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義:談四川什邡抗議事件的餘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31日訊】四川什邡抵制鉬銅項目的抗議事件,大概是過去了。當局宣佈鉬銅冶煉廠停建,抓的人也大部分放了。但現在餘波未平,社會上還是議論紛紛。

什邡民眾指控市政府撒謊,抓的人不是27個,而是上百,而且至少打死了兩個人。《博訊網》在大陸的記者到什邡採訪,有人向記者證實他親自在醫院看見了一個輕年男子從急救室推出來,已經死亡了。

《博訊》記者隨意攔下了幾名15、6歲的中學生,問他們是不是知道有個14、5歲的女孩被打死了。這幾個學生回答說:「我們沒看到,但是我們相信是事實,因為8 號大家都說要到廣場和市政府門口給這個女孩開追悼會。結果8號那天,所有賣花圈的點都被強制停業,市民也不許去廣場聚集,好多人要去,我們老師都不讓我們去。說不許去圍觀,否則升高中都會受到影響。」

《博訊》記者經過幾天查訪,聽到幾位當地民眾證實,打死的至少有兩人,一男一女,都是畢業班的學生。記者四處尋找死者家屬,當地人說,你很難找到死者家屬,都用錢封口了;即使你想說,也不行。因為根據我們的經驗,死者家屬肯定是被24小時監視起來了,5•12地震死者家屬後來就是這樣的。

中國著名的網絡意見領袖李承鵬先生也到什邡去採訪過,他在一篇博文裡說:「我去什邡前,也以為當地政府只是追求GDP之心過甚,加之官僚作風、不善溝通。可實地考察後,我改變了看法。因為十七八歲的學生拉個橫幅,就下令特警打人; 群眾索要孩子時,就下令打人;已宣佈停止鉬銅項目後,還要打人;昨晚釋放包括學生在內的21人時,仍不可思議地在打人;打年近七旬的老人……就是說,沒必 要打人時,他們在打人;有必要真誠溝通時,他們在打人;此事告一段落時,他們也打人;就連一邊放人以消除對峙時,一邊還在打人。他們就是打人、打人、打人。這說明他們不是緊張、不自信、衝動,他們太相信自己的實力,他們習慣性強硬。」

我認為李承鵬先生確實抓住了「瘋狂打人」這個極有意味的現象,《博訊》記者也談到這一點。記者在路上遇見幾個中學生,問他們是否參與過這次抗議行動,他們很拘謹地說:「我們也去看了,太瘋狂了。那些特警見人就打,我們跑得快,才沒有被打到,我們很多同學都被打傷。」

一位高三學生也有同樣的感受,他說:「特警簡直就是瘋了,見人就打,不分男女老幼,從幾歲的小孩到6、70歲的老人,他們都不放過。跑慢了,就要挨打。所以後來才有餐館不賣飯給特警吃。」

為什麼出現這種追打無辜民眾的不必要的瘋狂?李承鵬分析說:「這說明他們不是緊張、不自信、衝動,他們太相信自己的實力,他們習慣性強硬。」我不太同意他的意見,我認為恰恰是當局緊張、恐懼,已經不再相信武力鎮壓可以解決問題,有一種很深的對暴力失效的恐懼。不管是官員、還是鎮壓第一線的軍警,他們都知道老百姓恨他們,也都知道暴力維穩也穩不住了,所以格外瘋狂。

這種瘋狂必然會激起民眾烈度更強的反抗,這是由生態環境災難的特殊性決定了的。與環境相關的民眾反抗運動至少有兩個重大特點,一是除了極為少數的當權者和不法商人,一切社會階層都是同情者和參與者;二是中國今天的環境災難過於慘烈、攸關性命,自己的、甚至子孫後代的生死。這就近似於大飢之年的農民起義了,造反也是個死,餓死也是個死,不如乾脆反了,死不死還有一搏。

我估計中國再不實行立即的、激烈的改革,環境災難可能要激出翻天覆地的大事。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