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強:暴雨崇高故事背後的卑劣與齷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29日訊】我們首次看到北京廣渠門橋下因暴雨殞命的車主丁志健的故事,是在電視畫面上。一干專業、非專業人等齊心協力、排著長隊、喊著號子把丁先生的越野車拉出水面。有人用腳踹、用東西砸,千方百計破窗救人。最後,終於抬出了已經不行了的丁先生……電視畫面配以感人的解說,彷彿這真的成了一曲無私救助、慷慨激昂、可以拔高到任何高度的人間真情凱歌。

然而,財新網的深入採訪報導,卻讓我們看到了另外一重事實。

7月21日晚7點40分左右,妻子接到丁志健打來的求救電話,丁志健語氣相當慌亂,他告訴妻子,車已經淹沒在水裡,車門打不開。妻子讓他趕緊打110,丁志健說110打不通。妻子開始打110,打不通;再打122,也打不通;打120,120說不能打這個電話,得打122……將近晚8點,丁志健再次給妻子打電話說,「快點救我,我這邊快沒有空氣了」。他當時在電話裡很焦急,已經開始哭了。妻子扔下電話,拿著錘子和鄰居一起往鐵路橋趕。在趕往出事地點的路上,終於打通了110,此後派出所打來電話,妻子報了明確的位置。但派出所一再反饋說裡面沒有車,只有水。妻子說肯定有車。派出所跟丁志健聯繫,手機已不能打通。

半小時後,妻子趕到現場後,不停地求現場的交警趕緊進去救人,但交警回覆說不歸他們管,要去找消防。

妻子對後來抵達現場的消防人員表示了強烈的不滿:「我一再說我先生是在主路上,可他們依舊在輔路上面無動於衷,真的是一動不動!」「聽說有領導來了,他們才下水救人」。丁先生的妻子說。期間,有一個小夥子看不過去了,試圖游往深處救人,但因水勢過險,只能無奈返回。

當晚10點半左右,也就是在丁先生的妻子的求救信號發出兩個多小時之後,車子才被拉出來。

再頑強的生命,焉能挺過這兩個小時。

此刻,再回過頭來看我們先前提到的電視畫面,我們發現,我們上當了、我們被騙了——電視畫面不僅模糊了搶救過程中最關鍵的時間概念,使我們不知道此般搶救,已經是在兩個多小時以後,撈上來的注定是個已經沒有生命體徵的人,而且,把救助者由於領導到場而冒雨踴躍搶救、十足勇敢,栽植成了救助者對於被救助者的無私奉獻、生命奉獻。

而,一旁的領導,自然也成了訓練有素、指揮有方,功勞屬於領導指揮、屬於上下的努力。雖然,撈上來的是丁先生的屍體。

作為一個城市人,在城市中心地帶的環路上開車,竟然命喪雨中的丁先生,現已去往天國。我們不知道這件事情後續如何,我們不知道丁太太的憤慨不平,將如何平復。

無疑,若是在一個法制健全的社會,我相信,丁先生的妻子會起訴造成事故的責任方、救援不力、救援主觀不作為的責任方。我更相信,這樣的起訴,是會有令人滿意的結果的。只因為,按照前文描述,相關責任方、責任人的失職瀆職、不作為、不負責任,已經構成了抹不去的事實,已經昭告天下知。

假設,若是電視機前的人們,知道前述謳歌、搶救的畫面是在丁太哭喊兩個小時後方予以實施的,若是人們知道,在場的專業人員遲遲不作為,一定要等到他們的領導到場後、電視鏡頭就位後方進行施救,方進行表演施救,任何一個稍有正義感的人,焉能不與丁太太一樣憤慨異常!

長期以來,我們已經習慣了「宣傳」語境中的虛幻而非真實的生活。我們在「宣傳」的耳濡目染下,已經下意識地形成了主題先行、微言大義、從一滴水看一個太陽、且重要時刻總要感謝某某、感謝某某、感謝各級領導的思維定勢。這種思維定勢的延展,就是所有的工作、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作為,都是為領導而非為民眾,都是為表演而非為工作、作為、努力本身。

所謂人之本真的道義、良知、良心、正常的情感,都讓位於領導的希望、關懷乃至僅只是各級領導的露面。榮光舞台領導站中間,危急時刻讓領導先走。我們每一個人,都自覺不自覺地與領導一起、作領導的陪襯。我們把真實當道具,把事實當佈景,認認真真地上演著人間的活報劇。領導的到場就是打板、就是開拍的哨音,領導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會激發出我們會心的微笑、雷鳴般的掌聲以及回報天才幽默的無比開懷。我們自己的表演只有很到位、很努力、很認真,我們今後方有發展的希望,方能喝上口湯。而,台上的職業的領導們,自然是遊刃有餘、信心滿滿,挺胸凸肚、睥睨高空……任何時候、任何場合、任何情況下,缺了領導,就等於全部歇菜、全部亂套、全部玩不轉……

丁志健的被救,只不過是這一幕的小小過場而已。

捫心自問,細細思量,我們中國人,的確不知從何時起,已經不知道什麼是真實,不知道什麼是事實,不知道什麼是真相,不知道什麼是道義,不知道什麼是良知,不知道什麼是道德廉恥,不知道什麼是謙卑敬畏。對這樣的概念以及連帶的本真,我們沒有感覺,我們麻木不自知。只因為,這些為人類文明所證實為正能量的東西,在我們的生活中,早已成為一種阻礙我們生存、阻礙我們更好生存的負能量——我們要想生活得更好,我們要自己有前途,就必須反向為之,就必須遵循勢利、世俗、官本位的法則。算計、盤算、設計、昧心的結果,就是等待領導來臨、等待領導發話、等待領導出彩、等待領導被嘉獎。

設若,暴雨災害現場,在場的專業人員不管不顧,只想著救人要緊、救命要緊,只憑自己的良心行事,只覺得生命最重要,而不必等待領導發話、不必等待領導蒞臨、不必等待領導在電視鏡頭前就位即擅自下水救人,則,丁先生的命,可能就由此保住了。

但是,等待這些救人者的,將會是個什麼結果、什麼結局?即便礙於當下的情勢,這些人眼下安然無恙,可今後,這些人能有什麼結果、什麼結局?答案還用我挑明嗎?

文章來源:《博客中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