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家偉:「帝都一夜雨 街市萬重泉」引發的感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9日訊】2012 年7月21日一場大雨襲擊北京。作為中共首都的「首善之區」,—夜之間竟然上演出《白蛇傳》中的「水漫金山」—幕,說令人匪夷所思,也不為過。然而更重要的是人們從這—幕「戲」中卻看到了更多值得深思的東西。

首先讓人看到的是一個「假」字。所謂「假」,就是我們這「首善之區「北京的市政建設,從地面上望去高樓林立,廣廈摩天。看不盡的市列珠璣,數不完的店盈羅綺,好一派燈紅酒綠競豪奢的景象。當局也常以此自傲、自炫。還不時借「老外」之口加以讚歎。然而在這表面光鮮的背後,地下排水系統等基礎設施卻是古語所說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而且其承受能力幾乎像黛玉小姐—樣「弱不禁風」,更「不堪—擊」。所以—場幾個小時的大雨,便讓其原形畢露,呈現出「帝都一夜雨,街市萬重泉」,北京城變中南海的「奇觀」。這與當局什麼事都只看重表面、只要「面子」不要「裡子」的作風,是一脈相承的。因為地下排水管道等基礎工程,平時老百姓看不見,「老外」更看不見。所以再脆弱,再糟糕也不影響我首都的光輝形象。於是能馬虎便馬虎,能湊合便湊合著用。這—任官員「拖」滿了,把相關費用「節省」下來用於「三公消費」,皆大歡喜了,便「擊鼓傳花」式地交給下一任官員。下任官員照此辦理再往下拖。而北京偏偏又是個少雨乾旱的城市,更難遇暴雨。所以平時都相安無事,誰知這次老天爺偏不從人願,要來「親自視察」— 下,結果便造成37人死亡或失蹤,190萬人受災的大悲劇。這僅是官方公佈的數字,而官方對這類數字向來是「寧肯漏報十人,也不會多報一個」。現在北京房山區也公開承認「傷亡重大」,至於具體數字,可能還是「國家機密」。即便就是37人死亡,在—個國家的首都裡僅僅一場大雨,便造成這麼多人死亡,不要說在西方民主國家,就是在台灣,馬英九總統也得向民眾鞠躬道歉,得下半旗致哀。一大批相關官員都得引咎辭職。可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什麼?

我們看到的是更大的「假上加假」。按照當局—貫的定式思維,這場大災難,誰都沒有責任。一切責任就是那罪該萬死的「老天爺」。他竟然要給我們偉大的首都送來一場據說是「六十—年不遇的大雨」。此話據筆者理解那就是說,還是在1951年才下過這麼大的雨。當時已是「解放後」了,但我們在「解放後」的黨報、黨刊上既沒有看到那場雨使北京變成水鄉澤國的任何報導,也沒看到當時北京淹死了多少人的資料。可見當時北京的地下排水系統竟然能承受得了這場雨。我之所以用「竟然」—詞,是因為當時北京的地下排水管道等工程,肯定是「舊社會」留下來的,都能承受得了這樣的大雨。而現在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祖國」,其科技水準,其建設的成就,自然比「萬惡的舊社會」不知好了多少萬倍。甚至衛星上天,「神女」升空了,莫非幾根地下排水管道還不如當年麼?怎麼反而承受不了啦?這道理講得過去麼?能只怪「老天爺」嗎?人們更有理由問問北京當局:為什麼你這座城市能成功舉辦奧運卻扛不住一場豪雨?你有最高的樓,卻沒有足夠寬的下水道;你有最大的廣場,卻沒有足夠安全的路;你有最多的交通管制,卻沒有好的市政管理?當局所司何事?

讓「老天爺」擔罪之後,接下來的也是一種定式思維,就叫「喪事當成喜事辦」。這本是我們黨媒體的拿手好戲。每逢大地震,大礦難,大火災,大洪水……通通套上此公式便「逢凶化吉」,壞事立馬變成「好事」。其套路,不外乎領導如何重視,首長第—時間作出重要批示或親赴現場,然後解放軍如神兵天降,人民警察英勇現身……這一次又「發明」了個新名詞曰「暴雨中閃光的『北京精神』」。什麼「政府職能部門積極行動,官民互助、人們守望相助」等等等等。甚至筆上生花到「不僅是對城市應急排險能力的考驗,更是對人們精神上的一次洗禮」。好像這場大雨讓北京煥然—新,大放光彩了似的。

然而不管黨媒體如何口吐蓮花般地說得天花亂墜,也掩蓋不了此次暴雨襲來時,北京排險應急能力的脆弱,多少人在一片絕望中,死亡觸手可及的恐怖情景。正如—位北京市民脫險後在網上寫的那樣:「我真的是從鬼門關走了回來,可惜還有很多人沒有走回來……那場景太可怕了……原諒我,即使我們得救了,但是腦中首先瀰漫的不是什麼慶幸、『北京精神』、感謝,而是黑色恐怖、髒水與尖叫聲…..」而更令人遺憾的是,暴雨襲來時,許多高速公路收費站仍然在抓緊時間忙著收費,更有不少交警和交管員依然在「努力」的給淹在水中的車輛貼罰單,在他們心中想著的就是一個字:「錢」。網民「信王軍」說:「昨晚的北京,因一場暴雨引發了不少人大發天災財,三元橋某旅館昨晚抬價到2160元一晚,就因為機場大巴只到三元橋。出租車從機場到城裡竟要400元。」網民「馬琳」說:「那些大發暴雨財的出租車司機,從國貿到三元橋20元的打車費硬是要100元才走,還大言不慚地說多少年你才被這麼黑一次。我聽後,相當無語……」更令人憤怒的是,政府的樓堂館所沒有一個免費為受災的人開放的。真是官為貴,民為輕。這樣的政府能叫「以人為本」,能叫「情為民所繫,權為民所用,利為民所謀」的「和諧社會」嗎?這樣的「北京精神」實在叫人不敢恭維!

而更悲慘的是生活在北京底層的外來務工者(當局稱之為「農民工」的)。由於北京市內房價寸土寸金,這些人根本承受不起那昂貴的房租費。於是只好去租那一般是用來堆貨、停車的地下室。7月21日,北京—處地下室在暴雨中被淹,一對姐弟被困家中。弟弟被救後回憶稱屋裡水位距天花板不足10釐米,他和姐姐剛打開房門被電擊中,他四肢無法動彈又退回屋內。最後消防員將弟弟救出,其姐卻已不幸遇難。這樣的悲劇,誰知道發生了多少。這是什麼「北京精神」的光環能掩蓋得了的麼?

更有那「飽漢哪知餓漢飢」的事叫人作嘔。即便在這樣的時刻,御用文人也忘不了要來為黨謳歌助興。7月22日北京時間09:08分,「央視」前主播趙忠祥在新浪實名註冊微博發貼文稱:「今晨暴雨雨過天晴,通過電視傳來一片深深的感動……北京,大愛北京……滄海橫流方顯出英雄本色!」招來網民一片嘲罵。專欄作家趙楚對趙忠祥罵道:「舔菊不要臉!也不給子孫留點臉!呸」!更引起網民憎惡的是被稱為大陸四大「毛左」份子的胡錫進、孔慶來、吳法天、司馬南四人,一齊變態般地為這場暴雨叫好。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在外地發微博,稱「盼了多少年的北京大暴雨,正好下在我等飛機返回北京的當口。哈哈,走背字的我還是很興奮,下吧,使勁兒下吧,最好下得北京大街上能抓魚。我有耐心在遠處的機場多待會兒。」

然後,孔慶東也發微博稱「孔和尚出門看熱鬧,喜看首都成澤國」。

接著,吳法天發微博稱,「青春是一場大雨。即使會感冒,也希望能重淋一次」。

而當晚十點半,在網上求救消息連連的情況下,司馬南發微博稱,「想起小時在鄉下,下雨常常不躲照樣幹活。今天自己真是嬌貴了。於是,脫了衣服,只著短褲,脖挎鑰匙,一路呼喊,鑽入雨中,專挑沒過腳脖兒的地方奔跑,整整享受30分鐘。好不快活啊。擰開水龍頭冷水竟不懼,及出熱水,美不能自持。原來雨不可怕」。這一個個變態的「毛左」,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唯恐民眾不遭殃。

一場大雨真是沖刷出了不少的污泥濁水。不僅「沖刷」出了官府長期不作為的惡果,官員普遍不稱職的惡行;也「沖刷」出了御用媒體的叭兒乖態,它們不是「媒體」而是「媚體」。不是社會教科書,輿論監督的工具,而只是為「皇室」助興的樂團。更有那些御用文人,「毛左」份子的醜態,變態,無不令人痛恨。總之在這根本就不應該發生的災害面前,官方從不做客觀、理智的反思。不是推給老天,就是用一派頌歌來掩蓋民眾的悲痛。尤其是7月23日,一場大災才剛過去一天,北京市領導便公開要求首先要抓「災後維穩」。一貫極左的《北京日報》在頭版頭條刊登文章《當前要把工作重心轉到救災善後維穩上來》。多少人還生死未卜,多少人還在痛不欲生,官方首先重視的卻是「維穩」,說穿了就是如何對民眾進行監視、控制、抓人、鎮壓。正如一位網民在微博上憤怒表達的:「在救災遠未結束,沒有搞清楚損失,責任和補救措施之前就急著要維穩?北京日報還有底線嗎?」獨立學者、詩人張修林更指出,「有些人災前不作為,災後不僅不反思、不認錯、不改正,而且居然要維穩,妄圖以維穩來掩蓋錯誤和罪過,以維穩的名義來保衛官位」。

《北京日報》是中共北京市委機關報,代表的是北京當局的立場觀點。一個不願反思、不願修正錯誤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民族。而一個不願反思、不願改正錯誤的政府,最終必將被人民拋棄!

文章來源:《民主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