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濱:為啟東市長辦公室裏的避孕套叫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31日訊】據報,前兩天江蘇省啟東市數萬人民群眾一不小心去該市的黨委大樓裏坐了坐,眼界大開。 人民群眾本以為在市長的辦公室裏會看到大量的馬列全集、毛主席著作、鄧小平文選、三個代表、科學發展等革命文獻的。 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在那個掛著莊嚴的黨旗的辦公室裏,革命群眾居然看到的是大量的高檔香煙、撲克、夢之藍、五糧液、法國紅酒等奢侈品。 最令人激動的是,革命群眾還在市長的辦公室看到了一盒避孕套。為人民服務,真性福啊!

市長把避孕套帶到辦公室裏做什麼呢? 這件事引來網民們議論紛紛。 有人沒經過調查研究就斷定這是道德污染。 有人未經考察分析就說這是腐敗的的見證。 其實這些說法都不是很準確的。

對於這件事,本著實事求是的精神,經過了慎密的研究和考察,我要大聲地說一句:人民的好領導,你辛苦了! 人民感謝你!!!

對於那些居心不良的網友們,我要正告你們:不要拿市長的避孕套說事!

昨夜我查遍了我國的黨章、法律、黨的各項政策、我黨歷來頒發的每一個紅頭文件,硬是找不到“不准市長在辦公室裏放一盒避孕套”這一條規定。 所以,啟東市長把避孕套帶到辦公室裏,既不違法,也不違憲,更不違反黨章和黨的各項政策。 鐵一樣的事實告訴我們:我黨、我軍、我國各級政府歷來都不反對領導同志把避孕套帶到辦公場所。 這就打了那些企圖拿市長的避孕套說事的人一記響亮的耳光! 想拿這件事做文章嗎? 做夢去吧!

眾所周知,長期以來,計劃生育是我黨、我國政府的一項國策。 隨身攜帶避孕套,在辦公室裏、宴會廳裏、酒店裏、汽車上、飛機上,以及市長可以到達的任何場所都存放幾盒避孕套,這就可以保證市長同志以身作則,在任何場合、任何時間都按照國策辦事,絕不多生一個,絕不給當地政府增添人口壓力,絕不為難計生辦的同志們,絕不增加國家的人口負擔。

無論是床震、車震、機震,絕不震個孩子出來! 這種嚴明的組織紀律上哪去找? 這種一心撲在黨的事業上的革命精神有什麼錯? 難道非要在辦公室裏放一大堆馬列全集、毛澤東選集才能證明市長的革命原則嗎? 一盒小小的避孕套就是活生生的見證! 黨性原則,說到底,就是黨的兩性原則,就在此體現!

即便從反對鋪張浪費這個角度上來看問題,市長辦公室裏的避孕套也是令人感動的一個佳話。 大家都知道,近年來我黨的各級政府都爭先恐後地大興土木,在各地興建了一批超豪華的辦公大樓。 在這些新建的辦公樓裏面,每一個領導幹部的辦公室後面,都有一個特殊的臥室。 這個臥室是幹什麼的呢? 當然不是給大街上的流浪漢們小憩的,而是拿來給領導同志們睡覺的。 領導同志每每為人民的事業操勞過度,就難以入睡,這時就需要有人侍寢,這就跟古代的皇帝一樣,是正常的生理需要。 既然有人侍寢,就有可能開花結果。 現在的原則是:對於每一個參加侍寢的女同志(編內的或編外的),領導都要為她建一棟豪宅,不然人家在床上不賣力。 如果女同志們幸運地懷上了領導的龍種,豪宅的面積就要擴大,而且還帶來小孩報戶口、上學等種種社會負擔。 市長在辦公室裏放一盒避孕套,首先可以提高辦公室裏的臥室的利用率,減少鋪張浪費。 另外,一小盒避孕套也可以避免無謂的社會負擔。 所以,領導同志辦公室裏的避孕套,是節省社會資源,反對鋪張浪費的便民之舉,是一個美德。

說起生理需要,大家都知道,近年來民工同志們的生理需求問題,提到了各地的議事日程上。 可是同志們想過沒有,難道日理萬機的党的領導同志們就沒有生理需求的問題嗎? 為什麼從來沒有任何專家學者把這一問題提到黨代會、人大上進行討論表決呢? 為什麼我國從來就沒有立法充分保障各級領導同志們的生理需要呢? 大家仔細想過沒有,雖然我國的三公消費的總額度早已超過教育經費,甚至超過軍費,但是各級領導同志們的生理要求有沒有得到相應的充分保障和供應呢?再苦也不能苦了領導同志們呀。

同志們啊,大家注意到了沒有,我黨的各級領導,不但從來沒有在生理問題上叫過一聲苦,喊過一句累,反而大家都在自己辦公室後面增設便民臥室,自覺自願地在百忙之中還不忘為女青年們排憂解難,身體力行,為各個年齡段的女士們解決生理上的需求。 這樣的市長,這樣的領導,上哪去找? 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裏,有我們這樣的好市長、好領導嗎? 沒有! 從來都沒有! 我要大聲地說一句: 我國的各級領導是全世界最累,最辛苦的,最能夠體諒百姓疾苦的好領導。 他們是人民的好公僕,党的好幹部啊!

所以,我要熱淚盈眶地、發自肺腑地、感慨萬千地大聲說一句: 人民的好領導,你辛苦了! 人民感謝你,党信任你,國家依靠你,歷史會記載你們的豐功偉績的!

我們要理直氣壯地、聲嘶力竭地、光明正大地為市長辦公室的避孕套叫好!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