啓東抗議 90後超越“造反派”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2年8月10日訊】這是在啓東事件中一張被廣爲轉發的照片。一位90後的女孩跳上了市政府的辦公桌,笑著拿水桶澆向桌上的文件。往日高高在上的黨和政府的權威,如今在一個小姑娘的腳下、被澆成了落湯雞。在最近的大規模群衆抗爭中,90後青年的表現相當惹人注意。

七月初的什邡民衆反對鉬銅專案的抗議中,衆多90後的中學生自發參與到示威之中,並帶動了他們的家長加入,對整個事件進程起到了關鍵性作用。

這張很可能是90後的年輕姑娘張開雙臂阻攔特警的照片,和那張站在市政府辦公桌上的啓東女孩的相片一起,展示了剛剛成長起來的一代青年,對當局權威的無畏與嘲弄,成了互聯網上被轉發和搜索的熱門。

在啓東的示威抗議中,也有民衆表示,沖在最前面的也是輕年學生。

對於90後近期對公共事務的參與,許多社會人士給予了認同。中國知名青年作家韓寒在《已來的主人翁》一文中說,“很多人都說因爲汶川地震改變了對80後的看法,那什邡則讓很多人改變了對90後的看法”。六四民主人士王丹也在《中國人權雙周刊》上發表了一篇《90後是中國的希望》的文章。

但是另一方面,啓東抗爭中的一些現象卻引起了爭論,90後女孩跳上辦公桌水淋政府文件,市委書記被扒上衣、光膀子裸照流傳天下,被一些人批評爲非理性的群衆暴力、甚至有文革武鬥之風,不利於公民運動的健康發展。

主持人:關於啓東抗議中的所謂群衆暴力的指責,我們先聽一下本台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主持人:啓東事件中出現了示威民衆打、砸市政府辦公室的現象,還有市委書記被扒光上衣。有人指責這和文革中的“造反派”沒有兩樣。《聯合早報》駐北京特派員韓詠紅還爲此撰寫了一篇評論《群衆抗爭中的文革遺風》。關於這些對民衆行爲的指責,你怎樣評價。

文昭:在大規模的群衆抗議中有一部分人會有相對激烈的表現,這是一個經常性現象。但是總的來說,我認爲這次啓東市民和學生的表現是比較克制的。1919年的“五四”運動中示威學生火燒趙家樓、痛打駐日公使章宗祥,又是放火、又是打人,但並不妨礙人們把這場運動稱爲愛國民主運動。今天啓東市民一沒放火,搜出辦公室裏的奢侈品示衆爲的是證明政府官員的腐敗;也沒有痛打市委書記孫建華,只是想給他套上反對污染的文化衫。從這個角度說,今天啓東市民和學生的素養至少不比五四運動時的北京大學生差,“暴民”之說肯定言過其實了。其次與文革更不相干。文革中造反派砸爛政府是遵從所謂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充當高層鬥爭的工具。今天啓東民衆沖進政府是出於保護家鄉的是自發情感,主要是想找到市領導,迫使他們放棄污染專案。前者爲的是奪權、後者爲的是維權。奪權奪的是政權;維權維的是基本的生存權。兩者八竿子打不著。

主持人:現在我們再來聽一下程曉農的看法。

主持人:群衆佔領政府,圍困政府官員、官員受到一定人身上的冒犯,這在文革以後還是第一次發生。所以有人把抗議的民衆與“造反派”聯繫起來。您是如何評價這次啓東市民的行動的,理性、或過激?

程曉農:我不這麼認為,我覺得用造反派來評價民眾,我覺得是一個站著說話腰不痛的說法。就是說你自己不承受污染,然後信口開河的去指責這些當時抗議的民眾。我覺得這次啟東的是有個特殊性,就是我相信啟東的老百姓心裡多少知道,這件事情的責任人,並不是他們的市長,同樣,啟東的警察多少也知道。所以這次我們看到很特殊的現象,就是啟東的警察只是鑄成人牆,不讓老百姓衝擊市政府,但是老百姓最後衝進去以後,警察並沒有真正動手全面的鎮壓老百姓,警察雖然不敢反抗南通市委、不敢反抗江蘇省委,但是他們至少選擇了一個消極的應付。也正因為如此,老百姓在這次抗議中顯得比較活躍。我也不認為,這個市長被換了一件反對污染的T卹衫,對他有什麼了不起。

相關文章
評論