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昌海:老百姓被進一步騙的機會小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7月31日訊】最近,國內媒體競相報導各地行政長官表態:「政府機關要帶頭過緊日子」。但無論從大陸官方的歷史行狀還是現實表現,這句「政府帶頭過緊日子」都是個世紀大忽悠。有以下事實為證:

一是這話政府說過不止一遍。往近裡說,2009年中國大陸也譟動過一陣要壓縮行政開支,政府要帶頭過緊日子。但接著我們看到的是,中國大陸官員的腐敗上了一個台階。自2009年以來,政府主導的5萬億投資和地方政府銀行配套的10餘萬億投資,其中的20-30%其實已經流入了大大小小的貪官以及各類代理人的口袋,各地上億元的貪污腐敗大案層出不窮。二是中國大陸社會最底層的人早在2006年通脹開始之後就過上了緊日子,此後這幾年,中產的底層(大城市每月4000元,二線城市每月3000元),都開始過上了緊張拮据的日子,不少中產開始擔心自己什麼時候「破產」。政府此時就算真開始節支,無論如何也算不上「帶頭」。三是這個政府早就成了自我服務型的自利型政治集團,一向是先天下之樂而樂,在沒有傾巢之覆這等大難臨頭之時,要它一下改弦易轍還真不可能。

根據中國大陸國內媒體歷年報導,有充分的證據表明,現在大陸官方堪稱世界上最昂貴的政府。GDP總量號稱世界第二,政府就從裡面切走了三分之一多。這可不是信口雌黃。宏觀稅負有三種統計口徑,稅收收入佔GDP的比重是「小口徑」;財政預算內收入佔GDP的比重是「中口徑」;政府全部收入佔GDP 的比重是「大口徑」宏觀稅負。大陸官方從來只對外公佈「中口徑」,說它的財政收入只佔GDP的20%左右。但官方刻意漏算了稅收之外的其它幾項:預算內收費、預算外收入、制度外收入。把這些統統加總起來與GDP相比較,才是真正的「宏觀稅負」。根據前國家稅務總局局長金人慶的說法,中國大陸大口徑宏觀稅負達到35%的水平。

這麼多錢拿去幹什麼去了呢?從2003年開始,國內就有經濟及財稅專家明確地將中國大陸財政命名為「吃飯財政」,據周天勇研究,中國大陸財政收入的44%用來養了5000萬公務員。儘管近20年國家財政收入增長的速度遠高於GDP增速,但公務員每年據說新增100萬人。因此,國家財力增長的大頭只能用於滿足「吃飯」和「養人」。在很多地區,新增財政收入約有80%以上用於人員經費,成為「吃飯財政」。相對於目前中國大陸 13億6千萬的人口,官民比例已經變成每27個中國大陸人中就有一個「財政供養人員」(26:1)。按照8萬億財政收入的44%平均分配在這5000萬的「財政供養人員」上,平均每人年供養金是 70400元人民幣。據統計,2010年全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759元人民幣,同期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3587元。「財政供養金」是城鎮人均收入的6倍,農民人均純收入的20倍!

如果公務員群體切去的蛋糕只是上面這塊還罷了,切給他們的蛋糕還有另一塊。官方還有一種開支,即包含「公務接待費」(吃喝宴請的官稱)、公車、「因公出國(境)費用」(公款旅遊的官稱)這三項在內的「三公消費」。三公開支到底有多少?因為列在財政部的3號帳本裡,這帳本又從不公開,於是大家就只好根據從各種渠道彙集的信息,算出一本大致的帳:2006年是9000億(約佔當年全國財政收入的30%左右),2009年全國「三公消費」高達 1.9萬億元,佔行政開支的60%(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錫鋅在央視《新聞1+1》節目中透露)。

上述是養人,再來算政府的行政管理成本。據說中國大陸財政總支出中,行政管理成本幾近五分之一。以2006年為例,當年中國大陸行政成本佔總支出比例為 18.7%,而日本僅為2.4%、英 國4.2%、韓國5.1%、法國6.5%、加拿大7.1%、美國9.9%。中國大陸如此高昂的成本養出來的政府辦事效率又如何?據安邦諮詢公司的研究,在亞洲國家中,中國大陸官方的行政效率排名倒數第五。

中國大陸經濟的風光日子已經不再,困難日子還只是剛剛開始,因為經濟結構優化的最大阻力其實就是政府。經濟過去依靠的所謂三駕馬車,投資一項中,外資投資不可能繼續增長還會下降,民間投資也不可能,政府投資只會繼續扭曲經濟結構。外貿目前正以每年20%的速度在下降。目前能夠依靠的就是「內需」這一駕馬車了。2012年第一季度經濟數據顯示,消費拉動6.2個百分點,達到了自1994年以來最強勁的狀態,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也達到了77%,上升到了 1985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但且慢高興,據析,這消費不是經濟學界期望的「居民消費」在增加,而是「政府消費」在上升。自 1978年以來,大陸官方消費在最終消費中的佔比幾乎每隔10年就要上一個台階:1980年代穩定在21%~23%;90年代上升至 24%~25%;2000年~2010年進一步提高為26%~27%;2011年已爬上了28%。政府消費往往對應著政府機構和人員的擴張(維穩的需要就是人員擴張的重要來源),由此導致政府對經濟管制的過分擴充,管制越多,政府部門就越龐大,需要養的人也就更多,由此在GDP這塊蛋糕中切去的份額也就越大,最終對中國大陸經濟的可持續發展非常不利。

體制內的經濟收益、福利、穩定性及各種特權,與體制外的無權狀態及日益被壓縮的生存空間相比,二者之間已經形成一道難以踰越的鴻溝。

近期,中國大陸在為延遲退休問題而爭論不休。其實,對發展中國大陸家來說,一個公平的制度是最合理的。都分少一點,但人人都有,相對來說最能減少社會動盪和人們的不公。退休的時間延遲了5年,5年的投資基金進了官僚的腰包,也相當於都壟斷資金,為自己謀私利。中國大陸人在年輕的時候為國家做了貢獻,創造了財富,那麼作為執政黨就應該把這個財富拿出其中的一部分來養這些人,可是它並沒有這樣做,而把這個責任轉給了現有的企業和現有的職工。這個過程中它還貪污了很多。它硬讓現有的企業交20%的錢。而現有的人員應該拿到的福利和他沒有拿到的中間的差額部分,又不知道去哪兒。整個每年幾萬億的退休基金系統至今沒有給人們一個清晰的帳目,全都是不清楚的。比如最明顯的,你工資中8%扣掉了養老基金,這筆錢到底用到什麼地方?投資到什麼地方?返還回來多少?全都是黑幕。個人拿出錢給政府收走了,政府說承諾未來,這就叫「個人帳號」,但是個人帳號這個錢每年的回報率是多少?到退休的時候能每年拿回來多少?幾乎問10個人,10個人都不知道。

延遲退休期間帶來的具體效應,有人說是坑老百姓,有人說這是坑80後。為什麼說是坑老百姓?因為工作時間延長了,在新的給定中國大陸人的平均壽命是71歲的情況之下,工作時間延長了,能享受退休年齡的時間縮短了。延長了10年,縮短了10年。為什麼坑80後?最關鍵是後來的錢不值錢了。80後現在在交,等到它再拿出錢來的時候,錢已經成為紙片了,現在通貨膨脹每年6%,甚至更高,10%。這樣,錢全部被通貨膨脹給吃掉。

通貨膨脹問題是大陸官場一手造成的,最近有個數據表示,中國大陸在過去21年發行貨幣的數量,GDP增加的過程是很高,但是貨幣發行多了21倍,本身來說,中國大陸目前通脹完全是大陸官場發行貨幣造成的。多印鈔票這個過程是中國大陸老百姓完全控制不了,而又是實實在在發生的事情,又必須承受的過程。

退休基金系統這個問題,跟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看一些國際銀行和專家對中國大陸養老金制度的報告,都已經很關心這個問題了。在中國大陸現在經濟不很發達的情況下,資金市場不可能像美國那樣在全世界撈錢,美國一發證券,全世界都來買,買了以後就給利息,利息潛移默化就跑到他們老百姓的錢包裡了,因為在美國,老百姓把錢投到美國的債券上了,即美國老百姓把養老金投在債券上,自己不用管,那個錢就在漲。

發展中國家,趨於一個全民的、公平的,完全是政府資助的養老金制度,這在世界上是普遍的。而現在中國大陸的情況是軍費開支佔到GDP 20%左右,中國大陸在和平的環境底下,為什麼要研發那麼多武器?中國大陸軍費還是帳面上的,還有維穩的費用。這是一個很怪的怪圈,維穩就是因為老百姓基於像這種提高退休年齡這種事情造成不滿,才有維穩的這個需要。為什麼老百姓不高興?提高退休年齡,坑爹坑我。可是這是個怪圈,不治本卻去治末;花錢,不把錢花在老百姓提高退休福利上,而把錢用來打造特種部隊,打造武警部隊。

維穩費用說是7千億,7千億如果返還給老百姓,會有什麼樣的效果?其實不光是一個7千億的問題,還有公車消費一萬多億。我們知道解決所有人的醫療,據官方自己估算,大概中國大陸如果有6千億,中國大陸每一個人的醫療都不用,以後到醫院全部是免費看病了。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不用維穩,把這個錢給老百姓,全民醫療就完了。退休的話,整個目前所有的退休金加在一塊兒也不過就一萬來億。你把這些公費的三公問題解決了,整個來說,老百姓的這些問題都解決了。所有這些問題的本質,是老百姓根本對大陸官場沒有任何控制,而它官場對老百姓有100%控制;幾乎每一次退讓都是老百姓在退讓,幾乎每一次妥協都是老百姓被迫妥協。這樣的情況下,只能是老百姓越來越不滿,整個大陸官場的維穩費用越來越高,進入一種惡性循環的狀態。

不光是退休制度,還有這個房改、醫改,這些都有一個特點,即改革的好處都讓權貴集團佔有;而改革的壞處,也就是改革的負擔,全讓自己的民眾承擔了。房改是這樣,醫改也是這樣,現在又要退休。這說明權貴集團對老百姓的壓榨是無止境的,改革的結果是權貴集團得勢,他們談退休制度更得勢了,底層老百姓要承擔更大的負擔。

現在說人的壽命延長了。這個壽命在歐美國家人活8、90歲,小倆口開車兜風司空見慣;但是在中國大陸,70歲就苦哈哈到處打晃。其生存質量是不一樣的,因為醫療保障不一樣,福利制度差得太遠。而中國大陸老百姓對政策沒有決定權,沒有經過參與的形式能夠討論問題,所以每次政策的決定都是傾向大陸官場官員。中國大陸的退休年齡,男性是60歲左右,女性是50歲。現在美國的退休年齡雖然沒有硬性規定,但62歲就能領取社會安全基金的年齡,如果在這之前領取要打折扣,但也正在延遲退休年齡,可能美國將來要領取退休金要到70歲左右。就是跟中國大陸相比,似乎美國的年齡更大一些,但這裡邊有制度的不同。美國現在退休金佔聯邦政府支出的37%,佔整個GDP的7%;中國大陸很大一部分是政府推給了企業。雖然美國的退休年齡比較大,但是美國如果有通貨膨脹的話,公司就講得非常清楚,超多百分之幾就調整,美國有很明顯的社會保障制度,每一年都看得很清楚。美國退休雖然是晚了,但老百姓很清楚自己的錢就是自己這一代所用的,現在付出去的錢是自己將來所得的,並不是付是給下一代或者在為前面10年的人買單。美國人現在平均壽命可能80歲左右,中國大陸大概73歲,從平均壽命來說,中國大陸比美國少了7歲左右,所以從這樣來說退休年齡不能是一致的。從宏觀的社會角度來看,比如美國法律規定不准年齡歧視,所以很多老年人還可以到社會上服務;而中國大陸的年齡是寫在紙面上的,招工的時候男的要求45歲以下,女的要求35歲以下。這是普遍的社會現實。在中國大陸年紀大的人特別是50歲以上的人(除非高職位的人),找工作非常非常難。所以,脫離中國大陸社會環境跟美國比,這是比不了的,因為美國有健全的法律保護老年人就業的機制,社會有這樣的認識,但是中國大陸沒有。

在美國,退休金的支出是佔37%,歐美國家平均數據是佔26%,但中國大陸,對養老金支出每年只佔GDP的3%。也就是說,中國大陸對老年人太不公了。在美國,老年人實際上待遇是很高的,街上開好車的大部分都是老年人。只要注意一下,到中國大陸去旅遊的旅遊團大部分都是美國老人,美國老人什麼地方都跑。美國人老的時候收入的來源越來越多,美國政府給錢,單位給錢,養老金是固定的,州政府也給補貼,各種各樣特別多。美國老人從小到大接受醫療、食品的保證、空氣的乾淨程度特別的良好,所以其體力可以明顯感覺到,他們七、八十歲的老人的確比中國大陸七、八十歲的老人的身體狀況要好得多。

說這些,生活在中國大陸人也許不高興。但美國的社會保障體系在1940、1950年代就建立了,中國大陸呢?!也許有人說,最主要的問題是中國大陸人口太多了;但中國人不是昨天才從地球上冒出來的,大陸的統治也不是前天才建立。事實上大陸官場在歷史上一次次的犯錯,把中國大陸人目前的狀況逼到這份上。其實在2007、2008年,人們就說當時中國大陸人口紅利還沒有到頂峰,與其去搞投資、搞奧運、搞世博給大陸官場添彩,不如把世博的4千億、奧運的4千億拿來把中國大陸的比如養老體系問題解決了;這種事情解決時間越早作用越強,越往後拖問題越大。但大陸官場沒有這麼做,而是一次一次把自己的光彩放在老百姓利益之前,一次一次的把機會錯過了。窗口,是在不斷的關閉的。

中國大陸總是問題層出不窮,其實很多問題很多人在多少年前就看到了。中國大陸人口老齡化、未富先老,這個問題做為一個執政黨應該10年前、20年前就可以看到的,而它卻一次一次的把錢花在黨政的「面子工程」,一次一次的錯過機會,最後讓老百姓去承擔哭果。大陸政府在每個時間都把自己利益放在最前面,當出現問題時就要老百姓買單。所謂的「改革」過程就是大陸官場把包袱卸給老百姓的過程。

其實,美國的福利制度是羅斯福「新政」的時候就開始慢慢建立起來的,所以已經是很長的歷史。美國從1920年就開始均富的這種福利制度,其實福利對一個國家來說,它是類似一種最基本的人權保障,應該是平均的。所以比如一次花120億搞一個國慶大典閱兵,這個錢以按人頭分到每個人頭上就是福利,所以美國人不搞這個。即便美國也搞,但方式不同,比如減稅,按照收入更公平的你減稅,政府把錢還到老百姓的腰包裡。

信息不公開,同時老百姓也沒有用手中的選票來左右官場,在目前這個政府運作框架下,老百姓看不到吃虧的真相。中國大陸的GDP發展速度是全世界最高的,實際的發展經濟水平是一個新興國家,卻跟非洲納米比亞類似,就制度來說更是世界墊底。世界銀行做了充分調查以後,給中國大陸政府一個緊急的提醒,涉及到75%那些沒有社保制度的人,他們已經看到這是中國大陸社會的一大隱患,中國大陸最大的一個社會問題。只是老百姓沒有任何發言的渠道,而且老百姓也沒有信息,信息也不對等。應責成中國大陸政府建立全國的會計辦公室,把全國的預算,每個帳單,比如8%的預付的養老金怎麼用,投資在什麼地方,要公公平平的,完完整整,透透明明的報告全國人民。

中國大陸是社會主義制度,不管它是初級階段也好,高級階段也好,按其理論來說,一個退休的部長和農民應該沒有太大的區別,但現在區別上千倍。說這個社會主義制度好,完全是胡說八道。任何在加拿大或在法國,或在北歐生活過的人都知道,什麼是社會主義制度。現在的這種不公平,社會的貧富差距,已經把中國大陸排到的最末尾,再自稱是社會主義制度,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一個利益集團控制的一個貪污體系,是黑社會集團的一種運作方式,在說什麼,招牌掛的是什麼,已經不值得再去關注了。問題是老百姓該怎麼做。老百姓一次一次的退讓:醫改,就是老百姓得自己承擔醫療費的過程,變成政府責任和老百姓責任之間的對立,變成了醫院醫生和病人之間的對立;房改,就是把房價碰到天上,超過美國這樣的過程……。總之最後都由底層的老百姓承擔苦果。

所有這些過程中,老百姓至少看清一點:把現有的信息給公佈出來!這種過程就是人們在清醒的過程,「改革開放」在20年、30年前看來好像是個好名詞,但底層老百姓最終看到的是一次次的被改革掉自己的利益,老百姓受騙了。

每一次改革實際上都是扒老百姓一層皮的過程,所有的最基本的於戰略有益的行業,石油、建築、金融,全部用紅色貴族來控制。所以,對老百姓來講,越是清醒的過程,也越是痛苦的過程,但這樣,被進一步騙的機會也越小了。

文章來源:《中國數字時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