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中共勢頭已去紛紛作鳥獸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6日訊】根據一項統計顯示,在中國大陸平均每一百個人當中,喊叫興旺發達的人是九個,七十七個人是在抱怨說他們是在拚命的掙扎著活著,還有十四個人就直接承認他們是在受苦。

二零一零年福布斯結束了一項全球幸福指數的調查活動,對一百五十五個國家的人民所提出的詢問是:你對日常生活的總體滿意度是多少?結果中國大陸、肯亞和迦納三個國家並列,被排在了第一百二十五位上;印度和阿富汗並列,被排在了高於中國大陸的第一百一十五位上。

這種消息共黨是不會報道的,而且還封鎖屏蔽。看起來一場北京奧運,一場天安門閱兵,接著又是上海的世博,廣州的運動會等等,並沒有提升中國人對日常生活總體的滿意度。勞民傷財的折騰不過才有百分之九的中國人喊了一聲興旺發達,這一聲喊叫的成本也實在是太昂貴了。至於是否有百分之九的中國人認為中國大陸興旺發達了呢?我本人是持懷疑態度的。

前不久有學者發表調查結果,兩千多名共黨高官們的家族總資產竟然高達九千七百多億美元,二百三十萬個共黨家庭的財產,佔到了全社會財產的百分之九十。這二百三十萬個家庭佔中國大陸四點三億個家庭的百分比,不過是百分之零點六,再加上犬儒、五毛、憤青、憤佬們也算進去,或者還應該把精神、心理不正常的人也算進去,那麼能夠喊出興旺發達的中國人的總數不會超過百分之三。

這兩年共黨再也喊不出個像世博、運動會這樣的大題目來大肆宣傳強大和輝煌了,可是如果不宣傳,不去把握輿論導向的話,中國人的注意力就會集中在日常的所見所聞和親身感受的生活壓力,及世道不公上去了。於是所有的這一切都會集中在共黨們的貪腐和搶劫上,民怨民憤的矛頭也就都對準了共黨這個政權了。

所以黨的宣傳工作者們沒事也要找事去宣傳,以轉移人們的注意力,讓共黨們安心的去打群架。去年宣傳了一陣子新式的飛機和從烏克蘭買回來的舊船殼,今年又宣傳神九上天,蛟龍要潛水。其實這些都不過是抄襲前蘇聯五、六十年代的技術,引不起人們的興趣,所謂的大肆宣傳,不過就是茶杯里的風波。

這就好像今年初,朝鮮的金正恩是不顧世界的譴責和制裁,也要發射一顆遠程飛彈,也提振和刺激挨餓的朝鮮人民。結果是飛彈發射失敗了,於是就馬上又搞了場大閱兵,以宣傳盛世朝鮮。飛彈失敗了,二十四萬噸的食物援助被取消了。大閱兵並不能夠填飽肚子,盛世之下人民是依舊在挨餓。

天下的極權統治都是一樣的,強大輝煌了的中國大陸人民卻享受不到任何的國家福利和社會的保障,跳出幾個人喊叫一聲興旺發達也是極權之下特色之一,他們所圖的不過就是幾塊錢,或者是一頓免費的午餐而已。

今年的七月三日,《先驅日報》上刊登出了一篇美國人寫的文章,文章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我們美國人享受著世界許多地方不可思議的自由和機會,我們能說出想法,篤行我們的信仰,我們有機會獲得更好的教育,干我們想乾的事,去實現我們的美國夢。

美國是個移民國家,立國的歷史總共不過兩百多年,比起中國人的五千年文化,美國連中國的二十分之一都夠不上。可是美國人為什麼如此愛美國,又時時的為美國而感到驕傲呢?從摘錄短短的這段話中,我們就可以得到一個答案。

其中就是提到了自由,機會的均等,自由思想,自由信仰,好的教育體系和自由創造,去創造自己認為的幸福生活,這就是美國夢,也是美國的精神。美國精神能讓人們的美國夢成為真實,說到底其實就是美國的政治制度好。

共黨統治幾十年,從不間斷的煽動反美的情緒,又是要打倒,又是譴責,又是抗議,但是仍阻止不了中國人去美國使領館排隊等候簽證,甚至是不惜性命偷渡美國。更為諷刺的是,整天大罵美國的共黨們,早就開始把子女、家屬和錢財偷偷的送去了美國,為什麼會是這樣?

中國人不喜歡共黨的制度,所以要走,其實是連制定那套制度的共黨們也不喜歡自己制定的這套制度,所以他們跑的更早更快。煽動愛國的是共黨,可是賣國的、叛國的就更是共黨們了。犯足了罪的共黨們企圖一逃了之,在中國大陸這塊無法無天的地盤上,共黨們把它們的獸性發揮得淋漓盡致,難道這個世界也無法無天,允許人面獸性們通行無阻嗎?

五毛們、憤青、憤佬們怎麼就不去想一想,當一國的政府官員們、公務員們紛紛攜帶著家屬、錢財跑去了外國,這說明了什麼呢?國家興旺發達,人民就安居樂業,又會有幾個人願意去背井離鄉、漂泊異國呢?這就好像美國人,不會要求移民去中國大陸、去朝鮮和去古巴一樣。

中華民國的總統馬英九先生曾經公開宣布放棄美國的身份,只做中華民國的公民。共黨中央的三、四百個委員和候補委員們,竟然有白分之九十一是持有外國身份的,這個比率是高於百分之八十八持有外國身份的政協委員們。

把中國大陸領導的又輝煌強大、又是盛世的共黨們,按照常理應該是安享太平與民同樂,可不可能立下如此不世之功的官員們又倉皇外逃了呢?當然不可能,古今中外都從來沒有過這種事的發生。

一個政權或者一個政府所做的無非就是兩件事,一是確立並堅持一種價值理念,作為政治的制度;二,那就是勵精圖治,富民強國。我們不妨回想一下,三十多年前,從共黨提出了改革開放那一刻起,就是共黨承認了前三十年政治路線或主張是失敗的,是錯誤的,這就等於是在宣告共產政治破產了,無論再搞多少次運動,死多少人,共產天堂是建不成的。

但是在那之前和之後,卻沒有共黨的官員們幹部們外逃的,或者是持有外國身份的,即便到了八十年代中期後期,共黨們已經是普遍的貪污和官倒,也引發了民憤,共黨們也只是把巨額的贓款轉移到國外,並沒有加入外國籍,或者是持有外國身份的。

是什麼導致共黨們心照不宣,在近二十年間紛紛的出逃,其實就是經濟的破產,政治破產不必逃跑,還可以打出建設經濟的旗號去維持政權,經濟破產了就只有外逃了,因為再也打不出第三個旗號可以去維持政權的了。曾經和現在都有同胞讓我睜開眼睛去看一看中國大陸有多麼的興旺和發達。

我不是不看,邊看邊思索,我有信仰、更有理念,共黨還是那個共黨,共黨只有物慾,共黨沒有主義,但卻仍在打著主義的旗號以掩蓋它們的貪婪和虛偽。梁山泊上的一百零八個替天行道的好漢們,並沒有把八百里梁山泊地區建成太平盛世。共黨曾聚集的井岡山地區和延安地區,所知道的是他們的互相的火併和殺人如麻,從沒有聽說過這兩個地區曾經繁榮昌盛過。

一九四九年英國人曾經說,共黨解決不了四億人口吃飯的問題,我也曾發自內心的不願意承認這句話,可事實卻是我被限量憑票憑證吃飯三十年,當我知道了蘇聯大飢荒餓死兩千多萬人,朝鮮的大飢荒餓死兩百多萬人的時候,痛心之餘也逼迫著我不能忘記就在那憑票憑證限量吃飯的年代,五、六千萬自己的同胞們是被共黨活活餓死的。

共黨並沒有給農民平等的身份和待遇,僅僅是對農民放鬆了一點點控制,於是票證就取消了,這絕非是共黨偉大,只能說明共黨是政治殺人。改革的巨大成就是宣傳了不少年了,但糧食問題始終是懸在中國人頭上的一把刀。今年初共黨報出了農業連續七、八年的大豐收,而二零一一年糧食的總產量是超過了五億噸。

我不會為這五億噸的產量去狂熱,因為我從不相信共黨,為此本人曾計算過,以人均一年消耗糧食一百五十公斤計算,每噸糧食可供六點七個人一年的消耗,以六點七個人乘上五億噸,得數是三十三點五億人,也就是說五億噸糧食足夠三十三點五億人吃一年的了。中國大陸一年的糧食產量就足夠餵飽世界人口的百分之四十五。

而我的問題是,既如此,為什麼二零一一年中國大陸又向世界糧食市場購買了近億噸的糧食呢?共黨海關總署今年的七月十日發布了重點商品進口的數據,僅今年的前六個月糧食進口量比去年同期增長了百分之二百八十三,農業部的數字表明,僅今年的一到五月份小麥的進口量,同比增長了百分之六百一十八,稻穀和大米的進口量同比增長了百分之二百一十七點一,大麥進口量同比增長了百分之一百點九。

而同一天共黨統計局又發布了數字說,今年夏糧的總產量接近了一點三億噸,比二零一一年增長了百分之二點八。同是屬於共黨的兩個機構,但報出的數字卻是如此的不同,它們是在各說各的話,我們做老百姓的究竟該聽信那一個呢?更有甚者,美國的芝加哥糧食交易所的數字顯示,從二零零零年的五月到二零一一年的五月,全球玉米的價格上漲了百分之八十,小麥的價格上漲了百分之五十,黃豆的價格上漲了百分之二十八。

美國農業部的資料又顯示,僅二零一零年中國大陸花掉了一百七十五億美元買走了美國農產品出口量的百分之十五點一,成為了全球進口美國糧食最多的國家。美國農業部最近發布的消息又說,由於美國今年上半年的酷熱和乾旱,糧食減產了,帶動著全球糧食價格的提高,中國也是加拿大糧食的最大進口國。

既然連年特大豐收,又為什麼一年比一年更加大量的向國際上購買高價的糧食呢?顯然所謂豐收的產量與實際的產量是嚴重的不符,就以耕地面積來說,二零零二年是人均耕地零點八畝,讓我們以當時十五億人口計算,總耕地面積是十二億畝,比一九四九年少了四億畝。

可是到了二零零八年,共黨報出了人均耕地面積是一點一畝,以當時的人口十六億多計算,耕地的總面積接近了十八億畝,六年的時間增加了六億畝的耕地,這應該是人類農業史上的奇迹,可是好吹噓的共黨卻是隻字不提,當人均擁有耕地三到四畝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時候,中國人還要憑票憑證限量吃飯,還餓死了五、六千萬人。

進入了本世紀,人均一畝地了,反而人們能吃飽了,這一畝地最大的實際產量究竟能有多少呢?一年之中究竟又有多少個月中國人是靠著吃進口糧食活著的呢?獨立學者們的調查表明,共黨的圈地運動使得耕地面積是逐年減少,而六十年的時間,共黨從來沒有發布過移民開荒,開墾新耕地的政策,原有的耕地只是在逐年的減少當中,並沒有任何的增長。

那麼目前耕地面積究竟是多少?就讓我們以共黨報出的兩個數字來計算,一個數字是共黨報出的人均一點一畝耕地,第二個數字是共黨報出的十三點三億人口。兩個數字相乘,得出的耕地面積是十四億六千三百萬畝,這個數字比一九四九年的十六億畝減少了一億四千萬畝。

共黨農業部去年又報出了十八億畝的耕地,究竟我們該相信哪一個數字呢?且無論是十四億六千萬畝,還是十八億畝。今年初共黨報出去年的糧食總產量是五億多噸,也就是說畝產平均在兩千八百公斤到三千四百公斤左右,這個一億畝地的年產量究竟可不可能達到,是不是又是五八年大放衛星的產量呢?如果是那樣的話,中國人挨餓和餓死人的日子就又來了。

有學者分析說,當下中國糧食危機,最主要的內因是農村的基本經濟制度的瓦解。更有學者們認為,糧食危機通常預示著政局的動蕩和變動,還有人以二零一一年的教訓來提醒大家,由於那一年是天災多,商人們便去囤積,並且是哄抬物價,於是物價暴漲,民生艱難,怨聲載道。

糧食的價格每個月以平均百分之七的速度在上漲著,而不幸的是,今年的前六個月天災是仍然不斷,物價仍在上漲,至於老百姓們挨餓會不會引起社會的大動蕩和政局的變化,本人是持肯定的看法的。當然有人會以那三年半大飢荒、餓死幾千萬人為例,說明共黨政權仍然是固若金湯,但是五十年的時光流逝,今非昔比,那個時候共黨們不但不外逃,還理直氣壯的把易子而食的人槍斃掉。

極權統治者們也有它們極權統治的頂峰時期,由於統治者的狂妄,這個頂峰的時期通常都是非常短的。毛澤東還活著的時候,打倒現代秦始皇的聲音就響起來了。後來的各界黨老闆們都在極力的維持著極權的統治。但是改革開放的提出,直接打破了共黨一貫正確的包裝,無形中在經濟上和對外交往上,給了人們話語權和思考比較的空間,原來嚴密的紅色高壓恐怖的統治,因此被迫打開了無數的破口。

再加上貪腐搶劫幾近瘋狂,都又給予了國人民眾無數的口實,直接衝擊著極權的統治,這個統治的牢籠已經是千瘡百孔了。當民間想起了打倒共匪的那一刻起,共黨的統治基本上就已經瓦解了,即使共黨馬上謝罪下台,或者說立即實行政治改革,也已經晚了。

歷史上罪惡的包袱太大,敵對面太多,民間由對共黨的不滿到抱怨,又升級到了憤怒。當政的是共黨,對政治、經濟、社會現狀知道的最清楚的當然還是共黨。罪惡團伙的成員們早已看到了大勢已去,於是就紛紛的作鳥獸散。有學者根據共黨每季每年保出的GDP增長率去計算,三十年經濟增長了兩千多倍,這就是共黨吹大了的泡沫。

四年半以前,這個泡沫就已經破裂了,真相逐漸的顯現出來了,民眾又承受不住的生活壓力了,一年十幾萬起的民間群體事件就足以說明問題了。六十年前共黨解決不了四億中國人吃飯的問題,那麼今天共黨就更解決不了十六億中國人吃飯的問題。

人類是在進步,人類的社會也是在進步,而唯有共黨們是在暴貪守缺,不但毫無進步和轉機,反而是公開的暴露出獸性的本能,在它們製造的這一堆廢墟之中,它們正在掙著搶著撈這最後的一桶金。幾年前民間就在呼喊著陳勝吳廣,其實被欺詐和侮辱的民眾,個個都是陳勝吳廣,從古至今,從來都是英雄造時勢,時勢造英雄。

風雲聚匯,畢竟創造歷史的那是人民自己,人性之偉大從來是戰勝獸性之猖狂,所以真善美戰勝假惡丑,從來都是一條顛覆不破的鐵律。

謝謝各位聽眾朋友們的收聽,下次的這個時間的節目里我們再見。

文章來源:《希望之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