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亨利:被管制的媒體和被收買的媒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3日訊】在中國大陸,新聞媒體受到政府管制,不准照實報導,都必須照黨政機關發布的內容報導,敏感性的事故,如人民抗爭、公安施暴等在媒體上都隻字不提。

人禍大災難,或官員粗暴行兇事故:例如2011年溫州動車追撞事故;最近發生的天津薊縣商場大樓火災,造成眾多傷亡事故;陝西省安康巿鎮坪縣曾家鎭因孕婦湊不出四萬元超生罰款保證金,致使懷胎七個月已成嬰的胎兒遭強行打下的殺嬰案;四川什邡人民抵制官商開採及冶煉銅、鉬、等礦產,汙染環境獲取暴利的開發項目;湖南六四民運人士李旺陽的「被自殺」事件等等。官方爲規避責任,都用強制力量掩蓋真相,鎮壓反抗,淡化災情,禁止媒體自由採訪及自由報導。

上級政府也極力包庇,萬一事情鬧大到不可收拾時,負責官員也祇受到行政處分,大家說這種處理是爲了平息民憤,我倒認爲上級發怒處分出事官員的出發點,完全是爲了下級沒有做好掩蓋真相的工作,把「好好一件事情」都搞砸了。事情若再升級到引起擴大群眾普遍抗爭而不可收拾時,就暫時讓步,平息民怨,例如四川什邡銅鉬礦開發項目,在掩蓋真相到武力鎮壓均無效後,宣佈停止此銅鉬礦項目;有些事件苦主受迫害太深,造成的巨大社會抗爭,要引起國外公憤時,就用金錢的力量,以「補助」名義(從來不用「賠償」)軟硬兼施地使受害人接受,買到受害主角對事端的低調態度,促使眾怒的氣勢洩氣,例如陜西強行引產殺嬰案,終以補助苦主七萬元人民幣收場。他們一向不對受害百姓負法律責任,因爲官員都是共產黨黨員,黨員是不受法律制裁的。

中共對付爭議性事件的一貫做法是:第一步,掩蓋真相;無效時走第二步,橫加鎮壓、拘捕、迫害;又無效時,行第三步,向群眾妥協、對受害者安撫、補償。所有過程都以減免主管官員責任爲出發點,底下執行的人做法都很粗糙。例如溫州動車事故,處理現場竟未清查損毀車箱內是否還有人之前就將車箱推下穚,推下後車箱內翻出一個死者,也許在未推下前此不幸者還活著呢。不久便開始掩埋損毀車箱,爲何要掩埋損毀車箱?這可能是在徹底加碼執行上級交代的「掩蓋真相」吧。還發現一個活著的二歲半女孩,差點被挖土機連車箱一同掩埋入土。

在自由世界裡媒體有報導真實新聞的自由,媒體也因爲敢說敢言而得到社會公信力。任何政治力量無權限制新聞自由,但是中共以列寧的統戰策略「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起家,爲了它們控制的媒體能延伸到國外發揮「聯合次要敵人」進而「打擊主要敵人」的功能,利用自由世界不限制媒體的自由發展,共產黨隱伏在金錢的背後,以從事商業投資的方式,或資助、或收購、或新創、或搞公關,漸漸擴大佔領著媒體。

美國眾議院已經建立第2899號法案,《中國媒體對等法案》(Chinese Media Reciprocity Act) ,對中共媒體在海外的擴張和滲透提出挑戰。眾議院聽證會中透露,美國於2011年允許中共811位新聞記者來美國活動,其中大多數都是中共國安部的情報人員,而中共在同時期祇批准2位美國記者去北京採訪,美國記者的採訪工作還處處受到粗暴阻擋。中共在美國能自由創辦報紙等出版物,最近新成立具有中共背景的廣播事業、電視台等如雨後春筍,新華社在紐約巿的時報廣場設立的廣告牌,每月租金三、四十萬美元,相當於美國之音中文部全年預算的四分之一,也就是廣告牌一個月的租金相當於美國之音中文部三個月的開支。中共從2009年就開始著手投資450億美元,支持新華社、央視等主要官方喉舌,在海外設立分社,強化對外宣傳。而美國若要在中國大陸辦報紙或開電視台卻想都不要想,門都沒有,連美國在北京的大使館公佈當地空氣品質都被中共說爲「干涉內政」。

從上述中共在統戰陰謀上花費的大手筆,可知中共已非困難時期的一窮二白了,它之所以能快速致富,已見於拙作〈掃描中共的一國三制〉,簡單來說,鄧小平改革開放後實施「城鄉二元」化,把窮苦的70%農民與城市分開後,城巿的繁榮富有不被農民的貧窮拖累。反過來,鄉村的資源都供養了城市,鄉村的土地及土地的農、礦產物,都爲官有,甚至最近黑龍江省已經規定陽光和風力都爲官有。農民本身等於牛馬,也是官家的財產,所謂「農民工」或稱「民工」,是城巿的廉價勞工。官家,不論地方或中央,也不論官幾代,有權佔有、支配地方財產,包括人民的耕地和住屋,從而獲利,有權佔有及支配地方財產者相當於中古歐洲的封建主(Feudal Ruler);官家,不論地方或中央,也不論官幾代,有特權從事開採、生產、服務等企業活動,外資也必須找這些特權人士合作才能來共同開發,國內外兩方都相當於上世紀初列強的殖民主義者(Colonialist)。不過從前殖民主義者是列強靠武力侵略進入殖民地,被殖民的國家在百般無奈下就範的,而今日中共是向外招攬合作對手,樂意他們來自己統治的國家共同從事殖民主義活動。因爲中共向自己國內開闢殖民地,我們就稱中共這種做法爲「反向殖民主義」(Reverse-Colonialism)。

香港雖然回歸了中共統治下的祖國,因爲有「一國兩制50年不變」約定在先,所以中共還無法擺明著限制香港的新聞自由,不過在暗中卻積極收買香港各大媒體,同時也有財力創辦新的媒體。中共在美國都肆無忌憚地如此做,更何況香港,有悠久歷史的香港英文大報《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都被中共收買了,此一行動早在1997香港回歸前一年就已開始。目前香港傳媒界的老闆或高層中,一半以上有中共方面「人大」、「政協」、「政協常委」等的身份。有了這些具備中共背景的人物滲透在媒體高層中,能使原來對中共有批判性的報業,不再觸動一些敏感問題,減弱了傳媒界監督、批判的功能。

表面上看好像是中共在國外統戰的一大成果,滿足了他們領導的期望,事實上他們的伎倆在自由世界裡是邪不敵正的。當被收買的媒體變成專向中共搖旗吶喊塗脂抹粉的工具時,已完全失去了媒體應有的公信力,如此不但不能幫中共起宣傳作用,反而增加了人們對共產黨一黨專政的厭惡感。在自由世界裡人們很容易分辨一個媒體是否已被收買,舉例來說,湖南維權人士李旺陽離奇死亡事件,在香港引起群眾抗爭,對香港來說算是一件大新聞,6月7日香港媒體都普遍大幅報導,唯有被收買的喉舌媒體對此淡化處理或隻字不提;又例如7月1日香港回歸15週年,梁振英宣誓就任第四屆特首,胡錦濤蒞臨監誓,胡在致詞時台下有記者高聲發問敏感性問題,被警察架出場外,當天香港街上有40萬人反共遊行抗議…,這些場景不能不算香港的大新聞。人們祇須在7月2日看港、台各種報紙、電視、以及視頻網站就可一目了然找出哪幾家是中共的或被中共收買的喉舌。凡祇報導胡錦濤、梁振英官式講話,而對當日反共遊行的情況故意忽略者都是中共的喉舌。

最近網絡新聞界流行的「讀者留言」養活了一些中國大陸對自由世界的統戰工具 ──「五毛」。根據《維基百科》的記載略以:他們的正式名稱是「網絡評論員」,大陸網民給他們取名爲「五毛」、「五毛黨」、或「網評猿」。他們是中國大陸特有的一種職業,受中共行政機關、高校、網站僱傭及指導,全職或兼職在各種網站、討論版等處以「讀者留言」方式發表有利於中共的言論。通常以冒充普通網民的身份,發表擁護中共政府的文字,或採取其他網絡傳播策略,來試圖達到影響、引導和製造網絡輿論的目的。「五毛黨』原本是對網評員的一種別稱,「五毛」兩字是爲了象徵性地諷刺網絡評論員除了微薄底薪外每發一帖能掙五毛錢。不过,近年來被逐步擴展泛稱專門發表有傾向於中共的偏頗言論者。這些人也被分檔次,各冠以「五毛」、「高级五毛」、「超级五毛」等的稱號。

普通五毛祇在留言中胡亂寫些惡言誑語,文字不通、別字連篇、事理不清,往往是根本未看完人家的文章,或祇看了標題,就發帖了,或針對其他留言人嘲駡,文化水準(水平)都很低級且粗暴。有的還用英文,可是那英文之破,要懂得中文的人才能猜得出他的意思,可以拿來當笑話看。

高級五毛和超級五毛都是些教授級的知名人士,例如駡香港人爲狗的那位孔慶東教授,爲力挺薄熙來,在第1視頻(V1CN) 節目中質問大眾「你爲薄熙來做了什麼?」由於此言有扇動性,後來被調查。

有超級五毛承認曾得過100萬元人民幣的「課題費」,今已自動吐出。超級五毛的價碼由此而曝露,不知低級五毛聽了有何感想?同樣出賣良心的人,他拿100萬,你拿5毛。

文章來源:《作者blog》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