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一件襯衣的感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9日訊】啟東市政府不與民意溝通,不顧市民屢次和平上書,仍堅持上馬日本王子造紙項目,導致市民萬人上街抗議,衝突中扯下市長襯衣並衝進市府辦公樓……為避免事態擴大,經上級領導同意啟東宣佈停建該項目。這在網上引起一片感動和致敬,有些特別喜歡感動的人甚至把這定義為「文明」,「看,都沒出動裝甲車、震爆彈,襯衣還被扒下來了,感動、進步」。還有人嚴厲譴責暴民,呼籲嚴懲。

與此同時,英國首相卡梅倫正灰頭土臉率九大內閣沿平民車道前往奧運開幕式,因為沒事兒就喜歡上街的英國暴民強烈反對使用專用道。如首相強行上道,尾燈怕是都被撞掉。

我覺得一些人把文明的定義搞錯了。如果沒出動裝甲車、震爆彈就是文明,這文明就太低端了。那麼富有受虐傾向,你兵工廠還是集中營長大的?我認為動不動就要感動,屬於感動過頻症也就是尿頻症。大雨滂沱來個領導挽了褲腳假裝撈人你要感動,連降三次油價你要感動,某次城管沒打人你要感動,吃碗泡麵你也要感動……可那不正是他們應該做的嗎?納稅人交那麼多錢養活機構,不過是一次購買服務的行為,有甚麼可以感動。問:你會為給自動售貨機吐出一罐飲料感動?

公民,有點出息好不好。文人,把邏輯理清楚才能寫出更優質的文章。要知,那正是他們該做的。更多的是他們不該做的:他們不該某幾個人就定下幾百萬人的利益,不該用60億購買公車卻用很少的錢淘污,不該花幾個億出國考察環保卻不想核究項目地平民的安全隱患。要知道,附近地面出現了多少癌症村、血鉛孩子,有誰看見過公開報導、下令嚴懲。這次他們惘顧民意強行上馬,被上訴無門的群眾情急扒了襯衣你就無與倫比感動,為甚麼你不為被拖走卻沒拿家裏菜刀的民眾感動?

這叫選擇性感動,這叫跪著的文明。等分清甚麼是官員該做的,甚麼是官員不該做的,你再來跟我談感動和文明。再說一遍,政府機構跟自動售貨機別無二致,跟我們有天然的購買契約,一部你總是塞了錢進去卻不吐飲料出來售貨機,你踢它兩腳,會為它不還手沒還嘴「操你媽」而感動?

1990年的新年致辭裡,哈維爾說:人民,把你們的政府還給你們了。

這本是你的,你的,你的。連那件襯衣也是你出的錢幫他買的、買的、買的。懂了之後,你再來說感動。

那麼巨大一個項目被捂著蓋子定下來,扒掉襯衣是要真相;無數次和平上書也不被理睬,某幾個人關屋裡一拍腦門就定下來,衝進辦公樓也事出有因。多少利益鏈條深藏其間,多少孩子會深受牽連,你卻來譴責暴民,問:有人衝進你家裏放臭屁,你會不會抽他?再問:多少暴力式決策導致了市民行為的暴力?例子自己舉。

我不會為啟東市長孫建華感動,不會向他沒調動裝甲車而致敬,我只認為他保持了原本就該保持的克制,這種克制,基於他上任說那句「為人民服務」時就順帶表達過的承諾,只是這份承諾被有些人刻意屏蔽,忘記,洗腦——可是今天我要提出來,他現在做的只是他本應做的,而之前幾個月他做了不該做的,為不該做的付出該做的代價,多正常。不該做的是:未經民眾普遍討論程序就讓王子造紙上馬。我不知道這麼大的項目在法理上是否需要人大通過,如需,他們通過了嗎;如不需,那我就無話可說……

我也勸民眾要冷靜,我從不鼓動民眾上街,我特別反感讓未成年人上街的號召,可這是意識到他們在強大的機器下傷不起,因為很快要立秋了……知否,前段時間那個很有名的所在已開始調查有誰向外界透露了信息,有沒有誰承頭參與了組織。

我要告訴那些感動的人,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冷暖自知,如果孤立地看待文明,選擇性忘記民眾上街前的背景和雲量投訴無門,就是自我洗腦閹割掉知識份子的良心和惻隱,就是在裝外賓。外賓,你不知文明的信訪辦是沒用的?外賓,你不知和平散步是不被批准,如批准地點也是在一百里外的郊區?外賓,你不知市長沒還手不是因為心疼民眾而是因為要開斯巴達會了?至於李開復以台灣領頭人施明德下令民眾不能衝進阿扁官邸以示不能以目的美化過程。我要說,在連成立個讀書會都可能是非法的地方,你根本混淆了時空條件,紅衫軍有政治訴求,而啟東沒有,無人領頭,沒有策劃,一切跟政治事件無關,他們不過是普通市民,因民意無處渲洩而出現湧動。 李開復先生在大陸多年,您是同胞,不是外賓。

我有限度肯定市長不還手且還笑了,但一個寫作者並不能說這是進步,因為寫作者天職就是隨時為公權力糾錯。他不笑,難道你還習慣他倒豎雙眉指揮武力追打?你盼望著如沐春風,可仍留戀肅殺秋風,在牌局的博弈,你到底拎不拎得清東南西北風。要說進步,也是從大連到石方到北京到啟東的民眾在進步,是民意覺醒倒逼了官員,讓他們不至於在單行線上越走越遠。且在荒謬的路標下,這一切也不確定。

還有人問:難道那個姑娘跳上辦公桌還拿水桶淋濕文件是對的嗎?你這不是助長暴力嗎?腦子裡到底長的是蹄花還是腦花,我有說過她是對的嗎?我要說,當一個成年人走上街頭時就該想到應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違法,該抓就抓,如她意識到違法還要做,我只能表示遺憾。順便和其他網友一起誇下她身材不錯。可是你不能只見暴力行為不見暴力決策,暴力式決策才導致了後來的一切,可有誰追究違章上馬的項目,有誰追究官員的貪腐,在大惡與小惡之間,我必須首先追問大惡,因大惡孕育一切的小惡。

為一件民眾幫他購買的襯衣感動,向一次違反程序的項目停建致敬,得活得多么孫子腦子裡得裝多少孫子兵法才發生這種化學反應,你向不再走雙黃線的官車致敬,你為把嫖宿幼女改為強姦而感動,你為某個官員公示財產而大呼文明……這不是應該的嗎,而這些事,其實尚未發生,似乎也不會很快發生,我們做的一切,不過希望它遲早將發生。此時肯定有大尾巴狼出來說:不要過激,不能將軍,就先拱卒。我明確地表示對這句話是個病句,拱卒當然對,但要是把卒往後面拱,那是違反下棋的規則。

啟東的事情,究其實質是各地方政府沒錢了——開始大肆上馬各種污染項目——大連、石方等地民眾抗爭——啟東民眾進一步的跟進且先拿出非常理性平和的宣傳海報無果,才上街。跟政治無關,跟暴動無關,扒了襯衣不過是街頭衝突一個附帶產品。上次是扔了礦泉水瓶,這次是扒了襯衣,並非甚麼好事,可也犯不著說這是文革,文革是實現領袖意圖,而這是表達民眾訴求,一個自上而下,一個自下而上,把方向搞清楚好不。

所以,我索要的核心問題:是甚麼讓一切落到非得民眾上街的地步?記得楊恆均先生介紹克林頓回憶錄裡有這樣一個情節:克林頓有一天競選演講後去到另一個城市,途中經過一個小鎮,見幾十個人打著標語,不過幾十個人,只是一個小鎮,克林頓太累了,不准備停車。可是當他經過那群人時瞄了一眼,趕緊叫手下停車,他走下去……因為那些標語上寫著:你給我們八分鐘的傾聽,我們給你八年任期。

所以核心問題:不是扒了襯衣,而是大連、石方、啟東,你們有沒有給出這八分鐘。

如果你深愛這個國家,就知道沒耐心給出八分鐘,就得等八個小時、八年,這才是暴力管湧的原因。可此時一些人,沒來由地唱起了「感動、進步」,多麼純真的一 幫唱詩班孩子啊,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嗎。這個項目永久停建,本該是我們的,我們只是拿回來了,而且還付了代價。下一步,可有知識份子關心當地民眾之後的命 運,那個犯了錯的女孩有沒可能被過度判刑。你心,可安?

最近很流行的一句話:你所站的地方,正是你的中國。你若光明,中國便不黑暗。據我有限的瞭解,這是崔衛平老師說過的。非常美、非常好,但被一些人利用得很濫。因為現實是:我所站的地方,正到處上馬化工項目,我剛想發光,就被一個巨大布袋蒙頭罩上……

我不為一件襯衣感動,我只為越來越多的人明白我們與自動售貨機的關係而感動。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