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義:一葉知秋的什邡事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1日訊】前幾天,四川什邡發生了一件轟動全中國的大規模群體事件。以90後為先鋒的民眾上街示威遊行,要求停建剛剛剪綵開工的鉬銅冶煉項目。大批的特警如臨大敵,對和平示威的民眾大打出手。民眾進行圍擊,衝進市政府,砸爛官用車輛。

當局一面緊急宣佈鉬銅項目停建,一面繼續指揮警方打人、抓人。這件事引起廣泛的關注,不少媒體拐彎抹角地進行了報導、評論,網上更是民怨鼎沸。一般評論對於一邊叫停、一邊打人,表示不解。既然已經宣佈停建了,也就是表示順應民意了,為什麼還要表示出一幅猙獰的面孔呢?

接著市委書記被免職,網上又是一番猜測。我不做政治評論,僅就生態環境問題發表一點感想。

有一則微博說,鉬銅項目的污染遠遠超過地震中的輻導核電站,60公里內嚴重污染,範圍可以覆蓋成都市區。這恐怕是言過其實了。污染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在冶煉這一行,鉬銅大概比不上汞、鎘、鉛、鉻、鋅、砷等重金屬,也比不上硫酸。

宏達集團副總裁劉德山表示,項目的全部廢渣、廢水、廢氣,均採用高新技術和設備處理,實現循環利用和零排放。另據中國新聞網報導,宏達鉬銅項目已經通過國家環保部環境影響評估,用在治污設施建設的資金就佔了項目總投資的14%,全部採用國外先進技術,最大限度地控制污染。

這 一切聽上去相當不錯,但為什麼什邡會爆發大規模遊行示威呢?剛剛被解職的什邡市委書記李成金認為是由於前期宣傳工作不到位,造成了群眾對該項目的不瞭解、 不理解、不支持。這位市委書記習慣性地使用了一個詞彙——「宣傳工作」,也就是單方面地發佈有利於政府的信息。他可能下了台還沒弄明白宣傳工作做得再到 位,也不能獲得民眾的信任。因為這是信息壟斷式的宣傳,而不是信息透明、公開的討論。我認為正是在這一點上,表現出一個集權社會和一個民主社會的根本差 別。

民主社會裡也並非一切污染項目都不許興建。我一直反覆說明一個觀點,環境問題主要的不是道德問題、覺悟問題,而是一個經濟問題。興建一座工廠是有利弊得失的,中國目前的情況是盈利的大頭被官商勾結的相關利益集團拿走,政府也在其中分了一杯羹,當地民眾得了一個微不足道的一個小頭,就是得到了幾百、幾千個就業機會。然而環境污染這個極大的災難卻降臨了,當代、甚至後代都消受不盡。因此這是兩本帳,各利益集團有它們的一本帳,老百姓這一面卻是另一本帳——搭上了健康和性命的虧本帳。

在一個健康合理的社會裡,各個有利害關係的方面要坐在一起來討論、談判,拿出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利益分配方案。如果利大於弊,就業機會和稅收等將會獲得較大增長,有限的污染尚在可接受範圍,而且受到政府和民眾的有效監督,那麼,這個項目是可以興建的。

在中國,官商之間早就走完了這個利益談判程序,只不過是違法的、私下進行的。他們之間搞定了,就要聯合起來「宣傳」民眾了。收買一些無良專家、學者,給他們的宣傳加上點科學色彩,而且早就豢養了一大批打手,隨時準備彈壓,還是「槍桿子」和「筆桿子」這兩手。

這樣幹,他們已經不斷得手,但其結果是完全失去了信任。現在「槍桿子」還有一些威懾力,但什邡的青年和百姓看來也不那麼怕打了。一葉知秋,等到老百姓敢於和軍警對打那一天,這個毀滅中華民族生存根基的政權就不復存在了。

何不亡羊補牢,開放言論新聞、保障基本人權?一定要等到算總賬那一天嗎?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