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敘利亞的關鍵時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2年7月29日訊】世事關心(222)敘利亞的關鍵時刻:敘利亞局勢全解析,中俄挺敘原因各異。

主持人蕭茗:在阿拉伯之春所波及的所有國家中,敘利亞人的抗爭付出了最大的代價,在迄今為止的17月當中,已經有超過10000人死亡,而阿薩德政權的暴行依然在持續。最近幾個星期敘利亞政府軍和反對派的戰鬥進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敘利亞已經進入了關鍵時刻,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就來分析敘利亞的局勢。首先,我們來看一下這17個月來,敘利亞革命所走過的歷程。

旁白:起始於突尼斯的阿拉伯之春的烈火在2011年3月15日燃燒到了敘利亞。這一天,敘利亞南部的一個小城的民眾上街遊行,抗議當局折磨塗抹反政府口號的學生。敘利亞政府對此強力鎮壓,抗議活動迅速蔓延到全國大部分地區。2011年4月,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在短暫的猶豫之後,重啟全國緊急狀態,之後的幾天,阿薩德下令開始了一系列的武力鎮壓行動,坦克開進了有抗議活動的城市,保安部隊向示威民眾開槍。

盡管民眾的抗議沒有因為阿薩德的暴力而停止一天,但是他們也無法在政府武裝力量的直接進攻下拿下和鞏固任何一塊土地。

進入2011年夏天,雙方衝突規模擴大,數以千記的政府軍叛離阿薩德,投向反對派。12月的時候,聯合國宣布敘利亞已經進入了內戰的邊緣。一個反對派的臨時政府-敘利亞國家委員會也在那時成立。但是這個政府的內部有所分裂,不同的政治團體,長期流亡海外的人士,草根組織和武裝力量依據不同的理念和宗教派別而形成多種勢力。這使得西方國家和阿拉伯聯盟無法確認反對派政府的地位。

但是到2012年的夏天,局勢有了很大的變化,敘利亞全國上下,包括首都大馬士革和最大的城市阿勒頗的反對派都逐漸匯集到以”敘利亞自由軍“為名號的武裝力量之下。反對派的武器,醫療供給和經濟增援都有所增加,同時,他們與政府軍的衝突和傷亡數量也在急劇上升。據一些團體估計,2011年的6月份,死亡人數大約是600人,而2012年6月的死亡人數超過了3000人。聯合國估計,迄今為止,敘利亞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了1萬人,成千上萬的人流離失所。被敘利亞政府逮捕的有數萬人。2012年紅十字會公布,在敘利亞境內,150萬人需要食品,水和住所的援助。

敘利亞的種族成份也使得這場衝突變得更加復雜,阿薩德和國內的大部分政治精英和軍方人士都屬於阿拉維教派,但是敘利亞的絕大多數人口,包括現在的反對派都屬遜尼教派。阿拉維派占整個敘利亞2300萬人口的12%,而遜尼派則占據了人口的75%。隨著時間的推移,衝突雙方所占的人口比例正在顯示出更大的影響力。

敘利亞的緊張局勢還延伸到了黎巴嫩,伊拉克,土耳其和約旦。另外有證據顯示,反對軍中有蓋達組織的力量,這讓外界感到很不安。

主持人蕭茗:在敘利亞將近一年半的危機當中,聯合國曾經多次試圖通過決議制裁阿薩德政權,但是都因為俄國和中國的阻撓而無法實現。而自由世界的領袖美國在這期間,基本上沿用了對待利比亞革命的政策思路,並沒有在聯合國的框架之外尋求給於阿薩德政權實質性的壓力。下面我們請新唐人記者雪莉為我們梳理一下這17個月來,國際社會是如何應對待敘利亞危機的。

雪莉:2012年2月,聯合國大會以壓倒性的投票通過了譴責敘利亞總統阿薩德鎮壓抗議者的決議,但是在俄國和中國的阻撓下,聯合國安理會沒有能夠實施任何進一步制裁阿薩德的行動。中俄兩國一共三次否決了聯合國安理會制裁阿薩德的議案。第3次是在7月19號,兩國否決了由英國提出的如果阿薩德不執行他已經承諾的停火計劃,就要對他進行經濟制裁的議案。事後,英國駐聯合國大使表示對中俄兩國的舉動非常震驚並且無法理解,美國大使表示,這表明中俄兩國要一直和阿薩德站在一起,直到阿薩德倒臺。但是在這期間,阿薩德卻因為中俄的支持受到鼓舞,2012年3月份他開始大規模血腥鎮壓抗議者,把他們從據點霍姆斯和伊德利蔔趕了出來。4月,前聯合國秘書長科非。安南作為聯合國特使和阿薩德談判,並宣布阿薩德政府已經同意了一個6點和平計劃。這個計劃中沒有包括要求阿薩德下臺的內容。但是,就在敘利亞政府同意這個6點計劃後的一周,聯合國現任秘書長潘基文就宣布,敘利亞違反了和平計劃中的幾乎所有條款。在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的情況下,聯合國向敘利亞派遣了300名觀察員。

5月底,阿薩德政權在一個村莊屠殺了至少108名大多數是婦女和兒童的村民,震驚了國際社會,國際社會對敘利亞政府的壓力隨之增加,但是到6月份,由於暴力升級,聯合國撤回了在敘利亞的觀察員,這一舉動極大的削弱了國際社會對敘利亞政府的壓力,隨後,聯合國觀察員把敘利亞衝突定性為內戰。

7月19號,美國駐聯合國永久代表蘇珊。賴斯發表了一段強硬的言論,她說:聯合國安理會在今年最重要的任務上,徹底的失敗了。最重要的任務指的就是終止敘利亞的暴力。她還說,中俄兩國的態度和聯合國安理會中絕大多數成員國的意願,和阿拉伯聯盟的意願,以及視敘利亞人民為友的100多個國家的願望相背離,當然也和絕大多數的敘利亞人民的意願相背離。至此美國政府拋棄了以外交手段解決敘利亞危機的思路,決定幫助敘利亞的反對派,並且聯合其它國家推翻阿薩德政權。但是美國政府同時表示,不會向反對派提供武器,事實上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和卡塔爾已經開始向反對派提供武器了。美國政府表示,會向反對派提供培訓和信息交流的設備,甚至一些情報方面的幫助。

主持人蕭茗:謝謝雪莉。我們看到,雖然奧巴馬政府最終拋棄了依賴聯合國以外交手段的方式解決敘利亞危機的思路,但是,這個過程經歷了漫長的17個月,在這期間,阿薩德政權對民眾的血腥屠殺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程度。那麽奧巴馬政府的這一轉變意味著什麽?美國在今後的事態發展中會擔當什麽樣的角色,就這些問題,我采訪了前美國五角大樓官員,華府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的研究員Michael Rubin先生,一起來看一下。

主持人蕭茗:上星期,蘇珊。賴斯說聯合國安理會在敘利亞問題上徹底失敗。所以現在美國要在安理會之外和一系列國家合作來給阿薩德政權施壓。這是不是奧巴馬政府的一個明確表白,表示美國過去17個月以來走的聯合國路線是不成功的。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Michael Rubin:我認為它是不成功的。我認為,奧巴馬政府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現在的問題是他們是否早已知道由於俄羅斯和中國的立場去聯合國安理會(尋求幫助)將會是死路一條。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為奧巴馬政府同樣有責任,因為他們想通過這種做法把責任踢給別人。

主持人蕭茗:政府官員說美國將不會提供武器給反對派,而是會提供更多的通訊方面的培訓,設備給反對派。你認為,奧巴馬政府新一輪政策的核心理念是什麽?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Michael Rubin:我認為奧巴馬政府做法的核心理念是能拖多長時間就拖多長時間,並且希望問題會自動消失。當然,我們看到了敘利亞國家安全部隊總部被炸,局勢有可能會因為這樣的突發事件而發生巨大的變化。說到給敘利亞自由軍提供通訊設備或武器,這兩者之間真的沒有太大的區別。因為基本的問題是了解敘利亞自由軍到底是些什麽人,在他們之中我們希望幫助誰和不幫助誰。在給他們無線電通訊設備或給予他們武器之間沒有太大區別。當然,即使美國不給他們武器,沙特人,卡塔爾人和土耳其人也會給他們的。因此,不是在這裏就是在那裏。

主持人蕭茗:你認為奧巴馬政府今後應該做的是什麽?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Michael Rubin:讓我先說明當局不應該做什麽。對於一個政府來說,說的和做的之間有很大的差距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奧巴馬政府不應該說他們真的要幫助敘利亞自由軍,除非他們準備這樣做。如果他們承諾了什麽又不去做,那麽我們就會有一個事關美國信譽的問題。現在的一個問題將會成為美國人最關心的問題。這就是敘利亞的化學武器儲存將何去何從的問題。光說“確保這些化學武器的安全”是很容易的,但美國只派特種部隊進入敘利亞工作24個小時是不能確保武器安全的。真正要確保這些武器堆的安全。就需要派地面部隊工作數天。我不知道奧巴馬政府是否準備這樣做。現在我認為美國還應該做的一件事情是要認識到,聯合國,特別是在北京和莫斯科的這種狀態下能起到的作用,我們不能依賴中國或俄羅斯做正確的事。俄羅斯在敘利亞有很多的軍事利益。它在前蘇聯疆界以外的唯一一個海軍基地就是在敘利亞境內。並且有大約10萬俄羅斯公民居住在敘利亞。因此,俄羅斯永遠不會放棄阿薩德政權。現在為什麽北京采取它現在的立場?北京在敘利亞沒有能源上的利益。它在敘利亞沒有真正的經濟利益。從根本上,北京正在采取其現在的立場的原因是,他們知道他們在某些時候可能會面臨同樣的問題。他們沒有自信本國公民會擁護中國共產黨的政權。因此,他們不會做任何會開這樣一個先河的事情,以免政權變動。他們甚至會用暴政。就像西藏人和法輪功學員在中國所面對的殘暴。因此,我們看到在敘利亞的國際舞臺上正發生著反應中國國內政治的事情。

主持人蕭茗:回顧這17個月,我想你也許不會對科菲。安南的失敗以及中俄對安理會議案的多次否決感到驚訝,但是我的問題是,你覺得奧巴馬總統對這些感到驚訝了嗎?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Michael Rubin:我認為整個過程都是錯的。當人們想采取有效行動的時候,他們不去聯合國。聯合國只是關於姿態和討論的。但有史以來,聯合國很少采取有效的行動,當然,除非俄羅斯待在家裏。我們以前有過科菲•安南的例子。他犯了3次同樣的錯誤。在1994年盧旺達大屠殺發生時,他正擔任聯合國維持和平行動的主任。他當時可以幹預和阻止屠殺發生,但他選擇什麽也不做。同樣,在波斯尼亞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的背景下,他選擇了什麽也不做。我們剛剛度過了那個可怕事件的紀念日。現在談到敘利亞,每當科菲•安南被任命為調解員時,世界上最壞的獨裁者們都知道,他們可以進行屠殺而不受懲罰。

主持人蕭茗:最近的敘利亞局勢,在血腥之外,又出現了關鍵的變化。一起來看一下

旁白:7月18號,阿薩德的姐夫和敘利亞的國防部長在首都大馬士革開會的時候,在一起自殺炸彈的攻擊中被炸身亡。反對派因此士氣大增,乘機攻占了大馬士革的部分街區,以及通往伊拉克的四個邊防站以及通往土耳其的一個邊防站。但是,一天以後,政府軍宣布他們又奪回了大馬士革的街區。到目前為止,激烈的戰鬥仍然在大馬士革,阿勒頗等大城市持續。

旁白:於此同時,隨著衝突的升級,國際社會對阿薩德政府所擁有的化學武器感到越來越不安。敘利亞擁有規模龐大的化學武器,並且分散在全國各地,早在7月12號,就有報導說,政府軍正在挪動化學武器,可能是為了集中儲存和管理。7月23號,在反對派炸死敘利亞國防部長等人的5天後,敘利亞外交部長突然在一個聲明中說,敘利亞政府將不會對反對派使用化學武器,但是如果外國勢力介入的話,他們有可能會對外國勢力使用生化武器。這一聲明一石激起千層浪,國際社會對阿薩德政府將有可能使用生化武器的可能性深感憂慮。另外,這些生化武器可能帶來的更大危險是,如果它落入了伊朗在黎巴嫩的軍事力量真主黨的手中,或者是伊朗的聖城隊手中,他們就很容易把它作為針對以色列的恐怖武器。另外,蓋達組織也表示過,如果他們獲得了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他們會使用它。

主持人蕭茗:雖然阿薩德政權表示不會對敘利亞人使用化學武器,但是,這過去一年半的事實讓人懷疑阿薩德在動用武力鎮壓民眾方面是否真的持有底線,如果形勢繼續惡化,阿薩德是否會使用化學武器,現在處理這個問題的最好方式是什麽,美國和西方世界應該以什麽樣的方式幫助反對派,他們面臨的挑戰又是什麽?下面是我就這些問題對前美國5角大樓官員,rubin先生的另一段采訪。

主持人蕭茗:談到給反對派提供武器,我知道美國政府面對的一個難題是,他們不知道反對派到底是誰,我們現在知道反對派裏面有聖戰份子,但是,對於這一點,我們到底應該有多擔心呢?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Michael Rubin:我們應該對他們非常擔心,這就是為什麽我說提供通訊器材和提供武器之間沒什麽太大差別,因為基本的問題歸結到誰是反對派,現在武裝反對派或給他們器材或培訓是過程中的第二步,第一步是創造一個安全區域,這樣問題變成了我們在哪裏創建一個安全區,使我們能和反對派互動,這個安全區會在北敘利亞嗎?目前,敘利亞軍隊從土耳其邊境撤軍,有可能建立一個事實上的安全區,在這種情況下的問題是,我們要派美國官員,或者歐洲官員,或者任何其他人到解放了的敘利亞領土區和反對派互動嗎?甚至武裝他們?

主持人蕭茗:在敘利亞施行禁飛區可行嗎?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Michael Rubin:禁飛區對於敘利亞面臨的問題不會是一個神奇的答案,敘利亞空軍用的是噴氣式飛機,設立禁飛區可以有助於一些情形,但多數大屠殺是那些叫做沙比哈或者幽靈的支持阿薩德民兵發起的,他們開著卡車,帶著匕首和機關槍,禁飛區不會對此有所幫助,唯一可以解決這個的是地面部隊,是安全區,還有阿薩德最終垮臺.

主持人蕭茗:說到底,你認為阿薩德會對外國軍事力量和敘利亞人使用化學武器嗎?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 Michael Rubin:我認為阿薩德政權能做得出來對外國入侵者使用化學武器,我不肯定他們是否會使用它來對付自己的人民,但是,這是連俄羅斯都告誡敘利亞不要跨過的門檻,因為一旦他們真的使用化學武器,那所有觀望都會停止,你就會有外力介入,可能土耳其會進入除掉阿薩德,但是這就會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麽我們在過去二十年間阿薩德獲得化學武器的過程中按兵不動,這無疑給我們一個教訓,我們不能讓這樣的政權獲得這樣的能力,因為他們獲取這個能力的唯一原因是有一天它會用它.

主持人蕭茗:那麽,現在解除化學武器的危險的最好辦法是什麽?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 Michael Rubin:最終也許已經太晚,最好的方法是預防,顯然我們在敘利亞無法實現,也許現在的補救辦法是對阿薩德本人進行目標性攻擊。對於美國中央情報局、俄羅斯情報機構、中國情報機構而言,問題在於明白這些化學武器在那裏,另一個問題,至少對於美國中央情報局來說,是誰幫助敘利亞獲得了化學武器,是俄羅斯,是中國,還是北朝鮮,因為如果是這樣,這個問題反映出的就遠遠超過化學武器是不是用於敘利亞的無辜平民身上,我可能就要談論新一輪對中共政權的制裁,或者整個問題甚至變成了我們是否應該和中國做生意,如果他們繼續(支持敘利亞),如果他們是事件的同謀,用非常規武器武裝北朝鮮,武裝敘利亞。

主持人蕭茗:7月26號,美國情報部門高級官員表示,美國並不能確定敘利亞的一部分化學武器是否已經脫離了政府的控制,落到了恐怖主義分子的手中。毫無疑問,這是最使美國和以色列等國家感到不安的問題。於此同時,政府軍和反對派在大馬士革等大城市的對抗隨時都可能發生決定未來戰局的變化,全世界都在聚焦敘利亞。對於這場牽動世界的阿拉伯革命,世事關心將持續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