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看中國:水災與升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6日訊】(美國之音報導)中國的別名是“神州”。因此,來自中國的消息常常是很神奇,神神秘秘,或神神叨叨。這種神奇、神秘或神叨的消息常常讓中國人自己覺得難以理解,也讓世界媒體覺得匪夷所思。

來自中國的神奇、神秘或神叨的最新消息是,在遭受嚴重水災、北京市到底有多少人遇難還沒有一個準數的時候,北京市市長郭金龍提出辭職,以便進一步高升。

令人頭暈的消息

一個大城市的市長在自己領導下的城市遭受嚴重水災、被眾多人指責防災無能、救災不力的時候,不是引咎辭職下野,而是準備旋即升官,這種令人頭暈目眩的神奇事情似乎只能發生在神州中國。

神奇歸神奇,頭暈還是要頭暈。在郭金龍請辭的神奇官方消息傳出之後,美聯社駐北京記者記者歐蕾珊發出的報導,就展現出這種頭暈:

“儘管公眾質疑北京市政府對導致37人死亡的水災的應對措施,北京市的市長顯然依然仕途平坦,即將被提升到中國權勢十足的決策機構。”

“中國國營媒體星期三報導說,郭金龍市長和他的一個副市長提出辭職。這可能是一次例行的職務調動。在官方作出這一宣布之際,天氣預報說,北京還會下雨。有跡象表明,上個星期的暴風雨導致的死亡人數可能會增加。”

歐蕾珊在這裡所說的郭金龍“即將被提升到中國權勢十足的決策機構”是指他卸任北京市長職務之後,預計將擔任中國共產黨北京市委書記。而作為中共北京市委書記,他幾乎是十拿九穩地要進入中共中央決策機構中央政治局。

中國公眾也頭暈

至於歐蕾珊報導裡所說的“例行的職務調動”,則顯示出令人頭暈目眩的十足中國特色:官員的升遷可以風雨無阻,也可以跟轄區的災害無關,甚至越是有災越升遷。

這種古今中外堪稱奇異的官員升遷邏輯,不但讓美聯社歐蕾珊這樣的世界媒體的記者感到頭暈、匪夷所思,也讓中國公眾感到暈頭轉向。

在中國用戶最多的新浪微博上,許多網民就郭金龍請辭發表評論,就顯示了這種暈頭轉向。

例如:“最凌風:北京市長副市長請辭,這是好現象。當官不為民,就應該滾!”

“鮮花村:一場大雨,北京市長都請辭了,有進步!!! ”

以上這兩條新浪微博可算是為郭金龍請辭叫好的。這兩位網民顯然是認為,郭金龍是自願或不自願地引咎辭職,顯示了中國政治良性發展的跡象。

除了頭暈還是頭暈

但是,很快有人說出了自己的迷惑不解:

“小花豬的小屋:北京市長在北京大雨後請辭代表什麼呢?”

很快,有人給除了可以讓公眾發笑、也可以讓公眾沮喪的解答:

“緣與辰—束:今天看到北京市長請辭的新聞,怕是不少人都以為因暴雨呢,而實際上是高升,喜事啊,虛驚一場。”

與此同時,也有網民從國際視野出發,強烈抨擊中國執政黨最高決策機構(中共中央9常委,“九大巨頭集體”)和中國政府領導人忽視遭受災害的民眾:

“五星飄俠:尊重民眾、生命,美俄中三大國家的差別美國,槍擊案12人死亡,總統親臨現場,慰問每一個受害家庭,降旗一周悼念逝者;俄國,俄羅斯克雷姆斯克市市長及一些地方官員,因在水災來臨之際玩忽職守導致受災人員死亡而被逮捕;中國,水漫帝都亡37人(失踪保密)九大巨頭集體失聲,政府沒有問責,更無人致歉!”

北京當局的數學障礙

北京遭受官方所說的61年來所未遇的大水災,北京官方星期天晚間公佈37人死亡之後,死亡人數一直沒有更新,受到公眾的廣泛質疑。

法新社星期三發表記者Carol Huang的報導說,“很多北京居民相信,因為河流決口,衝到主要交通幹道上,淹沒了大批的汽車,真正的死亡人數可能要(比官方公佈的)高得多。”

面對公眾的強烈質疑和不滿,北京市政府新聞辦公室召開發布會。新聞辦主任王惠在會上幾乎是指天發誓,說“經過SARS的考驗,北京市政府深深懂得透明的道理,相信在死傷數字上絕不會有隱瞞,之所以現在有更新的滯後,是因為有些遺體還需要辨認。”

所謂的SARS(薩斯或薩斯病),是英文“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的縮寫。 2002年末,2003年初,那種由病毒導致的致命性傳染病最初在中國南方出現。中國政府隨即採取了雙管齊下的有力措施,一方面嚴密封鎖有關消息,嚴禁中國大陸媒體進行任何報導,另一方面在有關消息傳開之後散佈假消息,說那是一種由病菌而不是病毒導致的非典型肺炎(中文簡稱“非典”),可以用抗生素治療並且治愈。

在中國當局的有力措施協助下,薩斯病如虎添翼,擴散全中國,擴散全世界,導致近千人死亡。在全世界的譴責聲中,中國當局表示將痛改前非,今後一定不再隱瞞。北京市政府新聞辦主任王惠如今舊事重提,再提SARS,顯然是力圖顯示北京政府當局的誠意。

然而,至少是從中國官方媒體的報導來看,王惠的說法依然是令人難以置信。中國公眾、北京公眾要求北京當局公佈最新的死亡人數,王惠卻顧左右而言他,說之所以沒能及時公佈人數,是因為有些遺體需要辨認。現在人們還不清楚為什麼遺體難以辨認會導致北京市當局的數學障礙。

中國民眾 放眼世界

對這次暴雨給北京造成的損失,北京已經有很多具體的統計數字公佈,其中包括受災最嚴重的“房山受損房屋6.6萬間、倒塌8265間;道路損毀300處、約750公里;橋樑損毀50座。受災農作物5000公頃、禽畜17萬隻。”

然而,相對最不難統計的最新死亡人數卻如此難產。對此,一位網名“蘋果皮”的網民發表微博說:“什麼數據都能統計出來,除了死亡人數。”

網名“鹹魚的行攝生活”的網民則用從另一種國際視野出發,對北京當局的怪異舉動提出了解釋:

“對北京拖延發布死亡人數的做法,很好理解,它在等待一個時機,就是幾天后的奧運開幕,然後用奧運的注意力轉移公眾的視線,用拖消磨公眾的耐心和探求心理,這些是用來哄騙小孩的招數,太低級。”

互聯網與當局

如同去年這個星期溫州動車追尾事故發生的時候一樣,這次的北京水災也在中國的互聯網上,尤其是在微博這樣的由公眾和網民主導的社交媒體上得到廣泛的報導。

中國公眾通過微博來自行報導官方媒體未能報導或刻意隱瞞的消息,對官方的種種不當做法提出批評,迫使官方和官方媒體不得不做出種種應對。

於是,一些人認為中國公眾借助互聯網、微博這樣的傳播工具已經形成跟官方媒體分庭抗禮的局面,中國的政治正在朝中共當局不得不開放的發展方向。

然而,在香港觀察中國網絡的美國主要報紙《紐約時報》的記者馬克•麥克唐納則在星期三發表的博文中指出,中國的互聯網,中國的微博依然在當局的牢牢掌控之中:

“(在中國公眾通過互聯網批評北京當局防災救災不力的同時)中國(共)政府的網管當局採取迅速行動,刪除了新浪微博上的一些最為憤怒、最為一針見血的評論。”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