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胡鞍鋼「集體總統制」是什麼貨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8日訊】九常委是「集體總統制」?

胡鞍鋼是最近北京市「特別補選」的兩名中共十八大代表候選人之一,不知道與這次補選有無關聯,此位「特別補選候選人」果然沒有辜負某些人的期望,很快就在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海外版頭條,發表了一篇為現行中共一黨專制的政治體制抬轎子的文章:《輝煌十年,中國成功之道在哪裡》。該文別出心裁地稱,由九名成員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已經形成了「有中國特色的集體總統制」,「是中國決策正確、發展成功的最關鍵政治條件」。胡還斷言,這種「集體總統制」遠比民主政體之下的「個人總統制」更具民主性、協調性和高效性。

與其過去發表的大多數文章一樣,胡鞍鋼在這篇新文章中並沒有對他提出的基本概念和核心論點進行任何嚴肅的界定和論證,只是簡單地將過去三十年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和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這兩種現象羅列在一起;在沒有進行任何邏輯分析的情況下便推定這兩種現象之間一定存在因果關係;然後標新立異地推出了一個對中國人還很陌生的新名詞「集體總統制」;最後冠以中國執政者慣用的「中國特色」這個無往不勝的修飾詞,於是一篇貌似學術高深的文章就被官方媒體隆重推出了。

雖然這篇文章賺足了人們的「眼球」,但是從研究的角度看,它既不屬於政治學研究的範疇,更不屬於經濟學研究的領域,更根本不是一篇涉及任何學科的嚴肅研究作品,而是一個典型的為中國共產黨的官方媒體撰寫「應景」之作。胡鞍鋼的這篇文章與中國執政黨宣傳機器的其他拙劣產品唯一的不同在於,它提出了一個「有中國特色的集體總統制」的概念,並且與被世界上集權政權痛恨的民主政體下的總統制進行似是而非的比較。這樣一來,似乎就多了一層唬人的「學術」色彩。這也是典型的中國「左派」文人們慣用的對中共一黨專制的「學術包裝吹捧體」。

軟肋在於缺乏合法性來源

胡鞍鋼的「集體總統制」文章最重要的軟肋在於,它所謂的「中國特色的集體總統制」雖然借用了民主制度下的總統制的概念,但是完全迴避了「中國特色的集體總統制」來源的合法性問題。眾所周知,總統制、內閣制以及由此衍生的半總統制、委員會制度等等是民主社會的政府組成形式。這些不同的政體有一個共同的政治基礎,那就是他們的合法性來源在於民主普選。由選民直接選舉的具有立法權和監督權的議會是所有這些民主政體的國家所共有的政治權力機構。不同之處只是在於政府的首腦是由選民直接選舉,還是由全民普選產生的議會選舉。

根據中國共產黨的章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名義上是由二百多人的中央委員會選舉產生,實際上則是極少數人在幕後操作的結果。在毛澤東時代,常委會組成人員實際上直接由毛澤東指定;在鄧小平時代,則是由鄧小平主導的少數政治老人指定;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也同樣是由少數寡頭幕後指定。作為選舉人的二百多中央委員們直到參加會議之前,實際上並不知道有誰將出現在他們投票的選舉名單上,所謂的選舉只不過是一個徒有其名的形式而已。換言之,胡鞍鋼筆下的「有中國特色的集體總統」不僅不是國民選舉出來的,甚至也不是由一黨獨裁下的執政黨的所謂精英層選舉出來的。不知道胡鞍鋼的想像力從何而來,竟然大言不慚地說這比普選的民主制度下的總統「更民主」。

既不符合歷史,也不符合現實

不僅迴避了合法性來源問題,胡鞍鋼對中國的「集體總統制」的描述既不符合歷史,也不符合現實。在毛澤東和鄧小平時代,毛澤東和鄧小平顯然是凌駕於政治局常委會之上的「太上皇」,政治局的常委根本不可能與「太上皇」民主地討論問題,甚至見上他們一面也不容易。如此「集體總統」只不過是「太上皇」的跟班而已,哪裡來的「民主、高效和協調」?從現實看,前總書記江澤民雖然並不在現今常委之列,但是他的權力和實際影響力並不比九名政治局常委中的絕大數人小。從冠名的角度看,即使是荒誕不經的「前總統和現任總統並行制」這個名詞似乎也比所謂的「集體總統制」名稱更貼切。當然,無論是前總統還是現任總統,他們都不是民選的,都沒有合法性。

其實,胡鞍鋼提出所謂集體總統制只不過是想通過一個新的概念來為中國的獨裁制度進行重新包裝而已,並沒有什麼新的內容。而就領導制度而言,共產黨自己本身早已經有一個說法,就是所謂的「民主集中制」。按照中共八大的解釋,就是民主基礎上的集中,集中指導下的民主。其實,在所謂的「民主集中制」中,民主是軟東西,是假東西,不僅普通民眾沒有民主的權利,就是共產黨的黨員,甚至是共產黨的「精英們」,也沒有民主權利;集中才是硬東西,是真東西。如果不聽當權者的,各種專政手段便會出陣,什麼監視、毆打、關押、活埋的威脅都會用上。甚至連共產黨自己的主席和總書記,由於沒有聽太上皇的話,華國鋒和胡耀邦被先後廢黜,劉少奇、趙紫陽則被慘遭迫害或囚禁至死。

李克強等團派的暗示或承諾?

其實,不僅讀者很明白,甚至胡鞍鋼自己也知道,所謂「中國特色的集體總統制」是一個既沒有理論價值,也沒有實際用處的「銀樣蠟槍頭」。共產黨不會將其當真,民眾也不會上當。既然如此,胡鞍鋼們為什麼還要如此費事地出來販賣這一套呢?我看無外乎有兩個可能,一是胡鞍鋼們利用類似的吹捧向執政者進一步表忠心,再多撈取一些政治上和金錢上的好處;此外,十八大在即,黨內的權力鬥爭也日臻激烈,興許有些人希望從未來的總書記手裡分割一些權力,例如,得到胡錦濤支持的李克強當然希望與習近平做一個「雙總統」,胡錦濤也可以借此鞏固團派的權力基礎。不知道胡鞍鋼是不是從他們那裡得到了什麼暗示甚至什麼承諾,出來為這一派政客們試探空氣。至於究竟是哪一種可能,或者二者兼而有之,那就靠讀者們見仁見智了。

文章來源:《動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