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人物】太陽王路易十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2日訊】路易十四在位時間長達七十二年,不僅帶領法國進入輝煌時代,更引領西方文化邁向黃金時期。他的一舉一動都成為當時歐洲各國君主、甚至是全民的典範。以致啟蒙時代的精神領袖伏爾泰(Voltaire)將整個十七世紀稱為「路易十四的世紀」。

西元五世紀,羅馬帝國被居住在歐洲的民族滅亡,希臘羅馬文明隨之結束,進入了長達千年的中世紀,此時歐洲分裂成無數國家,由各個民族治理。由於這些民族的文化相對落後,有些甚至還沒有出現文字,使用簡單的語言,風俗習慣也是極其原始的,也因為語言和風俗各不相同,彼此間又因爭奪生存的空間而互相爭鬥混戰,致使社會局勢始終動盪,文明的發展幾近停頓。

西元十五世紀的歐洲開始了文藝復興,想要重新連接上消失千年的古希臘羅馬文明。文學、繪畫、雕塑及建築等領域開始發展,地理和科學方面的不斷發現,以及儀器工具的發明改良,如此百餘年的發展,為歐洲的近代文明奠定了基礎。只不過個別的文化領域雖然進步許多,社會整體的精神面貌和表象上,仍舊滯留在中世紀的落後貧瘠之中。這些不足之處,在接下來的世紀中,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和方式發生著變化。而促成這個改變的,正是人稱為「太陽王」的路易十四。

路易十四在西元一六三八年出生,五歲時登基,西元一七一五年以七十七歲高齡去世,統治法國的時間長達七十二年,是歐洲史上、可能也是在本次文明歷史中在位時間最長的君主之一。路易十四在位時間長久,本身的精力旺盛,經常長時間工作,他不僅帶領法國進入輝煌時代,更引領西方文化邁向黃金時期。在歷史上,也有一些君主推動文化的發展,但其深度或廣度很少能像路易十四所作的如此系統與全面。他影響歐洲各方面之深遠巨大,以致啟蒙時代的精神領袖伏爾泰(Voltaire)將整個十七世紀稱為「路易十四的世紀」。

獨領世紀風騷

即使路易十四沒有帝王的頭銜,他仍然是一個非常迷人的人:他總是愉悅友善、對任何人都彬彬有禮。他有堅強的意志,面對疼痛和生命危險卻能淡然以對。路易十四可以長時間工作而不覺得疲倦,在召開朝廷會議時,他總是仔細聽取每個報告。他的記憶力超強,眼光敏銳,進入一間滿是人群的寬廣大廳後,馬上就能察覺誰在場、誰不在場。在他的治理之下,法國達到了歷史上的黃金時期。

他親政後大力進行政治與經濟的改革,帶領法國參加四場大型的歐洲戰爭,在戰場上英勇善戰,擴張了法國的領土,使法國成為歐洲當代的霸主。

無論路易十四是否有所自覺,他的一舉一動都成為當時歐洲各國君主、甚至是全民的典範。他將巴黎建設成第二個羅馬,供各國教徒前來朝聖;開放凡爾賽宮及其花園,讓法國和歐洲人民都可以自由進出參觀,允許百姓接近他,向他陳情。的言語舉止、穿著姿勢,無一不迅速成為歐洲社會的流行趨勢。在首都郊外興建龐大的宮廷與遼闊的花園,更成為歐洲各個君主競相倣傚的對象。在凡爾賽宮完成後不久,歐洲各國也陸續出現了好幾座大型宮殿,例如德國的卡斯魯厄(Kalrsruhe)、奧地利的美泉宮(德語Schloss Sch nbrunn)等等。

只不過各國君主雖然極盡所能的模仿路易十四的做法,卻無法效仿他的氣度、眼光與意志:他作為當代最有權勢與財富的君主,卻不怕被暗殺,反而開放宮廷任人參觀,還規定訪客必須佩劍才能入內。

引領西方文化

-語言與文學

路易十四先後成立了法蘭西文學院和喜劇院,促進了法文的發展,語法逐漸定型、文法結構也逐漸清晰,使原本粗鄙混亂的法語成為世界上最優美精確的語言之一。由於法國當時國力強盛、文化發達,遂使法語成為歐洲上流社會通用的語言,如同今日的英文一般。直到十八世紀末,遠在俄羅斯的俄國貴族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法文交談的時候甚至比用俄文的機會還多。

除了設立學院來規範語言外,路易十四還以優厚的薪俸與待遇網羅了當代的傑出作家,例如高乃依(Corneille)、拉辛(Jean Racine)、莫裡哀(Jean-Baptiste Moliere)、寓言家拉封丹(Jean de La Fontaine)等人。路易十四愛好戲劇,受其知遇之恩的文學巨匠們便不遺餘力地進行創作。他們不僅創作了許多經典的文學及戲劇作品,更規範了各種文學體裁,提倡古典的規律、對稱、典雅的創作風格,並遵守源自古希臘戲劇理論的「三一律」(意即作品裡時間發生的時間一致、地點一致和發展的主題一致)。

這個時代的作家遵循著傳統的形式創作,其作品嚴謹典雅且富戲劇張力。這股風潮從法國蔓延到歐洲其他國家,從戲劇作品擴及到其他藝術領域,持續了整個世紀,形成的風格被後世稱為「古典主義」。

-思想

主張三權分立的孟德斯鳩(Charles de Secondat, Baron de Montesquieu)、集哲學家、數學家與物理學家於一身的笛卡爾(René Descartes)與啟蒙時代的大思想家,被稱為「法蘭西思想之父」的伏爾泰(Voltaire)等人,都曾受過路易十四的獎勵。孟德斯鳩的三權分立思想影響了現代西方的社會形勢,其中包括美國立國的「獨立宣言」,成為後來世界上主流的民主制度。

笛卡爾提倡二元論與理性主義,創立了一套完整的哲學體系,被認為是西方現代哲學的奠基人。主張信仰自由與司法正義的伏爾泰,其思想更是直接影響了啟蒙時代的自由思潮,導致後來的美國獨立和法國大革命的出現。

-藝術

除了戲劇與文學外,路易十四對藝術的鑑賞力是少有君王可以並駕齊驅的,而他贊助支持藝術的慷慨,也堪稱史上罕見。他以優裕的條件吸引歐洲各地的藝術家前來定居巴黎,使他們安心創作,還在一六六三年創辦了繪畫與雕刻學院(Academie de Peinture et de Sculpture)來培育人才。

除了禮遇當代藝術家、培養未來的藝術人才外,路易十四更不惜重資收購古代的藝術品。法國皇室從弗朗索瓦一世(François I,達文西的贊助者)開始,才懂得收集藝術品。數百年來,陸陸續續收藏的作品雖然精美,數量卻不多。直到路易十四在位後,才開始大量的收集藝術品。他為了收集歐洲各地的藝術品,曾派遣一群人到義大利各地,專門為他收購希臘羅馬古典時期及文藝復興時期的作品,數量之多,以致於當時的教宗曾下令,禁止義大利各地各類的藝術品。

路易十四對藝術的態度直接影響到各地的王公貴族,他們紛紛倣傚國王,設立學校,鼓勵藝術創作,使法國成為當時藝術最發達的地方,並奠定此後重視藝術與美學的傳統。

-舞蹈

路易十四喜好跳舞,認為跳舞是對身體最好的訓練。不只是作為旁觀者的欣賞而已,他還喜歡自己出場跳,而且不只是業餘性質的在舞會上盡興而已,卻是真正作為舞劇的主角,上舞臺作正式表演。從他十三歲第一次登臺演出,到三十歲時因為體重原因而退出舞臺為止,路易十四總共在二十六部大型芭蕾舞碼中擔任主角。

路易十四在二十三歲親自執政的那年,在巴黎創辦了世界上第一所皇家芭蕾舞學校,禮聘多位當代的藝術界大師,如盧利(Jean-Baptiste Lully)、莫裡哀等,專門負責芭蕾舞的創作和演出。在這個時代的芭蕾舞碼皆為男性舞者所創作,表現人體的力與美。芭蕾的五個基本腳位、十二個手位和一些舞步也是在此時確立,並以法文命名,奠定了芭蕾動作的體系。

-音樂

由於君王喜好跳舞,法國宮廷的作曲家必須隨時創作適合跳舞的音樂。一六七二年,路易十四建立了音樂學院。西洋古典音樂中著名的「慢-快-慢」三段對比式的法國風格,便是由盧利所奠定的。路易十四的宮廷舞曲後來被英國的作曲家菩塞爾(Henry Purcell)及德國的巴赫(J.S. Bach)等人加以運用發展,輕快愉悅的曲風一掃之前緩慢沉鬱的曲調,開為了新的音樂風格。

除了舞曲外,宮廷生活中還需要各式各樣的音樂:音樂會、戲劇表演、宗教儀式、婚喪喜慶、國王出巡及外使來訪、巡獵,還有在戶外進行的娛興活動,如划船、賽馬、遊園等,都需要音樂伴奏。路易十四的御用樂手人數約在一百五十到二百人之間,分別在凡爾賽宮內的軍樂隊、教堂樂團和室內樂團演出。

在宮廷裡成立樂團也隨即成為歐洲各國君主倣傚的行為。他們依照各自的財力配置了編製不一的樂手和作曲家,除了譜寫與演奏法國風格的音樂外,也逐漸經由創作來建立古典音樂的樂理基礎。

-科學

路易十四在一六九九年成立了皇家科學院,亦即今日法國科學院的前身,延攬了當代最出色的科學家,如笛卡爾、天文學和數學家卡西尼(Giovanni Domenico Cassini)等人。在這個時代裡,科學家們創立瞭解析幾何,開始使用數學符號,提出光的折射理論,研究「電」,觀察潮汐和大氣,並嘗試將各種金屬燃燒以製成合金,許多科學儀器和各個領域的工具也陸續的被發明出來,將自十六世紀以來興起的科學革命的浪潮不斷地推高。

路易十四與中國(歐洲的中國熱)

十七世紀前的歐洲社會對中國的印象,多半來自《馬可波羅遊記》中所描述的,一個遙遠的、神奇的、文明又富庶的東方古國。歐洲人對這個神祕國度的追尋導致後來的地理大發現,在真正抵達中國之前,先發現了美洲大陸和許多當時不為歐洲人所知的地方。

十五世紀末至十六世紀初,葡萄牙人達伽馬(Vasco da Gama)發現了印度航線,一五一四年,葡萄牙商船首先抵達中國,自此以後,歐洲各國的航艦開始來往於亞洲與歐洲之間,商人與傳教士逐漸進入各地,進行貿易與傳教的工作。路易十四也是通過這兩種人來進行法國與中國的文化交流。

精神層面的文化交流

路易十四除了通過貿易連接中國外,也藉由派傳教士出使來與中國政府接觸。他曾在一六八八年致信給康熙大帝,稱康熙為「至高無上、偉大的王子」:

至高無上、偉大的王子,最親愛的朋友,願神以美好成果使您更顯尊榮。獲知
在陛下身邊與國度中有眾多飽學之士傾力投入歐洲科學,我們在多年前決定派
送我們的子民,六位數學家,以為陛下帶來我們巴黎城內著名的皇家科學院中
最新奇的科學和天文觀察新知;但海路之遙不僅分隔您我兩國,亦充滿意外與
危險;因此為了能滿足陛下,我們計畫派送同樣是耶穌會士,即我們的數學家
們,以及敘利伯爵,以最短與較不具危險的陸路途徑以便能率先抵達您身邊,
做為我們崇敬與友誼之表徵,且待最忠誠見證者敘利返回之際能發表您一生非
凡的作為。為此,願神以美好的成果使您更顯尊榮。一六八八年八月七日寫於馬利。

您最親愛之好友
路易

這封信交由耶穌會傳道士組成的派遣團遞送,這個派遣團卻因不明原因無功而返,以至於這封信也未能呈給康熙閱覽。

路易十四前前後後派遣過數百位耶穌會的傳道士前往中國,成功抵達的至少有五十名。他們除了是虔誠的傳道士以外,還是皇家科學院的院士,是學有專精的科學家、數學家與天文學家,他們帶著歐洲的科學與儀器工具,以「國王數學家」的身份出使中國,其中數人更成為康熙的老師,或擔任清朝官員,深受康熙器重。

其中以白晉(Joachim Bouvet)所起的作用最大,他在一六八四年被路易十四派往中國,一六八八年來到北京,成為康熙的老師,教授幾何學,並翻譯西方幾何與醫學的文章。康熙三十六年(西元一六九七年),白晉奉康熙的旨令返回法國,向路易十四表達希望路易十四能派遣更多傳教士前來中國的願望。

白晉回到法國後,用文字報告的形式向路易十四詳細描述了他所認識到的康熙大帝,這份約有十萬字的報告後來出版成《康熙帝像》一書。此外,他還以圖文並茂的方式,介紹中國當時上流社會的人物形象,後來出版為《中國近況人物》。白晉在書中,以肯定讚揚的方式形容清朝宮廷:「此宮廷崇文尚禮,其位於亞洲幾乎同於我國宮廷於歐洲一般。」這二本書開啟了法國社會從上到下的中國熱。

在中國的傳教士分佈各地,根據自己的專長對中國進行詳細深入的研究,並寫成筆記或文章。這些大量的第一手資料在十八世紀時被編輯成三部篇幅巨大的叢書,號稱十八世紀歐洲關於中國的「三大名著」。

此外,傳教士也翻譯了中國的典籍,介紹中國的哲學思想與歷史制度。這些書籍的出版,不僅對法國人,甚至也對歐洲人起到巨大的影響,許多啟蒙運動的思想家,如伏爾泰、霍爾巴赫等人,對中國的認識與研究,都是從這些書而來的。歐洲人所憧憬的、遙遠古國的神祕面紗逐漸地被揭開,開始瞭解中國的一切。

物質層面的文化交流

路易十四在二十三歲(西元一六六零年)時下令法國政府開設官方的「中國公司」,首次派商船前往中國,只是這次航行因為航海途中遭遇風暴而沉沒,公司也因此倒閉。意志堅強的路易十四不因此放棄,四年後又組建「東印度公司」,積極拓展亞洲貿易。一六九八年,他派遣使者指揮「昂費德裡特號」(L Amphitrite)成功抵達中國。

當時的中國處於清朝的康熙時期,康熙對外國採取開放交流的態度,對法國使者的首度來訪表示歡迎,允許法國在廣州成立商館,並免除入關應該繳納的關稅。「昂費德裡特號」在回程時攜帶了大量的絲綢、瓷器、漆器等中國貨物,這些貨物在歐洲自古就是珍貴稀有的,在古代必須通過漫長又危險的陸上絲綢之路,才能從遙遠的中國運抵歐洲。西元七世紀後,陸上絲綢之路因為中亞地區形勢的混亂而中斷,只有少數的商旅如馬可波羅父子般,來往歐亞大陸之間,帶回來的東方物品也只能零星地出現在歐洲,因為取得不易,通常只有王公貴族才有辦法使用,有時甚至連有錢還未必能買到。

此時滿載珍稀貨物的船回到法國,可想而知會造成多麼大的轟動。路易十四穿著絲綢織成的衣服,宮廷裡擺設著各式精美的瓷器。上行下效,法國社會迅速的吹起了一股中國熱,遙遠神祕的中國成為真實可及的地方,稀奇罕見的珍寶成為現實流行的時尚,人們驚嘆於中國物品的精緻優雅,透過中國傳來的物品更深入的認識中國。

路易十四不僅帶領法國乃至於全歐洲發展精緻先進的西方文化,也引領著人們瞭解中國文化。他不僅創造了一個助於他的世紀,更深遠的影響了後世的發展,堪稱有史以來最有影響力的君王之一。

原題目:太陽王的世紀

文章來源:【新紀元】周刊二七六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