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誰來點燃解體中共的正義炸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4日訊】日前,多位美國國會議員出席法輪功學員「720」反迫害13年集會時,嚴詞抨擊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對此罪行發言的議員人數之多、言詞之激昂為近年來所首見。

此景也令人不禁紛紛再度議論:前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究竟有沒有將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器官的相關證據資料交給美國當局?美國政府與國會是否已經握有活摘器官的相關資料?

一般咸認,如此駭人聽聞的反人類犯罪證據,應是王立軍用來威脅薄熙來以自保、或用來向國際交換出任污點證人的重大保命符之一,因此王極有可能已經將證據交付美國政府手中。但由於美國政府始終對此三緘其口,也因而讓各界無法獲得百分百的證實。

儘管如此,但仍有三點現象值得我們從中抽絲剝繭,或可作為另一種「旁證」。

其一,美國國務院4月25日在眾議院召開一場簡報會議,僅有國會議員本人才得以入場,連議員助理都無法入內,保密規格之高並不尋常。

會後,雖然議員們礙於保密並不對外公開談論會議內容,但部份議員也在近期私下間接證實,該場會議內容確實與王立軍出逃美國領事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有關。

其二,稍後的5月24日,美國發表2011年度人權報告書,報告中公開提及中共涉及參與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並持續抓捕、監禁、騷擾、折磨法輪功學員。這是美國人權報告書首度公開談論這項迫害人權罪行。

事實上,美國政府絕非近日才知悉中共活摘器官情事。早在去年6月,美國的非移民入境美國簽證DS-160申請表中,增加了一項必須回答的問題:「你是否曾經直接參與強制移植人體器官或身體組織(Have you ever been directly involved in the coercive transplantation of human organs or bodily tissue)?」

這個入境政策上的變動,足以反映出美國當局早已掌握並確信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罪行為真,只是迫於美中雙邊外交關係與辭令,不便公開揭露或批評這項人權罪行。

但今年美國在人權報告書中首次公開提及此事,顯示政府部門很可能在近期獲得了更強烈而震撼的直接證據,感到必須先有所動作來「鋪路」,對中共與國際社會宣示「美國知悉掌握此事」,好為美國在美中關係上取得較多的外交籌碼以做雙邊利益談判,同時又可讓美國在國際社會上再次披上「人權衛士」的道德光環,一舉兩得。

其三,則是美國國務院的態度。王立軍於今年2月6日出逃美國駐成都領事館後,巧合的是美國國務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又譯希拉蕊)對中共當局的態度明顯轉而強硬。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與前第一夫人希拉里過去曾被認為對中共政府態度友善,但近幾個月來希拉里不斷在國際社會上直接點名抨擊中共當局對民主與人權自由的戕害,砲火猛烈程度實屬罕見。

其中固然可能與中共力挺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Hafez al-Assad)血腥鎮壓百姓有關,但更令人不得不聯想:是否希拉里已經握有確切證據並明白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真相?是否美國國務院因此在外交政策上做出調整,開始對中共政府展開更強硬的道德批判與外交對抗?

以上三點現象,著實令人玩味。

不過,我們必須明確的是,無論有無直接人士出面證實王立軍提供直接證據給美國當局,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殘酷罪行都是罪證確鑿、無法否認。

2006年,曾有兩位化名「安妮」與「彼得」的中國證人,來到美國華府公開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該罪行正式曝光世人面前。

巧的是,筆者於當年也正好因緣際會地參與協助這項罪行的部份調查報導。

起初,在整起事件尚未公開前,筆者陪同調查員以「化身採訪」的方式致電中國沿海幾家標榜「器官移植快速」的醫院(多數是軍醫院),當調查員問及「有無煉法輪功的(器官供體)?」多位醫生在電話裡毫無避諱地給予肯定答案。

後來,事件遭曝光後,中國醫院的態度開始趨於保守,電話上得到的答案開始變成「你過來就知道」、「這事我不好在電話上說」,到後來的「現在(供體來源)很吃緊了」、「我不敢保證」。

因此,活摘器官的罪行是鐵證如山的事實,真相公開在世人眼前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最後,如果美國真的已從王立軍手上取得活摘器官的關鍵證據,我們可以推測,這批證據或這項罪行被公開大約有幾種可能性:

一、面對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等參與活摘器官「血債派」人馬的鬥爭威脅,加上國內經濟出現危機、失業率升高、百姓民怨沸騰等因素,讓胡錦濤、溫家寶決定仿效當年的戈爾巴喬夫(Mikhail Sergeyevich Gorbachev,又譯戈巴契夫)、解體風雨飄搖的中共政權,並公開血債派參與活摘器官的證據,藉此劃清界限以保全性命,避免將來遭到人民清算,並為自己在未來歷史上保留一些正面的地位與評價。

二、江周薄等血債派在薄熙來、周永康相繼失勢後,已經面臨生死存亡關頭,派系內部人馬為了自保,勢必出現各類聲浪,倘若進一步衍生內訌,或許可能使得部份良知尚存人士將相關證據流出、交付海外媒體來曝光真相。

不過,血債派人馬也都深知中共對許多海外媒體進行長年滲透,因此倘若要將關鍵證據流出,勢必得交付給新唐人電視台、大紀元時報等不受中共控制的獨立媒體來報導曝光才保險。

三、當美國大選進入倒數階段,如果奧巴馬(Barack Obama,又譯歐巴馬)選情吃緊告急,奧巴馬陣營很可能選擇將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公開於世,震驚全球社會,讓美國人的目光轉移開膠著的選情,也讓奧巴馬政府得以汲取「人權正義」、「國際警察」的光環來加持自己,以便連任。

特別是奧巴馬先前與俄羅斯前總統梅德韋傑夫(Dmitri Medvedev)的一番利益交換談話意外遭到媒體曝光後,奧巴馬的形象大受衝擊,因此格外需要「揭露邪惡政權」的大案子來為自己拋光漂白。而駭人聽聞、足以動搖中共政權的活摘器官案件,正是奧巴馬陣營最好的選舉救命丹。

最後,發球權並非只掌握在美、中或血債派三方手上。目前已有若干國際媒體積極調查此事,倘若有媒體搶先一步調查成功、或者獲得正義人士出面提供人證或物證相助,則真相也將由此曝光。

但若是如此,則不僅中共政權將遭到全球社會的譴責抵制與國內十多億人民的抗暴推翻,就連美國奧巴馬政權也將造到國際社會的質疑與責怪:為何掌握這一重大罪行的證據卻噤若寒蟬?「國際警察」的威望將蕩然無存,奧巴馬的選情也將雪上加霜。

回顧歷史,中共政府是人類歷史上最殘暴不仁的政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則是中共倒台解體的炸彈。上天已經將炸彈定了時,並把引信開關交到了美國奧巴馬與中共胡溫手上,誰引爆了炸彈、解體了中共,誰將在未來得到正面福份與榮耀。

反之,如果奧巴馬與胡溫為了利益考量而遲遲不願啟動這個正義的武器,上天也會交由其他人來引爆。

屆時,中共政府依然會解體,但奧、胡、溫三人也恐將跟著受害受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