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思聰:那些在北京雨中自掘墳墓的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8日訊】你們想必也已經知道,一條發佈在北京民政局新浪微博官方賬號上,號召捐款的微博,收穫的是兩萬多條「捐你妹」,一萬多條「滾」,八千多條「你大爺的」,六千多條「你媽逼」……是的,你們肯定知道,因為後來你們不得不關閉了評論。但是這仍然抵不住人們轉發的時候加上上面的任何一句,這一點,只需要在新浪微博搜一下,便滿屏皆是。

你們想必也知道這其中的原因,如果你們不知道,章乃器之子,著名歷史學家章立凡已經告訴你們了——

「捐款?我一毛不拔,身為北京市民和納稅人,我納稅一個甲子以上,退休金不夠官家一餐便飯。聽說又要為大水捐款了,對不起,我納的稅裡應該有這項開支,你們以前報過帳嗎?災情到底多大,死了多少人,有個準沒有?光知道要錢,市政府救災盡職了嗎?捐你妹。」

再看看網民為你們撰寫的對聯吧——上聯:對外援助減免貸款大筆一揮十分瀟灑;下聯:對內逼捐推卸責任貪得無厭一等下流。橫批:捐你媽逼。

你們是不是會說,天啊,多麼不文明啊,這樣本該眾志成城的時刻,你們竟然罵娘。可是,你們難道忘了嗎?前幾天,你們不是說,應對得力,措施完善,工作到位嗎?為什麼現在又要號召捐款了呢?

關於昨天你們笨拙不堪的新聞發佈會,知道今天各大網站的頭條是什麼嗎?「未談死亡人數」「避談最新傷亡人數」「發言人念道傷亡人數時改口」……昨天,被一位拿著CCTV話筒的女記者追問:「我看見你手上拿的材料了,上面寫著死亡人數61人,其中因公殉職5人」時,主席台上的幾位發言人集體緘默,最後集體退場。人們所關心的,是這次災情的具體大小,是有多少人傷亡,具體的,實時更新的數字,人名……人們再也不希望,這些人的名字被你們若無其事地掩埋掉。

《南方週末》逢週四出版了,這次它們的專題是《「北。漂」——「7.21」暴雨觀察》,可是八個暴雨版面全撤。媒體人左志堅說:「晚上在系統裡看過全部稿件,原稿自我審查的非常厲害,看完我還跟領導說了句,南周好像也沒做啥。即便如此,竟還是要全部撤掉。這個時代還要不停撤稿,無異於掩耳盜鈴。昏庸昏聵昏頭,加速把自己往絕路上逼。」

稿子集體被撤,你們知道後果嗎?人們會普遍認為,這系列稿子寫了某些對你們來說,不可告人的秘密,寫了某些驚天大陰謀,寫了你們最不可見人的黑暗面。只是從事媒體的人都知道,即便是南方系,能夠說的,也少得可憐。即便這樣,你們還是拿起鐮刀斧頭,將這些真想砍得七零八落——

那些被曾經象徵著中國未來希望的鐮刀和斧頭所砍掉的稿子,叫做「你的名字,你的故事」,南周只不過實地採訪,還原了 20多位受害者的經歷,這些故事危害穩定嗎?煽動顛覆政權嗎?不符合科學發展觀嗎?沒有做到黨的耳目喉舌的天職嗎?

是的,這一次你們幹的事真的讓人出離憤怒了。一貫還為你們辯護的黨報,這一次,都紛紛倒戈了。人民網一直堅持把這篇評論放在自己的首頁頭條——《傷亡人數不是「敏感話題」》,天然敏感的你們,這篇文章看了嗎?北京大雨,和以往的大火,動車,各類群體性事件比起來,不同的是,這一次,社會各類人士中,無論是左還是右,在媒體行業中,無論是南方系還是黨報,都普遍地獲得了共識,這個共識便是——

要求官方公佈最新的死亡人數及姓名,要求至少在這件事上的新聞自由,要求「傷亡人數不是敏感話題」……

這一次,你們是真正的孤家寡人,而如果你們換個思維想想,如果你們還夠換的話,便會發現,你們所幹的一切事情,虛情假意,欲蓋彌彰,扼殺真相,都是在摧毀一個政權的合法性。而那些批評你們的,被你們壓制的媒體,不論是南方系,還是北方系,卻都是在竭力地扶大廈於將傾。

一個政權的合法性通常可以有三種獲得方式——第一,意識形態;第二,愛國主義;第三,民主。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在事實上恐怕已經不復存在,人們不會再因為社會主義中國而團結一致。而由政府所煽動的愛國主義情緒這些年也已經越來越不好使,因為愛國主義畢竟需要對外,可以想見的是,這些天為了轉移大家的視線,中國的邊界問題領土問題很可能會再掀波瀾,以轉移視線。可愛國主義這一招,已經不再是萬應錠了。剩下的,只有民主 ——這裡的民主含義更廣,以北京大雨為例,當務之急則是公開所有真相,尊重新聞自由。

兩年前,我寫了一篇《誰來掮住關上的李剛門》,那時面臨的情景和如今有類似之處,我杞人憂天地結尾到:「而高高在上,無法無天的那一些人,你們恐怕不知道,關上了通往真相的門,等待你們的,是索多瑪與蛾摩拉之城。」

兩年來,我從一個學生變成一個準記者,經歷的事情或許告訴我,這不是杞人憂天。因為郭美美,人們不再相信官方的慈善和任何形式的捐款,甚至連肯德基在捐款箱上都要標明「獨立監督」四個字才能獲得食客的捐助。因為723動車事故,人們不再理會官方任何關於死亡數字的公佈,不再相信任何所謂全力救助,因為你們竟然像犯罪分子一樣的掩埋車體。因為大連PX項目,人們不再相信所謂的促進經濟發展,人們需要的是溝通,需要的民主決策,所以你們便看到了什邡事件的爆發……遺憾的是,這些悲劇在中國,就像是進入了一個受到詛咒的怪圈,不斷的發生,不斷的重複,付出的,卻是無數無辜的人,死得連姓名都沒有。

1948年7月,儲安平在國民黨治下的中華民國即將倒台之時,在《觀察》上發表了這樣一段文字,願意摘錄在這裡給那些自掘墳墓的人:

「最後,我們願意坦白說一句話,政府雖然怕我們批評,而事實上,我們現在則連批評這個政府的興趣也沒有了。即以本刊而論,近數月來,我們已經很少刊載劇烈批評政府的文字,因為大家都已十分消沉,還有什麼話說呢?說了又有什麼用處?我們替政府想想,一個政府弄到人民連批評它的興趣也沒有了,這個政府也夠悲哀的了!可憐政府連這一點自知之明也沒有,還在那裡抓頭挖耳,計算如何封民間的報紙刊物,真是可憐亦復可笑!」

而現在,你們更應該慶幸,還有那麼多人罵你們,還有那麼多媒體頂著層層阻力試圖報導儘可能多的信息,那些聲音,在這時,彌足珍貴。

文章來源:《共識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