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高層遭襲 事態出現轉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2日訊】新聞週刊(329)敘利亞反抗軍和政府軍的交鋒仍在繼續,在首都大馬士革,雙方對抗進一步激化。反抗軍在週三的襲擊中炸死了三名政府高官,使事態出現戲劇性轉變,給阿薩德政權重磅一擊。

敘利亞的反對派繼續進攻首都大馬士革。星期三,一名反對派裝扮成阿薩德親信的保鏢進入防衛嚴密的國家安全大樓,在政府高官開會時引爆了炸彈。國防部長拉吉哈、國防部副部長、阿薩德的姐夫舒卡特和國家安全局危機應對室主任當場死亡,多名高官受傷。之後國家安全部長受傷不治身亡。襲擊發生後,又有兩名敘利亞的將軍逃亡到了土耳 其,迄今已經有20位敘利亞將軍逃離了獨裁政權。

反抗阿薩德獨裁政權的敘利亞自由軍宣稱對這次爆炸負責,有消息稱,實施這次襲擊的人員最有可能是國防部內部有良知的保鏢或安全人員。

敘利亞目前委任了新的國防部長。

反對派敘利亞國民議會成員德魯比(moulhem Droubi):“他(阿薩德),我們相信,情況對他越來越差,他可能開始前往敘利亞西部的山區。”

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居民19日開始外逃,以避開衝突和政府軍對市內若干地區的炮擊,成千上萬的難民逃往土耳其、黎巴嫩和伊拉克。

分析人士認為,這次敘利亞政府高層被炸死,對阿薩德核心政權是個巨大打擊,鼓舞了反對派的士氣,是迄今對敘利亞政權最成功的直接攻擊,是17個月起義中的一個轉折點。

時事評論家伍凡:“阿薩德政府已經快結束了,他的下場就是被打死!卡扎菲的結果!因為他殺了將近兩萬人啊,拿飛機轟炸,軍隊現在反叛了嘛,現在就是這些反叛軍隊打進去了。現在已經快接近於利比亞卡扎菲倒臺前的景象,要不了幾天了。”

在內戰的同時,敘利亞面臨嚴重經濟困境,原油收入由於國際制裁大減,旅遊和貿易也滑落,國內通脹已經達到30%。

美國政府18日表示,“阿薩德政權正在失去控制”,並明確要求阿薩德儘快交權,讓國家平穩過渡。西方國家紛紛表示,這起事件督促聯合國對敘 利亞政權更快採取更嚴厲的措施。

而在7月19日,中國和俄羅斯聯手否決了聯合國安理會對敘利亞的制裁決議案。此舉引發西方強烈不滿。

英國駐聯合國大使馬克‧萊爾‧格蘭特(Mark Lyall Grant)指責中俄兩國是在保護一個殘暴的政權。 他質疑中俄將自身利益置於上百萬的敘利亞人民之前。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蘇珊‧賴斯(Susan Rice)說,最新的否決是「更加危險和可悲的。」

那麼中俄在聯合國極力阻擋國際社會的制裁行動,是否能改變敘利亞政權的最終命運呢?俗語說,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而今敘利亞反對派越戰越勇,反觀阿薩德政權,則眾多高官紛紛倒戈,事態為甚麼會如此發展?我們來看一看。

據統計,自2011年三月以來,已有超過1萬六千人死於衝突,這些傷亡從一些小城市,已經蔓延到敘利亞最大的兩個城市,首都大馬士革和經濟中心阿勒頗。

兩個星期前,紐約的人權觀察發佈報告指責敘利亞政府實施“國家酷刑政策”試圖平息反抗,關押和折磨反對政府支持抗議者的人士,報告明確指出了27個酷刑監獄的位置,並根據證人的描述附有酷刑圖。報告說敘利亞危機是踐踏人權造成的。

對人權的肆意踐踏使民眾和部分政府軍奮起反抗,平民和倒戈的軍人在阿勒頗加入了反對派武裝

沙亞德中尉:“我是中尉阿卜杜勒•瑪勒克•沙亞德。我現在是自由敘利亞部隊歐瑪•本•埃斯營隊指揮官。我們從阿薩德的軍隊倒戈。我們倒戈有幾個原因,不平等、種族歧視、屠殺無辜的市民。當我在霍姆斯服役時,親眼看到阿薩德匪幫開槍殺人。”

阿德蘭沙亞德上校( Adnan Sayyadeh ):“我是阿德蘭沙亞德上校。我領導這個營隊。這個營隊是由普通無辜的民眾組成。我們這些民眾要幫助那些受阿薩德政權壓迫和迫害的人們。”

敘利亞駐伊拉克大使法爾斯(Nawaf al-Fares)在脫離阿薩德政權的聲明中也譴責了敘利亞政府的屠殺,呼籲敘利亞士兵調轉槍口起來反對獨裁政權。

敘利亞駐伊拉克大使法爾斯:“我呼籲,軍隊的成員加入到起義中來,保衛國家和人民,調轉槍口對準這個政權的罪犯。”

評論家伍凡認為敘利亞政府走到今天這種窮途末路的境地原因就是因為它是個獨裁政府。

伍凡:“之所以會走到這樣的結局呢,關鍵在於阿薩德是一個獨裁的政權。他以為用專制獨裁的手段,用軍隊控制老百姓的手段能夠維持他的政權。但是不料這16個月來阿薩德政權的支持度越來越低。支持他的老百姓越來越減少。而反對他的士兵,將官們越來越多。現在他們組成了反對派。 得到了西方國家相當程度的支持,開始進行反攻。”

美國人權活動家唐柏橋說阿薩德的非正義戰爭的本質使他被唾棄

美國人權活動家唐柏橋:“自古以來,戰爭分正義的戰爭和非正義的戰爭。如果這個事情是由於阿薩德引起的,血腥鎮壓甚至屠城、屠村,把一個村一個村的屠村,炮轟,然後用飛機去轟炸,使用重型武器,他已經越過了國際社會所謂底線。”

評論家伍凡認為推翻獨裁政府的主要力量是人民,對敘利亞的前景充滿信心。

伍凡:“從茉莉花革命到現在,四個國家四個國家政權已經發生改變。敘利亞是第五個。他不會逃脫他的命運。獨裁政權一定會下臺。過去兩年來已經證明了。其中最重要的力量就是老百姓起來反抗獨裁政權。”

伍凡同時也認為,敘利亞軍隊判離獨裁政府對中國軍人也是個很好的啓示。軍隊應該是保護人民的,而非黨衛軍。

新唐人記者姜禹、吳劍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