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廣渠門內的非暴雨災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7日訊】無論是洪水還是暴雨,無論是地震還戰爭,總是能把化解矛盾粘合分歧,整個社會眾志成城。汶川地震如此,98洪水也是如此。遺憾的是7.21暴雨災害不但沒有粘合東城區廣渠門內本家潤園小區矛盾,反而激化成一個解不開的結。

26日上午,財新網報道:「就在距離這個被各界廣泛關注的積水點僅600米之遙的東花市大街本家潤園小區,仍有近百人無家可歸,露宿在社區廣場上。」

上午,看到報道后,立刻向北京市民政局反映了「這些外地青年無家可歸,得不到任何救災物資的情況」。民政局說東城區沒有上報災情,他們馬上派人調查。一路上,我猜想這只是一次官僚主義的錯誤而已,我到時應該看到寫著「民政救災」四個大字的帳篷。

小區在廣渠門車內溺水司機遇難處向東的紅綠燈路口東北角「本家潤園C區」,車一到小區門口,就遭到保安的喝斥,「在清淤,車不能進!」「哪裡可以停車?」「你愛停哪,停哪裡?」五六個三大五粗的保安站在小區門口,這是我在北京見過最惡劣的保安之一,蠻橫粗暴且不講道理。而就這時,一輛警車從我後面擠了進去,保安態度為之一變,放行。和諧只是屬於少數人。

走進小區,只看見四處散落著五六頂野營帳篷,紅色的。小區的老北京告訴我,這是新華社一個記者送來的,小區保安還辱罵記者:「神經病」。而罵人的保安和這些露宿街頭的孩子,都是「新新的北京人」,他們來自內蒙、河北和安徽等地。

這些露宿「新新的北京人」都是「螞蟻一族」,他們的家就在地下室二層,21日夜晚被暴雨所淹沒,22日早上才得到政府救援開始往外抽水。這地下室二層原本屬於人防工程,卻被物業公司私自改造成「螞蟻間」總包給「二房東」轉租。而這些露宿街頭的年輕人就是轉租戶。

在房間被淹沒的那一天「二房東」關閉了手機,孩子門在恐慌中打爆了110也沒有得到回應,最終耗完的是自己手機的電池,就像耗完了他們對「正義」那一點點記憶。雨中的露宿帳篷以及晾曬的被子與衣物和這個高檔小區顯得格格不入,這就是北京,這就中國。

平時蝸居於地下,因一場大雨暴露得淋漓盡致,這是富饒中的貧困,這是幸福中的痛苦,他們就是在「苦中作樂」里生存。這畫面就像電影的鏡頭喚起了我腦海中的記憶。二十年前,我也象他們一樣留在了北京,因為對未來的夢想,對國家的憧憬,因為不服輸的青春。

一個河北的女孩,大學畢業,23歲,藥店銷售員。她所有的財產都被雨水淹沒在地下室的二層,那個她曾經溫馨的「窩」。她哭著說,六天了,沒有人理我們。她們找市政府,市政府說找東城區,東城區政府說救災物質馬上就到,幾十個小時過去了,救災物資沒有到位,一個姓王的警察卻趕來威脅說:「誰再鬧事,我就把誰抓進去!」她在這裏露宿了六天,因為沒有去上班被藥店開除。她哭著說,自己最大的願望是:「求他們把預交的房租還給我,把我被水泡了的電腦賠給我。」我要回家去,回老家去。一朵還沒有綻放的理想被一場大雨毀滅。

現場的記者越來越多,亞洲衛視的攝影機也來了。管片的派出所王所長出場,讓大家趕緊從小區廣場搬到物業會議室,「不要淋雨了,有雷雨,大家會有危險。」而有人說,前些天,威脅要抓人的就是這個人。「男女怎麼可以混住在一個會議室?」有人說。

王所長,一個很會「自我保護」的警察,他一直把對講機放在胸前,你永遠看不到他的警號。「我們忙了很多天,今天才督促物業把會議室騰出來。」請問你知道有多少人露宿么?「地下二層,一共有280戶租房戶,我們一直忙著在搶險,在抽水,在清淤。」究竟有多少人需要安置你們調查過嗎?「我們一直在忙,忙著給小區通水,通電。」這些房子是合法的出租房么?「我們一直忙在調查。」為什麼這個災情沒有上報?「我們一直在忙。」

六天過去了,他們還一直在忙,在調查!這就是派出所的王所長。

物業經理,你們為什麼不道歉,早點安排這些孩子的住宿?我們一直在騰會議室,剛剛騰乾淨。現在我們來請他們進去住!王八蛋,什麼會議室要騰六天六夜。

小區里的老太太,真是丟人,香港記者來了,他們怕了。這麼多天了,沒有人管這些孩子,問一問的人都沒有。有人送吃的給這些孩子,還要被物業的保安罵。物業不管事,只知道收錢。小區的公共設施房屋被挪用,配電室修到了地下室21日被水淹沒,現在用的都是臨時電。

這不是一個災難救助的問題,這是一個肆無忌憚地瓜分公共利益的案例。不是他們不願意上報災情,讓孩子得到救助,而是他們知道,上報災情意味著「侵佔人防工程」被曝光,意味著斷送「財路」,意味著物業公司、派出所通通脫不了干係。於是,他們拿出了「周口店人」的姿態,強硬,強硬,再強硬。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這些露宿街頭的孩子,在北京城的二環內,卻被開發商、物業公司、二房東和派出所割裂于社會之外。她們是這280戶轉租戶中最弱勢的群體,他們無依無靠,沒有辦法象其他人一樣投親靠友。他們的遭遇讓我心有餘悸,他們生活在這個城市,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奉獻著自己的青春。她們是堅強的,她們也是脆弱的,她們沒有任何能力保護自己的權利,在一個巨大的災難面前,一個物業公司和一個派出所就可以剝奪她們享受社會福利政策的權利,就可以剝奪她們接受政府救濟的權利,只要有人願意,都可以把不仁不義強加給她們。一場災難原可以彌合很多社會裂痕,但這一次真的不同,一個小小的物業公司,卻無所顧忌地製造社會分裂和城鄉鬥爭。

今天夜裡,沒有下雨,那些年輕的姑娘和小夥子,你們還好么?我們知道,你們帳篷的下面全是骯髒的雨水。

──轉自《才讓多吉的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