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文社:北京變身「中南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5日訊】本月21日,北京發生暴雨到大暴雨天氣,全市平均降水量170毫米,為自1951年以來有完整氣象記錄最大降水量。其中,最大降雨點房山區河北鎮達到460毫米。暴雨引發房山地區山洪暴發,拒馬河上游洪峰下洩。

其中,溺水死亡25人,房屋倒塌致死6人,雷擊致死1人,觸電死亡5人。目前,死者已有22人確定身份,其餘15人正在確認中。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下雨,原本的極平常的事情,平常到了有了

【唐】韓偓

猛風飄電黑雲生,霎霎高林簇雨聲。

夜久雨休風又定,斷雲流月卻斜明。

【唐】齊己

四郊雲影合,千里雨聲來。盡洗紅埃去,並將清氣回。

潺湲浮楚甸,蕭散露荊台。欲賦隨車瑞,濡毫渴謏才。

【唐】王駕

非惟消旱暑,且喜救生民。天地如蒸濕,園林似卻春。

洗風清枕簟,換夜失埃塵。又作豐年望,田夫笑向人。

【唐】薛能

何處發天涯,風雷一道賒。去聲隨地急,殘勢傍樓斜。

透樹垂紅葉,沾塵帶落花。瀟湘無限思,閒看下蒹葭。

對雨的讚美和無病呻吟的惆悵。許許多多的句子裡,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意味凹顯。可是,又可是,北京的這場雨,來的就很不隨人願,下了雨,游了泳,死了人,還有沒找到的?死亡了37人,還是61年未遇的大雨。我們在強烈譴責老天爺下雨,這種在一個時間下雨,下大雨這一醜惡行為的同時,嚴正聲明:大雨打不垮我們的JDP。大雨壓不垮我們的奮鬥精神。大雨,改變不了我們和諧的社會進程。畢竟,這個是61年一遇,不論你信不信,反正我信。

在紅太陽升起的地方,成就了一個澤國。那個包含禍心的反動派老外,不及時逃出水深火不熱的境地,居然,居然還敢在水中游泳,這些行為,是對我們偉大祖國的公然蔑視。

我們祖國的首都,能夠修建起來鳥巢,大褲衩,還有水立方,能夠嚴查布控來京旅遊的普通百姓。居然沒有擋得住大水的侵擾。表面的,面子上的,能夠貼金的項目,都會有人搶著來做。而這個主管下水,切實關係民生的,裡子上的工程,又有誰來承擔責任?我們在這裡,並不是強求要由北京市政來負全責,但是,這個僅僅是60年一遇的大雨的自然現象,就可以令幾十人喪生。那麼,如果遇到100年一遇,200年一遇的大雨?偉大的首都成了汪洋?出現了更大的險情?你們又有什麼託詞來推卸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

這裡我們需要說明的是:這個,不是多少年一遇的問題,這些詞句不能成為免責的理由。當我們在發展經濟,注重經濟增長的同時,我們是不是應該拷問一下,我們自己的良心,我們做為父母官,究竟為民生做了哪些實際的工作?有沒有想到:人民才是汪洋大海這個道理?

水能載舟,水也可以淹沒汽車,只是,大水,不能淹沒的是施政過程中的實際作用,不能淹沒的是在人民心中那個天平。

在大雨中死去的37位遇難者,在哭號,他們拷問的不僅僅是那些多麼輝煌的業績和增長,也同時在拷問執政者的靈魂。

水火無情,天津大火的死難者剛剛走過奈何橋?後面緊緊跟來的是大水中的冤魂和這些冤魂無奈的呼喚和憤怒。

願死難者在水火中安息!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