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國人怎麼看倫敦奧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2年7月30日訊】【熱點互動】(796)中國人怎麼看倫敦奧運?北京氣勢難以超越,倫敦改採人文走向。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週日的熱線直播節目。

令人矚目的全球最大體育盛事,2012倫敦奧運會於7月27日當地時間當晚9點鐘正式拉開了帷幕。來自全球204個國家的上萬名運動員在接下來的2個星期裡,將角逐各項體育賽事。開幕的當晚,由英國著名導演博伊爾指導的樸實的開幕式令人印象深刻,也收到了交口稱讚,讓我們首先來回顧一下那些精彩的瞬間。

(影片播放開始)

奧林匹克主會場「倫敦碗」內歐洲最大的鐘在21點準時鳴響,正式為奧運會開幕式拉開大幕。敲響鐘聲的是上週剛剛奪得環法自行車賽冠軍的英國名將布‧維金斯。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入場的方式給人留下深刻印象。鏡頭上的英女王在「007」扮演者克雷格的陪同下使用降落傘「空降」倫敦碗。雖然短片由女王本人親自出演,但估計跳傘部分動用了替身,因為女王很快就由夫君愛丁堡公爵陪同,在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的迎接下,走上了觀禮台。

開幕式中英國工業革命登上歷史舞台,還有女權運動、一次大戰、海外移民、社會變革等重大歷史事件,都在舞台上展現了出來。

開幕式中獨具英國特色的演出內容包括:《哈利波特》系列小說作者J•K•羅琳在現場為孩子們朗誦詩歌,國民健康服務體系的護士和醫生與兒童們互動表演。

音樂是開幕式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電影工業也是英國人的驕傲,倫敦交響樂團在現場演奏了奧斯卡獲獎電影《火的戰車》中的經典旋律。其中,英國著名的啞聲演員「憨豆先生」阿特金斯與樂團坐在一起。大屏幕上播出了他的白日夢,重現的是當年電影的情節,不過加入了英國式幽默的別樣魅力。

英國體育名人貝克漢姆乘遊艇沿泰晤士河將奧運聖火帶到體育場,將火炬傳遞給五次奧運賽艇金牌得主雷德格雷夫。後者在500名參與了奧運體育館建設的工人的夾道歡迎下,來到七名年輕的運動員面前,將火炬交給他們,至此,最終火炬手的謎底終於揭開了,將由這七名象徵英國未來的年輕人點燃主火炬。

七名手持聖火的年輕人繞場一週,並最終跑到主火炬塔,點燃之前每個入場隊伍帶進來的一個個花瓣,匯成一圈的火焰象徵著奧運團結。最後,支撐花瓣的「莖」慢慢升空,匯聚成一團火焰,倫敦奧運聖火正式點燃了!也為當晚的2012倫敦奧運開幕式畫下一個圓滿的句號。

(影片播放結束)

主持人:倫敦奧運的召開,讓人自然聯想到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有人說那是奧運史上最盛大的一次賽事,很難在之後有出其右的。那麼4年後的今天,北京又是怎樣的一種現狀呢?一週前,一場豪雨讓帝都陷入了一片海河之中。那麼這次的奧運之光能再次照亮今天的紅朝嗎?北京60年不遇的一場暴雨又揭示了怎樣的天意?今天的中國人怎樣看待倫敦奧運?

我們將在今天接下來這一小時的時間裡跟您共同探討這個話題,邀請資深的時政評論家為我們分析和解讀,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加入我們現場的討論。首先介紹一下今天的兩位現場嘉賓,一位是資深評論員陳志飛教授,志飛您好!

陳志飛:您好!

主持人:另一位是特約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

主持人:我們剛剛在星期五看過了倫敦奧運的開幕式,很多人都是印象難忘的。很多人說,北京奧運是很難超越的,有人甚至擔心倫敦奧運的開幕式是不是會讓人失望。現在看下來之後,兩位對這一次有什麼感想?

陳志飛:很多鏡頭可能大家都看過了,的確,我覺得還是激動人心,因為奧運作為人類文明的一個里程碑吧,體現了一種人們的精神。你看這個開幕式贏得了很多的眼球,但是開幕式本身不是一個競技項目,它沒有金牌、銀牌,但是從開幕式你可以看出一個國家的文化、它的歷史,還有它對世界的整個貢獻和對人民經濟的展現,所以奧運的開幕式往往是奧運的一個看點,雖然它沒有金牌獲得者。

從這個剛剛的開幕式我覺得大家可以印象很深刻,這個導演的風格和它體現的精神是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展現,它有體現這個人文的一面,也體現了個性化的一面,像把500名的建築工人邀請到現場,這跟北京奧運當時把民工都遣散回家在家裡看電視,好像還是不可同日而語。

的確,北京奧運會辦得非常的豪華,而且建築各種費用遠遠超過了倫敦奧運,我得到的數據好像是最保守的也表明倫敦奧運整個的費用是北京奧運的1/300,但是由於好多都是請用了免費的工人在北京奧運,如果你給他們用最低工資來算的話,這個數字很可能要翻翻,有可能達到1/1300。

主持人:現在這個具體數字有出來嗎?

陳志飛:這個北京奧運的數字其實一直是一個官方的謎,但是從它對場館的建設各種費用的估計來看的話,最好的結果也是倫敦奧運的1/300。那麼有人甚至說倫敦奧運的話,朝鮮的那些饑民、難民看了以後也說,這活兒我也能幹!因為用1萬8千人搞這個,還帶著尿布在那兒表演,的確展現中華文明很好的一方面,可是同時讓人感覺到北朝鮮的那個場面更加壯觀而且氣勢更加雄偉。

我記得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萊特訪問朝鮮的時候,估計是1998年、1999年,柯林頓還在位的時候,他是動用10萬人給他做了一個團體操表演。張藝謀當時在2008年的時候也承認,其實這種規模的演出開幕式首創是北朝鮮,而且無出其右者也是北朝鮮。

另外一方面我要談的是北京奧運會它談到的中國歷史跟文化的燦爛,這的確是非常好,值得人深思的一部分,它的表現方法和它的非人性化又是跟這個相抵觸的,因為中國人一直是天人感應,是最注重人性化的,你要人帶著尿布表演好像有悖文化傳統。

可是你在看倫敦奧運的話,它展現的是一個比較經典,而且是比較客觀的一方面,因為它一方面自然的,它也展現了英國歷史上一些不是令人愉快的一方面,比如工會啊,比如說一些女權運動啊,實際上它在表明這個社會的進步,這比我們只看四大發明要好得多,而且英國人還體現的一方面,因為我比較喜歡文化方面,它沒有把牛頓、莎士比亞……,我覺得如果是中國人的話肯定要把這兩人找來給大家看一看,就是震撼世界的人物。

主持人:您認為為什麼沒有把他們抬出來?

陳志飛:因為我剛才講到了,西方的文化,就是說你從這兒可以看出它文化的內涵,英國這個文化它其實有很多自嘲的部分,他這種自嘲其實就是自己的自尊,用中國人的話說,我不屑於把它拿出來,拿出來的話,我們中國一說就是四大發明,那你還有什麼?人家就是說不拿出來其實是表明我不用拿出來。這個我覺得只是它的一方面。

當然很多人知道我是體育迷,我們今天這個節目不是體育欄目,我做過世界盃的解說,我們今天不會對體育賽事做任何評論,也不會做預測,但是我們對中國體育健兒在奧運會取得優良的成果,尤其是孫楊破了奧運紀錄,而且奪得第一個男子游泳冠軍的成績,感到了非常的歡欣鼓舞。當時他是第一次游進了前八,當時在20年前已經引起了很大的震動,所以這個成績的確是有目共睹的。

主持人:趙培,談談您的感想。

趙培:其實呢,具體多少錢的對比,這個煙火的對比是有錢數的,因為北京奧運1,800萬,而那個倫敦奧運用了60萬,而且都是中國造的,而且倫敦奧運對這個要求很嚴,對中國說:你必須要環保的,所有的煙火爆炸了之後。北京它們說開了一場奧運會之後PMI值陡然升高,在北京奧運的時候。

另外我是覺得這次奧運會的指導他可以說是很調皮吧,北京奧運缺什麼他就在哪方面努力,他是以人文去努力。那麼其實中國它現在能拿的出手的就是這五千年的文化。你看像在北京奧運會上,49年之後的東西有什麼?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拿得出手!張藝謀也知道這點,所以他們能拿得出手就這五千年文化。49年之後就出現一個林妙可的假唱,讓人家感到這東西很有意思。但是你看這次倫敦奧運他找人唱歌,竟然是找了一群孩子唱手語歌,說白了,就是讓一些有殘障的孩子給他們在奧運會上一個露臉的機會。

另外,北京奧運是要求整齊,幾千人劃一的;這次他8個旗手走正步,那還是當兵的,走正步都走不好,所以中國人就感覺這一次的奧運開幕式可以說是一個人文的開幕式。另外一個,剛才片子中沒有出現的……。

陳志飛:有搖滾樂、「披頭四」,一些創作者都出現,就是對現代人文明有很大貢獻。而且還有一個特別有意思的現象,就是把英國女王由「007」間諜送到現場;可是中國把所謂的共和國衛士8千士兵塞到桶子裡。

趙培:所以他很調皮嘛!英國人發明了互聯網讓人溝通;中共反而有一個北郵(大學)的校長發明大牆去圍堵了互聯網,所以我說他這次是很調皮的一個情況。另外,很多中國人,我在微博上一直盯,他為什麼要看開幕式?就是剛才說的搖滾樂、披頭四,還有好幾個樂團,他們就是為了看這個。所以英國人他展示了他的幽默,憨豆先生;他展示了他的音樂。

陳志飛:他展示了文學,《哈利波特》的作者J•K•羅琳,其實在世界文學史上是最紅的。

趙培:他反而沒有展示我高人一等的感覺,他反而展示了我對這個文化的影響,我對人文的影響。

陳志飛:對,因為貝克漢姆是個文化人物,貝克漢姆在文化界、在世俗界的影響要比在足球界要高得多,當然他踢中場踢得很漂亮,尤其好多女士吹捧他,他的太太「辣妹」什麼的,他造成這種文化現象使得他比中國的任何一個運動員,肯定給世界人民造成的影響要多得多。

雖然一個英倫小國經濟上現在可能比中國很多方面還不如,那麼你可以感到它迸發出的能量在吸引世人的眼球,尤其是現代,尤其49年之後,要比中國大得多。而上次倫敦奧運會是在1948年,在中共建政前一年,你知道花費多少嗎?75萬英鎊。

主持人:我們首先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瑞士的樊先生,樊先生您好,請講。

樊先生:北京奧運會是一個無法超越的偉大奧運會,在中共領導下,中國不斷繁榮昌盛,反正中共是偉大、光榮、正確。

主持人:謝謝您,我們今天談的是「中國人怎麼看倫敦奧運?」希望您再打來,觀點要符合我們的主題,謝謝樊先生電話。剛才講到了北京奧運,有些網友也說:沒有最好,只有更好。奧委會主席羅格他用「無與倫比」來形容北京奧運的開幕式;用「無可比擬」來形容倫敦的奧運會。那我們可以再接著說一說奧運會的開幕式。

陳志飛:這個奧運會的開幕式我剛剛還想到,趙培給了我一些靈感,說出以下這些話。我覺得他從北京奧運會得到很多的反向靈感:北京奧運會你辦得貴,那我就辦得便宜;你辦得整齊劃一,用士兵做演員,我就突出人性化,用殘疾兒童做最主要表演者;你表現的是你祖先的東西,四大發明,而且在四大發明提了精神,在中共建政以後,歷次政治運動中都是被詆毀、砸爛、敲碎的,可是我體驗的是我現在的精神,而且我不避諱我歷史上做過的一些過錯。

因為我們知道大英帝國在世界上曾經是殖民的代表,它曾經輝煌過,也有很多值得改進的地方,它走到今天也是有一段曲折的道路。它把這個道路完整的呈現出來,大家感到很親切、很真實。不像中共,它只是掩蓋一部分,讓大家看到它想讓大家看的一部分。如果你有那麼多錢,為什麼連下水管道都建不好?讓上千萬人受災、上千人遭受無家可歸的待遇?我覺得這種反向靈感在這兒的確體現得也是非常明確。

再談到瑞士樊先生的說法,我覺得不管他是什麼樣的身分,但是他談到這個奧運會是中共舉行的,他也提到了「偉大、光明、正確」,還有所謂的「繁榮昌盛」,這個「昌」我不知道是什麼昌盛?但如果是娼妓的「娼」,的確在中共的領導下是黃色氾濫。

其實奧運會是一個人民的盛會,這是普世皆知的。奧運會剛開始我們就提到了,它是人文精神的展現,在這裡沒有任何政治的因素,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女王她也只是一個普通的觀眾,她也像每位觀眾一樣舉起一個展示版,呈現出很多精彩的畫面,女王和英國首相都同樣在做這個事情。

可是為什麼我們在中國要跪著給人家「偉光正」做某些事情?這個我不知道樊先生他想過沒有?他如果想過的話,我覺得他以後打電話,或者是從瑞士打過來,或者是從中國某個省份打過來,或者是從美國某個州打過來,但是他的聲音我是能聽到的,好像他的思想也沒有變。我覺得他的聲音可以不變,他的思想能不能有些鬆動?

主持人:希望看到我們的節目之後,真的會有一些變化。

趙培:其實北京奧運會是一個無可超越的,如果論花錢這方面,我估計它的開幕式真的是無法超越,因為大家都會計算成本,我整個奧運辦下來有多少成本。這一次英國人就算了成本算得很精細,比如我安保要多少成本?我比之前預計的要翻了多少翻?我怎麼去籌這個錢?他們是要這麼算的。在北京的奧運確實是花錢方面無可超越,為什麼呢?是因為它想從國庫撥多少錢就撥多少錢。

在這次倫敦奧運之前,網友們確實把北京奧運中共修的這一串東西翻出來,他們又去拍了當時的場館,現在有很多被擱置、被荒廢,包括它現在修的地鐵項目,北京一下大雨,每一站都是積水潭,甚至下過大雨之後,竟然會出現天花板往下落,都崩裂下來的情況。可以看出你的錢花在什麼地方?你的錢花沒花到點上。

奧運會是個體育盛會,那麼中國人的全民健身項目有沒有跟得上?這個才是奧運會的一個關鍵問題。不在乎你辦得多好,而是在乎你對全民健身起到了多大的促進作用。我不懂樊先生有沒有想過這個?

陳志飛:說到全民健身,我有一次鬧過一個笑話。中國體育歷來一個強項就是跳水,男子跳水、女子跳水都很厲害;有一次我在跟朋友打球的時候,他說:你會不會跳水?我說:不會。他說:那你們中國跳水隊很厲害!我說:先別說跳沒跳過水,中國大部分人可能都沒見過跳水吧!?這就是說群眾基礎和整個體育取得的成績是完全割裂的。

這就提了另一個問題,奧運會是不是簡簡單單、純純白白的是一個體育的盛會?我覺得在一定的特定環境下,它還是有它政治涵義的,因為從我個人來講,我是1989年「六四」那一代過來的人,很多觀眾都知道;而且我一直追蹤體育。我第一次看奧運是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如果大家還記得,那些奧運會,蘇東集團、整個蘇聯的國家是抵制的。那麼再之前,1980年奧運會也是一個不正常的奧運會,也是由於政治原因。為什麼呢?由於蘇俄侵略阿富汗,美國包括中國;因為當時中、美聯合抵制蘇俄,也抵制莫斯科奧運會。再上一屆就是1976年奧運會。上一次就是冷戰結束之前,可能到了第二個比較正常的奧運會,到了1984年,這個政治氣氛是非常濃郁的,你不能把頭低下看不見、不承認這個事實,這的確;而且蘇俄當時在體育方面的成就是遠遠大於西方國家的,這一點在1988年奧運會,也是我看的第二個奧運上得到淋漓盡致的表現。

雖然蘇俄在1991年就解體了,但是3年之前,它還是牢牢占據了金牌榜第一名的位置。而且當時薩博尼斯為代表的蘇俄籃球隊,我很熟;擊敗了以「海軍上將」大衛.羅賓遜為代表的美國籃球隊;他是不可一世的。排名第二的是東德,東德是起始開創了世界女子游泳史吃藥的歷史,這一點給中國女子在1992年奧運會騰飛打下了基礎。

那麼說到冷戰,有人說冷戰最熱的戰爭是在冰球館裡進行的,這是美國人的一個說法,因為這也被搬上了銀幕,它描寫那一幕也就是1980年在美國紐約州普萊西德湖舉行的冰球決賽。冰球決賽是以蘇聯的冰球隊和以美國大學生組成的年輕小伙子之間進行的,美國隊後來居上得到了冠軍。這在美國是非常震撼的,因為代表著我跟你在戰場上不打,我跟你在冰球場上進行了一次戰爭。

所以你說要完全摒棄政治的因素,奧運會基本是不可能的,我感到最寬心最高興的一次奧運會是什麼?是1992年奧運會。那是我出國之前最後一次奧運會,我全程看了,很多人我到現在還記得:薩烏丁(Dmitri Sautin),那些跳水的,中國的「五朵金花」林莉那些人,但為什麼有這種感覺?是因為冷戰結束了,世界大同了,而且中國人第一次領略到了以喬丹(Michael Jordan)、拉里.伯德 ( Larry Bird )、強森(Magic Johnson) ,還有皮朋 ( Scottie Pippen ) 領銜的「夢之隊」,使NBA登上了世界舞台。所以給人感覺到世界的自由民主之風從那一天興起。自此之後我們又看到了1996年奧運會,拳王阿里舉起旗子,顯示出某種美國的一個象徵,和中國代表團當時所在美國受到的一些待遇。

反正慢慢一步步走過來,到悉尼、到現在,我覺得其實它體現的中美關係此消彼長,或者一些參差牙錯的這麼一個關係。直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中國登上金牌榜的首位,好像這個中美關係、世界格局,也有了很大的變化。

主持人:剛才是講了這些歷史,那麼我們講奧運就肯定還要講金牌。第一天中國的金牌數是拿到了4枚。

趙培:第五枚金牌已經拿到了。

主持人:今年這個情況是怎麼看?上一屆是第一,今年對金牌的總數有什麼樣的期待?一般中國人對中國的運動員有什麼期待?

趙培:因為微博上的人很多,我一直是跟微博上的新聞;今年一個奇特的現象,就是大家對金牌數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變化。

主持人:你說老百姓?

趙培:對,整個微博上對金牌數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變化。就是大家不再關心金牌總數的話,他關心有意思的事兒。芮成鋼大家都知不知道這個人?他當年諷刺美國駐華大使坐經濟艙,是不是美國欠中國錢怎麼樣;其實他竟然說了在微博上被轉發最多的就是第一天是他的一段話,他說的是:我們有一個錯覺,就是奧運金牌數與中國人能否獲得外國人尊重有關,其實不管你奧運拿多少金牌,不會更多或更少的獲得外國人的尊重,中國不需要這個;你是否獲得外國人的尊重是看你能否尊重每一個中國人。他說的就是金牌數已經不關鍵了,關鍵的是人與人能否彼此尊重。網友很損哪!帶引號,很損、很犀利吧!又加了一句「其實是看中國政府能不能真正的尊重每一個中國人,外國人才決定尊不尊重你中國人。」其實是這樣的。

因為你在國內你拆遷、你去打你的國民,那麼人家就會覺得你的國民不值得我尊重,因為你看你政府都這麼對待你。我們出國了,其實很多時候,因為有的中國人包括這位樊先生嘛,他也覺得中國拿金牌多了別人會尊重你一點,其實不會。

陳志飛:看拿金牌人均效率的話,中國還比不上北韓,北韓在世界盃上還進了巴西一個球呢!你看那世界盃你都進不去,北韓就比你國力強嗎?北韓上次奧運會就拿了3面金牌,這次表現可能也有不俗的展現。我剛才講到1988年的奧運會,就是冷戰最後一屆的奧運會來看,其實這跟你的國運完全是成反比,因為3年之後蘇俄就灰飛煙滅了,東德也就不存在了,你的金牌榜是第一、第二又有什麼意義呢?!

而且說到這個跟政治的關係,其實1988年奧運會之前,蘇俄1986年發生切爾諾貝利的核電站事故,我覺得那個事故真正敲響了蘇俄的警鐘,因為它整個國民經濟、它整個體系的崩潰和腐朽,這個才是真正的一個象徵。所以它這個極權的亂象,到末尾收關的階段,跟它的體育其實可能是產生了反相關;越是這樣的時後,它越讓體育這個機器開足馬力,給它挣得在別的方面挣不到的榮譽。那麼這一點從最近在中國發生的薄熙來、王立軍這些事情,北京的大水、揚州的地震,這些亂象是不是也跟蘇俄在1980年代末,大的動盪之前有些相似的地方?我倒不是說逢共必反或是怎麼樣,體育也讓我感到歡欣鼓舞,但是大的形勢你是不容否認的。

主持人:這有沒有可能成為中國一次奧運的絕唱,也都還有待進一步的討論。好,我們先來接聽一下紐約周先生的電話,周先生您好,請講。

周先生:嘉賓好,主持人好。這次奧運我也看了一下,我覺得它開幕式的每一個段落都是一個故事,從工業革命到出現互聯網,從莎士比亞到哈利波特,真的很好。另外我還感覺到它把納稅人的錢用在納稅人身上,也給納稅人享受,它的奧運火炬傳遞的過程都爭取到經過每一個家庭,不超過20公里,而且它的演員也是最普通的老百姓。這就說明民主國家的優越性。

另外我還講,包括這一次在開幕式之前那個羅姆尼講的一些所謂的風涼話,他說那個倫敦奧運會準備不足,老百姓缺乏熱情;但是英國官方沒有一個人出來批評他。這件事說明什麼呢?非常好,為什麼?你不要把每一個人的觀點,把它搞成一個政治運動,包括開幕式把國旗掛錯了,把北韓的國旗掛成南韓的,那就不得了了。我相信如果它掛錯的是其他國家的國旗的話,比如它把美國的國旗掛成其他國家的國旗的話,我想美國人不會到那個程度的。

主持人:謝謝周先生的電話。我們再來接聽紐約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請講。

王先生:你好,你們大家好。中國不管你誰拿到冠軍,召開記者會的時候,你一定要感謝國家,一定要感謝黨,一定要感謝這個領導人。如果你沒有講這個,上次有好幾個沒講,報紙就批評了。中國人就搞不清楚,黨也好,國家也好,都是人民的奴才,人民是國家的主人,國家跟黨是人民的奴才。

美國有好多優秀的運動員就是不參加奧運,美國最好的籃球教練Jackson,他一次都沒有參加奧運,每一次請他出來他怎麼說?我不出來,你國家拿不拿冠軍不關我的事情。你看,所有的美國人都敢對美國的黨、美國的政府說「NO」,中國人敢說嗎?中國人敢說你這個黨我不愛你,你敢說嗎?所以我們要搞清楚,清朝是不是國家?是,清朝沒有了,有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沒有了,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了,(有)民主國家,有什麼不好?國家就是人民的奴才,黨是人民的奴才。中國人你一定要搞清楚!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有點激動。但是這一次老百姓可能公開場合沒有說,但是私下對這個黨,對這個國家還是有不少意見在網路上,是吧?

趙培:對,我先回應一下紐約的周先生,他說那個掛錯國旗,我們看到這次的解說,他沒有像北京奧運的那種正經八百去解說這個多麼多麼的好,反而《BBC》的解說員是用一種調侃的方式。

主持人:英國式的幽默。

趙培:對。他一看,哎喲,這個北韓出來了,我們這次沒再把國旗掛錯,他們不會再抗議了。用這種方式去講這個問題。王先生說的這個,確實,我們看到就是說,因為我在那追蹤金牌榜,頭幾個金牌出來的時候,他們都說要感謝國家。甚至有發了一個微博說「我要感謝祖國人民」,然後騰訊的新聞就把它改成了「我要感謝祖國」,就是「人民」沒了,後來發現不對,它的主語其實是「人民」,「祖國」只是修飾那個「人民」的,才改成「我要感謝人民」。所以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個事情。

另外,關鍵是倫敦人有沒有這個熱情,其實我們看到這一次的奧運會最好的就是,你到倫敦去竟然發現他們說,首相也得坐地鐵去看,憑什麼這個車道有些人要有特權,然後Taxi司機他就可以罷工,我不幹了,你讓他們有特權,我們也可以走那個奧運車道,我們也是接奧運的人走。所以我們看到人與人之間的平等深入這個國家的人心。就是說首相你得坐公交車去看,你也得坐地鐵去看。我們可以看到這一點是很好。

在中國是不存在這一點,因為你看到他第一排,他們說那個會場,中國的那個奧運會場最有意思,冷氣只有第一排有,當年第一排坐著誰呢?胡錦濤、江澤民,唯一坐著一個外國人就是奧委會主席,只有第一排有。但是在這次整個倫敦的會場上他是每個人都發了雨披,或者是發什麼,到處都有,如果下雨你可以馬上披上,可以看出他是對每個人的關懷。所以說這個倫敦開幕式是一個人文的奧運,我覺得這個形容得十分正確。

陳志飛:因為我對世界文化歷史還是比較感興趣,英、美文化是一個體系,英、美文化在現在社會,過去的150年當中,或者200年當中,在世界占主導地位。有人把英國文化,在歷史上來講是希臘文化,那麼美國就是在那次希臘文化建立起來的羅馬帝國,因為羅馬帝國是希臘文化最大空前輝煌的展現。那美國相對於英國的希臘文化的起源的作用,他是羅馬帝國的一個充分展現,造成美國超強的地位。所以我們說英、美就像邱吉爾說的,他們是特殊的關係,他們展現人文關懷的精神,實際上是代表世界現代文化和政治體制的巔峰,就是它代表的民主思想,實際上比歐洲大陸的國家要好得多。

如果你要理解英國文化和政論,你就要讀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和寫那些書的作家,他們提到了所謂的「正步」,他在一個文章中提到這種正步只會在德國,就是跺著腳正步走,這是德國納粹發明的,俄國人也能,英國他從來沒有;如果有一個英國軍隊這樣進入城鎮的話,老百姓會罵他們,會對他們扔石頭,他覺得這不是人做的事情,這是像鴨子、鵝做的步行。所以這個東西他體現了一種就是大家都是平等的,他的最充分的一個展現。

剛才那個周先生談到了羅姆尼,英國人好像對這個不感興趣,他們感到很自嘲,這回英國人談的更多的是天氣,因為7月份以來一直下雨,對經費、政府管理他們有很多的抱怨,但是英國人他很寬容,因為他們體現了就是說,誰都可以發表這個言論。

紐約的王先生講的非常好,他其實就是說明我們中國人應該有什麼樣的心態看奧運,就是俗話講「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你看熱鬧就看金牌榜,看那個新浪網他給你不停的展現那些所謂的輝煌。我剛才還跟後台提到,北京新浪網就是設在中國的新浪網網站,現在已經變成了體育網站。

但是在北美的話,你可以看到財經新聞,看到各式各樣的林林總總的正常新聞網站運作,每個大報就是把這個奧林匹克做為專欄,在一個位置讓大家去觀賞,如果你感興趣的話。沒有一個網站會像新浪網一樣,把官方網站做為一個體育網站,因為這是政府想要你看到的,因為他想把奧運之光比喻成國家的輝煌,比喻你自己錢袋裡有多少錢,這個行徑是不劃成等號的。

主持人:好,我們再來接聽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聽聽他們是怎麼來看這個倫敦奧運的。我們來接聽上海的彭先生的電話,彭先生您好,請講。

彭先生:你好,兩位老師好。我有個問題就是中國是一個金牌大國,他不是體育大國,它是為了得金牌那個利益,搞的政績形象工程。一說起來,我們中國脫掉「東亞病夫」的帽子;或者是得金牌了,好像是中國在國際上地位高一點。因為倫敦他是人文環境特別好,他也是科學和人文,現代化的城市比較高;中國是一個政治上的奧運。我想請兩位老師做個分析,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彭先生。我們再來接聽紐約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您好,請講。

李先生:我覺得開幕式前面那段我挺喜歡的,那個英國味很濃,就是中間後面有點庸俗化了。跟北京的(奧運)比,也是沒什麼可比的,因為北京簡直就是機器和魔鬼,鬼氣森森的表演;英國那個開幕式表演,感覺是人在表演。其實北京跟英國沒法比,因為現在體育項目很多是英國人發明的,規則也是英國人定的,那現代文明也都是英國人規範的,包括政治、經濟、文化甚至教育系統,都是英國人定的,所以中國人那種所謂的那些憤青,那些愛國分子跟英國人比,我覺得有點很可笑。

主持人:我們先來回應一下。

趙培:我回應一下上海的彭先生,說中國是一個金牌大國,但不是一個體育強國。我們有一個數據,就是說當年在雅典奧運上,中國是拿了32塊金牌,但是它的總成本是多少呢?是224億人民幣,那麼攤到每一塊金牌上就是7億人民幣,它是一個「舉國體制」,就是說前蘇聯的那種專業隊,一級一級的讓很多人犧牲,最後才拿一塊金牌的這種體制。

那麼我們在這一次奧運上,我們也看到中國也是一個兵團作戰,它是有司令,比如說團長什麼,我們要保哪些金牌,哪些我們就不重要,它有計畫、有士兵、有衝鋒陷陣的在前面,最後拿不到金牌的就是黯然退場。我們看到特別有意思的是,喻丹這次拿了個銅牌,然後中國的記者吧,他根本就不管喻丹,他直接就奔著金牌去,喻丹就很……。

主持人:很落寞。

趙培:對,你都是體育嘛,他都是來拿了牌,都不容易,他練了多久才走到這步,你應該是每個人都關心一下,但中國記者不是,他只關心金牌。這就是說金牌大國跟一個人文大國不一樣的地方。

主持人:這也是一個它特定的文化了。

趙培:對,另外紐約的李先生說得非常好,英國人發明了這個規矩,但是中共很多東西它不學,比如說我們看到那個英國的護士,他可能講的是本國護士地位的提高是南丁格爾一下子把他給提高上去的,包括英國他整個全民的醫療體系,全民醫保這些東西,為什麼你中共不學呢?這個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陳志飛:那天我跟杰森談過這方面的話題,也談到奧巴馬現在在美國搞的醫改,現在世界上主要國家中可能就北韓等幾個國家沒搞全民醫療保險,美國基本上已經馬上達到那個程度。那中國實際上它們說一年撥出6億就能基本上搞一個初級的全民保險,可是你為什麼不隨從大部分國家搞這樣的保險?英國體現的東西實際上是這個英國人民最喜歡的一個體制,就是全民保險,是他首創的,在當時現代國家當中。

所以說李先生的觀點剛才我已經做了一定的分析,英美文化代表現代文明的一個高峰,因為它來源於哲學上,就是一個文藝復興之後對人性的尊重,建立民主體制。所以我們看到的就是說,它這個公平、開放和包容是舉世無比的,他並沒有在炫耀他自己的家產。

就像有個觀眾說的,北京奧運好像是很多窮人砸了一筆錢,享了一把富;倫敦奧運好像是一幫富人故意省錢,裝了一回窮,來混淆視聽。它體現的這個東西,我覺得英國人做這個事情的時候,倒並不是說他要這麼做,因為它的體制不允許它亂花納稅人的錢。

主持人:好,我們來接聽一下上海熊先生的電話,熊先生您好。

熊先生:我講三點意見。第一點,我看到那個奧運會的開幕式才想起來我們中國的「鳥巢」,從鳥巢想起了艾未未,艾未未講,如果你希望了解你的祖國,你已經走上了犯罪的道路。艾未未是鳥巢的設計者之一,世界大名鼎鼎的藝術家,現在變成了罪犯,因為他想了解祖國。這是第一點感受。

第二點感受,我看到中國運動員他成為冠軍,實際上他就像陪訓一個德國的牧羊犬一樣的,培養警犬一樣的,從小就封閉式的,為了金牌國家投資大量的金錢,他不像西方人,是以技藝為主。第三個體會,中國有一樣東西是世界冠軍,但是沒有評到,就是接待訪民信訪的方式,它這個可能也成為冠軍,可是沒有評到。我就講這三點。

主持人:好,謝謝熊先生的電話。剛才熊先生的電話很言簡意賅。

陳志飛:雖然他時間不長,但是的確令人深思,意味深長。鳥巢其實代表了中國的這個體制,我覺得它很形象,艾未未怎麼不知道有這麼一個構想,他的確把大家在裡頭的禁錮,和外表的形狀、中國人的感受,表達得非常生動。那麼艾未未的命運就像剛才熊先生講的一樣,的確也代表了中國人跟普通人,甚至是在體制內的一些人的運命,這個是它的奧運金牌和光環所掩蓋不了的。

說到警犬的話,剛才說到喬治•奧維爾,他在寫《動物農場》的時候,專門提到了一些獨裁者上台以後,他們就專門把這些警犬拿去餵養,這個警犬來了以後,再出現的時候,大家都感到非常的緊張,這是他體現恐怖的一面。

但是同時另外一方面,統治者他實際上是很有手腕的,他也要給你娛樂,他要讓你感到為他的光輝,為他的英名而歡呼,那麼這種警犬實際上不是咬你的,牠是來騙你的,這其實也是英犬的一部分,只是更令人難以捉摸,更令人感到受迷惑吧。

最後接待訪民這個我覺得這只是一個方面。我可以加一點,第四點,我不知道像陳光誠是個盲人,他看不到倫敦奧運,他如果聽到倫敦奧運的聲音,他會有什麼樣的想法?實際上他一個盲人,其實他給很多中國人點燃了自由之光,因為他那個盲人,他的縱身一躍,從黑暗的高牆中跳過,比奧運的光輝更能使中華人民覺醒,更能使中國真正走向自強之路。

主持人:好的,那麼再講到這次的奧運,還有一個看點就是派出了龐大的記者團,趙培我看你做了一段為奧運,你來談談這方面,它為什麼要這麼大一個記者團,占整個報導奧運的外國記者總數的1/3?

趙培:我想最關鍵的時候,這個時期是十分關鍵的,它要轉移視線,而且它是說要把全民的視線都放在奧運上,你看到它現在有奧運了,它南海也不提了,東海也不提了,至於那個薄熙來怎麼判,大家也不關心了,北京的大水造成到底死了多少,永遠留著問號,它說你們全去關心奧運去吧!我們看到戴炳國去倫敦奧運的時候,他不光是看了中國的運動員代表團,他也看了記者代表團,他是說大家要做好奧運報導,要怎麼樣怎麼樣,說白了,你千萬不要讓他們關心大水死了多少人,幹什麼的。

而且中國記者說實在的,他們能有一個在自由環境下採訪,對他們是一個很好的體驗,當然他們做得實在太過了,把人家媒體中心的人煩得不勝其煩,拍一張照片我發回去,媒體中心怎麼樣怎麼樣,因為去嘛你剛開始,奧運沒開始肯定都這種題材。而且新西蘭報最有意思的是一個中國記者15層樓層層上去,上去3遍,結果人家樓頂是導彈的軍事禁區,就是防止有什麼恐怖分子的一個導彈。

主持人:他有本事上去也不簡單。

趙培:上去3次。

陳志飛:這個真的好像是一種非常亢奮的這種極端。同時我也有一個猜測、遐想,因為我記得84年奧運會的時候,我當時在夏寧,還在上高中,第一枚金牌,中國歷史上所謂新中國,或者中共建政後第一枚金牌,大家知道吧,徐海峰,當時政治考題都要填的,15枚金牌什麼什麼的,都測得很清楚,當時他得了以後不光舉國歡騰,而且中共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都紛紛發去賀電啊。

那麼現在這次好像鴉雀無聲啊,第一枚金牌是一位射擊運動員獲得的,也是射擊運動員獲得的,而且之後取得了開門紅,按理說某位黨和國家領導人起碼應該表示表示。

可是我最近看到了就是說,現在在倫敦的這個中國記者亢奮相比,那些中南海老人實際上很緊張,他們正在應付即將到來的中共十八大的召開,在十八大之前正在厲兵秣馬,在互相爭鬥,在北戴河,他們根本無暇顧及倫敦奧運。我覺得這是我一個遐想。

趙培:其實在開幕式上還有一個最有意思的事,因為我一直盯著微博,看著電視,倫敦最開始奧運大家還很高興,唉呀,開奧運了怎麼怎麼樣,在那兒評論一下;過一會兒,江蘇啟東的百姓衝進了市政府,把市政府給占領了,然後抄了家,然後把他們的貪腐證據擺出來了,而且把市委書記扒光了,所有人都轉到這兒了。

主持人:您說正在開幕式的同時?

趙培:同時。所以他們網上有個最有意思的圖片就是說:中國代表團進場了;啟東代表團也進場了!

陳志飛:你說到它這個同時吧,還有一些很有意思的現象,比如說是北京發大水,在7月份,60年來,中共建政以來第一次那麼大的水,淹死了那麼多人,那麼多財產的損失,我們的確表示遺憾。但是建政者從古代歷史上來看,你要對天做一個交代,對人民做一個交代,我們這裡沒有看到。

主持人:您認為這場大雨揭示了怎麼樣的天意?

陳志飛:這是一方面。另外再說一個同時,我再舉兩個例子,咱們再一塊談,我覺得很有意思。7月21日,也就是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各地舉行紀念活動,來抗議中共對他們始自1999年7月20日的這種暴行逆施的時候,這個迫害的元凶,江澤民的故鄉,揚州,也史無前例的,很罕見的遭受了一場強地震的衝擊,餘震高達55次。

主持人:4.9級。

陳志飛:4.9級,反正震驚江南水鄉,然後它是水鄉的話,你要根據地震級,你說這個8級、9級的震級發生在青藏高原,罕無人跡的地方,那可能不算強烈地震;4.9級,它很多民房,那地方很多是木的,震感很強烈,人員損傷現在還不是很明確。但是給人帶來的震撼是很劇烈的。就是說為什麼在京師重地發生了這麼大的,讓整個國人蒙羞的大洪水,而在迫害的元凶的故鄉也發生這樣的事情。

如果以史為鏡來看這個現實的話,實際上我覺得這個統治者,在中南海的這些老人更會嚇出一身冷汗,這也解釋了我剛才說為什麼他們的心思不在奧運,也不在奧運金牌,而在於怎麼度過薄熙來給他們帶來的難題,怎麼來使這個紅朝能夠苟延殘喘下去。

在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們的任務比在二十多年前,88年漢城奧運會當時的蘇俄當局還要困難,因為當時整個共產主義它有個盟友,現在整個世界走到了今天,獨裁者從薩達姆•侯賽因、穆巴拉克,再到卡扎菲,再到馬上就要垮台的巴沙爾•阿薩德,他們日子是非常難過的。奧運之光能給他們帶來多少希望?我心裡是的確為他們擔心的。

趙培:其實你看一下中國整個的報導,最有意思的,它說7月20日以來就有大水,當時不是在北京,是在外地就有大水,那麼死了多少多少人,它一直進行這個統計。所以很有意思就是7月20日揚州地震,然後7月20日中國開始有大水,這個是最有意思的,7月21日就到了北京。

那麼這一串下來,中國人講天人感應嘛,那麼能否是說在警示著中南海的那幫老人,就是你們現在不是爭你們能拿到多少席位的問題,不是你們能拿到多少塊金牌的問題,是你們能不能結束這場迫害的問題。

主持人:那有人說北京的這場大雨,有人就說內部的資料說是死了六千多人,就是這個數字可能中共是一直不敢面對的,那如果真實的情況爆出來後,會不會成為壓倒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

陳志飛:這個就是說從它的震撼,從它給大家帶來的警示來看,我覺得是無庸質疑的,因為你在一個原來開過奧運會的地方,發生這麼一個人員的慘案,這個從各種方面來說,不是說一個政府督導不力就能解釋過去的,因為從政府的本質來說,它不是為人民服務的,就是說它這個中南海貼的那塊牌子,隱蔽寫著「為人民服務」,完全是做給自己看的。

那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因為我們今天談到奧運,就本著倫敦奧運會,英國人辦奧運的精神,第一,這大水會不會發生在倫敦?因為倫敦也在進行城市改造,倫敦在建一個金融區,東區建一個金融區,很多的項目在上去,那麼人民可以有權利發表言論,來使這整個的環境完全就是為他們來考慮。

第二,即便這樣的慘案發生了,如果在倫敦當地發生這樣的事情,奧運會不會如期舉行?能不能死那麼多人?政府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這才是我們真正要考慮的問題。

趙培:其實包括啟東在內,都是給中共現在的當權者暗示的一個事情,就是說你現在不把人民當回事,但是你玩不過這個天意的。因為我們看到啟東他怎麼能夠衝得進去呢?其實是南通市委書記已經打電話讓蘇州支援,他調動的是兩個武警機動師,和蘇州的特警和蘇州的警察來鎮壓,因為啟東它不可能去鎮壓自己人。

結果誰想到在蘇通大橋上出了車禍了,就是武警的車撞到了一個越野車,然後整個武警全堵在大橋上了,你大橋它也沒有一個緊急車道,然後全堵在上面了。然後就在這個時候,民眾僅用了18分鐘,6點鐘集合,到6點18分他們就衝進市委。那麼就讓你中共看一下,其實你的政權是很脆弱的,你以為你能夠玩得過老天爺嗎?

主持人:再強大的軍隊也好,你是什麼樣的力量也好,都很難堵得住真正老百姓的這個心。

趙培:對。

陳志飛:是這樣,你看蘇東的歷史,其實大家感覺到就是蘇俄的整個垮台是個非常微妙的事情,最早是羅馬尼亞,在「六四」發生之後,我們當時還是學生嘛。它實際上在發生之前沒有任何跡象,齊奧塞斯庫在廣場上演講,幾十萬人都是不停的歡呼,沒有任何跡象。但是就是一個小城鎮發生了一個暴亂,他派去的兵不願意鎮壓自己的子弟兵,中共可能學到了,從另外一個地方派兵鎮壓,就這樣發生了全國一下的混亂、騷亂;在這次造成匈牙利的變色,最後就是把蘇俄這個老巢中心給垮台。

主持人:所以對我們中國的老百姓來看,除了你在看奧運得了多少塊金牌的同時,也要認真的去瞪大眼睛來看看周圍發生的事情,這樣的話才能夠清醒的對待未來。非常感謝兩位精彩的評論,也感謝觀眾朋友們參與我們的節目,我們今天的話題就進行到這裡,下次時間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