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報導中共間諜活動 刺探法輪功再次受關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0日訊】(新唐人記者張旖旎綜合報導)日前,中共在德國的間諜問題引發德國媒體的再次關注。德國憲法保衛局稱中國間諜在德國活躍,刺探的物件包括中國反對派組織、法輪功和維族、藏族社團。中共在德國的間諜活動對德國的政治經濟以及社會的破壞越來越大。德媒也再次提到2011年因刺探法輪功而被德國法庭判緩刑的德籍華人間諜。

中共情報機構在德活躍 8萬德國華裔成情報潛力

據德國之聲引述《法蘭克福評論報》近期的報導,德國憲法保衛局在其最新年度報告透露,有好幾個中國情報機構在德國活躍。這些情報機構主要是搜集經濟和政治情報,但也刺探中國的反對派組織。除了刺探法輪功的成員外,也針對維吾爾族人或西藏人,對其監視或部分地威脅他們。
“對德國當局和經濟界明顯的網路刺探和破壞措施,起到越來越大的作用。憲法保衛局寫道: “絕大多數在德國確定的可能有情報部門背景的攻擊可以追溯到中國某地。而且無論是政治呼籲還是媒體報導,迄今都沒有讓這種攻擊減少”。

德媒在報導中說,中共間諜獲取情報來源的方式主要是,間諜們尋求與政府官員、企業家、學者或軍人交談,非常友好而且很不引入注意地將話題引向中國對德國的興趣所在,比如關於德國對華政策、軍備技術或者民用產品革新的資訊。要是交談很有用,接下來就是送禮、邀請去餐館吃飯甚或去中國旅遊。中國的間諜就是這樣在德國爭取情報來源的。

另外,憲法保衛局的報告稱,中國情報部門在德國搜集情報時採用不同方式,對德國的目標人極其謹慎耐心,對其同胞和華裔卻更為直截了當。在德國生活和工作的中國人大約79000名,構成情報部門獲取資訊的巨大潛力。

德國憲法保衛局的報告還提到,2011年有4名中國間諜在德國被判決。其中包括3名中國公民在慕尼克被判處緩刑,因為他們暗中監視維吾爾族社團;還有一名德籍華人在位於策勒(Celle)的(下薩克森)州高級法院被判緩刑警告以及處以罰款,他搜集法輪功的資訊並向中國傳遞。該案也是德國首例中共“六一零”間諜案。

德國首例中共“六一零”間諜案

2011年6月8日,中共間諜John Zhou(周超英)被德國法庭判緩刑兩年,並被處以一萬五千歐元的罰款,以示警告。周超英是首名由於為中共情報機構刺探海外法輪功團體的情報而被判刑的德籍華人。中共當局打壓法輪功的核心機構“六一零辦公室”也因此在德國社會曝光。

據海外媒體報導,周超英自二零零六年三月起與中共“六一零辦公室”密切接觸,頻繁地將海外法輪功學員的資訊提供給中共情報機構,其中包括法輪功學員使用的網路服務器密碼,以及德國法輪功學員的個人資訊,使得中共得以監聽法輪功學員的談話並對德國法輪功學員進行監控。除此之外,周超英受命為“六一零”高官撰寫了一份長達三百頁的所謂“報告”。

德國憲法保衛局在周超英首次與“六一零”高官陳斌(音譯)及其同夥在柏林市中心的Park Inn酒店見面之後,用了長達四年的時間對其進行跟蹤調查。二零一零年五月,德國警方搜查了周超英在德國的住所,隨後德國檢察院開始對其進行正式調查。

檢察院在法庭上表示,當周超英與陳斌二零零六年三月第一次見面時,前者便答應就法輪功問題與陳斌合作,陳斌是周超英的直接上司。根據德國檢察院提供的證據,周超英在前後長達四年的時間裏與陳斌接觸極為頻繁,幾乎每週都會通過skype通好幾次電話。

德國檢察院在公訴書中說,“六一零辦公室”作為中共為打壓法輪功而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特別建立的機構,屬於中共情報組織的一部份。John Zhou(周超英)向“六一零辦公室”提供法輪功學員的資訊觸犯了德國刑法第九十九條,犯有間諜罪。

檢察院還表示,德國法輪大法協會是在德國正式註冊的協會,其許多成員是德國公民。德國有義務保護公民的基本權利。檢察院在法庭陳詞中強調,德國絕不能姑息間諜行為,並應將其行為公諸於世。

中共威逼利誘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被迫害十幾年來,中共一直沒有停止威脅法輪功學員或其家屬為中共賣命,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曾有三名德國法輪功學員或家屬在中國受到國安騷擾,國安要求他們當線人刺探法輪功情報。
案例一:德國法輪功學員劉德勤在明慧網上發表文章《國安曾找我給他們傳遞情報》。
二零零三年六月當劉德勤拿到德國簽證時,“六一零”辦公室的人找他談話,要求劉必須為他們服務,替他們在德國拍一些照片,做情報人員傳遞關於法輪功學員和活動的消息。當時劉保持沉默。到了德國後他中國家裏的電話被監聽。二零零三年八月底,國安局姓趙的特務直接將電話打到他手機上,還問給他們做事怎麼樣,劉當時拒絕並關掉電話。
案例二:德國籍法輪功學員章君安,二零零二年四月攜德國太太薇羅妮卡(Veronika)回上海探親時,被“六一零”實行二十四小時監控,無論出現在何處,始終有兩個便衣特務如影隨形地跟蹤,同時伴有一兩輛警車,並上門非法搜查行李箱,搜走中德文《轉法輪》等書籍,還威脅國內親屬配合國安欺騙他們到上海錦江賓館的一間包房。一個徐姓和另一個瞿姓的特務企圖轉化他們,逼他們放棄修煉。
在他們準備回德國的前一天,國安又請他們到飯店吃飯,暗示章回德國後當特務,給中共提供情報,被章嚴詞拒絕。國安還要求他們回德國後不要講出這些事,還威脅說如果章在國外繼續參加法輪功活動,就會連累國內的親人。
案例三:學員甲的父母在中國屢次受到國安騷擾。每次來兩三個便衣,從不出示身份,只說是國安的。他們要求甲的父母說服甲在德國給國安提供情報,他們還許諾,如果甲能夠提供情報,那麼她就可以隨便回國,國安給出機票錢,同時她在德國還能從國安處得到報酬。甲的父母拒絕了國安的要求。之後國安要求甲的父母去德國看望女兒,同時收集資訊,國安也會給甲的父母好處。甲的父母拒絕。國安很生氣,威脅說,他們有能力讓甲的父母永遠都見不到女兒。這三年來,國安還軟硬兼施,當甲的父母身體不舒服時,他們還帶著水果等去探望,逢年過節也登門問候。這一切都是為了說服甲的父母和甲為他們做線人。

法輪大法發言人張而平曾向《新唐人》表示,中共間諜活動伸展到了海外。
張而平說,我們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這個事情。因為這個事情不僅僅是在德國,在其他的國家對法輪功學員的這種間諜活動我們相信也有發生。同時我們也想敬告那些參與對法輪功迫害,以及參與對法輪功進行間諜活動的這些人,自古以來,善惡有報,終將會受到歷史的審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