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魔鬼訓練在中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31日訊】盛行魔鬼訓練的「中國」是指大陸,即我們所說的「內地」。第一次聽到「魔鬼訓練」的時候是在書店,講日本訓練超人的意志力。我「哦」了一下,難怪抗日時期我們叫日本人「小鬼子」,有源頭。我當時在經商。

網上查「魔鬼訓練營」,維琪百科沒有編寫,也就是說沒把這當回事。百度名詞倒是很當回事,從古羅馬的「斯巴達克訓練」溯源,說到二戰後在美日演變成魔鬼訓練課程:鍛鍊人的意志、忍耐度、心智模式、團隊精神、溝通能力和技巧,開拓創新能力和領導能力等。魔鬼訓練被解釋為「磨練之路」、「現實之路」和「超人之路」,高價培訓決戰商場的強者。

中國古代《說文解字》和儒家古文經學解釋一個名詞,要說字源和詞源或者要考證最早出自何處,哪個古人,哪本古籍,比古希臘史學還講究。黨文化教育出來的人編寫「魔鬼訓練營」名詞不這樣,而是用模糊的寫法讓人覺得這是從美國、日本引進中國來的,既迎合大陸人的媚外心理,又掩飾了其真正的來歷:中共紅軍(八路軍、新四軍)的訓練和整肅運動。

百度名詞解釋魔鬼訓練,看似商業人士編寫的廣告宣傳。講日本「收費極為昂貴,對學員的入學選拔條件極為苛刻,並非有錢就可以加入……需提前半年排隊報考,大量的中小企業家就是通過「魔鬼訓練營」變成了當今一個個著名的企業家。」講美國「全球數以萬計的人從中受益,造就了無數百萬富翁和成功者……」而後列舉參加訓練的各界知名人士有艾可卡、安東尼•羅賓、霍普金斯、史瓦辛格、喬丹等。這都是暗示人掏錢。

我相信魔鬼訓練國外也有,可在中國卻很像曾經的共產暴動者的培訓:盼望成功的受訓者跟希望奪權的造反派一樣不惜叛逆家庭、傳統、性格,即:「強化自我、克服障礙、重塑人格、培養意志」……只是不再造反搞政治了,而是通過培訓改變性格增進能力,不信天不信命,自己掌握命運。

通過谷歌、維琪,查「魔鬼訓練營」,在美國和日本都查不到系統的介紹。推理:別有用心地拿艾可卡、史瓦辛格、喬丹做廣告,完全是黨文化下的人力培訓煽情。這種煽情紅軍、八路軍很擅長,紅衛兵無師自通。抗戰後共軍打內戰轉化國軍俘虜,文革中紅衛兵組織轉化斯文學生都是魔鬼訓練。現在所謂魔鬼訓練被說成「集行為心理學,成功潛能學,NLP神經語言學、性格解析學,素質教育學為一體」的科學,其實在我看來,就是用聲、光、電多媒體技術,以催眠、暗示、觀魔、分享手段搞的現代巫術。

訓練營名目可不同,實質是以巫術魔變人心:通過「瘋狂講授、恐怖體驗、力量互動、激情演練」等方式是共同的,受訓者在營地被打了雞血似地情緒激昂,像雄雞一樣昂首挺胸,一段時間內,內向的人變得好鬥,敢於說話,怕老鼠、怕蛇的女人不怕了;外向的人變得持續的亢奮和專注,做人不再散漫和好高騖遠而有計劃性。中共紅軍訓練農民也是這樣。

用經驗考證發現,所謂「魔鬼訓練營」在日本、美國,炒的只是概念,在中國大陸才是真切實在的在搞,方式方法剝去「科學」外衣與電子、燈光技術,核心訓練方法是煽情:跟以前全國搞毛澤東思想學習標兵的培訓一樣,跟全國學雷鋒、王傑,學王進喜、陳永貴,學門合、焦裕錄一樣。

魔鬼訓練,查閱中國歷史典籍,找不到類似的訓練,只在臺灣武俠小說的魔教中有虛構。在學習蘇聯紅軍的黃埔軍校有類似訓練,在中共紅軍整風會(八路軍、新四軍)與解放軍工作隊的土改批鬥會、對國軍俘虜洗腦的憶苦思甜會,更有運用。基本的招術是,灌輸夢想:有自己的土地、老婆、孩子等;設定目標:揪鬥幾個地主,殲滅多少國軍士兵,活捉至少一個軍官等;把握機會:盼望打大戰役,把一切獻給黨,生為鬥士,死為鬼雄,讓兒孫引以為榮。

各種會的洗腦其實就是巫術,形式很粗糙,現代成功學培訓課其實也是這些套路,只是玩出了新說法:挖掘生命潛能、激發心靈力量、修煉積極心態等,美其名曰開發潛能,跟古代儒教溫情、佛教禪定、道教靜觀、基督教懺悔等「教人訴求真善美高尚人生」的正路教化背道而馳,其實都是邪路子。魔鬼訓練雖被說成來自美日,卻在共產暴亂運動中更典型、更經常。

毛澤東帶給中國人的「共產主義信仰夢」成大文革暴亂而破滅,鄧小平又以「社會主義改革夢」成國企工人大失業再破滅。但是重新回到「舊社會」,儒、道、佛的仁義、不爭、慈悲,中國人又不信了,迫切地想一夜暴發。於是各類煽情者搞起「發財致富的巨人夢」,把以前培訓「毛標兵」、「喬廠長」等方法,改頭換面,冠以「潛能特訓」名目來弄錢。以前是黨支部和黨委來操控,出於政治目的,煽動人起來鬥這個、批那個。而今批鬥在個人之間自發進行,專門訓練的卻是:窮人如何脫貧致富。

眾多致富型的魔鬼訓練營,衍生出一個別支戒除「網癮患者」(別名「電子海洛因」)的訓練營。這種在歐美國家被視為非法侵犯人權的訓練,在中國大陸卻可以「合法經營」,訓練者以虐待(毒打、捆綁、電擊、脈衝刺激等)與監禁等不當治療方式折磨上網成癮者,據傳有少年被打死。被強制戒除網癮的青少年受到不亞於網癮的巨大創傷,甚至家庭關係破裂。尤為嚴重的是網癮治療的洗腦引發另類斯多哥爾摩綜合症:被虐待者愛上虐待者。

魔鬼訓練在1970年代,是日本紅軍成員大江白內誠在北海道的荒谷開創的訓練超人以樹立強者風範的訓練方法。魔鬼訓練,在日本有傳統文化的制約,僅僅成為訓練意志力的一種方法。在中共國寨,傳統文化被拋棄,紅軍的魔鬼訓練法培育的強者很容易為富不仁、逼良為娼,為了錢幹什麼壞事都可以,造假成風。

共產黨宣言》開門見山說:共產黨是思想幽靈(魔鬼)。中國人現在對共產黨也早已沒有崇敬感了,但黨文化的魔鬼訓練已成功去除了我們對魔鬼的戒備心和厭惡感,以魔鬼思維看腐敗,不再有真正的不滿,只恨自己沒有機會。

文章來源: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