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書連載】《列寧不為人知的故事》(8)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6日訊】【導讀】真實的列寧是偉人?是魔鬼?是無賴?是混蛋?是殺人惡魔?歷史已作出了回答,時間判官已蓋棺定論。《列寧不為人知的故事》是郭國汀根據德米特里依解密檔案撰寫的《列寧新傳》(Dmitri Vokogonov, Lenin A New Biography,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Harold Shukman)(The Free Press New York London, 一九九四);《共產主義黑皮書》;哈佛大學歷史教授里查德之《共產主義的歷史》,墨爾本大學政治學教授之《共產主義導論》綜合編譯。德米特里原是蘇軍將軍后成為歷史學家,任葉利欽總統的特別助理和檢查蘇聯檔案總統委員會主席,其真實性與權威性不容置疑。

(接上期)

考茨基的遠見卓識

一九一八年夏天,在蘇共群體屠殺開始不久,考茨基在《論無產階級專政》書中預言「兩種社會主義運動…是兩種基礎不同的方法的衝突:民主和專制獨裁的衝突。兩種運動看上去有相同的目標:通過社會主義和人道主義解放無產階級,但是其中之一採用的方法是錯誤的,極可能導致毀滅;通過充分的討論爭辯,我們堅定地選擇民主。獨裁專制並不要求反駁對方相反的觀點,而是強制壓制令對方閉嘴。因此,民主與專制在討論爭辯的開初更不可調和。一方要求的,便是另一方壓制的。」(注一)他指出「少數人的專政,經常發現一支絕對服從的軍隊是其最強大的支持者;但是它越依賴武力取代多數人的支持,它就越走向反面,訴求暴力代替拒絕他們的投票;內戰成為調整政治和社會爭議的方法,在完全的政治冷漠或失望未佔上風之所,少數人的專政經常會受到武裝攻擊或持續的游擊戰爭…獨裁專制者就會陷入內戰,生活在被推翻的持續危險之中…在內戰中,各方均為生存而戰,失敗者面臨被滅絕的威脅。這一事實的意識正是為何內戰會如此殘酷的原因」。(注二)

列寧蠻不講理地以《無產階級革命和叛徒考斯基》作為回應而拒絕討論爭辯。列寧援引恩格斯的話說「在現實中,國家僅是一個階級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機器」,並狡辯稱「專政的本質乃是:專政是直接基於暴力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統治。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是通過使用暴力反對資產階級贏得統治權並維護統治,該統治不受任何法律限制。」(注三)接著蠻不講理地狡辯「蘇維埃政府的無產階級民主是一種形式,已經發展和擴大了史無前例的民主,確切地說,它是最廣大的人民,被壓迫的勞動的人民的民主」。(注四)正是在「無產階級民主」的美妙包裝下,蘇聯共產黨幾十年來干下了無數恐怖罪惡勾當。

考茨基一九一八年勇敢而誠實地說「確切地講,我們的目標不是此種社會主義,廢除每一種剝削和壓迫,直接反對一個階級,一個政黨,某種性別,某個種族…如果我們證明…無產階級和人類的解放,唯有基於毀滅私有財產基礎上才能取得,我們將拋棄社會主義而無損我們的目標。」(注五)

二十五 列寧是天真還是幼稚無知或是弱智

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列寧在紅場演講時稱「你們當中現在不滿三十至三十五歲的絕大多數人,將看到共產主義的鮮花…我們已創建的社會主義宏偉大廈不再是烏托邦。」(注六)一九二零年九月他又在第三屆共青團代表大會上稱「你們十五歲這一代人,再過十年至二十年將生活在共產主義下。(注七)一九一九年列寧對年青的共產黨員演講時稱:「我們不相信永恆的道德,我們正在披露有關道德的所有神話故事的虛偽。」(注八)列寧在其左翼共產主義一書中公然宣稱:「共產黨人為達目的已作好欺詐,偽證和採取任何手段的一切準備」。(注九)列寧看來是真相信經過十到二十年便能建成所謂共產主義,至少表明其在某些問題上的極度無知而弱智。

一九四零年托洛斯基在被暗殺前六個月還說:「我對人類共產主義未來的信仰一點也未減弱,甚至比我年輕時還更強烈。」(注十)一九四零年在被暗殺前不久,托洛斯基立下遺囑:「無論在何種情況下,我的死亡,我至死不變對共產主義未來的信念。」(注十一)哥爾巴喬夫甚至在一九九零年還說:「我現在是,將來永遠是一個相信共產主義的人」(注十二)。吾以為一個人二十歲相信共產主義是聰明人,三十歲還信共產主義已成為蠢貨,四十歲仍相信共產主義則已腦癱,五十歲以上仍堅信共產主義者不是嚴重弱智無知就是缺德或別有用心絕無例外。

注 釋

注一: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Ann Arbor: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一九六四) 一-三.

注二: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一九六四)五一-五三。

注三: V.I. Lenin,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and Renegade Kautsky( Moscow: Foreign Language Publishing House, 一九五二) pp.三二-三三, 二零.

注四: V.I. Lenin, The Proletarian Revolution and Renegade Kautsky( Moscow: Foreign Language Publishing House, 一九五二) p.三七.

注五: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trans. H.J.Stenning ( Ann Arb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一九六四) 四-五.

注六: PSS. Vol. 三八.p.三二五.

注七: PSS. Vol.四一. p.三一八.

注八: PSS.Vol.四一. Pp.二九八-三一八.

注九: PSS.Vol. 三三. In his book, “Left Wing Communism" (Vol. 三零) Lenin counseled: “Communists are to be ready to cheat, lie, perjure and do everything possible to gain their ends."

注十: Trotskii L.D.Dnevniki I Pisma, (New York, 一九八六) p.一六五.

注十一: Trotskii, lev, Dnevniki I pisma, New York, 一九八六. Pp.一六七-一六八.

注十二: Jerbert J. Ellison, Boris Yeltsin and Russia』s Democractic Transformation,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二零零七) p.一三.

此文於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七日做了修改

(待續)

文章來源:百家爭鳴【郭國汀律師專欄】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