纏繞夜色:7.23週年祭 悲劇沒有旁觀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0日訊】 妻,吾愛

君問歸期未有期
  
妻,吾愛,那天你帶著微笑走了,就再沒回來。

此刻的我,站在陽台上,抬頭望向天空,那裡是一片漆黑,依稀有星點閃爍,妻,吾愛,是你也在看著我,尋找著我嗎?徹夜亮著的床頭燈是指引你的方向,妻,吾愛,你一定來過我的床前,是嗎?要不然在夢中怎會有一雙輕柔的手撫過我的臉龐,可是我不能動,不能握住你的雙手,因為那樣會驚擾了你,會破壞這份寧靜。

妻,吾愛,他們不讓我看到你臉上綻放過血花,你也是這樣想的吧。你,燦若桃花般為我開放,你說我就是你的稻草人,孜孜不倦地守著你,和你一同感受風,一同迎向雨。可是啊,妻,吾愛,我卻讓你獨自駛入了殘酷的黑暗之門。我在門外呼喚你的名字,你可知曉?我祈禱門的那邊永遠是坦途,可否天鑑我憐?

妻,吾愛,今夜我為支點一隻青燭。搖曳的燭光中可以瀰散有你的味道。你是一個浪漫而多情的女子,當你盯著一滴百合精油是如何消散在燭火裡,迅速蔓延了屬於我們愛的小窩,我就知道,香薰不僅包圍了你,也同樣沁入了我的百骸身心。

妻,吾愛,你是倔強的更是善良的女子。同我爭執得面紅耳赤,轉身自己卻抹掉眼淚,任憑我從背後環抱你,靜靜地靠向我,沒有一點強詞奪理。善感的小女人啊,你在哪裡?

妻,吾愛,那天早晨下了雨,空氣中滿是潮濕,我說我送你吧,你微笑著打趣都吃了你做的早餐了,還要你做車伕啊。我很想上前抱抱你,可最終我只是替你拖上行李。被雨滴打得凌亂的玻璃窗裡,你的臉龐是如此靜好美麗。妻,吾愛,你揮動的手在那一刻就知道不會再有歸期嗎?

妻,吾愛,當我再見到你,卻猶如一張白色的幕布遮掩了所有美麗,也遮蔽了所有生息。妻,吾愛,你睡著了嗎?你要做那沉睡千年的公主嗎?可為何我的唇依然不能喚醒你?他們說,我的眼淚不能滴落在你的臉頰上,那樣來世你便不再美麗。妻,吾愛,妻,吾愛,我退後一步再凝視你,好能永遠不忘記,好能在來世裡依然找尋到你。

燭熄了,在我擰亮床頭燈的那一瞬,妻,吾愛,你微笑著向我走來‧‧‧‧‧

  
明天,你好

歡迎乘坐開往天國的列車
  
請原諒,我還來不及長大。雖然,我也夢想能建設國家。可是,我再也不能從土壤裡發芽開花。列車帶我到了天國,爸爸媽媽,你們在哪?7.23動車事故中殉難的孩子,永遠留在了甌江大橋下。2012年7月23日,是「7.23溫州動車追尾事故」一週年悼念祭,花一般的生命,突如其來的撞擊,讓一個個正在綻放的生命,就此戛然而止,給家庭帶來的創傷也許永遠沒法平復。鮮活的生命體,成了祭奠技術發展大旗的祭品,由於明顯的人為責任和不負責、不成熟的技術原因,安全策略被一層層消失於無形,最終才導致了動車追尾事故。
  
在相關部門遲遲不公開事故原因的前提下,只能靠非官方推出的這些「推測」來做出自己的推測,可想而知,在這個信息以秒為單位傳播的時代,真相,是多麼珍貴與至關重要!據說誠如動車這樣的現代化科技系統,能夠檢測到鐵軌上的一個煙盒,怎麼那龐然大物的列車,居然被稱之為「可信」的系統給忽略了呢?很納悶啊,到底我們還是被這套系統欺騙了,本就有瑕疵的系統,經過貌似「正常」的渠道,通過「正規」的招標競拍方式上陣安裝使用了。我們都知道,一套系統從研發到實際應用,必須是經過了嚴格的檢測和無數次實踐驗證,得到了非常充分的數據以後,才可以正式確定滿足上路運行條件的。所以說,後面追尾的列車系統並未檢測出前方有停車,而是以180公里的速度高速運行,而沒有收到任何警示和來自調運中心的通知,這的確是事故發生的最大成因,然而,時隔一年之後的今天,我們仍然不能原諒事故的人為因素。
  
各個站段之間的配合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一個環節疏忽了,就會造成一連串環節的脫節。人為原因,卻偏偏要怪雷電,這些富有創意的藉口,非是聰明的國人所不能創造的。客運列車安全運行的技術保障、調度監控系統、應急預案、救援機制和指導思想,如果這些環節都能做到以人為本,或許就能降低災難帶來的傷害。事故發生後,我們聽到的是「盡快恢復鐵路運行」,「未經家屬確認,死難者遺體被集中火化」,「掩埋車頭是為了救援需要」。決策失誤,險些釀成活埋慘劇,被說成是「一個奇蹟」,「至於你們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鐵道部官員蠻橫無情的醜惡嘴臉暴露無遺。歷史上火車親嘴或是後入式偷歡都是極為嚴重的人為事故,和神馬雷劈無關,雷公表示鴨梨很大。
  
中國本身

是一列在雷雨中行駛的動車   

2011年12月25日,由國家安全生產總局全文刊發了《「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經調查認定,「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是一起因列控中心設備存在嚴重設計缺陷、上道使用審查把關不嚴、雷擊導致設備故障後應急處置不力等因素造成的責任事故。隨著大批自上而下的權貴們紛紛落馬,以王志軍為首的利益集團的崩塌,這起震驚於世的不尋常事故也塵埃落定,時任上海鐵路局長的安路生稱信號燈錯誤導致動車追尾,在溫州召開的國務院「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全體會議上說,存在設計缺陷的信號設備由北京一家研究設計院設計,2009年9月28日投入使用。看看日期吧,將近2年的缺陷,用血來換發現!
  
中國本身就是一列在雷雨中行駛的動車,你我不是看客,你我都是乘客。
  
隨著「7.23」事故一週年的來臨,該事故的兩面性影響表現的異常明顯,一方面強制降溫作用凸顯,鐵路建設重新回歸理性發展軌道,將這匹脫韁野馬從失控懸崖邊緣拉了回來。另一方面社會對高鐵發展的認識在逐步增強,從狂熱讚譽到有所質疑,再到全面否定、基本肯定、熱切期盼,高鐵對社會經濟發展的獨特帶動力逐漸被政府和老百姓認清,高鐵的舒適性和便利性被社會所認可。
  
目前的中國正徘徊在一種被稱作「中等收入陷阱」的階段當中。這個理論是說當一個國家處於年人均GDP3000美元附近,有可能會出現包括經濟增長回落或停滯、民主亂象、貧富分化、腐敗多發、過度城市化、社會公共服務短缺、就業困難、社會動盪、信仰缺失、金融體系脆弱等問題,很多發展中國家在這一階段由於經濟發展過快而無法消化很多社會矛盾,最終導致經濟增長回落或長期停滯,陷入所謂「中等收入陷阱」階段。先富起來的權貴階層佔據了社會大部分財富和資源,然後再通過炒作這些資源獲利,最終平民百姓承擔起這部分泡沫,富起來的權貴們變的更加富有,而百姓卻為了一個住處要奮鬥終身。
  
結語:要讓其滅亡,就得先讓其猖狂。悲劇沒有旁觀者,在高速飛奔的中國列車上,我們每一位都是乘客。

文章來源:《天涯社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