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管控由「三P」變「四P」背後的信任危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19日訊】最近幾天,據說國家環保局將通過一項行政立法,禁止民間環保自測。查其原因,應該是近年來環境衝突越來越頻密地發生,土壤的重金屬、空氣裡的PM2.5、看不見的核輻射時時威脅著國人的健康,環保人士或一些有錢人購買檢測設備進行環保自測變得越來越普遍。為了不讓國民因自測的「不科學」而變得多疑,影響社會安定,中國政府決定將環保數據發佈權及解釋權收歸國有,2009年下發的《環境監測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將被通過執行。

這意味著中國政治的管制重點將由「三P」轉向「四P」,利用權力作後盾的信息壟斷及信息欺詐將擴大到環境質量。

如果要將近十多年中共政府的社會管控重點列出來,可以說是三個P:第一個P是Political(政治),第二個P是GDP。第三個則是CPI(Consumer Price Index,消費者價格指數)。對於第一個P,即國人的政治參與要求與熱情,中國政府早就用著名的三大罪名:危害國家安全罪、陰謀顛覆政府罪、洩露國家機密罪作為懸在國民頭上的三把劍,將不少熱血人士下獄、甚至折磨至死;

對第二個P,即中國GDP總量的增長,則既當作考核各級官員的首要政績指標,又當作在國際社會展示國力的重要成果。隨著國民漸漸瞭解GDP這個指標既不表示一國財富分配是否公平,也不表示為GDP透支的環境成本,甚至更不標識國民福利的增長之時,中國居世界第二位的GDP總量已經成了網民嘲弄的對象。

第三個P,即CPI,本是反映物價變化的經濟指標,但中國政府卻將它變成用來證明物價穩定的工具。近年由於中國通貨膨脹非常嚴重,物價上漲特別快,多數民眾(尤其是底層民眾)的生活大受影響。為了粉飾政績安撫民心,國家統計局費盡心思編製出一個比較低的CPI,以示物價上漲幅度很小,營造和諧盛世景象。

現在新增的這第四個P,是標識空氣污染程度的PM2.5。自從2011年10月下旬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公佈的北京空氣數據被傳播到微博上以來,PM2.5這一符號代表的空氣微塵顆粒物之多少,在中國政府眼裡成了「國家機密」,於是就有了今年6月間中國外交史上的曠世奇聞:中國外交部除警告美國不要再報告北京的空氣情況,干預中國的「內政」之外,還諄諄告誡中國人,勿將空氣質量改善寄望於外國使館身上。

有了這一中美外交風波,傳言《環境監測管理條例》將會通過,並非空穴來風。據中國媒體報導說,這部條例的徵求意見稿當中有幾個條款極具爭議,如「未經批准,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公開涉及環境質量的環境監測信息」;「進口的環境監測專用設備必須由國務院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認定的檢測機構進行適用性檢測合格後,方可銷售和使用」。「環境監測信息涉及國家秘密的,適用國家保密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違反本條例規定,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這四個條款講得很明白,由於環境監測事關國家機密,任何單位與個人都無權監測。這個「任何單位」,當然包括外國駐華大使館在內。可以設想,這部行政法規一旦通過,中國人民哪怕呼吸著嗆鼻的空氣,身處幾米外不見物體的陰霾中,從官方那裡聽到的消息也是 「空氣良好,能見度略低」。想要就空氣污染與人體健康討個說法,可能比2009年河南農民工張海超被迫開胸驗肺維權還要困難。張海超的塵肺病至少算是冤有頭,債有主,那家因工作環境惡劣害了許多農民工的振東公司最多能買通本地政府,但不能將本公司的惡劣工作環境列入「國家機密」。一旦標識空氣污染程度的PM2.5被列入個人與單位不得通過自測獲知的「國家機密」,每年因空氣質量惡劣而死亡的中國人,到死也不知自己的死因是什麼。

北京的設想是,只要控制人民對政治的發言權並取消其參與權,再以追求GDP的高速增長營造經濟增長的幻象,控制CPI及以PM2.5為代表的環境質量數據,就可以構造「和諧社會」。以往儘管未出台《環境監測管理條例》,但中國官員在污染狀態上做假已是司空見慣之事,國際上最出名的做假,就是2007年北京政府以維護社會安定為名,強行要求世界銀行刪改《中國污染報告》的數據——該報告指每年中國有75萬人死於環境污染,在許多中國城市,空氣與水源污染的代價估計高達中國GDP總量的5.8%。

政府的統計部門由納稅人花錢供養,提供準確的數據調查和統計,是其本職工作。環保部拒絕駐外使館在華監測空氣數據,禁止民間機構自測環境數據,利用行政權力形成一種統計壟斷,如同不受約束和競爭的權力一樣,將導致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嚴重的統計造假和統計腐敗。只能說,這種信息壟斷是一個毫無政治責任心的政府通過權力赤裸裸地對民眾進行信息欺詐。

但這種信息欺詐最終只能自欺欺人,因為只要政府繼續按照舊思路進行社會管理,無論是繼續其「三P政治」還是將「三P」擴大至「四P」,都無法取得人民對政府的信任。更何況,經過30年對外開放,隨著互聯網技術的進步,中國政府精心構築的防火牆時常被穿破。在微博上我就看到最新的《世界銀行環境報告》在流傳:全球空氣污染最嚴重的20個城市有10個在中國,其中空氣懸浮的微粒和硫磺含量,太原超標8倍、濟南接近7倍、北京和瀋陽6倍;二氧化硫的含量則重慶最高。污染已經嚴重威脅到中國人的身心健康和智力發展。

PM2.5引發的風波,實際標示著中國人對政府的極度不信任。大多數中國人寧可願意相信美國使領館與民間機構的數據,而不是政府權威部門頒布的數據。北京如果還想挽回信任,唯一的辦法是開放第一個P,達成了民主政治,其他的三個P就不用繼續造假。

文章來源:《美國之音》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