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無錫政府為十八大 近200訪民關進黑監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7日訊】我是無錫市濱湖區太湖街道湖東村前尚水浜25號原住村民,沈果冬。我今年45歲。2009年6月27日下午,無錫市濱湖區政府違反建設部關於 區政府不能批准強拆的規定,對我位於無錫市濱湖區太湖街道湖東村的合法住房,在沒有簽訂任何拆遷補償協議的情況下,被濱湖區政府強行拆除,頓時全家失去了 基本的生存權利。住房被拆 ,家中所有財產不知去向,至今已有3年。

這3年來無錫市濱湖區、太湖街道政府不給我家解決 強拆問題,不給我家住房,不給我家任何補償。我全家流離失所,我兒子還在西安一所大學讀書。我和妻丁紅芬還要自己交社保金,生活十分困難。這3年來因為房 屋得不到解決,我和妻不能工作,而且只能維權上訪。這其中我本人還被冤枉妨礙公務,坐牢十個月。

2012年6月27日 丁紅芬去北京國家信訪總局和最高檢察院上訪反映房屋強拆的情況。這次同去上訪的有無錫市200多名強拆和拆遷戶,他們各人反映各人不同的訴求,同時他們各 人各去不同的部門反映。為了維穩無錫市政府統一部署,6月28日各個街道派遣500多名黑保安、特勤把丁紅芬和她父親丁永金還有其他100多名上訪人,采 取捆綁、毆打、戴黑頭套、搶手機的方式截訪回無錫,並且以「學習班」的方式關押。所謂「學習班」就是黑監獄。現在丁紅芬和她父親丁永金不知道關在什麼地 方,不知道什麼時候釋放,特別是丁永金年已74歲並且有高血壓病。家屬得不到任何消息,得不到任何通知。到今天為止丁紅芬和父親丁永金已經被關押29天 了。向公安報案,不予受理,相關部門均推諉不知此事。從6月28日起到今天為止,只有幾個生病的訪民獲得釋放。據出來的訪民講:黑監獄環境惡劣,每天輪流 審訊受盡折磨、吃的不如垃圾,晚上不讓睡覺休息。

今天7月26日我的母親程婉君被綁架失蹤,我報警110,警察說可能 被關在「學習班」,自己去村上村民委員會問問。程婉君一直好好的在家近階段並沒有去上訪。無錫這幾天被突然關進學習班的人已經有好幾個了他們多是曾今的拆 遷上訪人。無錫政府為了十八大,已經失去理性,已經瘋狂。對無辜的人濫捕濫抓。憲法法律在無錫已是形同虛設。現在,整個無錫市籠罩在人人自危的白色恐怖之 中,都在傳說被綁入黑監獄的人要過十八大結束才能夠獲得自由。可十八大還沒有開始,也不知道何時開始和結束?

我家現在已經有3口人被關押在黑監獄了。實在不行我只能去北京天安門以死抗爭。

2012年7月26日 無錫拆遷受害人沈果冬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