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拆遷戶煤氣罐嚇退城管 咸陽村民含淚簽約(視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0日訊】(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江蘇常州鐘樓區一拆遷戶星期四上午,以煤氣罐及汽油試圖自焚嚇退數十名強拆人員。另外在陝西咸陽秦都區,十三戶村民早前聯名請律師告拆遷辦,但在拆遷辦連日恐嚇及威逼下,大部分含淚接受拆遷方的補償協議。

視頻:常州拆遷戶沈瑞華講述遭遇。(業主提供)

本台一周前曾報道,常州市鐘樓區五星街道周家村的周惠明、沈瑞華夫妻7月5日接到法院發出的民事裁定書,限令10日之前搬遷,否則強制執行。

星期四上午,當局出動數十人準備強拆,但是業主以煤氣罐及汽油試圖自焚抗爭,拆遷方知難而退。

業主沈瑞華的兒子周四告訴本台:「早上老早就來了,七點鐘我還在床上被我媽媽叫醒了。」

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的沈瑞華對記者說:「早上起床,見外面有五、六十個人,戴著大鋼帽的人,叫我老公的名字,我一看情況不妙,我跑到三樓把煤氣瓶拿到三樓,和我兒子抗爭,汽油在樓下,手上拿著打火機,他們衝進來我會抱煤氣罐,點火。(對峙)將近一個小時,今天看我這個行為,他們才撤退。」

現場照片顯示,大批穿制服的城管拉起封鎖線,不準外人進入強拆現場。

沈瑞華說:「旁邊及周圍警戒線都拉起來了,我老公(從外面)衝進來,五、六個人把我老公按在地上,手機也砸掉了。」

她的丈夫周惠明說,強拆時他正好外出,聞訊趕回家。

「知道要拆房子,我就衝進去,城管五、六個人把我按在地上,他們還說『動一動打死你』。」

周家現在居住的三層樓房三百多平方米,沈瑞華說,常州市土地收購儲備中心曾以「房屋拆遷人」的身份,就拆遷合同糾紛提起過民事訴訟,但常州市中級法院查明和認定:市國土資源局對周家的房屋地塊,不存在任何的征地手續,因此不具有對房屋拆遷提起民事訴訟的原告主體資格。但這次法院突然下達強制執行裁定書。

本台就此致電鐘樓區法院副院長岳衛東。

記者:您好,岳衛東?

回答:對。

記者;問一下沈瑞華家,今天為什麼要強拆?

回答:你是誰啊?

記者:自由亞洲電台記者。

回答:不清楚。

對方掛斷電話,記者又致電該法院執行庭庭長張燕。

記者:您好,張燕。問一下沈瑞華家為什麼要強拆?

回答:你是誰啊?

記者:自由亞洲電台記者。

沈瑞華說,當天法院去了四個人,但都沒穿制服。

「法院的四個人,他們不敢穿制服,都穿便衣來,後來他們跑掉了,這個社會還是和諧社會嗎?來搶啊,老百姓攢點錢不容易啊,創造這個家園。」

不過,也有拆遷戶因不堪當局恐嚇及毆打,無奈地簽下協議。

本台不久前曾報道,陝西省咸陽市秦都區陳楊寨街道十三名拆遷戶委託北京律師呂國華代理狀告拆遷辦,卻遭拆遷辦人員辱罵、毆打及綁架,甚至威脅生命。

村民楊志海夫婦到法院遞交訴狀也遭毆打,日前倆夫婦無奈簽下拆遷補償協議。

另一位無懼威逼的袁新虎周四告訴記者:「打了都受不了,跟人家簽協議來了,他們都受不了。」

記者:哪些人跟他們簽了?

回答:我們有些打官司的。把老楊(楊志海)打得怕了,老漢眼淚都出來了,沒辦法。

記者:那你簽了嗎?

回答:我還沒有,我還等我們的喬記者,伸張正義呢。

記者:他們什麼時候簽的(協議)?

回答:好幾天了,現在鬱悶那。

記者:還有誰簽了?

回答:基本上,他們都簽了,現就剩我們幾家沒簽。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