紐約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以前孫運璿先生有一句名言,他就講:今天不反共,明天就變成海上漂流的難民!我希望台灣的同胞能夠記得孫運璿先生這一句話,就是講今天不反共,明天就會變成漂流在海上的難民。所以我們2300萬同胞不要把命運交給那些政客手裡,我們要表示自己的心聲。正如剛才那兩位先生講的,希望台灣同胞走上街頭去遊行,表達我們的意願,如果馬英九再不處理,那就每天每天在台北街頭,大家群眾就上街;就像香港一樣。我相信香港可以有力量對付共產黨,今天我們台灣沒有力量對付共產黨,就是共產黨在後面分化,就是利用統獨關係,使我們大陸同胞跟台灣同胞分裂。

我再告訴台灣同胞一句話:要想保護台灣的自由,只有跟大陸同胞攜手合作,把中共政權結束掉,我們海峽兩岸的同胞才能夠真正有自由。

主持人:好,謝謝陳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大陸的林女士,林女士您好。

林女士:你好。我是這麼看的,就是自己的子民被中共迫害了,作為一國的總統馬英九現在還沒有向中共說「不」,那他就是有問題。我覺得台灣的法輪功學員應該就這件事情向全台灣人民講真相,讓全台灣人民都認清中共的邪惡嘴臉。

主持人:好,謝謝林女士。我們大陸的觀眾朋友都在為台灣的馬英九總統出謀劃策。分析這件事情的話,我們也看到中共試圖強加給鍾鼎邦先生的一個罪名就是「插播」。那麼我們把這個問題作一個假設,假使有這樣的事情,插播這件事情究竟如何理解?這件事情違不違反法律?我想聽一下兩位嘉賓的意見。

唐柏橋:我覺得再談法律就沒有意義了,為什麼呢?因為根據觀眾打進來的電話,沒有一個人對這個詞有異議,認為或者提出質疑說鍾鼎邦先生違反了中共的法律;沒有一個。第二,我們從報紙上看到的和從網絡上的評論,只要你打「鍾鼎邦」三個字去google一下,你再打「違法」,幾乎找不到任何一篇文章。也就是說,五毛都不會從這個角度寫文章,那我們再談這個就沒有意義了。

就像我們現在談敘利亞的正義軍,他們在反抗敘利亞的總統阿塞德的時候,阿塞德肯定這麼講的,他會說他們是恐怖分子,但是全世界的媒體和輿論……就像我們89年的學生運動,那時候共產黨說我們是反革命暴徒,但全世界除了中共以外,連香港的維多利亞公園每年都有20萬人、十幾萬人紀念,所以我們再談我們沒有違法,這個沒有意義了。現在我們要談的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第一我覺得應該給馬英九政府喊話,我見過馬英九先生本人幾次,他也跟我是老鄉,曾經在每年「六四」紀念的時候,他都發表聲明譴責中共。

那麼今天就是表現他是不是真正有自由理念的,真正有善心的一個政治人物了,因為這是台灣人受到了迫害,而不僅是大陸人受到迫害;而他是台灣選出來的一家之長。那麼我現在對比一下台灣跟香港的表現。香港在今年7月1日的時候,李旺陽先生是我湖南的另外一個朋友,也是馬英九先生的老鄉,李旺陽先生被迫害致死,被自殺,香港40 萬人上街,譴責中共的暴行;台灣沒有什麼太多的舉動。那麼今天不是李旺陽了,今天是鍾鼎邦先生,他是個台灣居民,中華民國的公民,那麼作為中華民國的總統馬英九先生以及立法院的議員們,我覺得應該有更大的聲音,更大的動作。

我相信馬英九總統一定會有機會看到我們今天這個節目,看到以後他們這些議員,這些政治人物應該向美國國務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學習,她為了陳光誠的事情,最後跟胡錦濤談,胡錦濤親口答應她讓陳光誠到美國來。陳光誠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公民,還不是美國公民,美國下了那麼大功夫。還有克里斯•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作為一個國會議員,三次召開聽證會。現在台灣的議員們,請問你們有考慮過沒有,要召開一個聽證會之類的性質,來向政府問責,向馬英九政府,向行政院院長問責,這個是應該做的。

作為一個民主政府,你立法議員是這個國家的老闆,那個行政官員是這個國家的打工仔,你作為這個國家的老闆,你們這些股東們,當這些公民受到迫害的時候,那些老闆應該首先想到,你是民意代表。那天集會我也在場,克里斯•史密斯也跟鍾愛談過這個問題,那我們應該促成克里斯•史密斯召開一個聽證會,然後如果美國都召開了聽證會,台灣立法院如果不召開聽證會的話,我不知道台灣叫什麼會,應該是類似性質,你這是第一個可以做的。

第二個就是台灣的民間,剛才有好幾位朋友打電話來了,在一個自由社會裡面,當正常的法律之下,比方聽證會的方式、陳情的方式如果無法解決的時候,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訴諸於街頭。你看美國有「占領華爾街」運動,就說他認為這些別的方式不是很有效了;馬丁路德‧金當年也一樣。那麼今天顯然一個月也過去了,不是很有效,在台灣引起的風波,在台灣引起的反響,你看台灣的主流很多媒體都沒有太大幅的報導,這是非常遺憾的。剛才有位先生說要求美國的三大主 流媒體報導,那麼首先我們能不能要求台灣的主流媒體大幅的報導。

我覺得剛才這位朋友也啟發我了,我們大家一起來想辦法找《紐約時報》,找《洛杉磯時報》,找美國的那些主流報紙來刊登大幅的報導,我覺得這是可行的。那我們現在主要是面對這個問題,就是強大的民意壓力,然後讓這個政府有所作為,讓中共有所收斂。剛才有位先生打來電話,我是不認同的,他說我們不要激怒中共,我們要哄著中共。中國老百姓已經太會學哄了,但是中國老百姓哄了50年、60年,沒把共產黨哄住,共產黨現在越來越欺壓百姓。

共產黨最喜歡用這句話:你不要激怒我們,你的先生隔一段時間我們就放他。結果判10年、20年。只有那些強大的壓力,來抗議的人,很早的就放了。我們知道的,在美國曾經有幾個異議人士,他們的家屬強烈的抗議,最後他們被判了刑以後,馬上被送到美國來了。有些人可能還想得起來這些人。但是更多的人是沒有作聲,結果就被迫害更嚴重。

主持人:針對插播這個事件,我們也知道法輪功學員在2002年3月5日的時候在長春的有線電視網,曾經有一次震驚世界的插播事件,當時插播兩個片子,一部是《法輪大法弘傳世界》,另外一部是《自焚還是騙局》等真相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那麼長春10萬的電視觀眾得到了真相。就這件事情,海外媒體是這樣評價的,當時在兩天之後,3月7日英國廣播公司、路透社和法新社都相繼做了報導,那麼路透社當時的報導,稱此事件是「法輪功最為大膽無畏的行動之一」。

那麼在2010年12月6日美國的《標準周刊》也報導了關於法輪功學員插播的事情,這篇文章的題目是「進入細微的電波」,副標題是「幾位不為人知的中國烈士如何幫助全世界的自由事業」;它也寫到這件插播事件已經成為推動信息自由的人們的一個神話和傳奇。那我們再來聽一聽美國的資深的國會議員克里斯•史密斯對插播事件是怎麼說的,我們看一個小的採訪片段。

(短片播放開始)

記者:「他是要打破信息封鎖,插播真相節目,您認為這是犯罪嗎?」

美國聯邦眾議員 克里斯•史密斯:「當然不是,羅織罪名是極權統治的基礎,它不斷的編造罪名,即使你無辜也用這些罪名起訴你。這是一種政治壓迫的手段,中共就是這樣。」

(短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好的,剛才是對插播事件的一個世界範圍的媒體和政要的一些看法。我們再接聽幾位觀眾朋友的電話,大陸的陳先生,陳先生您好。

陳先生:我對鍾小姐的遭遇表示非常的同情,針對一個宗教信仰真的太離譜了,難道信仰佛教也是屬於邪教嗎?根本我看了一下,法輪功這些人挺善良的,我不信仰這個,但是我對他們表示非常的理解。還有唐柏橋先生,唉唷,終於等到你了,我簡直是你的粉絲啊,在我們國內很多不能看的,比如說上你的推特看一下,因為我覺得以我們這個國度來說,你是非常有良心的民運人士。最後祝你們的節目越辦越好,收視長紅。

主持人:好的,謝謝陳先生。我們還有很多觀眾朋友在線上,但我們時間不多了,我想更多的時間留給我們鍾愛小姐。那麼此時此刻,我知道因為父親被失蹤已經29天了,我看到你那封呼籲信中,上次見到爸爸的時候是在畢業典禮上,是這樣的嗎?

鍾愛:對。

主持人:那現在此時此刻,如果你想對被抓捕的獄中的爸爸要講幾句話的話,你有什麼話想說?

鍾愛:你說跟他說嗎?

主持人:對,跟你爸爸說。

鍾愛:我想跟我爸爸說,有一首歌它叫《惡水上的大橋》(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這首歌是在講友誼的,就是不管碰到什麼困難,彼此都是那一座橋。我想跟爸爸說:現在我們都碰到惡水,您不要怕,我也不會怕,我一定會造好橋,把您接回家。

主持人:如果你要對大陸的觀眾朋友,還有對海外的熱心人士說幾句話,半分鐘時間,你有什麼話說?

鍾愛:對所有人的話,我真的第一個一定是謝謝你們所有的支持和關心,這些都是這一個月來支持我最大的力量。謝謝你們,我一定會繼續努力。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鍾愛小姐,也非常感謝現場兩位嘉賓。觀眾朋友,剛才是鍾愛小姐的心願,我們希望這一心願早日達成。好,非常感謝我們現場幾位嘉賓,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參與,還有很多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不能接聽您的電話感到非常的抱歉,希望您早些打來。感謝您的參與,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